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神箓 第七百九十七章 八荒鎮魔  
   
第七百九十七章 八荒鎮魔

溫天朔所倒也合合理.

他手中擁有一份有關太清遺山寶圖的消息,于今天白天已泄露出去,這時候,只怕早已傳遍了整個修行界.

畢竟,對于修士而,想要傳播一則消息,實在太簡單不過了,一則傳訊玉簡,瞬息就能擴散至四面八方每個角落.

在這種況下,溫天朔火急火燎想要提前進入太清遺山,也在理之中,如果等外界強者紛至遝來,那變數無疑要大大增加許多.

甚至不排除有強勢人物登門,向要強索寶圖的事發生.

不過,陳汐還是感到有一絲蹊蹺,要知道,他在數個時辰之前,剛拒絕了收溫華為徒,以溫天朔的秉性,居然扭頭就找自己商談進入太清遺山的事宜,難道他心中就沒有一絲芥蒂?

"陳少俠,實不相瞞,我如今已經知道,您竟然就是九華劍派年輕一代第一人陳汐,若有您相助,此行必然水到渠成,在無後顧之憂."

溫天朔恭聲道:"不知陳少俠意下如何?"

"也好."陳汐沉吟片刻,道:"什麼時候出發?"

"現在."溫天朔大喜,連忙答道.

"就你我二人?"陳汐心中有些奇怪,總該覺這溫天朔的反應未免太過了一些.

"人越少越好,有陳少俠的實力配合,再加上本侯手中的寶圖,完全不用再找其他幫手了,如果能僥幸尋覓到太清道宮的寶庫,咱們一人一半,而不虞被其他人再分一杯羹."溫天朔飛快答道.

陳汐啞然,心道:"你徒有寶圖,就是尋覓到寶庫,若沒有太清之鑰,只怕也進不去吧?"

當然,他已是決定,如果此行真的能尋覓到太清寶庫,那他也不介意分潤一些好處給溫天朔.

"事不宜遲,走吧."

嗖!嗖!

下一刻,兩道流光劃破夜空,朝那太清遺山飛掠而去.

……

路上,溫天朔吃驚發現,陳汐似對太清遺山的路徑極為熟悉,根本不用自己的指點,就徑直朝那目的地飛馳而去.

"陳少俠,您……之前來過太清遺山?"他再忍不住問了出來.

"哦,我恰好剛才在此逡巡了一遍,回到住處時就遇到了侯爺,還真是巧."陳汐點頭道:"那里水形似道,山如龍首,的確是一塊罕見寶地啊."

聞,溫天朔眼皮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心中有點惴惴,自己和天衍道宗的謀劃,該不會已經被這家伙有所察覺了吧?

他禁不住抬眼瞥了一下陳汐,卻見對方神色如常,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這才令他暗松了口氣,只不過心中依舊有些忐忑.

畢竟,這次行動太過駭人,一個不好,就可能死無葬身之地,也由不得他不緊張.

"侯爺這是怎麼了,似乎有什麼心事?"陳汐突然扭頭,若有所思道.

"啊?"溫天朔呆了呆,搖頭笑道:"只是想到馬上有可能見到傳聞中的太清寶庫,心難免有些患得患失."

"侯爺可要心,如今已經有不少強者潛伏那龍首山附近,意圖昭然若見,可萬萬不能有一絲大意了."陳汐提醒道.

"陳少俠的對,事關太清道宮寶庫,的確大意不得."溫天朔連連點頭.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

很快,遠遠已經能夠看見,那形似龍首的擎天山峰,沐浴在銀燦燦的星輝月光之下,巍峨雄壯.

也就在此時,陳汐突然止步,藏匿在一片云層中,道:"侯爺,前方山峰中藏著不少修士,其中不乏地仙強者,不若先拿出寶圖,你我共同參詳一番,然後再決定如何行動?"

溫天朔怔了怔,連忙道:"也好,也好."

著,他拿出一枚玉簡,遞了過去:"這是半年前,我從云水城一拍賣行中獲得,原本以為是一部功法,可沒想到,在那玉簡後半部,竟是一份寶圖,按照其上所,應該就是那進入太清寶庫的寶圖無疑."

陳汐探手拿過,仔細打量起來.

正如溫天朔所,這份玉簡中,勾勒著許多山岳地形的圖案,其中便有那形似龍首的山峰,以及山峰四周呈現"道"字形狀的河流.

並且,按照這份寶圖提示,進入太清道宮的入口,居然不在那山峰之上,而是在那形似"道"字的河流下方!

這倒是大大出乎陳汐的意料,尤為令他嘖嘖稱奇的是,那"道"字河流之下,竟足有十萬丈之深,宛如深不見底的深淵似的.

