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六十六章 血魂劍洞  
   
第七百六十六章 血魂劍洞





玄寰域兩大神秘之地,一是不可知之地,一個是隱世聖土.

若兩者的不同,大概就在于其所代表的勢力上,隱世聖土多古老大勢力,像羽化聖地,大禪林寺,不朽靈山等等.

而不可知之地,則多一脈單傳的勢力,一個宗門之,甚至只有師尊和徒弟兩人,一般這樣的單傳勢力,也往往意味著其個人實力最為恐怖.

這邱玄書,便來自不可知之地,儒雅游離,灑脫有度,令人如沐春風,是一個極容易讓人心生好感的青年.

不過他能夠在仙道盛會上一枝獨秀,力壓群雄,卻絕非像表面那麼簡單了.

通過短暫的交談,華劍派掌教溫華庭甚至懷疑,眼前這彬彬有禮的青年,其實力早已臻至了同輩之的至尊級境界!

那種不驕不躁的氣度,張弛有度的風范,絕對一般人能夠擁有,難得的是對方學識還極為廣博,與之交流,令人憑生一絲欽佩.

連溫華庭也不得不承認,此人的風采之佳,儼然不遜色于陳汐.

談話到最後,邱玄書再次提出了自己的請求,希望拜訪陳汐一面,坐而論道,交手切磋都可以.

但可惜,他最終也未能得償所願.

因為溫華庭很直接告訴他,陳汐什麼時候出關,他也不確定,也更不能以掌教的身份強行令其出關.

邱玄書在華劍派等待了一年,最終飄然離去.

臨走前,溫華庭再次接見了他,只問了兩句話,第一句是:"此次登門,為何如此執著?"

邱玄書灑然一笑,很痛快答道:"無他,當今之世,唯有陳汐能入弟法眼,其他人雖強,奈何弟卻半分興趣也無."

第二句是:"此行將去何方?"

邱玄書給出的答案同樣簡單:"世界廣袤,劃分三千,游曆天下,訪同道,論義理,只求一敗."

溫華庭聞,親自將其一步步送出宗門之外,這才折身返回.

有弟好奇,這邱玄書哪里來這麼大面,居然讓掌教大人親自相送?許多人都在猜測,只有一些大人物,隱隱明白了掌教這一舉動所蘊含的意思.

溫華庭也在一次授業時,無意間泄露:"當今天下,這邱玄書是他見過的第二個了不起的年輕人,前途不可限量."

第一個,自然是陳汐.

這個評價,來自十大仙門一方掌教之口,能得如此盛贊,這邱玄書的存在,就不得不讓人愈發好奇了.

這溫爾雅的青年,和自己的陳汐師兄,究竟哪一個更強?

沒有人知道答案.

或許,有朝一日邱玄書和陳汐相見時,就能給出一個分曉.

……

山無歲月,寒盡不知年.

花開花落,冬去春來,又是一年悄然流逝.

星辰世界,已是過去了十年之久.

清冽迷蒙的銀色星輝飄灑,靜謐安甯,深邃浩渺,陳汐盤坐星空之下,沐浴清輝,神色古井不波.

他雙眸緊閉,右手卻突然抬起,當空一劃.

唰!

一抹纖細劍意射出,熾盛刺目,日月星辰浮沉其,仿似正在演繹宙宇變遷之奧妙,撕裂虛空,破空而去.

砰!

一聲驚天巨響,蒼穹一顆星辰微微一顫,光宇飄灑,若仔細看去,那一抹劍意貫穿那一顆星辰,並未泯滅,而是消失在廣袤宙宇深處!

"造化之劍,果然是可怕,窮盡創造和演繹之妙,和符之大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陳汐睜開眼睛,若有所思.

他的目光清澈,深邃,仔細看去,卻又像有萬千玄機在其衍化,無數符在其蘊生,給人心靈以震撼.

"不過可惜,參悟歸參悟,卻未經曆練,終究缺乏了三分火候."陳汐沉吟,很快做出決定,轉身離開了星辰世界.

學以致用,最為淺顯易懂的道理,同樣,一部功法,未曾曆經實戰的洗禮,終究缺乏一種最為純碎的殺伐之力.

……

走出房間,陳汐神識一掃西華峰上下,見一切無恙,便縱身化作一抹流虹,朝華劍派深處飛掠而去.

盞茶功夫後.

一座古老無比的大殿,映現在陳汐的視野之.

這座大殿,通體古樸,彌漫斑駁的歲月痕跡,仿似曆經了無數滄桑變遷,給人以肅穆,沉凝的氣息.

這座大殿名為"鎮靈",傳聞其下,鎮壓著無數的血魂,皆都是華劍派先賢們游曆天下,誅殺的窮凶惡極的妖獸,冤魂,惡徒等等.

另有一個傳聞,這鎮靈大殿才是華劍派的根基之地,其下其實鎮壓著一柄絕世無雙的殺伐之劍.

此劍,曾飽飲諸神鮮血,屠戮過三界諸多大能.

後因殺氣太重,被華劍派先賢以**力鎮壓于此,非宗派破滅之危機關頭,任何人都不得擅自開啟其封印.

