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173.第173章 藥丸不夠  
   
173.第173章 藥丸不夠

在軍方給他們安排的帳篷里,七寸根據剛才兩名傷者的實例,給李青云和李云聰講解用藥竅門,重新講解了整個診治過程,讓他們加深印象.

李青云的記憶力很強,七寸講解一遍,他幾乎全都記下,甚至能舉一反三,用藥的度量把握的極好.

常用的器具就那幾種,簡單的講了一遍,連李云聰都會使用.最重要的是藥丸秘方,以及混合毒素的搭配使用.

不過現在不是傳授的好時機,七寸怕有人竊聽.而且,兩個小時一眨眼就到了,可以出去看看結果了.

走出帳篷,七寸居然看到兩個熟人,都是縣里有名的蛇醫,一個姓季,一個姓方.

這兩名蛇醫看到七寸也來了,顯然有些意外,也有些尷尬.

"喲,這不是李蛇醫嘛,你來這里耍啥子嘛,軍醫都治不好的蛇毒,我們哪行嘛.唉,也真是邪了門,平時在家里輕易能治好的蛇毒,在這里卻不行了."姓季的蛇醫又打招呼又抱怨,一把稀疏的小胡須,快被他扯光了.

七寸小聲給李青云解釋道:"這個姓季的是個騙子,仗著姓季,冒充季氏蛇藥的傳人.其實什麼也不懂,只會普通人都懂的救治方法,再喂給他們有名的'季德勝蛇藥’,能治好就治好,治不好就說送來晚了."

姓方的蛇醫卻很客氣的拱拱手,走過來說道:"李蛇醫,你也看過這里的情況了?情況確實很古怪,本人也算粗通醫理,但用藥之後,效果極差,差點鬧出人命.現在我都不敢給這里的傷者開藥了."

七寸對這人也拱了拱手,先是應了一聲,才給旁邊的兩人小聲介紹道:"這位有點真本事,除了會醫治蛇毒,還懂中醫理論,比我強.我們兩家的祖上,曾在一起切磋過醫治蛇毒的技藝.後來我家的藥方被福娃的爺爺改過,這才在青龍鎮打響名號,遠勝姓方的蛇醫."

等幾人走近,七寸才以正常聲音回道:"我也剛來不久,已經給兩名傷者醫治過,至于有沒有效果,我正要過去查看."

季蛇醫擺手歎道:"沒用的,以我多年的治毒經驗,都搞不定,你也不成.我跟你說了吧,要是這些蛇毒好治,也用不著我們這些土郎中了,這里的軍醫什麼設備沒有?我琢磨著,是不是撞到蛇神廟的蛇神了,這才降下這麼多難醫治的毒蛇……"

方蛇醫不屑的冷哼一聲,說道:"哪來的蛇神廟,我行醫大半輩子,還沒見過蛇神.我承認,治不好是有原因的,但也不能往神神怪怪身上推.我們治不好傷者,已經讓軍醫瞧不起了,不能再讓自己瞧不起自己."

季蛇醫惱道:"哎,你這人說話咋這麼難聽?我只是推測一下,誰瞧不起誰了?姓方的,當年老夫行醫的時候,你還沒出生呢,別以為仗著祖傳秘方,就看不起天下英雄!"

"我用祖傳秘方也比某些人亂認祖宗強!"方蛇醫不屑的說道.

眼看就要吵起來,就見一名軍人跑來,大聲喊道:"李先生,陶教授有請,讓你去2號帳篷."

2號帳篷就是剛才他們醫治傷者的病房,七寸也不多說,應了一聲,就帶李青云和李云聰過去.

方蛇醫和季蛇醫也不吵了,互相板著臉,背著手,也跟了進去,想看看情況.都說同行是冤家,這兩人吵成這樣了,不知道怎麼還走在一起?

進了2號帳篷,陶教授和一群軍醫都在,見到李七寸一行人進來,陶教授非常興奮,喊道:"李郎中,你快來看看,他們兩個都有明顯好轉,中了神經毒素的傷者已經清醒."

李七寸帶著李青云和李云聰,來到傷者床前,教他們怎樣查看傷者的恢複情況.

查完一遍,李七寸卻搖頭說道:"恢複的情況很糟糕,和我預想的結果差別很大,我們的藥一般是一次見效明顯,兩次或者三次,能夠把體內的毒素全部清除.如果清除不了,那就是沒用.再多服用,就有可能中藥毒,肝腎會嚴重受損."

李青云知道,這就是毒蛇變異後的結果.當初李七寸醫治美國礦石專家,就因為那條烙鐵頭變異,導致傷情危及,送回市醫院也沒治好,轉回美國之後,仍然不行,最終找到一條變異的烙鐵頭毒蛇,把毒液寄回美國,生產出專門的搞蛇毒血清,這才挽回一條性命.

陶教授不解的說道:"李郎中,在我們看來,你只給他們服用一次藥,達到這種效果,已經是極好的結果了,你為什麼仍不滿意?"

