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534.第534章 不吹牛會死啊  
   
534.第534章 不吹牛會死啊

易懷安不解,但不妨礙他和這三位客套一番,在國內他結交的朋友畢竟太少,如果以後想要光複門派,必須依靠很多助力.

趁這功夫,李青云對蜜雪兒講解這幾件禮物的重要性,以及使用方法.護身玉符肯定要隨身攜帶,這是保命的.至于項鏈和谷家手令,肯定要收藏起來,以備不時之需.

這邊還沒把禮物收起來,宮星河到訪,人老成精,似乎知道在1號小院請客的原因.上門的時候,直接捧著一個禮盒,打開一看,原來是一個金鑲玉的長命鎖,極為精致,金是千足金,玉是和田羊脂玉,連接長命鎖的繩子,串滿各色珍稀寶石.

李青云暗暗奇怪,今天這人都是怎麼了,自己和楚應台,谷兆基,鄭鑫炎算是老交情,有過很多合作,他們送給女兒貴重禮物,算是進一步加深交情.但自己和宮星河才見過幾次面,吃過幾次飯,並無深入結交的基礎啊,他為什麼送這麼貴重的禮物?

宮星河本來對自己送出的禮物極為滿意,認為這窮鄉僻壤的孩子,給他上百萬的禮物就算有面子了.可是他看到桌上三件還未收好的禮物,頓時臉色一僵,那剛想端起架子的姿態頓時泄了勢,丟臉丟大了,自己這上百萬的禮物,連人家價值的百分之一都不到.

"飛羽那小兔崽子,還說送這禮物絕對高大上,奶奶個腿,害老子丟人現眼,回去再收拾他."宮星河心中暗罵一聲,極為尷尬的,把長命鎖拿出來,給珂洛依帶上.

珂洛依對這個長命鎖非常喜歡,見上面又是黃金,又是白玉,又是各色珍稀寶石,五顏六色,極為漂亮,它喜歡地不得了,雙手抓著,怎麼著也不放開.

"呵呵,這丫頭倒不客氣,逮著就要啊.珂洛依,還不謝謝宮老前輩?"李青云表示感謝之後,倒也沒有推辭.

"哈哈,這麼小要是會客氣,還不成精啦."宮星河大笑著說了幾句逗弄孩子的話,然後和楚應台等人坐在一起聊天.

沒過一會,李春秋和孫大旗也過來了,兩個老頭算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送的禮物更隨便.李春秋給珂洛依一塊老玉,說是李青云奶奶當年的嫁妝,手鐲傳給兒媳婦了,這些東西可以隨意送給晚輩.

孫大旗直接表示,這禮物不是自己挑的,是家中老婆准備的禮物.打開一看,原來是個純金的生肖吊墜,這才是長輩送給新生晚輩的正常禮物嘛.至于那些動不動就上百萬上億的禮物,李青云收著都心虛.

易懷安比蜜雪兒更開心,因為他知道老一輩的規矩,新生嬰兒得到長輩們的禮物,算是長輩接納她的存在,是身份的一種承認.禮物不再乎貴賤,只要長輩有這份心就行了,哪怕你送幾塊尿片,也是一份心意.

李青云也感覺今天的禮物有些重,所以泡茶時,手一抖,比平時多放一倍的悟道茶,那種濃烈的味道,甚至可以彌漫整個小院.喝過悟道茶的人,露出激動興奮之色,而沒喝過悟道茶的人,簡直驚為仙品,暗道今天沒有白來.

蜜雪兒以前跟著李青云,喝過幾次悟道茶,當時只是覺得這茶喝著很香,喝完之後,身體暖洋洋的,極為舒坦,簡直比年輕時嘗試過的大.麻還過癮.不過她現在看到這些人對悟道茶的強烈反應之後,似乎這茶有一種她不了解的魔力,能讓人瘋狂.

她不是修煉者,自然不明白悟道茶對修煉者的影響,從這些人嘴里時不時吐出的一口濁氣可以看出,這茶對他們清除體內雜質,理順修煉雜念,有著無以倫比的效果.

大家都是江湖人,聊聊修煉,聊聊生活趣事,品著悟道茶,不知不覺,天都快黑了.易懷安今天肯定走不成了,只好改成明天一早離開,到時也不用人送,省得麻煩大家.

