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268.第268章 山腳下的野豬  
   
268.第268章 山腳下的野豬

氣氛僵硬處,女人的作用就顯現出來了,水仙兒輕輕一笑,說了幾句軟話,就把現場的溫度調回一些,說最近的拍攝比較忙,今天沒時間玩,回去對了劇本,明天還急著拍攝呢.

言語上雖然好聽,意思卻是很明顯,不想得罪同劇組的男主角,卻是把李云聰晾在一邊.李云聰的臉色很難看,這些天的努力全白費了.李青云很同情小伙伴,不過水仙兒已經這麼說了,也不好再糾纏下去.

就在這時候,卻見劇組的阮導演急匆匆的從碼頭過來,工作人員在後面抬著一個全身是血的男子,仔細一看,竟然是劇組的攝影師.

"怎麼回事?攝影機怎麼受傷了?"李青云很奇怪,帶著失意的小伙伴,迎了上去.

阮導演一看到李青云,頓時像看到了救星,沖到他跟前說道:"李老板,河那邊有野豬呀,從山上沖下來六七只,特別凶猛,差點把我們的攝影器材撞壞.攝影師為了保護攝影器材,被野豬撞傷了,聽說村里有醫生,趕緊給看看,如果情況不好,我們要立即聯系城里的醫院."

"我就是醫生,快抬過來讓我看看."李青云神色凝重,可不想在這時候發生人命,畢竟很多城里游客,主要是來看劇組拍攝的.

"什麼?你是醫生?這……"阮導演顯然被李青云多變的身份嚇住了,又是農場主,又是酒店老板,現在居然說自己是醫生.

"別耽誤時間."李青云示意後面的人把傷者抬過來,有人鋪了一層羽絨服,就把傷者放到衣服上.

李青云用雪把他臉上的鮮血擦乾淨,昏迷的攝影師沒有任何反應,檢查一下重要部位,沒有嚴重外傷,只是在肋骨斷了幾根,左胳膊脫臼了,臉上被枝條劃傷三四處,所以看上去流血很多.

胳膊上的脫臼,李青云順手就給接上了.他學過擒拿格斗術,里面有一部分是分筋挫骨術,卸關節是攻擊,接上就屬于治療,能卸能上,這是基本要求.李青云沒少練習,以他現在靈敏的六覺,使用起來,輕而易舉.

昏迷中的攝影師疼得哼哼一聲,眾人聽得一陣揪心,不過見他耷拉下來的胳膊好像擺放正常了,這才明白,剛才那喀嚓一聲,是李青云幫他把胳膊上去了.

劇組中的動作指導師,已經明白過來,在人群後面贊歎一聲,說李青云接骨手段極為老道,在肩肘處的脫臼,也能輕易的接上,一般人沒有三五年的刻苦練習,很難做到.

由于用冰雪覆蓋臉上的傷口,鮮血很快就凝固,臉上沒有血跡,攝影師的情況似乎一下子好轉起來.

不過李青云卻說,他主要的傷在肋骨,甚至摔成了內傷,需要喝幾副中藥.當然,如果劇組有時間,也可以讓城里的急救車來接,固定肋骨處的斷痕,至少也得十天才能出院.

阮導演已經相信李青云的醫術,就說最好不要耽誤劇組的時候,如果喝中藥能好,就用土辦法治療吧.

這里離爺爺的醫館很近,見沒有生命危險,就把他抬了進去.雖然是中藥館,但也有消費的工具和材料,塗上碘伏,把傷者臉上和頭上的傷口包紮好.開了藥,處理好肋骨處的傷,就讓劇組的工作人員把他抬回酒店.

這時候才有時間,細細詢問野豬的事.阮導演也不是本地人,哪里知道這里的行情,只說有野豬,也說不上原因.

村長李天來聽到了消息,就帶人跑了過來,說今年山里不太平,大雪封山也早,如果野豬沒有吃的,肯定會下山搶吃的.前幾年經常發生這樣的事,只是被獵戶殺的狠,最後就沒有敢下山的了,今年剛成立一個動植物保護中心,一些獵戶被收編了,也不敢亂打獵,野豬沒有了制約,所以狂妄一些,也能理解.

"李村長,我們可是有合作基礎的,這事你得幫我們劇組解決."阮導演害怕耽誤拍攝進程,一些場景選好了,可不能隨意更換,不然會被網友罵慘的.

"不用擔心,我找兩個獵人先去看看,等你們拍攝的時候,獵人也會在旁邊隨時保護,你們管頓飯就行了."村長李天來說道.

話音剛落,李云聰就叫嚷道:"村長,我爹就是獵人呀,我也打過獵,就讓我們保護劇組吧."

村長瞪了李云聰一眼,嚷嚷道:"就你那細胳膊細腿的,打過什麼獵物?這又不是捉野雞抓兔子,打野豬會有生命危險的.福娃都比你進山進的多!你爹我肯定會叫上,但你就算了."

"別呀,其實我打獵很不錯的,不像你問問我福娃哥."一到關鍵時刻,李云聰就扯上李青云.