李七寸如實回答道:"蛇毒太強了,藥力不足,但是藥又不能用太猛,會損害傷者的肝腎.明天,還可以再服一次,能夠保命,想要徹底治愈,怕是得等你們研究出新一代抗蛇毒血清了."

軍醫當中,有人不合時宜的冷笑一聲:"用你們的土方法治不好了吧?最終還不是得靠西醫的抗毒蛇血清?有些人啊,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住口!"陶教授憤怒的轉身,對周濤喝斥道,"你有本事,能讓傷者情況好轉?能保證保住他們的性命?自己不會蒸饅頭還嫌別人蒸的不好吃,恬不知恥!我會向上級領導如實反應這里的情況,你這種人,不適合擔任軍醫."

陶教授還是第一次如此嚴厲批評一名醫生,周濤頓時臉色慘白,豆大的汗珠子從臉上滾落.他的家世雖然不凡,但是以陶教授在各大軍區醫院和蛇毒研究所的地位,很多領導都會給他面子的.

周濤想解釋,不過卻被其他軍醫拉住了,他們知道陶教授的脾氣,等他火氣熄了,說不定說幾句道歉的話就過去了.如果現在解釋,反而火上澆油.

李青云不會同情這樣的人,而且他也沒有時間多想,因為軍方已驗證了李七寸的蛇醫水平,余下的幾十號傷者,也全交給他診治.

忙活了大半夜,藥丸快用光了,才把這七十六名傷者全部醫治一遍.陶教授居然一直陪在左右,遇到不解的情況,居然不恥下問,像學生一般,仔細詢問原因,以及治療原理.這些傷員當中,居然有八名被眼鏡王蛇咬傷的,屬于混合毒素,屬于極度危險的傷員,今天抬走的那名傷員,也是眼鏡王蛇咬傷的.

第二天一早,李青云跟著李七寸以及幾名軍醫查房,發現大部分傷者都已明顯好轉,但是極個別嚴重的傷者,依然沒有脫離危險期.特別是那幾名被眼鏡王蛇咬傷的人,幾乎沒有什麼變化,說明李七寸的藥丸對他們沒用.

有本事的人,在哪都會受到尊敬.昨天對李七寸有偏見的幾名軍醫,此時也轉變了態度,非常客氣的請教李七寸一些問題.

陶教授起床稍晚,起來之後,很快找到李七寸一行人,詢問他下一步治療方案.因為這一批毒蛇的毒性太強了,制作抗蛇毒血清時,出現了一些問題,目前仍需要他帶來的這些特效藥丸.

李七寸告訴陶教授,說藥丸不夠了,沒想到這里有這麼傷員,來時的軍官也沒講清楚.此時藥丸只剩一點點,需要回去配制.

陶教授說,需要什麼中草藥,讓軍方用直升機送來.李七寸卻說不方便,非要回去自己配制.這回教授明白了,原來人家怕祖傳秘方泄露.

既然這樣,就不能再強求.叫來管後勤的孫岩,讓他給開了一萬塊錢,說是讓李郎中回去采購中草藥,配制醫治蛇毒的藥丸.這些只是采購的材料費,辛苦費和酬勞等完成任務後,軍方另付.

李七寸走的時候,叫走了兒子李云聰,說是讓他打下手.而把剩余的兩個藥瓶和救治工具交給了李青云,說李青云可以出師了,如果有新傷者,可以讓李青云小試身手.

李云聰滿肚子不樂意,還想偷偷的在附近游玩,不過被他爹一句話嚇得沒有了想法.因為李七寸說,這里滿山遍野都是變異的毒蛇,軍人都防不住,你這樣的大腦袋,被毒蛇咬一口都喊不出救命.

好吧,李云聰被他爹徹底打敗了,大腦袋和喊不出救命有什麼關系?于是乖乖的跟著李七寸,坐上了返程的直升機.另外兩名蛇醫,也被順便送了回去.

李青云暗笑,心說大頭被他爹帶走,倒省了自己的事,等一會就溜出去,游覽望仙峰半山腰的風光.可是還沒得意多久,就被一起突發事件打亂了計劃.

一名軍人焦急的闖進他的帳篷,大聲喊道:"李先生,探索隊再次遭到大量的毒蛇襲擊,抗蛇毒血清效果不明顯,已有兩人當場死亡,現在請您趕赴現場,用土方法醫治我們的專家和戰友."

進了軍營,就算是臨時征召也好,已經算是半個軍人,緊急時刻,必須遵從軍方的命令,如果抗命,怕是不被軍方"突突突",也沒有什麼好下場.

"走,有人給我帶路就行."李青云爬起來,背上登山包就走,正愁沒借口出去呢,這回好了,可以近距離接近探索隊了,甚至有可能進入山頂的破道觀.

上篇:172.第172章 土郎中治蛇毒的手法     下篇:174.第174章 豹貓和眼鏡王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