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三十二章 理想照不進現實  
   
第三十二章 理想照不進現實

王為民聽到二叔的話,有點傻眼,那厮還有玉料?

不過下一刻,他就笑了,"那家伙連石頭都撿,有沒有料,我看難說."

聚寶齋在鄭陽的珠寶行里,也是名列前茅,對于這樣規模的珠寶行來說,玉石才是主營業務,玩石頭不過是捎帶的.

他不相信,那個在肯德基里吃四個漢堡套餐的家伙,會有大規模的玉料.

當然,這話他說得也有點心虛,但是他必須說啊.

王總歎口氣,看著不遠處嘀嘀咕咕的那二位,一臉的沉重--那小伙子不但懂得利用時機詢價,在錢上也比較大氣,做事又果決,在現下的年輕人中,絕對算個人物.

他有種直覺,那厮身上,有好東西的可能性很大.

梁總倒是沒這麼期待,他就是想囤點貨,順便惡心一下聚寶齋.

所以當他看到另一半玉盒時,竟然有點傻眼,"小伙子,你這是……啥意思啊?"

馮君知道他在想什麼,于是微微一笑,"我賣玉,不賣盒子."

"這好說,這塊給你六萬,"梁總也放下心來,笑著發話,"我還當你要按殘破古董賣呢."

他收的就是玉料,絕對不想扯什麼古玩價值,否則又得費半天口水.

馮君笑著點點頭,"那成,就六萬,不瞞您說……這兩塊還真能嚴絲合縫對到一起,您要不信,可以試一試."

他詢價的半截玉盒,比沒拿出來的那半截大一些,就算這樣,那些珠寶行還嫌棄呢.

對方能給出六萬的價格,也許不是最高,但絕對算得上公道.

"我不試,"梁總很干脆地搖頭,"我是買料呢,不是收古董."

這玉盒平淡無奇,沒啥太大的價值,就算修複到一起,也是修過的,價值更會縮水,與其那樣,不如當玉料用了,不但好出手,沒准還能賺得更多.

馮君知道他的心意,所以笑一笑,"我沒別的意思,順口一說而已,我已經說了,我賣玉."

梁總看他一眼,微微頷首,對這年輕人的印象,越發地好了--真的懂進退.

下一刻,他掃過馮君的背包,發現還是沉甸甸的,眼睛忍不住一亮,壓低了聲音發問,"你這是……手上還有別的玉器?"

這玉盒不用說,一看就是有年頭的,他只當對方發現了什麼窖藏--有殘破的玉器,想必就會有更好的玉器吧?

馮君笑了起來,"您想多了,我這兒還有塊玉料,您有興趣看看不?"

"太有興趣了,"梁總毫不猶豫地回答,一臉的笑容,"我們痗岩D要做珠寶,古玩玩得不多,心思也不在這上面."

不過,當他看到馮君手中人頭大小的玉石時,笑容頓時就凝結在了臉上.

待馮君將石頭放在地上,他一個箭步沖上前,抬手就去摸.

摸了一陣之後,他越發地激動了,又取了放大鏡來看,身子不住地抖動.

最終,他還是沒忍住,大喊了一聲,"握草……這麼大的羊脂玉籽料!"

馮君聽得就是一喜,他就算對玉懂得不多,這種詞還是聽得懂的,羊脂白玉,那是軟玉里的王者,而籽料又要比山料價值高.

行業里的說法,籽料是河水經年沖刷出來的,色澤好油性大,質地也更細膩.

這也是馮君最期待的結果,他甚至計算過,自己發現的若是這種玉,能賺多少錢.

一克一萬的話,三十千克……尼瑪,這豈不是三個億?

要知道,現在好的羊脂白玉,都有賣一克兩三萬的.

馮君承認自己窮怕了,但他理性尚存,知道自己的算法有點問題,很多成本沒有算進去,但那是三個億啊,哪怕是打一折賣,也是三千萬呢.

他喜笑顏開之際,王總也聽到"羊脂玉籽料"五個字,頓時倒吸一口涼氣,"握草!"

王為民的臉色,也在瞬間變得刷白,他忍不住大叫,"不可能,最多就是山流水料."

"有毛病吧你?"梁總回過頭來,冷冷地看他一眼,"你是在質疑我的眼光?"

痗帚滷衚`雖然年方四十多,但是在鄭陽的珠寶行業里,也是排得上字號的人物,王為民的話,是對他嚴重的冒犯.

"我是說,我是說……"王為民猶豫半天,終于一咬牙,抬手一指馮君,咬牙切齒地發話,"這個窮鬼怎麼可能……"

"好了!"王總怒吼一聲,他已經氣得直哆嗦了,"為民你先離開吧."

這一刻,他對這個事兒失望透了,瞧瞧你辦的叫什麼事.

