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至尊天瞳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又見云韻  
   
第四百二十六章 又見云韻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但是這時候,半路殺出個程咬金了.就在火離長老要干掉陽輝的時候.

"住手!"一聲嬌詫就把火離長老打斷了.

"你是?"火離長老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女子,不知所措,按理說承乾宗是不可能有女人的出現的.讓她去最為恐怖的是,這個女子居然可以輕松的在自己根本就沒有察覺的情況下居然進入了自己的陣法中.實在是太恐怖了.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現在要把他放了."那個女子一指陽輝.

"如果我不呢?"火離長老怎麼可能那麼聽話,讓放了就放?

"如果你不,那麼你們都得死!"那個女子說道.

陽輝早就發現了這里的混亂,但是以為是火離長老想逗他玩,所以一直沒有睜眼,直到現在,他睜開了眼睛,才發現眼前是一個大熟人……

"云韻?!"陽輝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不敢相信的說道,不過就是因為說了兩個字,陽輝身上的傷口被扯裂了.陽輝忍著巨大的疼痛,沒有說話.

很快,陽輝就在那里,暈了過去.

"你是不是忘了,這是承乾宗的地盤?"火離長老說道."你以為是你可以隨隨便便的地方嗎?"

"呵呵,今天我還非要帶他走了."那個女子說道.

"那咱就手底下見真章吧."火離長老說道,四長老偷偷地感知了一下眼前的這個女子的實力,發現她最少都有九階的實力,還是不要輕易招惹的好.

于是四長老就打了退堂鼓,打算溜號.

云韻一出手,一招就把火離長老制住了."怎麼?你還想動手不成?"云韻是不想在這里動手的.

"女俠,別動手,千萬別."火離長老一看,四長老這小子不仗義啊,這種時候居然溜號了,這種人真是狡猾狡猾滴.

而自己一個人是無論如何都打不過眼前的這個女人的.所以還是服軟的比較好,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啊.

"你剛才不是還想跟我動手嗎?"云韻看著這個如喪家犬一般的東西,心中好笑.這家伙真是勢利眼,看到情況不對立馬服軟.

"不不不,剛才是在下的錯,希女俠寬宏大量的原諒我."火離長老說道.

"怎麼,嘴上服軟,心里是不是還在罵我?"云韻知道這個小子是個什麼德行.這哈巴狗翻臉比翻書還快.

"不敢不敢,女俠神威蓋世,在下怎麼可能表面一套心中一套?"那個火離長老說道.

"呵,諒你也不敢,把他給我放了."火離長老現在十分的害怕,云韻說什麼就是什麼,云云讓她把陽輝放了,他不但把宴會放了,他還把那個除草隊的首領一塊放了.

"女俠,這可滿意否?"火離長老問道.

"嗯,現在還差不多."云韻說道.

"嗯?你下手那麼狠?"云韻看著暈過去的陽輝.

"這個……女俠,這個不能怪我啊,要是他說的話,我也不會那麼為難他啊."火離長老說道.

那個除草隊的首領以為云韻是為了關心陽輝而問的這個問題,所以直接對云韻說道."這家伙要是說了,我們估計早都死了."

"死了好啊,死了一了百了.搞得我現在還要這麼麻煩的救他,真是不爽."云韻說道.

一句話把那個除草隊的首領說的蒙了,怎麼,這家伙還不想救啊?

"不過,話說回來,既然他沒死,我還得感謝你."云韻對火離長老說道.

"嗯?女俠是什麼意思?"火離長老問道.

"沒什麼,你不需要知道."云韻說道."現在,我要給他療傷,我勸你最好不要搞什麼小動作,不然的話……"

"是,是,是."火離長老就跟小雞啄米似得一直在點頭.

"還有,身上有什麼靈藥沒,有的話給我一顆."云韻說道.

"只有一顆靈階中品的……"火離長老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拿來."云韻不耐煩的說道.

"好……"火離長老連忙屁顛屁顛的給云韻把丹藥送過去了.

"嗯.你就在那帶著,不要亂動."云韻說道.

"是."火離長老答應的真好,但是心中想到,拉倒吧,我在這里待著等死呢?必須要找一條活路啊.

"哎,"云韻看著血肉模糊的陽輝,有些難堪.因為她是不想碰身上都成了這樣的人的.尤其是,陽輝現在衣服基本只剩下布條了,某些重要的器官似乎在那些布條的浮動之下若隱若現.云韻被羞的一陣陣的臉紅.

他心狠手辣,而且哪怕是面對再強的敵人也是絲毫不懼的,但是她就是對男子的身體有一種天生的抗拒.之前讓陽輝給那些修士搜身的時候,就是如此.

穿著衣服的時候,倒是沒什麼,可是,現在,這不都什麼的都看完了嗎?

"這位前輩……"那個除草隊的首領似乎看出了云韻有些為難,然後看著他臉上一陣陣紅,然後再看看幾乎是一絲不掛的陽輝,那個家伙就瞬間明白了.于是打算開口幫云韻.

