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至尊天瞳 第三百八十九章 優勝者陽輝  
   
第三百八十九章 優勝者陽輝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這里的環境雖然是靈陣空間所構造的,但是畢竟也是在現實中真正存在的.

池水在夕陽的印襯下,顯得十分的美麗.

陽輝已經在這里看了一天的池水了,奇怪的是,每次看池水的時候,陽輝似乎都可以進入一些不同的湖中,像是在整個天瞳大陸中逛游了一圈.

夕陽照耀下的湖面,在太陽余暉照射下,隨著微風蕩漾起魚鱗的波紋,映出點點閃著金光的鱗片,遠處是一座滿山長滿樹木的高山,在翠色欲滴的叢林中又有一座寶塔,簡直像在仙境中一般.

現在,月亮已經出來了,雖然夕陽的余暉還沒有褪去,但是夜色正在其中蔓延.

陽輝並沒有打算動手,顯然,現在開始制作瞳符還太早了,他僅僅需要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制作出自己之前勾畫的的那種瞳符,所以陽輝根本就不急.

多看看風景,也許可以緩解自己心中的緊張吧.

陽輝知道,當自己明天將自己制作的可拆卸的瞳符拿出去之後,將會有無數人想要對自己下手的.

所以陽輝心中多少還是有些緊張的.

"小子,既然已經決定的路,那麼就不要後悔."玄離的聲音出現在了陽輝的耳邊.

"我沒有後悔,我只是覺得,現在這樣,有些冒險,萬一有人想對我下死手怎麼辦."陽輝說道.這不是沒有可能的.

"沒事,有我在,你絕對不會有事的."玄離說道,開玩笑,陽輝可是玄離的唯一的弟子.要是陽輝死了,玄離豈不是後繼無人了?

"也許吧."陽輝並不覺得只剩下靈魂的玄離能對自己有什麼幫忙.

"好了,你趕快制作瞳符吧,也不知道你最近是怎麼了,居然這麼喜歡看風景."玄離說道.

"每一天的風景,都有可能是最後一天."陽輝說道,"也許現在不看,就沒有機會再看了."

"不錯,最近人生感悟倒是挺多的."玄離說道.

"不,師父,我只是,最近有些人格分裂了而已."陽輝笑了一下.

"行了,我會讓你好好地,變成之前的陽輝的."玄離說道.

"嗯."陽輝不置可否的答了一句.

溫柔的月光灑滿大地,一切都像披上了一層銀紗.暗黑的遠山朦朦朧朧,遠處的天似乎要與大地渾然一體.那顯得深遠的樹林,隱約發出"沙沙"的響聲.近處草地里,不時響起蟋蟀響亮的歌聲和青蛙粗重的"呱呱"聲.

院子很安靜,沒有人會去打擾那些制作瞳符的瞳符師們的.

啊!深邃的夜空繁星點點.只見一層灰色的云霧漸漸朝月亮罩去,月食開始了!我興奮異常.不一會兒,那又圓又大的月亮被湮沒了大半個,變成了月牙了;繼而又看到那云霧漸漸變紅,繼續向月牙蔓延……月牙終于不見了,只是在朦朧的云霧中,映出一點兒灰紅色,好像有人給她蒙上了一層紅面紗似的.這情景,猶如傍晚時分紅霞里的太陽,美麗極了!

人們都說月亮是位最善良,最好傷心和最易受感動的姑娘,誰有什麼不幸和哀愁,她總是憐憫地注視著他,有時還會流下淚來!想必她這時是不忍心去看那個幸的人們吧?所以才掩住半邊臉;但她那朦朧的淡光,還是同情地從窗房樓間射進來.黑暗的屋子,也變得白起來.

"唉,陽輝,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的這個樣子."陽輝似乎是自嘲一般,說了一句話.

月亮沒有陽馨美,沒有靜嵐清的感傷,沒有莫念杉的付出.僅僅是這樣憐憫的看著陽輝,也只能這樣憐憫的看著.一點事情也做不了.