李青云本想早起送送易懷安,順便再給他聊一聊兩條巨蟒的安置問題,不想趕到醫館的時候,他已經離開多時.

李青云無奈,只好抽時間,親自去無名道觀,收回那兩條巨蟒.

此時在垂釣中心附近,有很多人提著籃子,里面裝滿了截留猴和蛻皮後的懶蟬子,面前還擺了一個硬紙片,寫著一元一個的字樣.

自從上次截留猴被李青云炒作出名之後,普通村民也想跟風發筆橫財,可惜人家游客只認准青荷居的截留猴,普通攤販手中的截留猴,最多一元一個,多一分都沒人要.

沒辦法,吃過幾次虧之後,這些村民也知道屈于現實行情,一元一個,前來游玩的旅客還是有興趣購買的.

除了截留猴,還有人提雞蛋籃子,鴨蛋籃子,販賣自家的東西……在拐角的大樹底下,居然看到嘎子和他娘提著一籃子桑葚子,標價不低,十元一斤.

李家寨村里的桑樹沒幾棵,結出的桑葚子的味道卻是極好的,其中有兩棵是嘎子家的,這個暑假,他們家靠賣桑葚子,賺了不少錢.

看到救命恩人路過,嘎子他娘忙站起來打招呼:"大侄子,你起的早啊,我家剛摘的桑葚子,你來嘗嘗,又酸又甜,可好吃啦.嘎子,快拿個袋子,給你叔倒滿啊."

李青云有地方摘桑葚子,也不想耽誤人家賺錢,忙推辭道:"不用不用,嬸子啊,咱們就別客氣了,你們費勁摘的,還等著賣給城里人呢,我吃不吃的咋著?再說,我家後山也有一棵小桑樹呢,上面的桑葚子也成熟了,我想吃自己會摘."

"你摘還不是得費事,這有現成的,你還給嬸子客氣啥?按理說,你救了嘎子一命,我們全家都得給你磕頭,現在給你一點桑葚子,你給俺客氣啥?"

推辭之間,嘎子已經倒了一方便袋桑葚子,強塞進李青云手里.

"福娃叔,你就收下吧.俺娘說了,是你救了俺,俺一輩子都感激你."嘎子雖然頑皮,其實還是有些害羞,紅著臉說了這番話,就躲到他娘身後面去.

李青云推辭不得,只好收下,道謝之後,就說今天魚場里繼續捉魚,逮到的泥鰍讓他爸帶回家幾斤,給嘎子補補身體.

村里人嘛,人情關系就是人來我往的,哪一家都不會讓對方太吃虧,不然以後關系沒得供.就算李青云有救人之實,也不想讓他們家在物質上吃虧.

李青云拎著這袋子桑葚,走到農場大門口,看到旁邊停著一輛黑色奧迪轎車,一個白發老頭站在大門口,往里面東張西望,另一手打著電話,不過看樣子好像電話沒人接.

"老人家,找誰呢?"李青云掃了對方一眼,看出對方也是有功夫的人,以這氣質和出行車輛,應該不是賊.

那老頭聽到身後有人說話,嚇了一跳,沒料到有人走到自己身後三五米處,自己還沒發現,這太可怕了.

"我來找孫女……咦?是你?"那老者話說了一半,看清李青云的面貌之後,頓時臉色大變,有幾分尷尬和怒氣.

李青云也看清這老頭的模樣了,原來確實見過一回,而且還鬧得特別不愉快,因為雙方大打出手,差點鬧出人命,此人正是尹雪豔的爺爺尹奇興(原"星"改為"興").

"呵呵,不是我還能是誰?既然來找你孫女,就沒打聽她寄宿在誰家里嗎?"李青云對這老頭已經沒有多少恨意,同樣也不怕他,要是再發生沖突,一人也能虐他千百遍.

尹奇興也是一個大人物,經過短暫的意外和慌亂之後,穩住了情緒,淡淡說道:"倒是聽雪豔提過一句,說是熟人,只是沒想到是你.以前的事,咱們雙方各有錯誤,過去就過去了,誰也不提了.這次你救雪豔的事,我尹家會記在心里,他日若有機會,必當厚報."

