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392.第392章 逮到一只肥羊  
   
392.第392章 逮到一只肥羊

這一切快如閃電,以李青云的眼力,居然有些眼花繚亂,等符紙碎裂,鄭鑫炎倒地翻滾的時候,爺爺李春秋已化為一道流光,沖進沙塵中,像揪小雞一樣,把鄭鑫炎揪了出來.

而許靖守和魯成功仍在沙塵中打滾哀嚎,根本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像做噩夢一般,只感覺到痛苦,能睜不開眼睛.

"前輩饒命啊,我只是更改風水,並沒有害人之心,剛才扔符,也只是自保,失手打出,並非有意冒犯前輩."鄭鑫炎的術法再次被李春秋破掉,元氣反噬,震得五髒六腑已經受傷,嘴角,鼻孔,眼角都有細微的血絲溢出,模樣極為狼狽可怖.

"哼,你要是有害人之心,你還有機會說話嗎?"李春秋不屑的冷哼一聲,把鄭鑫炎扔到李青云腳下,說道,"福娃,這人交給你處置了,只要不鬧出人命,怎麼處置都能說得過去.真要殺人,也不是不可以,江湖事江湖了,化出一個道道,在隱秘地點解決,再向特殊部門報備一下."

"向特異管理處報備?就能殺人?不用負法律責任?"李青云瞪大眼睛,愕然問道.

鄭鑫炎一聽,頓時面如死灰,知道這老者是真正的江湖人,知道江湖規矩,哀求道:"不能亂殺無辜的,就算向上報備,也要有一個合理理由的.我鄭鑫炎出自名門,從未殺亂無辜,也沒做過壞事……呃,至少沒出過人命,江湖風評不差的,我這樣的江湖人死了,特異管理處和我的師門,都不會放任不管的."

"那又如何?"李春秋冷冷的瞪他一眼,頓時把鄭鑫火噎得說不出話.

這話說得霸氣,管你什麼理由和借口呢,想要殺你,不需要任何理由.

李青云可不想在這時候輕易殺人,至少不會在他人面前,動輒殺人,好男人的形象還是要保留的.而且風水陣被破,自己農場的靈氣瞬間恢複,山頂的黑羽雞已經恢複平靜,想那河中的老鱉應該也沒有事了.

李青云的態度卻出乎眾人預料,不但沒有狐假虎威的叫罵,反而笑道:"呵呵,既然都是江湖人,相見即是緣分,打打殺殺的多不好.這位是鄭先生是吧,咱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我見你已經受了傷,不如到隔壁農場里歇息片刻,喝杯水,咱們好好聊聊."

鄭鑫炎傻眼了,不明白這伙人到底想打什麼主意.但他受傷不輕,在李春秋強大的武力面前,已經沒有任何想法.此時有一個說軟話的,正合他的心意,于是就順著台階說道:"謝謝這位小老弟,你的話很合我的心意,咱們肯定能成為好朋友的."

說話間,居然有力氣爬起來,把剛收到的支票塞進了李青云的口袋.

李青云的嘴角一抽,尼瑪,這貨也是個人精,都傷成這樣了,居然還有心思送禮討好自己.剛才一副高高在上的神仙模樣,此時卻成了癟三一樣的可憐鬼,想一想,真讓人心酸.

此時許靖守和魯成功總算從地上爬起來了,耳朵也不在轟鳴,一看到現場的情況,就知道不妙.事主李青云找上門,又打請來的風水先生打得滿臉是血,肯定被人發覺了唄.

"李青云,你什麼意思?你闖進我的農場,毆打我的貴客,這是干什麼?真當警察局是你家開的嗎?"許靖守聲嘶力竭的怒吼,不過從他慌亂的表情來看,異常的心虛.

魯成功也臉色陰晴不定,咧嘴想笑著解釋幾句,卻怎麼笑也笑不出來,最終只是長歎一聲,說道:"李青云,咱們老同學之間的誤會可能越來越深了,其實我們只想請風水師看看這個農場的風水,增點財運,並沒有害你的意思."

"唔,增點財運,這個想法很好呀.這個風水師似乎有點能耐,我先借去用幾天,也增點財運.老同學,多謝你提醒我,一命二運三風水,風水師的作用還是很大的嘛."李青云說著,攬著鄭鑫炎的脖子,像綁架一樣,把這個受傷的靈修帶走了.

李春秋在走之前,很沒宗師風度的瞪了許靖守和魯成功一眼,威脅道:"年輕人,在李家寨做事,還是少走點歪門邪道為妙,不然鬧出了禍事,你家長輩來了,也救不了你們."

孫大旗和楚應台倒沒有說什麼,有些興奮的跟著李青云,想要看他怎麼處置鄭鑫炎這個靈修.

其實在江湖上,不管是術士還是方士,道士,和尚,風水師……只要真有修煉靈力方面的能耐,都是靈修的范疇.修煉體術,劍術,刀棍之類的的,都是武修.

"鄭先生師承何處啊?主修哪門功法啊?在特異管理處登記備案沒有啊?哇哈哈哈哈,我和特異管理處的陶處長是哥們呀,前天他還在我這里喝酒呢,最近有事進山了,過幾天就會出來,到時候咱們可以一起喝酒啊.別的東西不好說,但好酒絕對管夠."

鄭鑫炎聽得提心吊膽,戰戰兢兢的,好不容易挑不太重要的回答幾句,卻被李青云抖出的背景嚇壞了.自己確實是備過案的,可惜不曾見過特異管理處的陶達潭處長,因為他只是在本省的分部報備的資料,不曾見過帝都的高層.

"哦,既然鄭先生的門派擅長移山易水,尋龍點穴,那就麻煩先生幫我點小忙.呵呵,你懂的,隔壁那貨敢害我,我李青云又不是泥塑的雕像,來而不往非禮也,還請先生幫我設個陣法,把隔壁的風水元氣搞壞了,讓他那座荒山連雜草都難生長."李青云一副熱絡的模樣,卻連家門都沒讓他進,就蹲在池塘邊,指著隔壁的農場,讓鄭鑫炎施法.

鄭鑫炎差點急哭,滿臉羞紅的說道:"這位小兄弟,我剛剛受傷,此時體內元氣混亂,無法施術.如果此時強行施術,不但事倍功半,還會加劇傷勢,造成永遠無法恢複的暗傷,損傷壽元啊.不信你問這位靈修道友,我若有半句謊話,就讓我天打雷劈,心魔噬體而亡."

鄭鑫炎今天也是嚇壞了,口不擇言的發了毒誓,修行之人的誓言可不是隨便說說的,稍不留神,就有可能應驗.

"別急別急,不就是受傷了嘛,我給你時間療傷.哦對了,要靈藥不?百年人參,首烏,黃精,靈芝我多的是,價錢好商量,給別人要三五百萬的東西,我可以九九折賣給你,誰讓咱們有緣呢."李青云說著,把小空間里種了一兩年的東西統計一下,發現可以冒充百年靈藥的東西還真不少呢.今天逮到一個肥羊,不宰他一頓,怎麼對得起農場里的花花草草,老鱉黑羽雞?

上篇:391.第391章 隔壁農場請來的風水師     下篇:393.第393章 空間里的靈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