青黑色的天空中的月亮,大如金盤,光華燦爛,像娃娃的臉.稚氣十足,那輕柔的金環伴著縷縷云柳輕輕綴繞,月亮越升越高,已經爬上了大樓頂.它俯視大地,把光輝揮灑.我眯起雙眼,確確實實看到了月亮中模模糊糊的景物.是樹?是山?是云霧?是風沙?是我的身影?真是想什麼就像什麼.忽然飄來了朵朵淡云輕輕地遮住了月亮,只看見月亮在云層中穿行閃光.它擠啊,使勁想鑽出來.一陣涼風吹散了云霧,月亮重新展出了她秀麗的臉蛋,像小姑娘擦去了披在額上的烏發,向人們露出笑靨,我覺得那穿于云層的月亮似乎更蓬勃,而又富有詩意.

"現在,差不多到時間了."陽輝訕笑了一下,現在可以去制作瞳符了.

陽輝也沒拿出自己的玄武筆,僅僅是拿出來了一個普通的筆而已.凡階的瞳符,不需要很好的東西.

陽輝揮筆,用了自己的手法,很快,瞳符就制作好了.陽輝突然想起來,似乎之前瞳道宗的人說了,要制作一些標記.

于是陽輝大筆一揮,又花了幾個標記上去.

然後,他就試了試,帶到眼睛了,召喚出來了一把刀,青色的,而且上面附著著自己的冰屬性瞳力."叫青霜刀好了."陽輝很不在意的給這玩意起了一個名字.

然後就把這玩意拆下來了.因為必須要等到那個時候帶上才算數的.

"好了.大功告成."陽輝說道.

月亮把半邊天都照亮了,只有在遠際的天空中才看得見一兩顆星星,閃著淡淡的光,正慢慢隱去.池水,一輪圓月倒映在水面上,晚風一吹,波光粼粼.水池上亮了,整個寬闊的池塘面就像一面明鏡,像一條綴滿寶石的長綢帶;地上亮了,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真好像是蓋了一層霜.

而,陽馨根本就睡不著,她現在滿腦子的都是陽輝.

陽輝哥哥,你到底在哪?!

陽馨快要抓狂了.陽馨就在這里晃悠著,也不知道自己該干些什麼.

月兒越來越皎潔,陽馨看清了花園里長長的幽徑.低垂的花枝立在幽徑的兩側;葉兒映出灰蒙蒙的銀光;日里五彩繽紛的花蕾,此時閃爍著淡淡的色彩,是那樣飄渺,那樣的溫柔.月光和夜色奪走了色彩的全部魅力,可是芳香卻比日間更濃郁,更香甜.

……

"嵐清姐,最近幾天我們的實力提升的特別快,我和程磊馬上要突破四階了.嵐清姐,你還沒有動靜麼?"白紫鳶說道.

"沒,現在似乎就是卡到了四階九星了,就目前的趨勢來看,最近是沒有辦法突破的."靜嵐清還是知道自己的水平的.

"沒事,沒事.總會突破的."程磊安慰靜嵐清道.

"只是不知道,陽輝大哥在那里啊."程磊說道.

白紫鳶狠狠地瞪了程磊一眼,這家伙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沒事,就這樣吧,挺好的,我可以接受這樣的事情."靜嵐清笑了笑,笑的很慘,很悲哀.

"嵐清姐,我不是故意的."程磊也發現了靜嵐清眼神里的不對.

"沒事沒事,真的."靜嵐清說話的神情,怎麼也不想是一個什麼事都沒有的人.

"唉,天若有情天亦老啊"白紫鳶感歎了一句,就拉著程磊打算走人.

"月如無恨月長圓."靜嵐清抬頭看著月亮,說道.

"沒有人可以比得上陽輝在嵐清姐心中的地位的.大木頭,你剛才那麼說就是在刺激嵐清姐."白紫鳶拉著程磊離開之後,對程磊說道.

"為什麼啊?"程磊還是不明白.