這並不算什麼,令陳汐訝然的是,那深深的河水中,不僅充斥著諸多禁制,甚至還有一些強橫之極的凶獸潛伏其中.

並且越往深處,禁制的威力就越大,凶獸的實力就越強!

直至抵達河底下方,就會呈現出一條幽邃的暗道,而那一條路,才僅僅只是通往太清寶庫的外圍路徑而已,其中仍舊充斥著諸多的關卡,禁制等等,簡直複雜到了極致,也可怕到了極致.

在陳汐仔細觀摩寶圖之余,溫天朔也在不著痕跡地打量著他,神色如常,可仔細看去,卻能發現,他的目光有些變幻不定.

這份寶圖是真的,溫天朔並沒有在其中做任何手腳,畢竟,一旦被陳汐察覺到一絲紕漏,都可能大亂了他和天衍道宗的謀劃,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他如今最擔心,反而是這次行動能否成功!

一想到這,溫天朔就忍不住瞥了遠處一眼,那里,便是形似"道"字的浩蕩河流,想要尋覓到太清寶庫,就必須從那里進入.

"看來這份寶圖應該不會有假."陳汐抬起頭,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目光灼灼,同樣也望向了那一條河流.

"那是當然,沒有一點把握,本侯也不敢來叨擾陳少俠."溫天朔一瞬間,就收拾好心,含笑道.

"那現在就行動?"陳汐問道.

其實按照他的想法,直接沖過去也並無不妥,因為他發現,那龍首山附近的一些修士,也有不少人發現了那"道"字長河的一些蹊蹺,正在朝河水中探尋.

所以這時候前去,料來也不虞出現什麼意外,唯一要擔心的反而是溫天朔的身份,畢竟現如今全天下人可都知道,溫天朔手中掌握著一份寶圖.

"此時還未天明,趁著夜色,我稍加易容一番,應該不會被識破了身份."溫天朔早有准備,也不知施展了何種秘法,身影一晃,頓時化作了一彪形大漢.

當即,兩人悄無聲息朝那"道"形河流靠近而去.

嘩啦啦!

河水澄澈,在月色下翻滾起銀色的浪花,陳汐和溫天朔端立河流上空,恰好立在了那"道"字的右上角一"點"之處.

此時,這長河四周,已有不少身影分布四周,有的施展水遁之術,分開水面,潛入了其中,有的駐足河畔,似是在查探什麼,並未著急行動.

並且這些修士似也知道,在未尋覓到寶庫之前,不宜和其他人發生爭執,所以目光中雖有警惕之色,但卻彼此都互不干擾,倒也相安無事.

"我先下去吧."溫天朔立在那河面上,心似微微有些激動,聲音都帶上了一絲顫音,顯得有些沙啞低沉.

"多加心,這河水非同尋常."

陳汐施展神識,掃視河水下方,令他驚疑的是,那河水中似存在著一股無形禁制,居然能阻斷神識的探尋!

嘩啦!

溫天朔沒有答話,似是早已亟不可待,一躍進入了河水中,很快消失不見.

陳汐見此,卻並未立刻行動.

因為就在他決定行動那一刹那,心中沒來由升起一抹心悸的感覺,一閃即逝,這一抹感覺來得如此突兀,令他頓時有些警惕起來.

"按照寶圖所示,這河水足有十萬丈之深,密布禁制和強橫的凶獸,難道其中還有能威脅到自己性命的存在?"

陳汐沉吟,施展神諦之眼,俯身朝那河面打量而去.

轟隆!

然而就在他目光剛剛碰觸到河面,那身下河面突然一下子炸開,轟隆巨響,猶若九天響驚雷般.

與此同時,那迸濺而出的億萬水花,更是宛如利劍般,裹挾著一股尖嘯凌厲之音,轟然四散,仿若萬劍開屏一般,駭人之極.

這一幕,發生的如此之突然,又是發生在距離腳下不過三尺之地的河面下,以陳汐的反應速度,也被打了個措手不及,連連閃避.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

一抹璀璨熾盛無比的光,突然暴湧而出,化作一片光幕,將陳汐整個人徹底籠罩在了其中.

"八荒鎮魔劍陣成功了!"

"哈哈,這次這子絕對在劫難逃!"

"不錯,這次能夠順利擒下這下子,還多虧侯爺之功勞啊."

"諸位師伯師叔莫要大意,還是先將陳汐徹底鎮殺,再慶賀也不遲."

一陣噪雜的聲音猶若從天邊傳來般,下一刻,陳汐就再也聽不到任何聲響,整個人仿若進入到一片與世隔絕的世界,眼前白茫茫一片,不知身處何地.

上篇:第七百九十六章 道河龍山     下篇:第七百九十八章 一群老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