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至尊天瞳 第四十三章 仇人相見  
   
第四十三章 仇人相見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陽輝不知道靜嵐清為何突然發動攻擊,按照靜嵐清的閱曆,應該不難看出司馬徽的垂死掙紮.何況自己還提醒了靜嵐清.

不過現在陽輝向阻止靜嵐清已經來不及了.

靜嵐清雙手緊握破魂槍,一個閃身,便來到了司馬徽面前.,槍尖紅芒此刻更甚.

司馬徽看到靜嵐清攻擊過來,全身的瞳力瞬間凝聚在掌間.眼看一個必殺技馬上形成.

如此近的距離,以雷電的速度,靜嵐清根本無法躲閃的了.

"瞳術!聖耀雷霆!"

"瞳術!破魂擊!"

此刻兩人同時放出了瞳術,但是仿佛司馬徽的瞳術更加強力,一個直徑兩米的巨大光柱瞬間包裹了靜嵐清.

而靜嵐清槍頭上的一抹紅芒,此刻早已經淹沒在了如此巨大的光柱當中.

一陣劇烈的沖擊波以這兩人為中心爆炸開來,站在前排的觀眾經受不住如此劇烈的狂風,像韭菜一樣倒在地上.

地面上的灰塵四起,尖銳的爆鳴聲不斷的沖擊著在場所有人的耳膜.

雷光柱上細小的電流湧出,在空氣中四散游走,在于空氣摩擦的過程中不斷的發出令人牙酸的聲音.

一兩道聲音倒沒有什麼,不過成千上萬道細小電流發出的摩擦聲再次摧殘著眾人的耳朵,直教人牙根發軟.

許久,這些聲音漸漸退去.光柱也徐徐消散,細小的電蛇湮滅在空氣當中.

司馬徽這一擊由于是往天空方向發射的,倒沒有對地面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否則的話,在台下的觀眾恐怕今天就都有血光之災了.

不過沖擊波揚起的灰塵還沒落下,台上究竟現在是什麼狀況誰也不清楚.

台下的觀眾緩過神來,紛紛發出一陣惋惜聲.

"結束了?"陽輝不免有些惋惜,如果靜嵐清能稍微忍耐一會,距離這司馬徽位置遠一點,躲閃掉司馬徽的最後一擊也不是不可能.

可是看現在這情況,恐怕靜嵐清已經凶多吉少了.

既然是夢夢的朋友,陽輝能幫就幫一下,但是自己叮囑了之後不聽的話,陽輝也沒有辦法.

灰塵漸漸散去,仿佛有一個人影站立在擂台上.

"難道是靜嵐清?"陽輝隱隱約約能看破魂槍的影子.

隨著灰塵漸漸消散,台上這人的臉龐慢慢清晰,依稀能辨認出來了,不過令陽輝失望的是,這人並不是靜嵐清,而是司馬徽.

陽輝略微惋惜的搖了搖頭,道:"在那種威力的攻擊下,果然是活不下來的.看見這破魂槍,我還以為這人是靜嵐清呢."

"破……破魂槍?瞳符?"下一刻,陽輝仿佛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眼中頓時閃過一絲光亮.

"果然是毓秀峰內峰的弟子,居然能在如此強悍的攻擊下活下來."

陽輝嘴角一笑,心中略微的擔心早已放了下來.

化形瞳符雖然使用時並不是很消耗瞳力,但是更多的消耗的卻是精神力或者說是靈魂之力.

當一個人重傷的時候,精神力自然也會受損,自然也就沒有精力去維持化形的狀態.

既然靜嵐清的化形瞳符破魂槍還沒有被收回,那就說明宿主仍然存活.

不僅如此,破魂槍的存在更加說明了,此刻靜嵐清仍有余力支持破魂槍的化形!

灰塵全部消散,場上的一切都清晰的展露在眾人眼前.

場上站立的人是司馬徽沒錯,但是靜嵐清的破魂槍,此刻已然從司馬徽的胸膛穿入,從背後穿出,槍頭深深的紮在了地面當中.

司馬徽身上氣息全無,身體朝後仰著,若不是有著破魂槍支撐著,恐怕早都倒在地上了.

祁東看著司馬徽的尸體,眼中突然變得無神起來,自己辛辛苦苦准備那麼久的合瞳之術,還沒有排上正式用場,這司馬徽就被人當場斬殺,這打擊,著實對祁東來說有點大了.

想當初,自己從藥鋪開始,到劉白衣,再到絕影,再到這擂台上,次次想將陽輝置于死地,但是卻次次由于各種原因失敗.而這次,甚至還沒有正面碰到陽輝,就再次以失敗告終.

祁東從小到大還從來沒有這樣失敗過,由于身份超然,祁東在司馬家幾乎沒有人敢違逆他.

一直順風順水的他在陽輝身上接二連三的跌跟頭,已然讓祁東達到暴走的邊緣.

怨氣,怒氣,恨意,重重負面氣息開始在祁東身上爆發出來.

"陽輝,你給我等著,等我姐回來了,我要將你抽筋剝皮,不,直接讓你死了是便宜你了,我要將你慢慢折磨,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擂台上.

靜嵐清從地上坐起,手一揮,破魂槍被重新收到手中,隨後化為星點,融入到靜嵐清眼眸當中.隨後倏地跳下擂台,向陽輝微微抱拳道:"謝了."

