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九十二章 驚退大人物  
   
第七百九十二章 驚退大人物

大人物的意志降臨都天血神旗之中!

聞,百里嫣驟然神色一變,在這等況下,能夠降臨自己意志的存在,其實力絕對在天仙之上!

在場眾人也敏銳察覺到,那都天血神旗的氣勢節節攀升,湧現出一股比之前恐怖十倍的威壓,光是那一股氣息,都震得不少修士當場昏厥了過去.

"哈哈,老夫以三千年壽元為血祭代價,溝通幽冥血河之靈,借助了真正都天血神旗的力量,除非天仙抵達,否則你們統統都得死!"

紫云老道嘶聲大笑,披頭散發,面容慘白,雙眸中閃爍著瘋狂火焰,這等自損壽元的秘法,令其也遭受嚴重傷害,甚至已根本再無法在道途上邁進一步.

但此時此刻,他已顧不得其他了!

陳汐的一系列表現太過強勢,太過可怖,令他感到了致命威脅,再不施展此秘法,他甚至擔心今天自己也會隕落此地.

與其如此,還不如拼命一搏,他已不惜玉石俱焚了!

什麼?

借助了真正的都天血神旗的力量!?

眾人只覺心髒狠狠一抽搐,被震驚得差點窒息,這等秘法未免太恐怖,這可是人間界,那紫云老道竟能溝通幽冥血河之力,這簡直超乎了他們所有的想象.

陳汐亦色變,運轉全身修為,並且催動劍箓,准備再次將之籠罩,拼盡全力鎮壓.

轟!

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那都天血神旗竟變得恐怖之極,不等他劈出劍氣,居然化作一片遮天血幕,將他整個人席卷了進去.

目睹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躁動起來,不敢置信像陳汐這般神威無匹的年輕人,竟會連招架之力都沒有.

如果陳汐隕落,他們之中又有誰是紫云老道的對手?那下場只怕會……

眾人不敢再想下去,都忍不住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紫云老道卻是仰天尖笑不已:"友,這就是和貧道作對的下場!任你天賦超群,實力逆天,遇到了貧道,也必死無疑!"

他甚是暢快,雖然消耗三千年壽元,可能夠換陳汐這樣的逆天妖孽一命,也足夠了!

眼下,他就等陳汐徹底被鎮殺,就打算血洗溫侯府,從溫天朔手中搶奪太清遺山寶庫的地圖,若能尋覓到太清道宮的寶庫所在,其價值絕對超過自身的三千年壽元!

這便是紫云老道的籌謀,狠辣果決,肆無忌憚,不僅對敵人狠,對自己更狠,絕對是一個亡命狠徒,舍得一身剮敢把天都給捅破了!

轟隆隆!

血河滔滔,猙獰狠戾的惡鬼,凶魂肆虐,這是一片宛如血獄般的世界,陳汐被束縛其中,宛若碧海一浮萍,渺的可憐.

他努力掙紮,也只不過勉強能防禦自身,卻根本無法掙脫身來.

因為這都天血神旗中蘊含著一股恐怖滔天的大人物意志,猶若仙器之中的器靈,實力堪比真正的天仙!

"殺!"

"給我死來!"

"好誘人的精血氣息,我已餓了上千年,早已饑渴難耐!"

一道道桀桀尖叫聲充斥,撕抓著耳膜,那血河中的冤魂厲鬼,猶若一直浩蕩大軍,猙獰大笑著朝陳汐撲殺而來.

這些冤魂厲鬼數目雖多,但並不算什麼,令陳汐感到凝重的是,這片空間中,時時刻刻充斥著一股恐怖的威壓.

那等力量,將他渾身的修為都壓制,猶若陷入困境的斗獸,禁錮樊籠中的囚徒,即便竭力抵抗,最終卻只能發揮出不到四成的力量!

這絕對是一個致命的束縛,陳汐知道,若再不立即破開眼前困局,自己只怕就會像深陷大海的凡人,被一點點給溺死,再無活路.

嗡!

最終,他一咬牙,收起劍箓,左手持幽冥錄,右手握誅邪筆!

季禺曾警告過他,在實力未達到足以抗衡諸天神魔的地步時,萬萬不得動用這兩件幽冥至寶,但此時,他已經別無他法了.

"殺!""殺!""殺!………

似鐵非鐵,似玉非玉,通體漆黑無比的誅邪筆甫一出現,無數聲冰冷鏗鏘的呐喊轟然響起,殺伐之氣沖霄,直欲裁決天下,誅滅一切魑魅魍魎!

誅邪筆,掌生死!

第三任幽冥大帝掌控六道輪回時,一杆誅邪筆不知屠戮了多少神魔,為的就是重建天,地,人三界秩序.

那等威勢,令諸天三界的神聖都感到威脅,不得不聯袂全部出動,方才將幽冥大帝鎮壓.

此時,這一件幽冥地府的無上神兵,落入陳汐手中,光是其湧散出的殺伐之力,就震蕩那都天血神旗顫抖起來.

唰!唰!

陳汐手持誅邪筆,當空虛化,一橫一豎,猶若十字,交錯在一起,釋放出一股讓人心悸的恐怖力量,平直乾淨的線條,仿似要把這天,這地,這人都斬出個黑白分明,善惡有序,清濁有別!