不過打野豬確實危險,這事李青云不會亂說,只得實話實說:"打野豬一不留神,就會出事.叫兩個真正的獵人去吧,我們可以在旁邊看熱鬧.七寸叔不錯,聽說石頭叔打野豬有一手,讓他過去比較保險."

"你說李石頭啊,他的腿不太利索,又趕上雨雪天,我得問問他去不去.已經很久不沒見他打獵了,別身體不行,強撐著出頭,到時候出了事就不好說了."李天來嘴里這麼說著,心里卻是已經定下來.

因為李家寨並不靠打獵生活,村里的獵人完全是興趣所在,好獵人極少.如果不是沒得選擇,也不會讓李石頭這種四十多歲的老獵人出手?

至于年輕獵人,更加稀少,一是政府不給打獵了,二是年輕人多在外地打工,早就放棄了在山里刨食的想法.李家寨這樣,其它村落也是類似,只有張橋村屬于傳統獵戶村,年輕的獵人還能找到幾個好手.

村里的孩子聽說有人要去河對岸打獵,非常興奮,都聚焦在渡口,叫嚷著,想要過河看看.不過大人看的緊,渡口的老船公也不讓孩子輕易過河,于是這些孩子們就盼望著浮橋早日修好,這樣就可以自己跑過河了.

李石頭不光腿不好,還咳得厲害,越咳越抽煙,不過他背後背的那把老獵.槍,依然擦得明亮.

"啥子情況嘛,到底有幾頭野豬?最近嘴巴正饞,正好殺掉燉粉條……咳咳咳咳……想一想就流哈喇子."李石頭抽煙抽得聲音沙啞,咳得厲害時,就猛抽幾口煙,說是這樣就能壓住咳.

李青云看得直皺眉頭,把情況介紹完之後,才勸道:"石頭叔,身體不好就少抽些煙.回頭到我爺爺醫館里抓幾副藥,先把身體調理好.趁年輕,說不定還能給嬸子種上棵好苗."

李石頭的兒子出車禍死了,冬天騎摩托車太快,沒有刹住車,摔進了山崖,被人發現時,尸體早就凍硬了.傳宗接代的兒子沒有了,這才是李石頭頹廢的原因.

"哈哈,你小子不要安慰叔了,叔的身體自己最清楚,這輩子是沒指望了.不過聽你小子藏得有好酒,什麼時候給叔弄點嘗嘗?"李石頭說道.

"泡藥的好酒喝不喝?可以治關節疼,風濕,老寒腿……總之,喝了之後,說不定你的腿就不疼了."李青云笑道.

李石頭眼睛一亮,叫道:"喝呀,只要是好酒,就沒有我不喝的.到你五爺爺家里討過幾回酒,他說好酒都讓你賣給城里的大老板了,他想喝好酒,還得找你要.至于新釀的酒,酒味太沖,我這身體受不住."

"抽煙能受住,喝酒就受不住了?"李青云勸他幾句,就看他能接受多少了,看到李七寸也過來了,就說道,"咱們先去山腳下看看野豬的行蹤,如果中午能打到一只,咱們就回來燉肉喝酒.如果要在那里盯梢,我就從家里給你們帶酒,在雪里喝酒,滋味更妙."

幾人很快就坐船過了河,李云聰偷偷的跟了過來,說李青云能去,他就能去.既然過了河,也沒人管他.這里有兩把獵槍,只要不犯太嚴重的錯誤,也不至于讓他遭受危險.

劇組一名工作人員也跟過來,要為獵人們指點野豬出現的地方.這時候,天空的雪一直在下,等到了出事地點,一些雜亂的腳步痕跡,都被風雪掩蓋了.

山腳下的幾戶人家,早就關緊了大門,生怕野豬沖進他們家里肆虐.不過,再大的風雪,也遮掩不住所有的痕跡,兩個獵人尋找野豬的糞便,然後扒開了幾片地方,從里面找到了掩蓋的蹄印.

劇組工作人員見自己沒用了,就告辭離開.于是現場就剩下四個人,兩個獵人和李青云,李云聰.

越往前走,野豬經過的痕跡就越明顯,路邊的小樹也有被它們噌癢噌斷的,穿過這片荒地林子,居然上了沿河小道,斜著往陳家溝的田地里去.

"不好,前面有幾個大棚,是陳家溝養蘑菇的地方,別被野豬糟蹋了."李青云突然想起一樁事,頓時大急.

可是話音未落,就聽前面傳來幾聲沉悶的槍聲.幾頭野豬受到驚嚇,哼哼唧唧的從大棚里鑽出來,瞬間出現在雪白的地平面上.而那幾個大棚,也露出幾個大窟窿,顯然被野豬剛剛光顧過.

"找地方藏好,不要和發狂的野豬硬杠."李石頭喊了一聲,就藏在了路邊的一棵大樹後,架起了獵.槍,瞄准了狂奔而來的野豬.

上篇:267.第267章 村中大雪     下篇:269.第269章 大鍋煮肉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