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八十七章 殺雞宰猴  
   
第七百八十七章 殺雞宰猴

溫侯府上空.

陳汐戰意蓬發,猶若利劍出鞘,令得虛空震顫,引起了對面幾位大罪愆者的注意.

"娃娃,手中寶劍不錯啊,還不獻給老祖?"

火翼老祖眼眸一眯,轟的一下,雙肋之下猛地生出一對火雙翼,繚繞億萬烏黑罪愆之光,直接朝陳汐厮殺而來.

他乃是一頭惡瘴中的火翼鸞鳥修煉成精,最為陰險毒辣,喜愛收藏各種寶物,這數千年來不知洗劫了多少修士身上的寶物.

這也令得他的眼光極為毒辣,一眼就看出陳汐手中劍箓不是凡物.

轟!

利爪如開天之鉤,撕抓虛空,裹挾罪愆烏光,瞬息已抵達陳汐頭頂.

"攝魂破穹爪,哈哈,火翼老弟憑借這一無上秘法,可殺了不少地仙強者,這傻乎乎沖上來的愣頭青只怕要血濺當場了."

淮冥老祖等人見此,皆都猖獗大笑不已.

侯府中其他人見此,禁不住都是眉頭一皺,有人甚至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

這可是一尊雙手不知沾染了多少血腥的地仙老祖出手,這個模樣年輕的"陳少俠"又怎可能抵擋得住?

火翼老祖臉上更是顯現出了獰笑,一個蠢貨白癡傻子而已,敢來送死,恰好可以殺雞儆猴!

"米粒之珠,也敢和日月爭輝!"

陳汐腰脊筆直,周身道意轟震,劍箓橫空,劈斬出一道造化演繹的煌煌劍氣,殺伐果決,帶著一股唯我獨尊的造物主氣概.

"咦!這是……"

火翼老祖心中一突,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危險感,他戰斗經驗何其老辣,劍氣接近身體,他立刻就打出了絕學"攝魂震八荒"!一股凜冽的神威,降臨世間,凝結成了一種種罪愆烏光彌漫的邪惡神像.

陳汐對此根本不管不顧,直接就是一劍對撞沖擊.

轟!

劍氣若造化宙宇,締造未來,直接齏粉那一種種邪惡神像,震得那火翼老祖全身一顫,一口老血噴射了出來,渾身噼里啪啦一陣亂響,身體都開始產生裂痕,渾身骨頭不知道斷裂了多少.

他的身體,就像一塊破抹布,憑空飛了出去,撞在府邸的牆壁上,反彈到地面,翻滾連連,根本無法控制自己,那模樣要有多淒慘就有多淒慘,哪還有一絲猖獗不可一世的氣焰可?

眾人震驚,眼珠都差點掉下來,戰斗還剛開始,他們原本還以為陳汐必將在一擊之內殞命,哪會想到,形勢居然出現了大逆轉,陳汐一劍,直接劈得那火翼老祖像滾地葫蘆似的站不起身了!

這該有何等恐怖的修為才能做到?

要知道,這火翼老祖可是一位地仙二重境強者,在惡徒榜單上的排名在第八十九位,凶威滔天,罪愆深重,如今居然被人一擊給轟敗了!?

"方寸之間,罪愆幽玄!"

就在火翼老祖落敗之際,那血風老祖化作一片血云,直接沖殺向陳汐背後,他一出手之間,勁道十分微,但逐漸擴大,最後以方寸之地,化為了一片罪愆國度!

罪愆的氣息,肆虐天地,猶若地獄十八重惡鬼齊齊出動,將陳汐全部籠罩.

火翼老祖的落敗,令他明白眼前這年輕人絕非愣頭青,而是有所依仗,所以甫一動手,就施展出了自己的殺手锏,務求在一擊之中,徹底將陳汐擒殺了.

陳汐頭也不回,劍箓倒轉,橫空一掃,劍氣噴薄,若星河倒卷,驚龍出淵,空間轟然向內坍塌,將對方的罪愆國度重重破解,隨後一步踏出,整個人如山崩一般,硬撞血風老祖.

啊!

血風老祖驚怒,急忙後退,發出尖叫,可是來不及了.

被陳汐合身一撞,他整個人一下炸開,四分五裂,化作千百塊蠕動的血肉,處于了將死未死之間,其下場比那火翼老祖還淒慘.

"不好,速速後退!"

淮冥,北煌,白崆三位老祖見勢不妙,身體向後飛掠.

他們萬萬沒想到,突然冒出來的一個傻子,居然一瞬間成了一尊殺神,以冥化境之修為,居然將火翼,血風兩人直接擊敗,摧枯拉朽,勢如破竹,那感覺仿似在他面前,地仙老祖都跟紙糊的一般!

如果火翼的落敗,是麻痹大意,那血風的落敗,可絕對沒有任何僥幸可!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眼前這年輕人,自身的戰斗力已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早已打破了修為桎梏,達到了天下所有冥化修士都不曾達到的高度!

所以,他們打算暫避鋒芒.

