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264.第264章 知道是誰干的也沒證據  
   
264.第264章 知道是誰干的也沒證據

這下子動靜太大了,唧哩咣當,維托爾撞在柱子上,才讓椅子停下來,如果不是這樣,指不定被李青云一腳踢到哪里.

維托爾滿身上血,厲聲慘叫,別說別人沒看清,就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只是拉了張椅子剛坐下,就像騰云駕霧般,瞬間就倒在數米外的地上,滿身是血.

翻譯愣了愣,驚訝的張大了嘴巴,雖然有些解氣,但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外事關系,如果出了事,他這個翻譯也會受到影響.

弗雷德等美食家,也紛紛站起來,走到他們這邊.有人驚訝,有人尖叫,也有人冷靜的打電話報警.雖然沒看清怎麼回事,但維托爾詭異的摔出幾米遠,應該和李青云有關.

"親愛的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維克托雖然不太會說話,但他本心並不壞,如果在這里傷到身體,在哪里都不好說."弗雷德有些不快,板著臉質問李青云.

李青云聳聳肩,一臉無辜,說道:"弗雷德先生,你們一再打擾我吃飯,還無端的指責我,這樣很不禮貌.雖然我們有一面之緣,但過度的指責,會損害我們本就不熟悉的友誼."

"不不不,親愛的李,我想你誤會了.我只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並沒有指責你的意思."弗雷德顯然不想開罪李青云,見李青云態度強硬,頓時說起了軟話.

李青云淡淡的說道:"事情的經過,我想餐廳的監控可以告訴我們一切.我和女朋友在吃飯,維克托先生過來說一些難聽的話,這一點翻譯也可以證明.之後,他拉了一張椅子,不知怎麼的,就坐空了,然後以令人驚訝的方式,摔出幾米遠,事情的經過,就是這個樣子,不信你們可以調出監控查看."

見李青云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維克托的朋友有一些不忿,但他們確實沒看到李青云動手,就連翻譯都是莫名其妙的模樣,更別說其他人.

楊玉奴笑眯眯的,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但瞞不住她這個武林高手,那一腳產生的氣流和風聲,足以讓她知道具體的情況.自家男人為自己出頭,天經地意,她才不管別的呢.

牽扯到涉外事件,警察來的很快,不過兩名警察察看監控之後,又問了幾個當事人,都說不知道怎麼回事.光憑維克托一人指責李青云,說是李青云干的,有些不成立,若說是自己摔的,更加勉強.

在這調查事件的過程中,李青云和楊玉奴也吃完了這頓熱情的晚餐.警察最終也不好偏袒外國人,只讓維克托先去醫院治療,等調查出結果,再來召集當事人,只要有證據,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可是如果沒有證據,說什麼都沒用.

弗雷德算是看出了李青云的強硬,這和普通的華夏人不同,這讓他有些稀奇.至于維克托受傷的事,並沒有影響到弗雷德的心情,因為說句心里話,他也早就想收拾維克托一頓了,只是沒找到合適的機會.今天李青云幫他教訓維克托一頓,他打心里高興.

雙方散去,餐廳老板也松了一口氣.

等走到沒人的地方,楊玉奴笑道:"都知道是你干的,卻都沒有證據,這事情要是貪在自己身上,估計會被活活氣死.今天出警的兩名警察倒也公正,沒敢亂來,不像網上傳言的那樣差勁."

李青云笑道:"在雙方都不動用特權的情況下,公平還是存在的.如果維克托得到他們朋友的幫助,動用外事關系,我會很麻煩,至少也會進警察局喝杯茶.當然,如果我動用關系,維克托就算受傷,也會拘留幾天.這就是事實,無關公正不公正."

"不管怎麼說,反正我今天很高興."楊玉奴像只花精靈,歡快的在街頭跳躍,旋轉,表哥故意為她而打架,怎麼想都覺得很興奮.以前的時候,她從來沒想到表哥可以為自己做這些事情.

李青云也由著她,在街上逛了一會,就買了很多衣服.有楊玉奴的,也有李青云的,更為家中的老人買了幾件,同時也不忘李青云姐姐一家子的.

路過一家名為秦氏珠寶的店鋪時,李青云鬼使神差的想要進去看看,說要給楊玉奴選一個結婚鑽戒.至于手鐲,李青云的母親已經給楊玉奴一副傳家手鐲,不用新買了.

農村以前流行"三金",指金項鏈,金手鐲,金戒指,這里的金指的是黃金.隨著城里人流行鉑金,外出打工回來的山里人,也開始有樣學樣,鉑金鑽戒就成了結婚的必備禮物之一.