"嗯?你有什麼事情麼?"云韻正在那難為情呢,突然有人給他轉移了注意力,云韻的臉就好了很多.因為是剛從難為情狀態下脫離出來的,所以根本就沒有平時的那種冷若冰霜的態度,反而表現的十分的溫和.

"是這樣的……在下看您似乎有所不便,既然是這樣的話,在下願意把外套覆蓋在云山大人的身上,您就方便給他療傷了."那個除草隊的首領說道.

"也行."云韻意外的看了那個除草隊的首領一眼,云山?這個名字自己怎麼沒有聽過?不顧看看屋內,只有自己,陽輝和那個除草隊的首領火離長老等四個人,而且療傷的話,就只有陽輝一個人需要了.

"嗯."那個除草隊的首領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覆蓋在了陽輝的身上.因為那個除草隊的首領身上的是一件白袍,但是因為陽輝身上的傷口,被瞬間染成了鮮紅色.

不過云韻的神情瞬間好了很多.

然後,云韻把那個丹藥給陽輝喂下去,開始給陽輝療傷.

不肖幾個呼吸的時間,陽輝身上的傷口已經不再繼續流血了.

火離長老在一旁站著,心想,這個家伙要是被那個女人救活,那麼自己肯定活不了,不如還是現在跑路了比較合適.

之前四長老的成功跑路,讓火離長老有些對云韻的感知能力沒有多少的肯定.所以,他才敢大膽的逃跑,要是他知道云韻的真實水平的話,打死他也不會這麼想的.

"嗯?怎麼?你要走?"云韻盡管在閉著眼睛給陽輝療傷,但是還是可以感知到房間內幾個人的一舉一動的.

"不敢,不敢……"火離長老一臉賠笑的說道.

"我說了,你最好不要有什麼非分之想,否則,我想,你可能會死的很難看."云韻說道.

"嗯,是,是."火離長老唯唯諾諾的答應道.

"好了,別太緊張,在房間內做什麼我都不會限制你的."云韻說道."不過,你最好不要動你的靈陣,那麼敏感的瞳力波動,我還是可以清楚地感知到的."

云韻的話讓火離長老看到了希望,意思是,敏感的瞳力波動你可以感覺到,不明顯的你就感覺不到了對不?火離長老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如果他這樣,這樣,這樣的話,很快就可以讓這場個事情平安無事下去的.但是,前提是那個叫做云山的家伙,絕對不能醒來,否則自己的計劃可就功虧一簣了.

不對,如果說,這樣這樣的話,也行啊.火離長老知道了現在自己該怎麼做了,于是偷偷地按下了某個按鍵.

云韻在一旁給陽輝治療,因為那個東西的瞳力波動是在是太微弱了,甚至還不如火離長老自身散發的瞳力波動強大,所以,云韻根本就沒有察覺到這個東西.

因為陽輝傷的很重,云韻最少需要治療兩三柱香的時間,之後陽輝自己還要恢複幾天才能完好如初.

之前,陽輝他們受到的傷害之所以那麼快就可以治療好,完全是因為他受到的不是外傷,而是單純的靈魂之力或者是瞳力傷害.

這種傷害很快就可以治療的好,但是其實陽輝的身體自身還要調理幾天才能恢複如初.

而陽輝現在受到的是外傷,就算云韻給他治療好了,身上的那些,依舊還要躺在床上幾天才能恢複過來.

云韻專心于治療,所以也沒有想到火離長老居然會有那個東西.那個東西,其實承乾宗的七大長老和天乾宗主沐清亭都是有的.只不過平時沒有人用罷了.

因為他們平時就根本不會遇上可以威脅到他們生命的人.

……

那如鉤的明月,處子般的甯靜,公主般的雍容.如果說,群星是這首夜曲的和聲,那麼月光就是絕美的主旋律.她,蕩漾在山谷間,樹林里,穿行于的西北平原上.她為搖籃里的農家寶寶唱起柔柔的眠歌,她為山間夜行的小溪指引方向,她為枝頭的雀兒蓋上暖暖的秋被,她喚來了風.

月亮剛從田野後面上升,又圓又亮.地面上,閃爍的水面上,有層銀色的霧在那里浮動.青蛙們正在談話,草地里的蛤蟆像笛子般唱出悠揚的聲音.蟋蟀尖銳的顫音仿佛跟星光的閃動一唱一和.微風拂著榛樹的枝條.河後的山崗上,傳來夜鶯清脆的歌聲.

夜是如此的靜謐,除了遠處傳來的蟲鳴聲在輕輕的此起彼伏外,幾乎可以聽到落葉的聲音,山風撞在樹干上的回響.

這種無邊的清涼安靜,仿佛整個人也變成了那酣暢委婉的風,只是從容地拂林過枝,去留無意.

夜里,圓月當空.山區的月夜是如此甯靜.圓月的清輝瀉滿園林,夜風輕吹,四周的山林中微微閃著千點萬點綠光.