"唉……跟你說你也不明白."白紫鳶無奈的說道.

"……"程磊也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

……

次日,一輪紅日從晨霧中跳了出來,萬道霞光照亮了江水,也染紅了晨霧.晨霧在陽光的照耀下逐漸地退去,世界頓時清晰了.太陽是從云間出來的,一出來便是耀眼的一輪,迅速上升.

"現在,三日的時間已經到了,請各位瞳符師拿出自己的作品來."主持人說道.

羅英其實也在暗中混到觀眾中去了.他想看看,現在到底怎樣的東西會獲得第一.第一到底是什麼樣的瞳符,年年都有不一樣的瞳符,羅英也因此大開眼界,靠著借鑒這些人的瞳符,自己的水平一直在不斷地提升.

上場的都是一些地階的瞳符,有時候還有一兩個天階的.羅英搖搖頭,跟上一回沒有什麼區別的瞳符,這回估計肯定是天階中選出一個優勝,自己沒有繼續看下去的必要了.

于是羅英打算轉身就走.

但是聽見主持人說道."最後一位上場的是,云城.瞳道宗開辦瞳符師大會以來,實力最低的進入決賽的選手了.他的實力僅僅只有四階四星."

"哦?"四階四星?有點意思.就是這個家伙之前制作了多個附魔陣,讓初審官很無奈的吧.羅英轉過頭來,看著台上的陽輝,這家伙就是云城?

當時在那個很奇怪的地方的人,當時似乎有幾個修士和云城在一起,一男一女,在一個很奇怪的東西下面避雨的.就是這個家伙了吧.羅英看著陽輝,打算看看這個低階修士能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我的瞳符是凡階上品的."陽輝說道.

"什麼?"主持人不由得很驚訝,就連看台底下,都炸成了一片.

"只會制作凡階瞳符的人,居然能進入瞳符師大會的決賽?"一個觀眾說道.

"對啊,這不會是瞳符宗故意放水的吧?"另外一個觀眾說道.

"不可能,這不是瞳符宗放水的,這家伙肯定什麼出人意料的地方.畢竟之前的比賽都是在觀眾們的監視下完成的,所以根本不可能放水,"羅英站了出來,說話了,畢竟瞳符宗是自己的宗派,自己還是要照顧一下瞳符宗在人們心中的形象的.

"說的也是,咱們就看看這家伙到底會什麼吧."那個觀眾說道.

"雖然這僅僅只是個凡階的瞳符,但是他有不一樣的地方.看好了."陽輝將自己眼中的星點幻化了出來,然後將瞳符附著在了上面.

"青霜刀."陽輝說道.

這時候,一把清寒的刀,出現在了陽輝的手中.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我也可以啊."一個觀眾絲毫看不起陽輝的瞳符.然後將自己的瞳符幻化出來的兵器拿了出來.

"這家伙肯定不僅僅是這些的."羅英說道."不然,他是不會站在瞳符師大會的決賽台上的."

"也許有些人認為,我是浪費了一個星點,然後用來附著這種沒有用的瞳符.但是,大家看好了."陽輝將自己眼中的星點拿了出來,然後輕輕地將瞳符取下.瞬間,所有在瞳符師大會的人都震驚了.

"這不是真的……"之前嘲笑陽輝的那個觀眾似乎是被打擊了一樣.

"怪不得這家伙這麼有自信……"陽馨和蕭乾都瞬間明白了陽輝的意思.原來憑借這個,陽輝就完全可以立于不敗之地.

"兄弟們,搶啊!只要把那個叫云城的家伙搶到手,我們以後再也不用擔心瞳符了."一個人說道.然後就不管不顧的直接沖上來了.

在台上的陽輝早就預料到了這種情況,但是他並沒有動手,因為他知道……

"啊……"那個人瞬間被一道閃電劈中,化作一道青煙,魂歸那世去了.

陽輝就知道,這種情況是肯定的,因為瞳道宗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的發生的.

