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394.第394章 香辣螺螄  
   
394.第394章 香辣螺螄

鍋中加了兩勺油,加熱至冒煙時,放入干辣椒,花椒,蒜沫,大茴香,豆瓣醬等調料,炝香之後,倒入半盆洗淨的螺螄,大火翻炒.稍後倒入黃酒,去腥提香,因為螺螄肉為寒性,倒入黃酒有驅寒的效果.

等炒出香味時,倒水加鹽,水剛好滿過螺螄即可.大火燒滾之後,改為小火慢燉.不多時,螺螄特有的香味,就在室內彌漫.

楚應台就在廚房里觀看,一是怕鄭鑫炎在食物里動手腳,二是想看看這貨做菜的功夫.李青云在客廳里陪老婆,聞到香味,頓時來了精神,特意跑進廚房里瞅了幾眼.

在慢燉螺螄的同時,鄭鑫炎手上不停,一直在忙活著其它特色川菜.宮爆雞丁,麻婆豆腐,夫妻肺片,魚香肉絲,水煮魚,燈影牛肉絲,辣黃瓜條,紅油泡菜外回一份酸辣爽口湯……

李青云沒看到這貨施術時的風彩,但看得出來,這貨天生就是一個好廚子.以他的手藝,似乎比李小廚更厲害,祖傳手藝非同小可,非鄉下人隨意摸索幾年就能趕上的.

李青云捏著下巴想了半天,臉上開始浮現不懷好意邪笑.

"李老弟,這香辣螺螄快做好了,我想加點祖傳的湯料包,不知你們可願意嘗嘗?這玩意香歸香,但不適合孕婦和孩童."鄭鑫炎把其它菜快做齊全了,才從隨身的攜帶的雜物袋子里掏出一個核桃大小的白紗布包.

李青云還未說話,楚應台卻先笑道:"雜七雜八的就別放了,免得大家誤會."

"真的只是提味用的祖傳材料包,主料是大.煙.殼,外加十三種特殊香料,燉湯煮肉加一點,簡直是神仙般的滋味.只要孕婦和孩童不吃,我們成年人吃一點,無傷大雅."鄭鑫炎見有人反對,非常可惜,揚著手中的材料包,委曲的解釋道.

李青云知道這玩意,其實最初是中藥的一種,又名罌.粟.殼,具有斂肺,澀腸,止痛之功效.常用于久咳,久瀉,脫肛,腹脘疼痛等症.不過一些小飯店在熬湯時,也會加入一些,具有提鮮增味的作用,其殼會產生一種特殊的香味,久食可讓人上癮,但少量食用,對人體無害.

"呵呵,非常不巧,這里有孕婦,也有孩子,今天就不要放了.若是想吃,下午咱們可以接著做,外面還有一水缸呢."李青云也不想冒險,生怕鄭鑫炎在料子里動手腳.

鄭鑫炎在失望之余,只好寄希望于下次.香辣螺螄做好之後,其它菜也極快盛盤,濃烈的香味,在室內蔓延.最近胃口不太好的楊玉奴,也早早的坐到餐桌上,等著鄭師傅的大餐.兩個孩子拿著刀叉和筷子,催促著快點上菜.

香辣螺螄直接用小盆端上桌的,紅辣椒和青泡椒在里面非常顯眼,至于其它大料,已經燉得分不清楚.一聞到這股子香味,李青云早已忍不住流口水,用手取了一個,不用牙簽,直接放在嘴里一吸,香辣微麻的螺螄肉已經進入嘴里,吐掉口上的那片鱗,細細咀嚼,美不勝收.

這一吃就停不下來,李青云也顧不了其它,大叫好吃,倒了一杯陳年老酒,吃幾個螺螄肉喝一口老酒,甭提有多美,連報複鄭鑫炎的心思都淡了幾分.不過,那貨既然落到自己手上,肯定也落幾層皮,下午不把他的力量榨干,絕不罷休.

楚應台和鄭鑫炎聞到酒香,也已拉椅子坐上桌,不用李青云客氣,他們自己倒了酒.楚應台早就喝過空間藏酒,而鄭鑫炎第一次喝到蘊含淡淡靈氣的美食,喜不自禁,喝過幾口之後,才暗暗驚懼.

因為他想啊,若是日常飲食都有蘊含靈氣的材料,那該有何等的底蘊,才會產生這樣的人物?他所在的門派,在江湖上屬于中流偏上,在門派里十多年,也沒見過幾種含有靈氣的食材,連掌門閉關修煉時,用的都是臨時買到的半根人參,年份還不到百年.

掌門和李青云一比,簡直連乞丐都不如.你看看人家,把百年人參,百年黃精賣錢不說,家里吃的喝的,居然都帶有淡淡的靈氣.做菜用的大蘿蔔,泡菜用的大白菜……這里面都含有淡淡的靈氣,說出去,可讓其他靈修活了?

所以,這頓飯鄭鑫炎吃的提心吊膽,縱有千般美味,也吃不出應有的興奮.反倒是兩個孩子,興奮得大呼小叫,直說今天的飯菜好吃,比李小廚做的飯菜好吃多啦.

同樣的食材,當然是手藝越好,味道越佳.李青云的手藝,那是半路子出家,大致上不錯,卻是不能細品的.而李小廚和他父親屬于野路子,大多是自己摸索出來的,沒有多少底蘊和傳承積累.比起鄭鑫炎這個不知道傳了多少代的祖傳手藝,自然比不過.

吃完飯,兩個孩子跑回去了,估計過會就該上學了.而李青云早就讓人准備好幾只公雞,扔在大門口,讓金幣和銅幣看著,以防不時之需.

