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至尊天瞳 第三百六十九章 初聞北邙山  
   
第三百六十九章 初聞北邙山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我是想找陽馨姑娘具體了解一下,那個關于瞳符師大會的事情."陽輝編了個謊,但是這也恰恰是陽輝想知道的.既然被發現了,干脆問了就行了.

"瞳符師大會?哦,對了,你是想要進入萬騰宗寶塔的高層的,所以必須要得到榮譽長老這個位置."陽馨說道.陽馨吃了一驚,之前只是對云城隨便說的,沒想到他這麼上心,而且居然真的還想去參加瞳符師大會.

"嗯,是啊,所以我才來找陽馨姑娘問這個問題的."陽輝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編謊話是他的特長,更何況他現在只不過是轉移了話題而已.

陽輝的成功轉移話題加上陽馨自己本身出神了,所以根本就沒有問陽輝為什麼會來這里.

"是這樣的,去年我剛進入的時候,我就聽說了,這個事情.現在剛好給你說說."陽馨說道.

精美得若人工精心雕琢而成的完美五官,柳眉翹鼻,嫣紅的櫻桃小嘴,說話的時候,讓陽輝很是出神,自己的妹妹這麼久沒見,已經成為了一個可愛的女子了.

"好,多謝陽馨姑娘."陽輝說道.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到處走走吧,邊走邊說."陽馨說道.

"好."陽輝答應道.

"云城這家伙!居然可以陪女神散步!"一個陽馨的粉絲看到了陽輝和陽馨在一起,然後說道.語氣中明顯的是對陽輝這種行為的憤憤不平.

自己沒有辦法做到的事情,陽輝居然可以輕而易舉的做到!

時間已經到了傍晚,夕陽已靠山了.天上迤邐著幾塊白絲條般的云彩,塗上一層晚霞,宛如鮮豔奪目的彩緞,裝飾著碧藍的天空,和青山綠水媲美,映襯出春天的風光.遠遠看去,象大雨後山上下來的洪水-般的軍隊行列,從山根的大路-上,浩浩蕩苗向山中走去.

黃昏山里的暮色時分的確是一天中最光輝燦爛的,它將薄明的晨曦,絢麗的云霞,燦燦的陽光全收進自己的懷里,這正如一個人的晚年,收藏了童年,少年,青年的美好時光,因而它才顯得莊重,深沉,含蓄,燦爛.

方才是晚上,山上的氣候溫和宜人.纖纖新月,溫柔而多情地窺探著一座被松林掩蔽的山村.一片茅庵草舍和一座四合頭磚瓦小院靜靜地藏在山窩里,一半有月光照射,一半卻給黑沉沉的山峰的陰影籠罩.

薄薄的銀灰色的云,好像善意來保護陽輝他們似得,把太陽遮得沒有熱力了,黃昏的時候,夕陽在云端舞著最後的步伐,放出鮮豔的橙色,送著緋紅的日球徐徐下墜,像忍心一日的暫別.

"關于瞳符師大會的事情是這樣的."陽馨說道,

"首先,必須要是瞳符師才能參加的比賽.你要是連瞳符都不會制作的話,那麼是不要想的."陽馨好意的提醒道.

"這個陽馨姑娘不必擔心,我和陽輝都會制作瞳符."陽輝故意這麼說道.

"什麼?"陽馨失驚一歎.

"我說,我和陽輝都會制作瞳符."陽輝說道.

"真的麼?"陽馨看著云城,那雙璀璨動人的眼眸盯著陽輝,希望陽輝給出肯定的答案.

"嗯,當然是真的了."陽輝說道.

他這麼說,只是為了讓陽馨覺得,陽輝現在不會有事,不要為陽輝擔心而已.因為瞳符師這種人物,放在哪個勢力都是讓人當成寶的存在的.要是獨自一個人出去,更可能會導致身邊一幫小弟圍著他的.

"陽輝哥哥……"陽馨感歎了一下,自己的陽輝哥哥真厲害,可以成為一名瞳符師.這種成就就是自己下多少大的苦功夫,都是沒有辦法取得的.因為瞳符師和修行不一樣,瞳符師對于修行之外的其他一些東西要求的特別嚴格,自己也許根本就沒有機會成為瞳符師的.