還沒等陽輝反應,便迅速的離開比賽場地.

陽輝望向靜嵐清離開的地方,笑了笑.

"好一個俠女,一點都不做作,比起那個舞風,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場比賽結束之後,立刻有人上來修繕破碎的擂台.不過此刻陽莽早已摸索到四號天簽的那人面前,對著那人,惡狠狠的道:"把你的簽號拿過來!"

看到剛才靜嵐清奪走陽輝的簽號時,陽莽頓時也眼前一亮,如果換到四號的話,他就能在今天和陽輝對戰,將他殺死當場.

畢竟陽輝一日不死,陽莽就一天難安.

拜陽輝所賜,陽莽不僅渾身燒傷,面目全非,甚至導致了自己兄弟反目,同時也失去了作為男人的標志.

雖然導致祁東與他反目成仇的原因在于他自己好色,但是陽莽也將這些都怪罪到陽輝頭上.

嘴角一舔,陽莽眼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

拿著四號天簽的人實力明顯不如陽莽,將將一階八星的實力..之前要不是運氣好,一直遇到都弱于自己的對手,他也不可能進入到八強之列.

當他抽到四號天簽的時候,本以為自己的好運到此為止了,畢竟陽輝是二階凡眸的高手,而且上次與陽燧的對戰出手非常狠辣.如果遇到陽輝,那麼自己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但是沒想到同是二階的陽莽卻和自己換了簽號,這樣一來,憑借自己一階八星的實力,興許還能破天荒的進入四強.

生怕陽莽反悔,這人立刻交出了自己手中的簽號.

到目前為止,二階以上的除了靜嵐清之外,就剩下陽莽和陽輝兩人,而且眾人看到陽莽換了簽號之後,頓時對這場戰斗抱有了很大的期待.

接下來的兩場比賽很快就結束了,一階的瞳力本來就不持久,往往在幾個回合之內就可以決出勝負.

"第四場比賽馬上開始,請持有四號天地簽的選手上場."

本來還有些失望的陽輝,倒隱隱的有些期待這場戰斗了,陽莽這半年來多次觸碰陽輝的底線,已經讓陽輝早有將其除之而後快的想法了.

此刻與陽莽相遇,倒也符了陽輝的心意.

俗話說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此刻站在台上的陽輝陽莽兩人,身上都逐漸散發出一股殺意.

陽輝眼中的星點一閃,瞬間化成血霧冰劍.

陽莽眉頭微皺,顯然看到陽輝化形的速度已經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不過碰了碰自己胸口的星爆術,陽莽頓時心中大定.

陽輝沒有一上來就將自己的地階附魔瞳符亮出來,畢竟看陽莽此刻的表情和東西,陽輝自然也能猜得出對方有些輕視自己.

而陽輝,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只要陽莽越看輕自己,那麼自己就越有把握不讓自己受傷的前提下將陽莽反殺.

否則如果陽莽一開始就充滿戒心並且凡事都小心翼翼的話,陽輝反而很難保證自己不會受到傷害.

而如果在這里受傷,明天萬一進不了前三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與自己父親的青城劍失之交臂,這可是陽輝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為了配合陽莽,陽輝臉上微微閃過一絲懼意,但是這懼意很快就消失了.

不過陽莽的眼神始終集中在陽輝身上,這一抹懼意陽莽自然是看在眼中.

冷哼一聲,陽莽拳上水刺突現,向陽輝沖去.

陽輝看到陽莽拳上的水刺,心中已然大定,這水刺拳陽輝遇到了不止一次,雖然威力巨大,但是畢竟是個近身攻擊手段,只要與施術者拉開距離,那麼對方就只能干瞪眼.

不過陽輝要的不只是這場戰斗的勝利,更是想要陽莽在這場戰斗中死在自己的劍下.

提起血霧冰劍,陽輝大喝一聲:"戰!"

一道劍光瞬間擊出,向陽莽的水刺拳撞了去.

"嘭"的一聲,劍光擊在水刺拳上瞬間破碎,形成一團白色的冰霧,纏繞在陽莽拳上.

陽莽看到這冰霧,冷哼一聲,雙拳微抖,便將這冰霧全部抖掉.

他與陽輝戰斗多次,也看到陽輝與他人戰斗多次,怎麼會不知道陽輝的這冰霧有何作用,自然是第一時間將其去除.

不過陽輝倒也沒有在意,畢竟以陽莽現在的實力,陽輝根本不指望這些冰霧能給陽莽帶來多大的限制作用.

一個呼吸不到,兩人就在擂台的正中心相遇.

陽輝雙手持劍,橫在胸前,猛地撞到了陽莽的水刺拳上去.

陽莽的雙拳仿佛是銅澆鐵鑄一般堅硬,在陽輝的血霧冰劍砍來時,竟然絲毫不能傷及皮肉.

但是陽莽此刻也沒有想到陽輝的力氣竟然比之前更要大幾分,自己雖說沒有用盡全力,但也有八成的力道,可是仍然沒能使陽輝後退一步.

不過兩人沒有僵持多久均向後一退,畢竟真正的攻擊,馬上開始.

上篇:第四十二章 合瞳之術     下篇:第四十四章 瞳術-星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