鄭鑫炎知道自己躲不過,也不廢話,只說在作法時不讓別人打擾即可.又說公雞用不著,那是騙普通人,增加恐怖氣氛用的.真正的靈修,用臨時法器,就能布置陣法,控制周圍的元氣.

李青云和楚應台給他找個安靜的地方,讓他先靜坐一會,隨他是療傷還是收攝心神,只要把事情辦妥就行.

楊玉奴也能感覺出鄭鑫炎的靈修身份,見他們神神秘秘的聚在一起,就悄悄的跟來了.李青云見她感興趣,也不瞞她,就把上午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楊玉奴一聽,頓時大怒,說道:"隔壁的許靖守真不是東西,我們沒難為他們,他們居然請靈修害我們.怪不得當時我感覺到周圍的元氣亂遭遭的,原來有人設陣法攪亂我們的農場生機."

"不氣不氣,別氣壞了身子.這不,咱爺爺把這貨抓來了,任我處置.別的不說,讓許靖守自嘗惡果是省不掉的.他找靈修壞我們農場的根基,我們也同樣做,讓他那座荒山,變成不毛之地."李青云握著老婆的手,讓她消氣.

楊玉奴懷了孩子,脾氣見漲,聞言點頭:"就該這麼干!老虎不發威,當我們是病貓嗎?先壞他們的農場風水,再找人把他們打走!"

鄭鑫炎從地上站起來,剛好聽到楊玉奴殺氣騰騰的話,心中暗抹冷汗,暗罵許靖守和魯成功,你們兩個普通人,惹什麼江湖高手啊.老子事前沒有問清楚,這才栽了跟頭,你們啊,自求多福吧.

"咳咳……那個弟妹啊,風水方面的事情,我會盡力的.其實你們也是江湖人,應該也聽說過移風易水的傳聞,我們也只能根本當地的環境,選擇陣法和手段.你們這兩個農場位置,地脈剛好相聯,所以才能施法.若是再遠一些的山峰,我可沒有辦法施術了."鄭鑫炎緊張的解釋著,生怕他們要求一些自己辦不到的事情.

"別跟我提什麼江湖,我們是普通人,沒入過江湖.再說,我們也沒要求太多,就讓你把隔壁的農場往死里整就行了."楊玉奴怒氣未消,氣乎乎的說道.

鄭鑫炎差點哭出來,我的姑奶奶啊,你這麼年輕就是暗勁高手了,武修第二境的修為妥妥的,這種修為要說自己不是江湖人,那這個江湖上還有多少人敢說自己是江湖人?

李青云必須挺自己的老婆,當即說道:"鄭先生,你就快點施法吧,別把我老婆惹毛了,真把你的胳膊腿打折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到時候,怕你連靈藥的買賣都耽誤了."

楚應台在旁邊笑道:"打殘了正好,我做生意時,最討厭別人和我搶.李老弟,你就是太仁慈,對待俘虜,講什麼規矩啊.你許給他的靈藥,我出兩倍的價錢買下."

李青云笑著擺擺手,用征詢的目光盯著鄭鑫炎,似乎在告訴他,他的選擇決定了他的下場.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鄭鑫炎哪敢再耍滑,當即從腰間雜物袋里,掏出十幾塊小玉片,上面刻滿翻覆的紋理,隱隱有靈氣散發.

"我的百寶囊里只有這麼多布陣法器了,全部用在這個陣法上,保准讓隔壁的荒山寸草難生."鄭鑫炎一咬牙,開始拼了.

左手拿玉片,右手掐咒訣,腳踩天罡步,口中念念有詞.頓時,周圍的元氣開始輕微顫動,以他的腳步為中心,朝四周發散,形成一個詭異的氣場,有幾個小型的旋風,隨著他的腳步打旋轉.

李青云護著老婆,往後退了十多步.他第一次見人施術,眼中滿是好奇,同時放開六識,仔細觀察周圍的元氣變化.

楚應台同樣,微微閉目,用靈修特有的手段,感悟周邊的元氣變化.

鄭鑫炎突地一跺腳,掐訣的手指向隔壁的荒山,那聚集的元氣場有了發泄途經,化為一道無形的氣浪,襲向荒山.同一時間,他另一只手射出三塊玉片,釘入自己腳下不同的方位.力量極大,玉片瞬間沒入土石之中,發出嗡嗡的怪異響聲.

霎時間,那股氣浪已經包裹住隔壁荒山,轟轟兩聲,好像打雷,周圍的元氣一片混亂.鄭鑫炎再打出五塊玉片,壓制住強改風水產生的元氣暴亂的現象,劇烈的施術手段,讓他滿身上汗,好像剛從水里出來一樣.

還好,強行壓下暴亂的元氣場之後.李青云感覺到一股清風撫面而至,荒山為數不多的靈氣和生機,順著鄭鑫炎施術的通道,回流至自己的農場.以李青云的六識,可以感覺到靈氣的細微變化,雖然不多,但足以讓隔壁的農場荒廢.

鄭鑫炎又打出兩塊玉片,沒入腳下,終于收了咒訣,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哼哼道:"幸不辱命,這個陣法成了,不出三日,隔壁的農場連片綠葉子都難找."

話剛說完,鄭鑫炎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他痛苦的揉了揉腦袋,哀嚎道:"這就是強行施術的反噬啊,施術越強,反噬越厲害.我在隔壁只是用了一個唬人的臨時陣法,在這里使用的可是長久陣法,使用的法器不毀,這個陣法就永遠有效."

上篇:393.第393章 空間里的靈藥     下篇:395.第395章 恐怖的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