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411.第411章 求和的信號  
   
411.第411章 求和的信號

對待這種狂妄自大的靈修,李青云沒有二話,直接拍死,不給他毀壞小空間里靈藥靈果的機會.

那靈修老者到死也沒弄明白,自己為什麼連一招也接不住,李青云就像這個小空間里的神,對進入小空間里的一切,有生殺予奪的權利.

吵鬧聲驚動了兩條巨蟒,從酒窖里探出大腦袋,迷迷糊糊的瞅了一眼被拍扁的老者.被李青云教訓很多次,人類他們不敢吃,哪怕是死尸,現在也不敢亂想望.不過那只半死不活的怪異猴子,兩條巨蟒非常有食欲,幾乎瞬間從酒窖里躥出來,各咬住一條腿,一撕兩半,興奮的享用美食.

這個老者死亡時,小空間像下了一場靈氣雨,萬物滋潤,埋尸體的墓地,花海盛開,五顏六色,妖豔無比.

李青云的靈體意念一動,就在小空間里劃了一個坑,把尸體扔進去,一擺手,土地自平.殺人埋尸的技術,越來越熟練,甚至在轉身離開之時,還能讓幾株野花,自動移到新坑的正中.

李青云從小空間里出來,回到肉身,好像只是一瞬間的功夫,眼前的黑暗有所緩解,燈光終于能夠照到院中.院子外面,發出炒豆子一樣的古怪聲音,靈修老者設置的陣法,由于失去主控者,自動破解,但是崩潰的速度非常慢.

"老公,你沒事吧?敵人呢,怎麼突然聽不到他的聲音了?"楊玉奴冒著危險,從房間里沖出來,已經站到李青云身邊.

"可能逃走了吧,**********和他拼了幾招,他的引雷咒傷不了我,卻被我近了身,幾拳破了他的防禦,強大的氣血沖得對方用不了術法,不得不退."李青云面不改色的扯著彌天大謊.反正院中極為黑暗,沒人看清老者的行蹤.

鄭鑫炎,楚應台,谷兆基幾人對靈修的感應更靈敏,知道敵方高手確實已經不在院中,因為陣法已經崩潰,燈光已經能夠穿透破損的陣法,可以看清院中的一些情況.

屋簷一角被閃電劈中,摔在水泥台階上,有點難處理.院中有石頭鋪地,倒沒有什麼損傷,只是留下一灘野獸留下的血跡,受傷的野獸,早已沒有了蹤跡.

"那麼強大的存在,居然逃走了?李老弟,你的功夫真是太厲害了,手段簡直神乎其神,連術法招來的雷電都傷不到你.說句實話,你的武修境界到底在哪一個層次?以我的眼力,根本看不透深淺."鄭鑫炎激動的問道.

"本以為死定了,沒想到連你怎麼出手的也沒看清,對方就敗退了.我谷兆基對你徹底心服口服,算是開眼界了,以後再也不敢以高手自居."谷兆基歎息道.

而楚應台卻是激動的握著李青云的手,一個勁的說:"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李老弟是真正的高人,比李老爺子差不了多少.今天我來之前,還問李老爺子來不來保護大家,他卻回答,遇到真正的危險,你不比任何高手差.當時我不明白,現在總算明白原因了."

"呵呵,大家高看我了,我只是一個練過幾年功夫的武修,目前勉強達到第一境明勁的層次,可不敢和你們這些第二境的高手比.不過遇到危險的時候,我有兩手保命的方法罷了."李青云謙虛的擺擺手,就要回去休息,並不想對這些人多談戰斗的細節.

"老公,你確實厲害呀,我都沒看清你怎麼出手的,黑乎乎的一片,只看到咱們的屋角被雷電劈掉一塊,你罵了兩句,就沒有了動靜,我還以為你被人打傷了呢."楊玉奴興奮的說道.

"好了,回去睡覺,有什麼話明天再說."李青云說著,故意打了一個呵欠,攙扶著老婆,慢吞吞的回屋睡覺了,連院子的戰斗痕跡也沒收拾.

楚應台,鄭鑫炎,谷兆基看了外面漆黑得不正常的夜空,忙跟進了客廳,似乎離李青云近一點,才有一絲安全感.關上房門之後,三個靈修再也不敢討論外面的情形,互看一眼,各選一間客房,運功療傷去了.

第二天早晨,三個客人醒來的時候,發現客廳里放著三塊新鮮的百年黃精,而李青云夫婦已經不在臥室.院子里也已經清掃乾淨,那灘野獸留下的鮮血也已經不見了,如果不是屋頂的琉璃瓦簷缺了一塊,昨夜經曆的一切跟做夢的一樣.

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蹲在院子里啃黃精,像吃蘿蔔一樣,嘎吱嘎吱,誰也沒說話.就連最多話的鄭鑫炎,都一臉心事,思考著昨天發生之事的後續影響.

"柴氏集團的人吃了大虧,怕是不會罷休,不過既然已經知道李青云的厲害,應該不敢再來找麻煩了吧?"鄭鑫炎想通了心事,這才跑到大門口,探頭探腦的往外看.

這一看,頓時嚇得不輕,對著院子里叫嚷道:"你們快來看,農場外面有不少陌生人往咱們這里張望,難道他們還想比斗一次?"

楚應台面色微變,疑惑道:"嗯?逃走的柴氏集團的高手,不會沒給他們說清楚李青云的厲害之處吧?或許那人逃走後,沒回柴氏集團的住所?"

谷兆基啃了李青云留下的"百年黃精",自認為也算是李青云一伙的人了,決定出去看看.他自認為是一個生意人,面相也比較有親和力,走出農場大門一拱手,就要詢問這些陌生人,到底有什麼來意.

