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408.第408章 村子治安變差了  
   
408.第408章 村子治安變差了

李青云不想傷害野馬,他進過地底溶洞,知道野馬的性子頑劣,人類既然想要馴服它們,自然得下番苦功.騎馬男子說的話,確實引起眾怒,不但鄭鑫炎,谷兆基看不下去,老婆楊玉奴也惱了,非要打馬泄憤.

這時候打馬,就不僅僅是打馬,而是打騎馬者的臉.李青云卻覺得,就算直接打騎馬者的臉,也不想傷害野馬.當初他馴服白加黑時,也耗費很多天,外加一些充滿靈氣的蔬菜水果,這才有了今天的白加黑.

他剛想松開野馬,勸慰老婆和朋友,卻見那騎馬男子怒道:"你們敢傷我的馬一根毛,我滅掉你們.別給臉不要臉,老子好言相勸,居然敢把我的話當耳旁風.誰敢打我的馬,誰敢?"

聽到這話,李青云真的有些怒了,松開馬腿,"啪"的一巴掌把它抽到一邊去.那野馬突然感到一陣心悸,一股恐怖的力量從李青云身上散發出來,頓時把它嚇得打了一個滾,沾了一身泥水.

動物多是通靈的,能夠預知危險.剛才李青云表現的力量只是讓野馬覺得麻煩,還是有一拼之力的.可是現在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卻是摧枯拉朽,似乎可以碾壓一切阻礙.

"打了又怎樣?"李青云拍了拍手上的泥汙,走到騎馬男子的面前,剛好手上沾了幾根馬毛,當著男子的面,抖落空中.一股詭異的力量,托著這幾根油亮的黑色馬毛,在騎馬男子眼前飄蕩,就是不落地,也不飄向別的地方.

鄭鑫炎一看,頓時驚呼一聲,大聲叫好,這才發現李青云的手段比他想象中還多.眼前這一手,他沒感覺到任何靈力波動,甚至也沒感覺到他調用氣血施展內力.

谷兆基眼角亂跳,他對氣息的感覺更加敏銳,別看只是控制幾根馬毛,可他能感覺到一種讓人驚悸的力量,似乎只要動用這種力量,可以碾壓任何敵人.他無法形容這是哪種力量,至少以前從沒遇到過.

"年輕人,你在挑戰我的耐性嗎?"騎馬的男子面色變了又變,退後兩三步,目光謹慎的盯著李青云,盯著像蒼蠅一樣在眼前飛舞的幾根馬毛.自己退到哪,這幾根馬毛就飛到哪,極為討厭.

"那又怎樣?"李青云氣勢飆升,冷笑一聲,朝前又逼近兩步,以他如今的速度,只要和對方保持在十米范圍之內,就有絕對的信心打斷對方施術.而且,肉身速度跟不上,還可以借用小空間的力量禁錮.

話說到這份上了,鄭鑫炎和谷兆基當然不會旁觀,手捏自家功法的印訣,全身靈氣鼓動,瞬間封堵住騎馬男子的退路,只要動起手來,他們隨時都會以最快的速度施展攻擊術法.

"呵呵,以多欺少是吧?行行,我柴子平記下了,你們川蜀的修行者真出息."騎馬的男子拳頭握了幾次,最終憤憤的松開了,好漢不吃眼前虧,這點怒火還是能夠忍受的.

當然,最重要的是,他看不透李青云的實力,不過可以猜測,身上的氣血這麼強大,肯定是個武修.而楊玉奴的功力層次他能看清,卻更加驚疑不定,這麼年輕就已進入武修第二境,背後的家世肯定也很厲害.

身為靈修,在這麼近的距離下,面對兩個厲害的武修,根本沒有一點勝算.而且,背後還有兩個第二境初期的靈修,以一敵四?他就算極為自負,也知道打不過人家.

說完,他緩緩退出包圍圈,退出十多米之後,才轉身快速離開.那匹野馬本來已經逃到幾十米外的田野里撒歡,看到柴子平吃虧離開,居然跟了上去,在李青云那里吃了虧,和他產生了同仇敵愾的感覺.

楊玉奴看著野馬跟隨柴子平離去,氣呼呼的說道:"那野馬就是欠收拾,老公不該手下留情.哼,氣死我了,回家我把白加黑叫出來,咬死那匹不知好歹的野馬."

"哈哈,和一只野馬鬧什麼氣.野馬是無辜的,那騎馬的人太可惡."李青云笑著安慰幾句,才對谷兆基,鄭鑫炎道謝,"剛才多謝二位相助,不然還嚇不跑柴子平.這貨的功力不弱,你們要當心些.最近村子里挺邪門的,什麼門路的高手都來摻和一腳,治安環境越來越差了."

"咱們兄弟講什麼客氣話,那柴子平就是欠收拾,不過不知道他是什麼來路,懂得隱藏氣息的法門,應該不好惹.不過他若是敢招惹李老弟,我老鄭拼了這條命,也得讓他好看."鄭鑫炎講得極為熱血,趁機拉近和李青云的關系.