"這里是瞳道宗的瞳符師大會,任何想要對參賽瞳符師不利的人,都會被消滅."這時候,陽輝的身邊,出現了一大幫瞳道宗的人.陽輝知道,這些都是瞳道宗鎮場子的高手.

有實力的人根本就不會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出手的,因為這樣會得罪瞳道宗,但是瞳道宗並不是保護陽輝,而是為了維護比賽的公平.

所以,當陽輝離開北邙山的時候,就是他們下手的最好時候,很多人都立刻離開了觀眾席,在離開北邙山的路上布置著.

"不好."陽馨和蕭乾顯然是知道,陽輝的這個瞳符制作,意味著什麼,那就是無窮無盡的追殺,所以必須立刻告訴宗里,讓宗里派人來保護陽輝.

陽馨立刻召喚出來了自己的信鴿,用靈魂之力寫了一封信之後,讓信鴿帶走了.

這種靈魂之力寫出來的信件,必須是非常熟悉陽馨瞳力的人才能解開,一般人要強行破解的話,就會變成沒有任何用處的靈魂之力消散掉的.

"原來還可以這樣."羅英之前並不是沒有試過制作可以拆卸的瞳符的,但是和所有人都一樣,根本就不可能制作的出來.但是當看到陽輝拿出來瞳符的時候,羅英似乎明白了什麼.

其實並不是沒有瞳符師嘗試過制作可以拆卸的瞳符的,但是,無一例外的全部是以失敗告終的.

瞳符之所以可以發揮作用,就是因為瞳符在瞳孔中的瞳力作用下,催動瞳符內部的法陣,使之幻化出各種各樣的武器,防具,等等.

瞳符就是這樣才能產生作用的,可是瞳符必須和眼中的星點緊緊的粘在一起,才能讓瞳力進入瞳符,而且這種粘是一次性的,再也不能卸下來.

修士要想拆下這個瞳符,唯一的辦法就是自爆眼中和那個瞳符粘在一起的星點.

這樣的副作用就是修士永久的喪失了一個等級,如果是四階的修士自爆星點,那麼就意味著變成了三階的修士了.

這種代價讓所有的修士都不敢去嘗試將自己瞳孔中的瞳符拆下來.

如果和瞳孔有一定的距離的話,那麼到時可以拆下來.可是一旦和瞳孔的距離過遠,就無法吸收到瞳孔內部的靈力,就是無法發揮作用.

唯一的辦法就是從不裝瞳符,只帶天階的瞳符,這樣碰見好的瞳符就不用擔心自己的星點不夠用了.可是高階的瞳符,是那麼好找的嗎?如果那麼容易得到就不會有人一直從一階到高階,連個高階的瞳符都沒有佩戴過了.

但是,如果你不裝瞳符的話,那麼戰斗時戰斗力會比裝了哪怕是僅僅只有凡階瞳符的修士,實力落後二三成.

所以,瞳符這種東西讓人又愛又恨.近了,拆不下來,遠了,沒有辦法發揮作用.裝了,以後碰見好的了,沒有辦法換,要是不裝,比自己同階的修士戰斗力落後二三成,這怎麼可能有人會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呢?

有人嘗試改造瞳符,將瞳符改為可以自由拆卸的那種,可是,這樣做非但沒有自己想要的結果,而且每次都會犧牲自願做實驗的修士.

所以,所有的嘗試都是以失敗告終的,而當羅英看到陽輝的時候,似乎有了那麼一瞬間的靈感.

不能讓他成為別的宗派的人,這是羅英心中的唯一想法,羅英必須要留住陽輝,至少要留住他制作可以拆卸瞳符的方法.

于是他一個箭步就沖到了擂台上,當別人以為他會和那個上去被雷屬性劈死的家伙一樣的時候.

只聽見羅英說."我是瞳道宗的宗主羅英,我宣布,本次瞳符師大會的優勝者是,云城!"

上篇:第三百八十八章 月     下篇:第三百九十章 羅英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