由于李青云不知道表妹無名指的指圍,不能像電影里的浪費愛情故事一樣,給她一個驚喜.真實的現實社會,遇到買鑽戒這事,一般要帶女人去看去選去試,等女人同意了滿意了,再當場買下來.

如果像愛情電影中的那樣,搞突襲,如果戒指不合適,戒指砸臉上的都有.

別的東西,可以不要,但提起鑽戒,楊玉奴卻是一臉期待.稍一猶豫,就挽著李青云的胳膊,走進了秦氏珠寶店.

秦氏珠寶店在香港有很多分店,在大陸市場上,只在一線城市開了分店,名譽不錯,銷量比周氏珠寶強很多,而川蜀省城這家分店,開業時間也不長,李青云還是第一次進來.

陪著楊玉奴試了幾個鑽戒,都不太滿意,因為挑的價格都在一萬多以上,導購小姐也覺得這對年輕人屬于高端顧客,就耐著性子給他們介紹更好的.

就在這時候,突聽櫃台側後方的辦公室傳來幾人的說笑聲.秦明月陪著一位頭發銀白的老者,在店長和助理的陪同下,走到店面大廳.

此時已是晚上八點多,屬于晚上最熱鬧的時段,店里的顧客也不少.他們的說笑,沒有引起普通顧客的關注,卻把李青云的目光吸引過去.

秦明月這個毒舌婦給李青云的印象很深,一想到她家也是開珠寶店的,也是從香港過來的,李青云就猜測,這家店說不定就是她家里開的.

李青云瞪了秦明月一眼,不管她看到沒看到,都不待見這個女人.而秦明月身為女人,也極為敏感,感覺到刺人的目光,也就順勢發現了李青云.

秦明月微微驚訝,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了李青云,她明白李青云對自己的惡感原因,但是自己卻不能無視這個賭石高手.家里的珠寶店正缺翡翠原石,如果上次和李青云打好關系,也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表弟王超,本是翡翠外行,就是因為得到李青云的指點,才拍下那塊含有大量翡翠的巨型原石,自家爺爺來川蜀,有一半的原因是為了那塊翡翠原石,另有一小半的原因,就是想見見這個傳奇般的賭石新人.

老人感覺到孫女秦明月的異常,順著她的目光,也看到了李青云.

"明月,怎麼了? 那年輕人你認得?"秦老爺子溫和的問道.

"也算是認得吧,他就是李青云,幫表弟拍下那塊巨型翡翠原石的賭石高手.剛開始我對他有些誤會,言語上有些得罪."秦明月在爺爺面前,倒也趕脆,把因果緣由,講了一遍.

秦老爺子笑道:"哈哈,都是年輕人,火氣大了些,只要講開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走,我們先去和他打聲招呼,這次來川蜀,有一小半的原因,就是想來見見他.如果能請他幫我們秦氏珠寶幾次,我們何愁沒有翡翠出售."

"沒那麼容易.他有錢也有能力,如果賭石,為什麼不給自己賭?憑什麼幫助我們?"秦明月不看好爺爺的想法.

"那你說說,他為什麼幫王超那小子?"秦老爺子邊走邊說.

"聽表弟說,李青云似乎欠他一點人情."秦明月遲疑一下,說道.

"這不就對了,人嘛,總有弱點,也總有他所在意的東西.投其所好,一定會有收獲.就算沒有回報,也就當交朋友了,多個朋友,總比多個敵人強吧?"秦老爺子倒想得豁達,侃侃而談,或許到了他這種年紀,什麼事情都想得開了.

李青云早就聽到了他們的談話,見秦老爺子如此性情,對他頗有好感.不過楊玉奴試了十多個戒指,仍沒找到自己喜歡的,這已讓導購小姐極為惱火.

"看仔細了再試,試一個試兩個就算了,你一試就試十多個,你不嫌麻煩,我還嫌麻煩呢.你到底想不想買?買不買得起?買不起就去廉價區,這里是精品區,不適合你們."或許是因為快下班了,導購小姐見這單生意不成,已經失去了耐性,而且她已注意到一個小細節,那就是這一對情侶穿的衣服太廉價,沒有一個名牌.她覺得自己看走眼了,不該在他們身上浪費口舌,浪費時間.

"看上去很好看,可一戴在手上,就有些不協調,我也不想來回試呀."楊玉奴有些無奈,見導購小姐發火,只好弱弱的解釋一句.

李青云覺得表妹的脾氣太好,遇到這種火氣大的導購小姐,直接叫他們店長或者經理過來,直接投訴,沒有二話.我們是來消費的,可不是來受氣的.

上篇:263.第263章 火鍋中的茶味     下篇:265.第265章 選購鑽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