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農家仙田 752.第752章 你們給我嚴肅點  
   
752.第752章 你們給我嚴肅點

"老大,消息准確不准確?我們已經犯了大事,要是再搞不錢,也得跑路了,不然被人發現線索,我們二十幾個兄弟,就全完蛋啦."有人擔憂的說道.

拿望遠鏡的疤臉男子鎮定的說道:"怕個球!老子刀尖上舔血十多年,也沒出過事,要不是賭輸了,正在米國和美女們開無遮派對呢,哪會在這破地方受罪."

旁邊另一人焦慮道:"可是我們綁架了一個電影拍攝小組啊,雖然沒有大明星,但有大導演杜奇峰,我們向他的家人勒索了一億港幣,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按時轉賬過來."

"就是不確定,我才急著綁架這群富翁.內地的富翁大都膽小,平時沒見過槍,拿幾顆子彈一嚇唬,他們就老實了."疤臉男子見自己的漁船離月亮島游艇越來越近,頓時掐滅了煙,通過對講機,對另外一條船上人的說道,"你們先撞上去,裝作意外事故,等上了船,掐斷對方的通訊系統,再行動."

"知道了,強哥."對講機里有人回複道.

此時,李青云一行人正在吃飯,說說笑笑,好不自在,悠閑的吃喝玩樂,平時修煉養生,人生最大的幸福莫過于此.活到他們這種份上,已算是人生贏家.

突然,眾人臉色一凝,似乎已經預測到危險,但是隨即又輕松起來.修煉者對危險的感觸,普通人難以理解,甚至對危險程度也有預感.

而李青云更徹底,為了保證萬無一失,在預感到危險之後,更是放出強大神念,籠罩住兩艘漁船,掃描船上的一舉一動.他"看"到船上除了一些槍支,並無其它危險,更沒有修煉者之後,這才放心.

"剛才還覺得海上的游玩項目太單調了,沒想到就有樂子送上門.李老板,這不會是你安排的娛樂節目吧?"鄭鑫炎抿了一口紅酒,還有心情開玩笑.

"我有病才安排這樣的無聊節目,也只有你們這群腦袋有病的家伙也覺得有趣.告訴你們,別把這群普通人玩壞了,人家再壞也是一條活生生的人命."李青云語重心長的交待道.

"知道啦,像我們這麼善良的人,怎麼可能干出這麼慘絕人寰的事."鄭鑫炎抿了一口紅酒,笑眯眯的說道,"修煉久了,腦袋都快生鏽了,要是不找點樂子,怕是會瘋掉."

宮星河用刀子切著面前的魚肉,笑著說道:"年輕人,你的心境還需要磨煉啊.唔,這份檸檬汁金槍魚做得不錯,在近海能釣到這麼大個的金槍魚還真是少見,看來跟著李老板,在哪都能收獲好運氣.雖然不如李家寨的農產品質量,但畢竟平時吃到的海魚不多,偶爾嘗嘗鮮,也是不錯的享受."

楚應台卻道:"魚有什麼好吃的,這桌上能讓人眼前一亮的,也只有李老弟帶來的蔬菜.說起來真讓人郁悶啊,宴請大家,居然連壇子極品老酒也舍不得拿出來……"

剛說到這里,就感覺游艇突地一顫,傳來一聲刺耳的巨響,隨之傳來強烈搖晃.不過蕭乾隨手一按面前的桌子,再大的晃動也沒影響眾人用餐.

李青云感歎一句:"唉,來的可真快呀,希望不要打攪大家用餐.難得的一份中西結合的午餐,不能浪費了."

說話之間,已經聽到游艇服務員的驚恐尖叫聲,李青云怕自己的員工受傷,瞬間放出靈身,懸浮在半空.

如果漁船上的劫匪傷人,那他只好先下手,解決這些麻煩.至于這群無良好友,說什麼樂趣,那純是胡扯.

不過還好,游艇上的服務員沒見過這種陣式,並無反抗,而疤臉一伙人主要想綁架游艇上的富翁,所以登上游艇之後,很快控制局面,然後一腳踢開小餐廳的門,沖了進去.

"各位老板不好意思,打攪大家用餐了.我們也沒啥大事,就是打個劫,綁個架,就是這麼簡單."

疤臉強哥拿著手槍,在小弟們的簇擁下,大搖大擺的走進來,洋洋得意的盯著正在用餐的六個富豪.

只是想象中的恐懼和顫抖並沒有發生,甚至連多余的表情都沒有.

坐在中間位置的李青云,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盯著闖進來的幾個人說道:"知道打攪我們用餐了,還不閉嘴?不管什麼事,等我們吃過了再說."

說著,他拿起酒杯,抿了一口紅酒.其實喝太多白酒,偶爾換換口味,品嘗一下極品紅酒,也是不錯的選擇.

今天給眾人准備的是八二年的拉斐,也是楚應台曾經送給李青云的,以李青云目前的人脈,還難以買到最正宗的拉斐紅酒.畢竟他崛起的時間太短,雖然有點錢,但所混的圈子,還比較低層和偏僻.