不過如果陽輝哥哥可以成為瞳符師的話,那麼自己就不用擔心自己未來的瞳符會受制于別人了.

很多高階的修士,就是因為沒有高階的瞳符,而被比自己低階的修士收拾都是有可能的.

之所以瞳符師有這麼高的地位,就是因為要是惹怒了瞳符師導致自己的瞳符成為泡影,那麼很久的修行都未必趕得回來.

所以天瞳大陸上各個勢力討好瞳符師也就成為了一個習慣.

就連最強的萬騰宗也不例外,如果可以在瞳符師大會上拿到第一的話,那麼萬騰宗回直接聘請那個人當做萬騰宗的榮譽長老,還經常要去指教瞳符門制作瞳符.

可以想象,要是一個瞳符師落單了,肯定會被別人款待的,起碼,不會有什麼很糟糕的下場.

但是,這個優待是要有一定的實力的,不是說所有瞳符師都有這個待遇的.

除非你的瞳符十分的出眾,否則類似萬騰宗這種大宗派,是絕對不會對普通人客氣的.

"陽馨姑娘,請你繼續說."陽輝看陽馨出神了于是就說道.

"嗯,比賽是這樣的,分為幾組選拔初賽.然後初賽選拔之後,制作一些高難度的瞳符,最後誰最先做出來,誰就被選拔成為第一."

"是這樣啊."陽輝點了點頭.明白了這個選拔的規矩.

其實也沒有多難,就是比賽,做高級瞳符,誰先做出來,又快又好,然後就是冠軍.

"嗯,就是這樣的.具體的一些細節我不是很清楚,因為我不是瞳符師,所以對于一些標准啊什麼的不太清楚.云城請見諒."陽馨說道.

"無妨無妨."云城擺了擺手."對了,那幫人你不討厭麼?"

陽輝其實早就發現了陽馨的粉絲團就在附近.他相信陽馨早就感知到了.

"那有什麼辦法,我已經習慣了."陽馨說道.

"習慣?"陽輝不解,這個東西也能有習慣的?

"對啊,自從我進入萬騰宗的那一刻起,我就被人瘋狂的不斷地追求,這種事情我能有什麼辦法呢?還是只能聽之任之,總不能就因為這個,然後就把他們打一頓吧?"陽馨說的很無奈.

"嗯,原來是這樣."陽輝感知到了陽馨的無奈.

"上次我已經把他們收拾了一頓了,他們應該會安分不少吧?"陽輝說道.

"也許你那邊是安靜了不少,但是我的煩惱不減反增啊."陽馨無奈的說道.

"怎麼回事?"陽輝不明白.

"他們最近總是三番五次的纏著我,讓我給他們複仇啊."陽馨無奈的說道.

"然後呢?陽馨姑娘打算把我打一頓?"陽輝故意這麼說道,他知道陽馨不會的.

"哈哈哈,說不定我還真要打呢."陽馨笑了,也陪著陽輝在這里開玩笑.

"女俠饒命啊!"陽輝故意說道.

"別跑,站住!"陽馨說的很大聲.

"有本事就來追我啊!"陽輝說道.

現在自己不在陽馨的身邊,用云城這個身份逗逗她開心吧.

"這家伙總算遭報應了!"遠處的粉絲們不知道陽輝和陽馨是在鬧著玩,真的以為陽馨想打陽輝.然後還沾沾自喜道.

遠遠望去,夕陽很像個大玉盤.夕陽淡淡的光撒在河面上,給萬騰山鍍上了一層金色的外衣.

傍晚的落日,絕對的大,絕對的紅,像熟透的巨型果實,滴著紅汁向地球的西側跌落而去落日像一盞巨大的紅燈,懸在地平線天地相接處的彩霞上,定定的凝視著這片被人們遺忘了的碎石,把一抹桔紅灑在它們身上.

"好了,不跟你鬧了."陽馨追逐了陽輝好一會,然後說道.

"嗯."陽輝也覺得,在這麼鬧下去,自己說不定就會忍不住,告訴陽馨自己的身份.所以考慮到這里,陽輝還是忍住了.

"你真的打算去參加瞳符師大會?"陽馨有些不確定的看著陽輝.

"是啊."陽輝說道."怎麼?"陽輝發覺陽馨對自己的說話的語氣有些不對.