但是陳汐此時殺心澎湃,遙空一抓,施展出大囚禁術,凝固虛空,瞬間將那白崆老祖給死死囚禁,無論怎麼掙紮,都根本動彈不得,好像籠中的鳥,漁網中的魚兒,被纏繞得死死的.

"給我回來!"

陳汐一拉.

白崆老祖面帶驚恐,被生生攝了回來,降落到陳汐的面前,他五指一抓,按住了白崆老祖的頭顱,向外一擰,就把他擰得全身骨節寸寸斷裂,像一團爛泥一般,癱軟了下去.

短短片刻功夫,三大罪愆滔天的地仙老祖,被陳汐三拳兩腳鎮壓了!

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渾身僵硬,猶若泥塑,每個人臉上都充斥著不敢置信,目瞪口呆.

三尊地仙老祖,就……這樣敗了?

那年輕人究竟是誰,怎會擁有如此恐怖的戰斗力?

之前那些嘲諷抨擊陳汐的修士,更是駭得面若土色,惶惶不安,自己剛才究竟得罪了怎樣一位存在啊!

一想到自己等人還罵對方"欺世盜名",這些修士心中又是驚恐,又是羞愧,直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果然大有來頭,這樣的修為,卻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斗力,只怕十大仙門之中的絕世妖孽只怕也難以辦到,莫非……他是來自不可知之地的高徒?"

溫天朔喃喃,心中卻是砰砰直跳,若是自己孩兒被不可知之地的高徒看中,那絕對是一場大造化啊!

"爹,我要拜陳先生為師!"溫華臉上盡是崇慕之色,陳汐的實力,徹底征服了他,他之前還以為陳汐必死呢,誰想到,這位陳少俠居然如此厲害?

"稍後再."溫天朔深吸一口氣,示意溫華稍安勿躁.

"五年不見,這家伙居然已經成長到這等高度,這五年之中,他究竟是如何修煉的?"百里嫣喃喃,清眸異彩漣漣.

這一刻,就連她也不得不承認,陳汐實在太逆天了,像他這樣資質的絕世人物,即便放眼不可知之地和隱世聖地之中,都找不出幾個!

"公主,以老仆二人之力,這怕很難擒拿下此子了."那站在百里嫣背後一直沉默不語的兩名老者之一,突然開口,聲音中同樣帶著一絲驚悸.

"不錯,據老仆觀察,此子的戰斗力足以和地仙四重境強者對抗,甚至還要更勝一籌,即便尋常的地仙五重境強者出手,只怕也很難留下此子了,"另一名老仆喟然歎息道.

百里嫣渾身一僵,徹底呆住,地仙五重境強者,都留不下陳汐?

當然,她很清楚,自己這兩名老仆的是尋常地仙強者,畢竟,地仙境界之中,同樣有蓋世無雙的耀眼人物,不能嚴格以境界來劃分.

可即便如此,陳汐這等戰斗力已足以驚世駭俗了!

半空中,陳汐端立,衣衫獵獵.

在他腳邊,火翼,血風,白崆三尊老祖,此刻如死狗一般癱在那里,血風老祖更是淒慘,被轟殺成千百塊血肉正在蠕動,任憑他如何努力,都沒辦法重塑己身.

淮冥和北煌兩位老祖遙遙立在遠處,面色凝重,驚疑不定.

"沒想到,老子兄弟五人縱橫天下,笑傲人間,如今卻栽在了這里,輩,放了我那三個兄弟,我等扭頭就走,如何?"

淮冥老祖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不怕告訴你,黑玄嶺池崖老祖,靈妙觀紫云老道,碧光海黃蛟上人三位已接到消息,馬上抵達,單單憑你一人之力,或許可以安然逃走,但是你難道不擔心,我等將怒火發泄在這云水城百萬生靈身上?"

北煌老祖也陰沉開口:"不錯,血洗一個城池,對我等而,並不算什麼難事,若你想看見這百萬生靈因你而死,那就盡管動手吧!"

此一出,眾人無不渾身一陣寒冷,他們很確信,這些惡貫滿盈罪愆滔天的家伙,絕對敢這麼做!

"打不過,就開始威脅了嗎?"

陳汐神色不動,云淡風輕,淡淡道:"忘了告訴你們,我這次並沒有打算放走你們任何一個人."

"哈哈,笑話,我等想走,你又能追殺幾人?"淮冥尖聲大笑,臉上卻是閃過一抹狠色,"退一萬步,哪怕我等兄弟中只要有一人活著,來日,也必然血屠云水城,令其寸草不生,雞犬不留!"

"你們盡可以試一試."

著,陳汐用行動證明了自己的決心和殺機,手中劍箓一轉,冷光乍現,直接斬下三顆血淋淋的頭顱.

至此,火翼,血風,白崆三者慘死當場!

——

PS:我沒有解釋陳汐為何這麼叼,大家認為誇張麼?第二章10點半左右.

上篇:第七百八十六章 替天行道     下篇:第七百八十八章 功德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