但無論是哪一種傳聞,陳汐倒是很清楚知道,在這鎮靈大殿之下,有一個名為"血魂劍洞"的存在.

這座劍洞,直通地下,深不知有幾層,每一層都充斥著各種嗜血殘暴的血魂,並且每一層的血魂實力也各不相同,最厲害的血魂,據比之真正的天仙也不遜色!

不過,那也僅僅是一種傳聞,沒人會當真了.

華劍派內的諸多弟,甚至是地仙老祖,都把此地當做了磨礪己身,曆練所學的絕佳之地.

陳汐此來,同樣也抱著這樣的目的.

此時,鎮靈大殿前早已排滿了隊伍,有內外門弟,有真傳弟,同樣也有核心種弟,黑壓壓一片,將鎮靈大殿前堵得水泄不通.

陳汐倒是知道,並不是誰想進入血魂劍洞就能進入的,而是需要完成宗派諸多任務,給宗派做出一定的貢獻,方才有資格進入.

並且在進入血魂劍洞之前,必須先在這鎮靈大殿內領取一塊傳送玉符,一旦在血魂劍洞遇到危險,就可以捏爆玉符,從而被安全傳送出來.

"咦!"

"那是……"

"陳汐師兄!陳汐師兄出關了!"

"陳汐師兄?他怎麼來鎮靈大殿了,難道也想進入血魂劍洞試煉嗎?"

有眼尖的弟看到陳汐,微微一愣後,就一臉興奮地大叫起來,然後,整個人群也都嘩然起來,一個個興奮不已,面露尊崇之色.

如今的陳汐,早已名滿天下,名震華劍派,在一年前時,就被評為新的核心弟第一人,將沈琅琊徹底的風頭徹底蓋過.

眾人都早已聽聞,陳汐正在閉關,因為閉關,甚至連仙道盛會都沒去參加,可那仙道盛會落幕之後,取得第一名的邱玄書,卻親自前來,直要拜訪陳汐,更是等待了一年之久,也都沒見到陳汐的面!

這件事,早已成為華劍派的美談,這些弟又豈能不知?

連仙道大會第一名登門拜訪,都未能得見陳汐師兄,這等逸事,也成為了一眾弟茶余飯後津津樂道的話題.

見到眾人如此熱忱,陳汐不禁怔了怔,旋即含笑與之一一見禮.

眾人惶恐,哪敢受得了陳汐的禮數,連忙退避一側,讓開一條寬敞道路,恭迎陳汐前往鎮靈大殿.

剛才還水泄不通的通道,現如今卻變得如此寬敞,由此也可見,眾人對陳汐的推崇和擁護了.

陳汐倒也並未拒絕,閃身行走其,進入大殿.

辦法傳送玉符的是一位灰袍長老,名叫夏芒,見陳汐走進,那不苟笑的臉上頓時浮起一抹燦爛笑容,熱道:"陳汐師侄,快請,快請."

著,就要挽起陳汐的手臂,把他迎進座椅上.

陳汐連忙推辭:"弟前來,乃是為進入血魂劍洞,等有空了,弟再來拜訪夏師叔."

夏芒哈哈一笑:"也好,也好."

旋即,他神色一斂,認真提醒道:"陳汐,這血魂劍洞深不可測,目前據我所知,總計十層,若你要進入其磨礪,還是要心點,五十五層之後,就是地仙老祖才能進入的地方了,其他人進入,危險之極,務必要記住了."

陳汐點頭,道:"師叔放心,即便遇到危險,不是還有傳送玉符麼?"

夏芒搖頭:"五十五層之後,一些強大的血魂,極為厲害,和地仙強者也沒什麼區別,有掌握道法的,有修煉神通的,同樣也有略懂空間之道的,若是莽撞進入其,甚至可能連玉符還沒捏碎,人就被殺死了."

頓了頓,他繼續道:"以往歲月里,有不少傑出弟心生好奇,踏入其,可最終卻無一生還,令人唏噓."

陳汐訝然,當即拱手道:"多謝師叔指點."

夏芒笑道:"談不上什麼指點,你磨礪實力的同時,心保護自己就好."

著,他拿出一枚傳送玉符,遞給陳汐:"去吧,沿著大殿往深處行進,就能看見進入血魂劍洞的入口了."

陳汐點了點頭,心收好玉符,轉身飄然離去.

直至他離開,夏芒很是感慨了一番,這才慢坐回座椅上,朝旁邊的弟吩咐道:"叫下一個弟進來!"

話時,他臉上的笑容已消失得無影無蹤,重新變得不苟笑起來,可見,也只有陳汐的出現,才能令他笑臉相迎了.

——

PS:第8更稍晚一點,大概23點半左右,實話,拼到現在,金魚已經精疲力盡,但腦仁卻極度亢奮,今晚熬夜到凌晨,也要搞定10更!求月票助攻!



更新超快,請按"CRTL+D"將本書加入收藏夾,方便您下次閱讀!

上篇:第七百六十五章 領悟造化     下篇:第七百六十七章 禦寶天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