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二十三章 有懸賞沒?  
   
第二十三章 有懸賞沒?

十萬……馮君心里猛地一抽,我去,好多錢啊.

車當然是被他收起來了,他原本就很惱火這幾個囂張的小子,而那小太妹說話,簡直就跟噴糞一樣,還出聲威脅他.

馮某人的肚量不算大,尤其是他發現,對方的摩托都很不錯的時候,就打定主意下手了.

他想在荒野探險,有輛摩托是再貼心不過的了,只是他現在真沒多少錢了,別說高級摩托,普通一點的,他買了以後都會捉襟見肘.

進出一次荒野空間,要消耗他的能量點,然而,弄兩輛高級貨色,就值這個能量點了.

所以他趁著天黑,車手們又在跟老頭吵架,就在路過摩托的時候,連續進入空間兩次,將兩輛摩托都弄進去了.

現在他聽說,一輛摩托能值八十萬,就越發覺得自己做對了.

哪怕現在拿一輛摩托出來,換上十萬,也值得這些貢獻點了.

當然,他雖然心動,卻不可能做這種蠢事,所以他不屑地笑一笑,"錢多啊,錢多還舍不得那麼點電費?先拿五萬來……我看能不能幫你找到."

"咦?"小平頭臉一黑,"你還真是好大的臉……我給你五萬,你也得敢要吧?"

"呵呵,"馮君輕笑一聲,"你先拿出來,不就知道我敢不敢了?別只是長了一張嘴吧?"

小平頭心急火燎的,也不想跟對方斗嘴,事實上,他非常心疼自己的愛車,"我不跟你廢話,我就問你一句,你見我摩托了沒有?"

"沒有,"馮君搖搖頭,很干脆地回答.

"你說謊,"小太妹叫了起來,"我們來的時候你沒見?"

馮君一翻眼皮,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你們來的時候,我也沒看到摩托,就看到車燈了."

被那耀眼的車燈直接照著,真的什麼都看不清.

"我不問最開始,"小平頭正色發話,"我就問,你剛才路過我車的時候,看到了沒有?"

"沒有,"馮君一拍口袋,懶洋洋地回答,"我就是忙著玩手機了."

"你說謊!"小太妹叫了起來,側頭看向小平頭,"飛哥……咱們報警!"

飛車黨報警?馮君聽得直想笑,這年頭還是什麼稀罕事都有啊.

不過,達到了八十萬的案值,也算得上特大盜竊案了.

"啪"地一聲響,小平頭側過身來,對著身邊的小太妹就是一記耳光,"給勞資閉嘴!"

小太妹頓時愣在了那里,然後不可置信地尖叫了起來,"飛哥你……你打我?"

"不是你個賤貨,勞資至于來這破地方?"小平頭咬牙切齒地怒吼,"報案,報尼瑪的案……勞資是改造過的摩托,你是怕警察抓不住我?"

"我去尼瑪的!"小太妹尖叫一聲,抬腿就是一個膝撞,"你睡老娘的時候,咋不說老娘是賤貨呢?"

"嗷兒~"地一聲怒吼,小平頭捂著褲襠就蹲下了,身子詭異地扭動著,面目猙獰.

他的喉嚨里,發出低沉的悶吼,從牙縫里擠出幾個字,"你個賤貨."

"小女表子!"另一個丟了摩托的年輕人一抬手,手里的雙節棍就砸了過去.

小太妹也很悍勇,悠著手包甩了過去,"麻痹……有錢就大?老娘回頭跟公雞睡去,弄死你們幾個王八蛋!"

她的家庭條件一般,但不管怎麼說,現在都是獨生子女,她也一樣,從小到大沒吃過什麼苦,知道有錢人需要巴結,可真要翻臉,她也不怕.

就在這時,遠處響起了警笛聲,不知道哪位熱心群眾打電話報警了.

聽到這聲音,打架的也不打了,立馬上了摩托車,一陣巨大的轟鳴過後,現場的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留下小太妹一個人,她愣了一愣之後,抹著眼淚快步離開.

老頭冷眼旁觀,本來想上前攔住,最後還是搖搖頭,不滿地哼一聲.

沒辦法,不敢攔啊,一個老頭對一個小姑娘動手動腳,一旦傳出去,他怎麼做人?

最坑的是,這小姑娘把排泄器官長在了頭上,什麼樣的糞都噴得出來.

馮君一轉身,也離開了.

這件事並沒有就這麼結束,第二天警察又來調查,想打聽那失竊的兩輛摩托是怎麼回事.

倒不是他們覺得,摩托失竊得比較詭異,關鍵是他們想找到那兩輛車,有了證據,就可以追查某些人私自改裝摩托車的責任.

甚至連被稱作"飛哥"的小平頭,都被警察帶過來了,

飛哥知道輕重,一口咬定,說自己那天就沒騎車來.

警察卻是拎著他,四下問人:有誰見到過這家伙昨天晚上騎車嗎?