月光鋪在山上,樹上,夜靜靜的,只聽見草叢中傳來高低不同的蟲子的叫聲,一陣夜風送來陣陣清香.

沐清亭本來都打算睡覺了的,但是突然,一聲刺耳的警報聲出現在了沐清亭的耳朵邊上.

沐清亭一皺眉,"火離?那家伙怎麼?明明在自己宗派里,居然還要用到這個警報器?"沐清亭說道.

但是一想,既然使用了,那麼絕對不是瞎用的,肯定是有緊急的事宜才使用的這個東西.所以還是去一趟的好.

在去的路上,沐清亭碰上了其他幾個長老.

"火離是怎麼了?"所有的長老幾乎都問這個.

"不知道啊,先去看看吧."他們所有人得到的回複也基本是這個.

這個警報器,是承乾宗一種特有的東西,從開宗立派的時候就有了,任何一位長老使用了之後,都會把信息傳播給所有擁有這些警報器的人,而且還會傳輸給他們現在那個危險的人的方位.最關鍵的是,不會產生讓人察覺的瞳力波動.

但是這種保命利器對于這些長老而言基本是廢物.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會遇到自己都無法戰勝的敵人,如果真的遇到了這種人,一般來說都是完全碾壓他們的,就算八個人一起到了也根本不會有任何的的用處.

但是,這回情況特殊,因為火離長老知道,云韻雖然可以戰勝自己,但是完全沒有辦法戰勝沐清亭再去了的,一個沐清亭都讓她招架不住,更何況是七個長老級別的人物呢?

可是有個人沒有出現,那就是魂七,魂七一看,在承乾宗宗內,那麼剩下的六個人肯定會去的,自己就沒有必要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這樣也不利于自己的潛伏.既然七個長老都同時在場,應該是不會出什麼事情的.所以魂七就沒有太在意.

魂七覺得,自己的實力莫名其妙的下降了五成不止,不知道為什麼,面對如此大幅度的力量下跌,魂七也在一直想著問題的原因,而且,魂七在不停的修煉著,想要把自己的實力提升到之前的狀態.因為這幾個原因,所以魂七才沒有去.

不過,這都不重要了,反正沐清亭到場了,火離長老的目的基本是實現了.

"呼~"云韻長出了一口氣,現在這家伙算是沒有什麼事情了,只要在床上調理幾天,差不多就好了,但是讓云韻驚奇的是不知道為什麼,陽輝居然還是沒有醒過來.按理說,這種情況的話,陽輝應該早就醒來了的.

等著云韻收工了之後,看著火離長老和那個除草隊的首領然後說道."你們,覺得自己可以活多久?"云韻問道.

"這……"火離長老心中暗叫不好,而且還在罵著沐清亭,怎麼現在還不來.

而那個除草隊的首領更是蒙蔽了,自己跟云山是一起的啊,怎麼還要收拾自己?

"前輩,您是不是搞錯了,我和云山大人,是一起的啊."那個除草隊的首領辯解道.

"對啊,我知道,所以,我問你想活多久."云韻問那個除草隊的首領道.

那個除草隊的首領心中暗香誰不想多活幾十年呢.但是這話怎麼可能說得出來?

"你呢?"云韻看那個除草隊的首領不說話了,于是去問火離長老.

那火離長老當然是一直秉承著自己的不要臉的精神.

"我當然還想活個百八十年的."火離長老最多只有七八十,這個修士的這個年紀,換算成普通人也才僅僅三十左右而已,雖然他看起來是中年人,但是身體完全不比二三十的小伙子差.百八十年對于火離長老而言,那是正常的壽命,要是他連百八十歲都活不到,那可就白白修行到這麼高的修為了.

"你覺得,可能嗎?"云韻反問道.

"有什麼不可能的?只要相信自己,一切皆有可能."火離長老說道.

"哈哈哈,那我現在就送你上西天!"云韻的說話的語氣突然變成了冷冰冰的那種,然後手中出現了一條絲線,那條絲線就是之前殺了那些修士的絲線,看來應該是云韻的法寶了.

云韻朝著火離長老的脖頸就是一揮.

火離長老絕望的閉上了眼睛,因為,他知道,就算是自己做出來了防禦,也根本不可能抵禦九階修士的攻擊的.

他唯一的念頭就是,沐清亭,你丫怎麼還不來!

就在那個絲線快要掃到火離長老的脖頸的時候.一道風刃,從外面破房而入.

將云韻的那條絲線,一切兩半.

"何人敢在承乾宗放肆?!"

火離長老閉上眼睛多時,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上有什麼零件缺少了,于是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恰好這時候聽見了沐清亭的這句話.

"宗主救我!"火離長老說道.

"呵,原來剛才是去找援兵了."云韻這才反應過來,為什麼剛才某個瞬間,自己察覺到了一絲絲微小的瞳力變化了.

"你現在還想說什麼?"火離長老一看,援兵到了,所以心中十分的開心,簡直是心花怒放了,沐清亭來的正是時候啊.

上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個熟人     下篇:第四百二十七章 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