"本次參加瞳符師大會的地方在距離萬騰宗有一段距離的北邙山,距離此地有四五百里.雖然不算很遠,但是路上並不是那麼好走啊."陽馨說道.

"不好走?"陽輝並不知道陽馨說的是什麼意思.

"北邙山並非是一座切實存在的山,而是瞳道宗的人,用靈陣強行開辟的另外一個山."陽馨說道.

"那不就是一個靈陣空間嗎?"陽輝說道.

"不,還是有區別的."陽馨說道.

"什麼區別?"陽輝都不知道這個北邙山的存在,更別說陽馨還沒告訴自己的區別了.

"第一,這個靈陣空間並不是一般的靈陣空間,這里的靈陣空間更像是靈陣在現實中創造出來的空間.也就是說,如果再這個空間里殺死人,那個人就真的死了,而靈陣空間不會,靈陣空間只是將進入空間的人的意念聚集起來而已,就算受到了致命的傷害,也僅僅是靈魂受到了沖擊而已,靈魂受到了沖擊,休息幾天就好了.可是這個空間是人和自己的身體,意念一起的.一旦死亡,就是真的死了."陽馨說道.

"嗯,這個其實也沒什麼."陽輝說道."我就不相信有人敢在瞳道宗的地盤上對人下手."

"不不不,你沒有到賽場報名之前,出的任何事情,瞳道宗都是不會管的.也不會去追查凶手,如果你是已經報名了的話,瞳道宗會去追查的."陽馨說道.

"這個可以理解,然後呢?"陽輝問道."這些對于一個修行者而言並非是什麼大問題吧?"

"嗯,可是,北邙山上,有許多的魔獸野怪.盡管是按照路線上山的,但是瞳道宗的人也不會去管那些魔獸野怪的,這種東西.因為他們認為,瞳符師必須具有相應的自保能力,如果沒有這個能力的話,就算是制作瞳符的能力再強,也不過是別人手里的一盤菜而已."陽馨繼續說道.

"這個倒是,但是如果瞳符師找幫手呢?"陽輝問道,

"如果你找幫手,就說明,你有足夠的影響力讓人幫著自己.這也算是自保能力,瞳道宗不會禁止."陽馨說道.

"原來如此."陽輝明白了.

"擁有幫手的瞳符師,或者有足夠實力自保的人,實力一定非常強大.我聽說,其中甚至有**階的高手.所以,前路多艱啊."陽馨有些擔心的說道.

"嗯,多謝陽馨姑娘提醒."陽輝說道."那就這樣吧,相信我,肯定會成功的."

"前路多艱,你確定要去?不說地階的瞳符師了,就是天階的瞳符師,也不在少數,如果你沒有答道這種水平,我勸你不要去.因為那個地方,絕對不是什麼好玩的地方"陽馨說道.

"多謝陽馨姑娘,但是,不需要為我擔心,我知道其中的風險,我會盡量避免的.而且,我有把握拿到前列的名次."陽輝說道.雖然他現在只能制作靈階上品的瞳符,但是他制作的那個靈階瞳符,絕對不比地階下品差,甚至可以媲美地階中品的瞳符.

而且他的瞳符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可以隨時拆卸.陽輝知道,只要他肯將這個方法展現出來,絕對會被評為第一名.

但是他心中還是難免有些糾結,因為這種方法,絕對不能輕易地展現在別人的眼前,因為一旦展示了,自己就會面臨無窮無盡的追殺.

沒有一個人不會眼饞這個東西,可以拆卸的瞳符絕對比天階瞳符更加的珍貴.

"你有什麼把握?"陽馨問道.

"沒什麼,這個是我的秘密,陽馨姑娘,不要問這些了."陽輝說道.

"嗯,知道了,云城.我還有事,如果你要去的話,到時候咱們再聯系."陽馨說道.

"到時候再聯系?"陽輝不明白陽馨的意思.

"嗯,到時候如果你去的話,我願意保護你."陽馨說道.

"那好吧,多謝陽馨姑娘."陽輝給陽馨說完之後,陽馨就離開了.

"臭小子,你在想什麼?知不知道你這個危險的想法會遭來殺身之禍的?"玄離的聲音出來了.

上篇:第三百六十八章 陽輝無聊的生活     下篇:第三百七十章 陽輝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