現在的人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飛哥家也是市里的體面人物,誰願意去出頭指證?

馮君也被警察找到了,聽完警察的話之後,他久久不語.

警察等了好一陣,不耐煩地表示,"問你話呢,你倒是說啊."

"我能說啥?"馮君很無奈地一攤雙手,然後訕訕地笑一笑,"要我說啊,這種事,你們警方該出點懸賞,就好搜集線索了."

這點小事情,就要懸賞?警察的鼻子差點沒氣歪了,你丫可真的敢想.

不過下一刻,他就反應過來了,于是上下打量面前的年輕人兩眼,表情怪異地發問,"你的意思是……想跟我們警察要錢?"

馮君依舊訕笑著,看著對方,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警察卻是肯定,對方是想訛錢,可是……你跟警方要錢?我們還不知道想跟誰要錢呢.

他氣得笑了,"配合警方辦案,是每個公民應盡的義務,這個你總知道吧?"

馮君悻悻地撇一撇嘴,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警察的火氣越發地大了,聲音也嚴厲了起來,"問你話呢,回答!我不懂啞語!"

馮君再次點點頭,不情不願地吐出兩個字,"知道."

果然是沒什麼閱曆的年輕人,警察做出了判斷,但是他不會因此放松,反而是加大了壓力,"那你也知道,做偽證要被判刑吧?"

馮君又點點頭,頓了一頓之後,才又遲疑地補充了兩個字,"知道."

警察的聲音越發地嚴厲了,"那你現在告訴我,昨天他騎的什麼車?"

馮君卻是面色一整,待理不待理地回答,"昨天他騎車了?我沒看到."

他早打定主意了,不吃對方的恐嚇--我都暗示得很明白了,你得給錢.

不給錢的話,我憑啥給你提供線索?幫了你,我可就結下私人恩怨了.

當然,對方說話的語氣太沖,這也是他不願意提供線索的原因之一,真要肯好好說話,為了打擊飛車黨的氣焰,維護一方的安甯,他配合一下也未嘗不可.

但是現在……那就想都不要想了,有本事你自己查去.

警察被這話氣了個半死,剛才他還覺得,對方被自己嚇住了,哪曾想,人家根本不在乎.

其實他心里也清楚,案子真不算大,自己的威脅,也不過是樣子貨.

然而,他依舊不會輕易放棄,少不得再次施壓,"你敢對你自己說的話負責?"

馮君一翻眼皮,有氣無力地回答,"我最負責的說法就是,當時光線太強,我花眼了,啥都沒看清,這就是事實……你願意不願意采納,那不是我的事兒."

這話是真正的油滑,半點責任都不擔當,就只差說一句"別問我"了.

這種姿態,就是典型的不配合,但警方還真沒轍.

警察氣呼呼地看了他好一陣,卻發現對方一點都不在意自己凶狠的目光.

所以他只能冷哼一聲,帶著小平頭轉身,"千萬不要讓我知道,你有所隱瞞."

這是場面話,接下來,他就該灰溜溜地走人了.

然而就在此刻,大門外一陣傳來輕響,接著,一輛電動三輪車出現在門口,車廂上還寫著四個大字--東風快遞.

快遞小哥是個三十出頭的家伙,身上的工作服油膩膩的,也不下車,就坐在三輪的前座上,大聲地嚷嚷,"馮君,馮君在嗎?出來收留快遞."

馮君還沒來得及說話,那警察就出聲了,"他就是馮君,送什麼快遞來的?"

快遞小哥見狀,嚇了一大跳,"警……警察?"

馮君聞言火了,"我收什麼快遞,關你警察什麼事,你憑什麼侵犯我的隱私權?"

警察狐疑地看他一眼,嘴角泛起一絲怪異的笑容,"呦,這就惱了……看來還真有問題?"

馮君面無表情地回答,"你好奇,我可以理解,不過你想知道我買了什麼的話,還是去申請搜查令吧."

說完之後,他直接摸出了手機,開啟拍攝模式,就是防著對方不講理.

這警察還真有心說一句,我懷疑,你的快遞可能危害公共安全,我有權臨時抽查.

但是看到對方拿起了手機,他終究是沒說話,只是淡淡地看著.

快遞小哥卻是不想惹這麻煩,見狀馬上就把郵包翻了出來.

那是一個一平米見方,半人高的大紙箱,看上去有點塊頭,但並不是很重.

快遞小哥將紙箱輕松抱下來,快速地發話,"您簽收一下?"

馮君看一眼警察,警察也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本書計劃于2018年元旦上架,想月票支持的朋友,這個月就該充值訂閱了,下個月看出保底月票,元旦正好用,起點月票的規矩是,上月看出保底不行,上上月還有消費才行,本月已經只剩下三十多個小時了,大家要抓緊了.最後,求點擊,推薦和收藏.)

上篇:第二十二章 麻痹,車呢?     下篇:第二十四章 異位面凶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