可是那陌生人一見谷兆基出來,嚇得轉身就逃,根本不給他開口詢問的機會.谷兆基追了幾步,甚至看到柴子平的身影,從路口一家小商店里匆忙離開,神色倉皇,身影有些狼狽.

"這些人好像很怕我呀?我谷兆基有這麼可怕嗎?"他很快就猜測到,這些人應該是怕自己身後的高手,那個能夠傷到柴家襲擊者的高手.

李青云和楊玉奴此時正在老宅陪父母吃飯,同時也打定心思,讓父母搬到別墅里住,要麼在爺爺的醫館後面再蓋一棟竹樓或者是磚石樓房.因為李青云感覺到,父母住在老宅越來越危險,這些江湖人很狂妄,如果遇到腦殘不怕死的愣貨,為報仇傷害到父母,那可是一輩子的悔恨.

二老看到兒子,兒媳鄭重其事的讓自己搬離老宅,兩人對視一眼,似乎明白一點緣由.就像以前的幾次,讓他們臨時住到醫館里,肯定是遇到危險了.

兩個老人也沒有多問,只說自己住習慣了,怕是住不慣別墅.不過現在可以先搬到別墅里住,等竹樓建好了,就搬到竹樓里住.

竹樓雖然簡陋一些,但只要里面用心裝修,舍得花錢,住竹樓並不比普通的樓房差.正因為如此,李春秋夫婦住進竹樓之後,就沒打算換磚瓦房.李承文和陳秀蘭夫婦見過竹樓里的居住環境,知道不錯,所以准備在李春秋醫館後面,再建一個小院,兩個小院連起來,有第三境的武者高手坐鎮,就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既然已經下了決心,李青云立即給人打電話,讓人在醫館後面的預留地測量,准備以當地工匠的最高水准,建造這座竹樓小院.

飯後正在收拾東西,大牛的電話打過來了,本是詢問農場外面有人往里觀望的事,問李青云要不要抓起來兩個仔細盤問,看對方有什麼陰謀.

李青云自然知道原因,也不管柴氏集團的人,不服氣再派人過來呀,來一個滅一個,絕不留情.

于是就回答大牛,讓他不要隨便抓人,只要沒人搗亂,沒人違反治安條例,這些外地人隨便他們溜達,哪怕趴在圍欄上往農場里看,也不要管他們.又說自己正在老宅搬家,馬上就回別墅,大白天的,讓他們這些聯防隊員不要操心農場里的事.

大牛一聽說李青云在老宅給二李承文夫婦搬家,頓時叫來所有聯防隊員,一路小跑,准備去幫著搬家.

這大牛不愧是李云聰帶出來的,非常有狗腿子潛質,見李承文夫婦的東西比較多,還從鄰居家里借了兩個板車,幫著把東西搬上板車.

本來一天才能干完的活,有這群人幫忙,沒兩個小時,就把一些用得著的東西,搬進了別墅.

二老不喜歡住高樓,說上上下下的太麻煩,于是也在一樓選了一間房,把東西塞了進去,只解開日常用的東西,大部分東西封好之後,也不准備拆開了,說是等竹樓建好,直接搬過去,省得再收拾了.

李青云的父母把鄭鑫炎當成了客人,安置好東西之後,就在客廳陪鄭鑫炎聊天.鄭鑫炎是個健談的人,把二老逗得很開心,都四十來歲的人了,還一個勁的喊他們叔叔阿姨,典型的裝嫩.

金幣和銅幣昨夜受到術法的侵襲,吃了幾條空間魚,仍然無精打采的,沒有恢複過來.李青云不忍心,已經偷偷喂它們幾杯空間靈泉精華了,助它們快速恢複.

谷兆基和楚應台神色古怪的走進別墅小院,看到李青云蹲在客廳門口逗狗,那神色就更加古怪了.

"李老弟,柴氏集團的人服軟了,剛才他們的主事人找到我,似乎知道我的身份,求我居中調和.說只要你放掉柴安,或者告訴柴安的下落,他們可以你一筆巨款補償,那匹野馬也可以送你.呵呵,我和柴氏集團的董事長畢竟有生意往來,也不好拒絕,就答應了.柴安就是昨夜襲擊我們的靈修高手,也是現任董事長的族叔,在柴氏家族中的地位非常高."楚應台看到李青云的父母搬進來了,打聲招呼之後,才蹲在他旁邊,小聲說道.

"楚老哥,你這話說得不的道呀.你們親眼看到的,那個姓柴的襲擊者逃走了,我哪有能力抓住他?"李青云頭也不抬的回答,根本不打算承認這事.給再多的錢也不行呀,柴安已經埋進小空間里了,尸體也該被小空間的強大分解能力溶化了.

楚應台說道:"是啊,我也這麼說,說你們既然承認襲擊,怎麼還有臉向我們要人,還不信我們說的話?不過看在柴董事長的面子上,我代你傳這句話,但是不管你們怎麼想,昨夜那個襲擊者逃走了,我當時在場,我們沒抓人."

"昨夜你也差點死掉,怎麼有心情幫對方傳話?"李青云突然扭頭,好奇的打量楚應台.

"嘿嘿."楚應台神秘一笑,風淡云輕的說道,"獅子獵殺食物之前,也喜歡悄悄的靠近,麻痹獵物,再迅猛一擊,撲倒獵物,慢慢進食.本來我和他們沒有什麼利益沖突,還有一些合作關系,但是他們既然敢下手,甚至差點連我也殺掉,不管什麼原因,那就別怪我小心眼記仇."

上篇:410.第410章 引雷咒     下篇:412.第412章 柴家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