"我也沒指望你們尹家能報答我什麼,不過雪豔是我朋友,救她是我份內之事.行了,你也別客套了,到家里坐坐吧.這時間還早,估計她還在睡懶覺."李青云說著,打開了農場的大門,請他進去.

尹奇興一邊往里走,一邊嘀咕道:"怪不得打不通她的電話呢,這丫頭真懶,想要盡早進入武者第二境,哪有時間睡懶覺.要是在家,早就把她喊起來練功夫了."

"你老人家倒是一輩子勤勞,現在的境界也不過……啊哈哈,到了,就是這里."李青云心直口快,差點把心里話說出來,幸好機敏,沒把最後一句話說出來.

不過話中的意思,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出來,明著嘲諷尹奇興的境界不高,一把年紀了,才第二境中階,這輩子進入第三境的機會幾乎沒有了,甚至連第二境上階都難進入.

俗話說,打人不打臉,真若是打了臉,那就沒得談了.果然,尹奇興頓時氣得面紅耳赤,冷哼一聲,強忍著沒發作,卻是再也不多看李青云一眼.

沒辦法,最近見到的江湖高手太多了,像尹奇興這樣七十多還沒進入第二境上階的人,確實沒有什麼進階的希望了.李青云所接觸到的年紀大的武修,易懷安才六十多歲,只差半步,就能進入上階,只要不出什麼差錯,多到李青云這里混些空間蔬菜和靈藥吃吃,這半步鐵定能夠踏出去的.

"雪豔,你出來跟我回家,別在這里住了.哼,看看你交的朋友都是什麼人,小小年紀,就口沒遮攔,沒大沒小,不知道天高地厚,說我功夫境界低?不是我尹奇興吹牛,現在的江湖上,同時代功夫境界比我高的人,不出雙手之數."尹奇興一生氣,連屋也不進了,站在院子中央,大聲嚷嚷,想把孫女叫出來.

只是他這一喊,頓時把附近幾個晨練的高手驚動了,以為有人來李青云家里鬧事,紛紛吐氣收功,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孫大旗和李春秋從東郊荒山切磋歸來,剛巧經過附近,聽到尹奇星的叫嚷聲,直接從小山頂破空滑翔,後發先至,如謫仙降臨,輕飄飄的落在院中.

"福娃,這老頭是誰?不吹牛會死啊?"孫大旗早就認出了尹奇興,嘴巴一撇,沒好氣的嘲弄道,"同時代功夫境界比他高的人不出雙手之數?我呸,單在李家寨我見過比他強的高手,就不止十個了."

尹奇興驚恐的回頭,愕然發現,身後不知何時站著兩位武力深不可測的絕頂高手,以他的眼力,居然看不穿對方的實力,但可以肯定,對方境界絕對比自己高.

一人有些眼熟,似乎是曾經發生沖突的一個仇家,一身功夫極為了得.當時還能和對方過兩招,但現在一比較,怕是連出手的勇氣都沒有了,差距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大?

更讓他羞惱的是,又從外面湧進來四個男子,年紀最大的有六七十歲,最小不過三四十歲,一身靈力晦澀難明,從身邊湧現的靈氣波動可測,竟然個個都是靈修二境之上的高手.

"李老弟,家里發生什麼事情了?有人來找麻煩?要不要把他宰了扔河里喂王八?"鄭鑫炎嘴巴損,已看出尹奇興的底子,所以也不客氣.再說,有李春秋和孫大旗這兩位地仙級的人物在這里,他怕個鳥啊.

"離半里地,就聽有人吹牛,說他的功夫在同代人當中,可排江湖前十?哪位啊,出來讓老朽見識一下?"宮星河笑眯眯的盯著尹奇興,似乎有當場比試一下的興趣.

楚應台也躍躍欲試,微笑道:"最近學了幾手新術法,剛想找個人練練手,我的年紀似乎比你小了幾歲,不敢說比你強多少,但比試一下的勇氣還是有的."

谷兆基像個散步的書生,背著手,在院子里轉悠幾圈,似乎沒有插話的興趣,不過熟知他手段的人,發現那幾個點都是特殊的點,不管是設置術法陷井,還是偷襲,都是極好的位置.

上篇:533.第533章 給珂洛依的見面禮     下篇:535.第535章 小酒廠准備開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