仿似要把這天地邪惡,魑魅禍端,都裁定一空,打入輪回!

砰砰砰……

所過之處,那一群群惡鬼凶魂猶若紙糊般,被輕易抹殺,那翻滾咆哮的血河被直接斬碎,斷裂成億萬碎片.

那等氣勢,猶若橫掃八荒**般,鋒芒所及,無物不被裁決!

與此同時,陳汐左手中,厚厚的一部幽冥錄,突然自動翻開,頁面嘩啦啦直響,釋放出一股幽邃,莊肅,宏大之極的引渡之力,熾盛璀璨到了極致.

以他的修為,也是感覺眼前一陣刺痛,憑借神諦之眼,竟無法看清那幽冥錄上究竟書寫著什麼內容!

但很快,陳汐就顧不得這些,他清晰感受到,伴隨著幽冥錄蕩滌掉那一群群的冤魂厲鬼的罪愆之力,自己混洞世界內,再次飄灑出朵朵功德金光.

而在心魄之中,澄淨剔透的"心之秘力"越來越凝練,猶若千錘百煉般,正在從一個蠶繭的形狀漸漸凝聚,隱約顯現出一個類似金丹的渾圓輪廓.

功德之力,和罪愆之力相對應,同樣神秘之極,源自天道,乃是天道對天地萬物的一種審判,功德加身,就會受到天道庇佑,無論對修行,還是對提升氣運,都有著玄之又玄的好處.

像凡俗一些大善人,雖不曾修行,可卻家業興旺,延年益壽,子孫滿堂,哪怕逝去,來世也會擁有大富大貴,甚至能擁有天生靈體,踏入天道之中.

而罪愆滔天之輩,一旦身死,甚至都不得入輪回,永生永世絕滅于天地,即便僥幸進入幽冥之中,要麼被打入十八層地獄,要麼淪入畜生道,來世墮入畜生之體,受無窮罪障折磨.

總之,功德金光可以看做是來自天道的一種賜福,罪愆之光則是一種懲罰,對修道人有著極大的約束之力.

或許在冥化境之前,這一切都很不顯眼,可是當修煉至地仙境時,面對那天劫九重,功德金光和罪愆之光所帶來的利弊,就會充分暴露出來.

僅僅一瞬間.

陳汐感覺渾身都輕松許多,神清氣爽,身心像被清澈的仙水洗滌過,清甯無比,雖受困于這都天血神旗之中,但卻不染血腥因果.

"嗯?竟然是幽冥錄!誅邪筆!這兩件該死的東西不是連同幽冥大帝,被諸天神聖一起毀去了嗎!?"

驀地,那都天血神旗中,傳出一道恐怖冰冷之極的意念,橫掃陳汐身軀,那是降臨在都天血神旗內的一縷大人物意志,察覺到了幽冥錄和誅邪筆的存在,再無法保持鎮定,發出一聲驚怒大吼.

伴隨大吼,陳汐渾身都是一寒,毛骨悚然,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威懾氣勢.

但旋即,他手中誅邪筆突然一顫,筆鋒自主在虛空一劃,猶若裁定陰陽,定鼎乾坤的一筆,橫斬而去.

"啊——!"

一聲驚怒痛呼傳出,"混賬,三界即將大亂,到那時,本座足以脫困于血河封印之中,便殺入地府,將六道輪回徹底毀去!讓你和幽冥錄永遠失去力量源流!"

"還有你,家伙!本座記住你了,三界大亂時,等著本座來收你的尸首吧!"

聲音話未落下,陳汐就敏銳感覺到,那一尊大人物的意志似感受到威脅,毅然決然逃走了.

"這一道意志,應該就是那真正的都天血神旗所釋放出,竟能破開幽冥和人間的壁障,駕臨于此,這紫云老道的手段還真是了得,可惜,他恐怕萬萬沒想到,自己手中竟會有幽冥錄和誅邪筆這等存在……"

陳汐若有所思,下一刻,他就收攏心神,沒有耽擱任何時間,立馬就將誅邪筆和幽冥錄收了起來.

這兩件寶物,可絕對見不得光!

起碼在自己未曾修煉至足以抗衡諸天神聖的地步時,除非生死關頭,再不敢輕易拿出來使用了.

來複雜,這一切也僅僅只不過發生在短短片刻功夫內.

"嗯?怎麼會這樣!?"

當那一縷大人物意志消失時,頓時就被紫云老道察覺到,那一張兀自殘留著一抹瘋狂得意之色的老臉,也是一瞬間就變得僵硬之極.

怎麼可能!?

我損耗了三千年壽元,才溝通出一縷真正的大人物意志降臨,連天仙都不見得能夠抗衡,怎會無緣無故地消失了?

紫云老道死死睜大眼睛盯著那都天血神旗,猶自不敢相信自己察覺到的一切,整個人都處于一種失魂落魄的恍惚之中.

——

ps:欠下的更新補齊了,求月票鼓勵一下!

上篇:第七百九十一章 連連斬殺     下篇:第七百九十三章 玄寰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