"我不服!"王為民高聲叫著,"這家伙是在肯德基吃三個漢堡套餐的窮鬼,怎麼可能有羊脂玉籽料?"

他嘴上說著不服,臉色卻是刷白,因為他很清楚,這麼大一塊羊脂玉籽料,是多麼大的一筆財富--隱形的和無形的.

對玉器行業的商家來說,最寶貴的資源是什麼?

好吧,最寶貴的資源,肯定是上乘高端客戶,對哪個行業而言,這種資源都是最寶貴的.

如果不算客戶資源的話,最寶貴的資源,當然就是頂級原料了.

玉石是不可再生的資源,世界上就那麼多,除開那些沒有被發現的,已經被發現的玉石是琠w的,只可能因為損毀而減少,不可能增加.

而珠寶行業,又是典型的奢侈品行業,頂級貨色越多,才能做得越大.

聚寶齋少了塊羊脂玉籽料,別家就多了一塊,算賬得一里一外地算,而不是單純地計算,聚寶齋沒收到這塊玉,少收入了多少.

王為民郁悶得想吐血.

這一切損失,只是他因為想在老同學面前裝個逼,以及對窮人的輕視.

更悲催的是,如果聚寶齋只有參與競爭的資格,僅僅是"可能"得到這塊玉,也就罷了,這個鍋不能全部算在他頭上.

然而問題在于,在他來之前,他的二叔已經跟對方談好了第一筆交易,只差付錢了.

第一筆交易成功,第二筆,第三筆交易還遠嗎?

這個鍋必須是他背,也只能由他背.

"你這是說胡話吧?"梁總看他一眼,覺得這厮的邏輯很有點莫名其妙,"肯德基怎麼了?我兒子也常吃."

大人吃肯德基和小孩吃肯德基,能一樣嗎?王為民很想這麼駁斥一句.

然而悲哀的是,他忽然間發現,自己連張嘴的力氣都沒有.

王總見狀,真是恨不得抬手給侄兒一個耳光,麻痹的你別再丟人了行不?

不過最終,他只是微微搖頭,輕拍一下侄兒的肩頭,"好了,你先回吧,也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一塊玉而已."

幾年之後,王總每每想起自己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就恨不得抽自己幾個耳光--特麼的,當時真的是鬼迷心竅了啊,我憑什麼就敢說"一塊玉",還還還……"而已"?

王家叔侄的事暫且不提,梁總開始給馮君報價,"六百萬."

瓦特?馮君好懸以為自己聽錯了,他一呲牙,"你說多少錢?"

"嚇了一跳?"梁總好整以暇地看著他,嘴角露出古怪的笑容,"多了還是少了?"

"少了,"馮君老老實實地回答,"剛才那塊翡翠,還六百八十九萬呢,只是冰種."

"硬玉跟軟玉能比嗎?"梁總郁悶地撇一撇嘴,"翡翠有多火,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和田玉沒多少人炒……"

馮君倒也知道這個,其實從嚴格意義上講,和田玉的價格也是一路青云直上,只不過它來源穩定,不像翡翠一般,黑色和灰色地帶太多,甚至還有濃濃的血腥味.

有噱頭才有炒作空間,這是必然的,而炒作能吸引眼球,這也是必然的.

但他還是有點不服氣,"梁總,這是羊脂玉籽料啊,得跟玻璃種比價錢的吧?"

你丫真是個棒槌!梁總很無語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

他做生意,其實不喜歡給別人科普,但是今天他心情好,就給小家伙解說一下.

"羊脂玉籽料,也有品相一說,你這個料有皮,但大致還是能看出來,也就是中等品質,而且我敢肯定,它不是西疆料,也不是韓料和俄料."

"我不想問,你是從哪兒弄來的料,關鍵是它沒名堂,價錢上就要受點委屈."

"還有就是,批發和零售,價格肯定不一樣,我們制作玉器的時候,肯定也有損耗……"

"好了,"馮君打斷了他的話,雖然他對這個價格還是有點遺憾,但心里已經平衡很多了,其中最關鍵的就是,對方說了--沒興趣問玉料的來源.

沒興趣就再好不過了,他能隨時進入荒野空間,再找點玉料,應該也不存在多大問題,既然是這樣,他又何必斤斤計較這一塊呢?

反正六百萬,已經夠他做很多事了,大不了以後他發現上當,不再跟這家來往就是了.

于是他笑著點點頭,"既然梁總把話說到這種程度了,那就六百萬好了,算交個朋友."

梁總見他做事敞亮,心里也高興,于是笑著回答,"反正你總得讓我掙點,是吧?要不這樣,底價六百萬,你跟我去公司,開了料皮,也許還能多給你估點."

(更新到,求點擊推薦和收藏.)

上篇:第三十一章 沒錢也任性     下篇:第三十三章 膽大心細火氣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