疤臉強哥臉色一變,感覺有些不對,這和自己想象中的劇本不一樣啊.這些人居然不害怕?憑什麼啊?他們有什麼底氣?

強哥內心還在驚疑不定的思索原因,可他的手下卻氣壞了,其中一個壯漢舉著槍沖向李青云,罵罵咧咧的吼道:"你小子找死啊,敢這麼對強哥說話,我要讓你知道花兒為什麼這麼紅."

"飛仔,住手."疤臉強哥急忙喝止手下小弟的魯莽舉動,大聲吼道,"不要輕舉妄動."

"為什麼啊,強哥,不給他一點教訓,他們不老實."那壯漢氣乎乎的吼道.

"我自有分寸,你去駕駛艙,告訴尾仔,讓他把游艇開回老巢.既然幾位富豪想要享用午餐,我們也不能不給他們面子,咱們有的是時間,等著就是."強哥阻止手下動粗,不是他有多文明,而是感覺到一絲詭異和不安.

"好吧……"那人慢是惱火和不解的離開了.

宮星河舉杯邀酒,笑道:"還算有點禦下之道,不過身上殺氣太重,怕是沾了不少血腥,可惜了.算了,我們繼教吃,讓他們蹲在門口多等會.綁架嘛,比打劫有技術含量,必須明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哈哈,還是宮老有經驗."鄭鑫炎打趣道.

"你這小子,到底是誇老夫呢,還是損老夫."宮星河笑罵道.

眾人也被他們惹笑了,干了杯中紅酒,李青云又站起來幫眾人倒酒.這里面他最小,又是主人家宴請客人,他不倒酒也不合適.

只是強哥一群人蹲在門口,越聽越不是滋味,越看更不是滋味.特別是看到滿桌子美酒佳肴,這群被綁架對象杯觥交錯,談笑自如,一點也沒有被綁架的覺悟,覺得這場面非常滑稽,也非常詭異.

而他的手下,肚子餓得咕咕叫,越想自己越可憐.憑什麼啊,憑什麼對方有吃有喝,而自己要餓肚子啊?

"老大,我們為什麼對這群人這麼客氣?"其中一個人實在氣不過,挪到強哥跟前詢問道.

"我也不知道."強哥說的是實話,卻把手下氣得不輕.

拜托老大,咱們是罪犯啊,咱們在綁架啊,以前直接拿槍就砸,對臉就抽,把他們打得哭爹喊娘,什麼都妥了,哪像現在這麼憋屈?

有人又問:"老大,這群人到底什麼身份?到底有多少身家?我們又該索要多少贖金?"

"這個……先不急,等到了咱們島上,再慢慢商量這事.對了,你出去催一催杜大導演的家人,讓他們盡快把一億贖金打到咱們賬戶上."強哥被問煩了,打這個手下打發出去,催促贖金去了.

李青云被這群人逗樂了,你說你是劫匪,你緊張什麼啊?老子不就是讓你們多等一會嗎?至于一個個蹲在餐廳門口,像哈巴狗一樣侯著嗎?

李青云這一樂,眾人也跟著笑了,肯定也發現了綁架現場太搞笑了.

"哈哈,今天過得很開心,吃的也不錯,只是酒不行.既然不給我們准備陳年老酒,至少八二年的拉斐管夠吧?噢……我明白啦,肯定是酒不夠了.既然如此,你早說嘛.過幾天,我回南洋一趟,順便去看看正在住院的老何,他家酒窖里存放的拉斐很多,我讓他給送來幾百箱子."楚應台已經吃了九成飽,放緩節奏,慢慢說道.

"給我送來幾百箱?全是八二年的拉斐?"李青云眼睛一亮,似乎有幾分心動.

"哪能啊,八二年的拉斐雖然不錯,但其它年份的也不差.消耗這麼多年,真正八二年的拉斐已經極少了.當然,老何家里肯定不缺,你真想全要八二年的拉斐,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只要你能舍得把儲存的小五糧燒老酒拿出來換,我保證你要換多少都有."楚應台笑道.

"噢?一瓶老酒換你二十瓶拉斐,你也願意?"李青云估量一下空間藏酒的價格,換算成拉斐的市價,試探著問道.

"只要你願意,別說二十瓶,就算是三十瓶我也同意."楚應台篤定的說道.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李青云也想換一些極品紅酒,畢竟招待女賓的時候,紅酒比較適合.

他們說得暢快,蹲在門口的一名劫匪突然嘀咕一聲:"靠,這年頭吹牛不上稅嗎?你當八二年的拉斐是地溝油啊,大街上隨便撿啊?動不動幾百箱,什麼一瓶換三十瓶,我呸!"

這聲音太突兀,疤臉強哥沒能阻止,而李青云一行人聽後也沒生氣,只是大笑.不就是一點酒嘛,至于吹牛嗎?不過想一想,當著劫匪的面,談論交易的事,似乎有點炫富,太不的道了.

"笑什麼笑,你們給我嚴肅點."那人大怒,感覺丟了臉,被這群富翁嘲笑了,于是憤怒的沖上去,要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上篇:751.第751章 男人的話題     下篇:753.第753章 有點骨氣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