谷兆基說得稍微矜持一些,姿態擺得很低,說自己沒出多大力,柴子平很強,應該是懼怕李青云夫婦的武修身份,離得這麼近,柴子平沒有一點優勢,不走才犯傻呢.

說來話長,剛才的沖突也只極短暫的行為.工地上的工人剛剛跑過來助威,柴子平就離開了.李青云也不想細說剛才的沖突根源,向三叔解釋兩句,說自己沒事,便帶著老婆回家.

不過大多工人卻是看到李青云憑雙手就把發狂的野馬制服的畫面,一個個驚歎不已,暗中討論,都認為李青云的功夫不錯,他爺爺是個功夫高手的傳聞應該是真的,村里人最好別惹他,不然肯定沒有好果子吃.李解放那個蠢貨坐牢坐傻了,不打聽清楚,就敢在李青云家門口鬧事,活該吃虧.

回到別墅,李青云正和老婆討論晚上吃什麼,就收到李小廚打來的電話.李小廚詢問鄭鑫炎可有時間,趁這會飯店沒有顧客,想再來學幾手絕活.

"我和你嫂子正討論晚上吃什麼呢,你就打來電話,趕緊過來吧,今天晚飯吃什麼讓你做主.你想學什麼菜,我就讓鄭老哥教你什麼,我們今晚就吃什麼."李青云笑道.

李小廚興奮的叫了一聲,說很快就趕來.而鄭鑫炎正擺弄著一包搗碎後的香料,對谷兆基解釋大.煙.殼的重要作用,還說好幾天不吃,太懷念那種味道了.這不是上癮,只是對香味的一種迷戀.

"老鄭,你敢用大.煙.殼,我就把你扔出去.我可不想讓孩子在肚子里的時候,就被這種東西毒害."彼此之間的關系更熟一些,李青云說話也更隨意,可以吵吵罵罵,對方也不會在乎.

"嘿嘿,絕對不給弟妹吃,我自己單獨做些東西吃,外面還剩幾盆螺螄,剛才聽說弟妹吃夠了,所以……我和老谷商量過了,今天繼續吃它,再不吃就浪費了.至于我那個便宜徒弟,我肯定會用心教導的."鄭鑫炎腆著臉,笑著解釋.

好吧,鄭鑫炎的姿態擺得很低,谷兆基也想嘗嘗"加料"螺螄的味道,就由著他們吧.還說不上癮呢,看鄭鑫炎一提起加料包就流口水的模樣,不上癮才怪呢.

李小廚很快就跑過來了,不過他身後卻跟著楚應台,這個南洋首富最近過得極為低調,不知從哪里搞了一套粗布唐裝,穿得有模有樣,像鄉下老農一樣,背著手,慢吞吞的走進來.

"離幾里地就聞到香味,所以我早早的過來蹭飯,怕來晚了,沒地方坐."楚應台笑眯眯的打量客廳里的情況,見鄭鑫炎和谷兆基這兩個第二境的靈修居然正蹲在廚房門口擇菜,微微一怔,神秘莫測的看了一眼李青云,若有所思.

"看楚老哥說的,就算我不坐,也得給你留一個位置呀."對楚應台,李青云一直很客氣,就算雙方很熟了,但彼此身份的巨大差距,也不會開過份的玩笑.他這種人物雖然沉迷于修煉,但更擅長做生意,玩轉經濟,他到帝都,可以直接見一號首.長的.如果知道他躲在這個小山溝里,省部級的領導估計會天天來拜訪,求他投資.

"光蹭飯也不好,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直接吩咐,做飯我不行,但打打下手,我還是很稱職的.年輕時剛到香江那會,我可沒少在飯店里打零工,混口飯吃."楚應台說著,也蹲在廚房門口,幫著擇菜.

"楚老哥說笑了,哪好意思讓你動手擇菜呀."李青云忙過去勸說,不過見他執意如此,只好作罷,不過他也不好意思閑著,也蹲下幫忙.

楚應台突然說道:"今天我怎麼聽說,你憑雙手就制服一匹發狂的野馬?呵呵,那野馬是柴氏集團的科研隊剛從山里捉回來的,聽說有古代藏馬的基因,值不少錢呢.他們昨天剛從山里拉回來,不少人看到了,有意購買,我出三百萬,他們都沒有賣的意思,說不缺錢,多少錢都不會賣的,這一點倒是和你很像."

"柴氏集團?什麼來路?很厲害?"李青云聽出楚應台話中其它意思,不解的問道.

"本來也沒有利益沖突,買賣不成仁義在嘛.不過我聽人說,你和一個叫柴子平的年輕男子有點矛盾,雖然沒動手,但仇怨已經結下了,那柴子平回來後,叫囂著要找你報仇呢.可能叫嚷得聲音太吵,李師父在自家醫館里都聽到了,叫我過來告訴你一聲,夜里當心些,那柴氏家族可不是什麼善良人家."楚應台笑眯眯的說著,暗中觀察李青云的反應,他和李青云結識更久,卻一點也摸不清李青云的真實能耐,越想越心癢,想見識一番.

上篇:407.第407章 失控的野馬     下篇:409.第409章 品茶夜話江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