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六十五章 逆天的醫術  
   
第六十五章 逆天的醫術

丁二嫂終于想了起來,這馮家小哥,貌似不是一般人物.

且不說此人的怪異,只說他拿出的那巧克力,如此罕見的美味,她簡直聞所未聞.

還有就是,這人的背上,居然背著一支靈猬的長刺,那可是出產自靈獸的寶物.

整個小湖村里,沒誰擁有靈獸身上的部件,更別說帶著走來走去了.

想一想郎大妹發現的亞靈青筍就能知道,那還不能稱作靈物,只是"亞靈",就被人差點連殺人帶奪寶,由此可知,靈物該是多麼吸引人.

郎震為什麼說,靈猬的刺要到府城去賣?因為雙溪鎮消化不了這樣的寶物,倒是很可能招來別人的覬覦,只有在府城里,才能比較安全地,賣出相對公道的價格.

丁二嫂聽出了馮君的話外音,心說我還真是傻,不知道來試著求一求他.

"法子呢,我倒是有一些,"馮君淡淡地發話,他未慮勝先慮敗,提前打個預防針,"不過你也知道,治病這種事兒……誰也不能打包票."

"我知道我知道,"丁二嫂連連點頭,"您願意出手,我們就已經感激不盡了."

"那你去吧,"馮君一擺手,"把孩子抱過來,包裹得緊一點,別受了風."

直到這時,丁二嫂才從泥水里站起身來,她看一看手中的銀釵,試探著發問,"要不您去家里看吧,外面有點冷,他萬一著涼怎麼辦?"

"呵呵,"馮君笑了起來,然後一擺手,"你們村規矩大,我不敢進去,帶出來吧."

丁二嫂的嘴巴囁嚅兩下,似乎還想說什麼,最終還是一轉身離開了.

郎小弟見狀,也轉身跑掉了.

不多時,郎大妹和郎震的婆娘來了,她們帶來了三卷草簾子,麻利地掛起來,擋住了窩棚的三面,只留下背風的一面敞著.

她們忙碌的時候,丁二嫂已經抱著小豆子走了過來,小家伙被包得嚴嚴實實的.

丁家老二站在她身後,為她打著傘,跟窩棚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看得出來,他們是擔心時疫傳染了別人,別說,這山村雖然貧窮落後,但是大家做事都相當守規矩.

簾子剛剛掛好,丁二嫂就將孩子抱了進來,放到了干草上.

此刻,村子里也有其他人聽說,異鄉人要為小豆子看病,有幾個人站在遠處張頭張腦.

馮君探手一摸孩子的額頭,頓時嚇了一跳,這尼瑪都要有四十度了吧?

他二話不說,扒掉了孩子身上的衣物,拿出一個塑料瓶來,那里面是酒精.

他擰開酒精瓶的蓋子,然後又拿出一紙卷的棉棒,遞給了丁二嫂,"用這個,在他身上擦抹,我不喊停,你就別停."

孩子燒成這樣,啥也不用說,先物理降溫吧,但是這樣降溫,還不能用自然風力,得通過酒精蒸發,帶走身上的熱量.

事實上,為了防止孩子中了風邪,這個時候,反而要擋風才對.

這個道理別說是馮君,就連小湖村里的人也知道,否則郎家母女也不會帶著草簾子來.

丁二嫂抽出棉棒,看到白生生的棉球,微微怔了一下:這雪白的物事,是什麼東西?

當然,她也僅僅愣了那麼一愣,就蘸上酒精,為自家孩子擦抹了起來.

其實這個時候,沒有太大的消毒需求,隨便用一塊破布擦抹也行,不過馮君下意識地覺得,用棉棒比較保險,也就不在意這些了.

正經是此刻該注射,還是口服抗生素,這是個問題.

思索一下,他還是抬起頭,看向站在不遠處的郎大妹,"拿碗熱水來."

"熱水來啦,"就在此刻,遠處又跑來幾人,有男有女,還有人抱著草簾子.

這是丁家的族人趕到了.

丁家老大比老二要大七八歲,一臉的滄桑,看上去要奔五張了.

他冒著雨走過來,鼻子抽動一下,看一眼丁二嫂手里的酒精瓶子,"這是……酒?"

丁二嫂哪里顧得上理他?只顧著給兒子擦拭了,她能感受到,隨著自己的擦拭,小家伙的體溫,在迅速地降低.

小豆子燒得有點迷糊,但是並未失去知覺,感覺身上涼爽了一點,他終于有力氣開口了,"娘,好受點了."

賈村長站在不遠處,見狀冷笑著搖頭:不過是回光返照罷了.

旁邊正好有個婆娘,見到他這副表情,就低聲發問,"賈村正,這異鄉人可有什麼不妥?"

"什麼不妥?大大的不妥,"賈村長冷著臉發話,聲音也不算低,"燒得這麼厲害,還要見風,真是嫌小豆子死得不夠快!"

丁二嫂聞言,轉頭看他一眼,然後回身繼續擦拭兒子的身體,她不是不信賈村長說的話,而是賈村長已經說沒救了,她身為娘親,當然不會放棄任何的可能.

倒是丁老二狠狠地瞪了賈村長一眼,麻痹的,你少添亂.

這一眼被賈興旺看到,他不干了,"丁老二你啥意思?你孩子要被治死了,我們還不能說一說?"

丁老二正煩著呢,聞言大怒,"麻痹的,你連句二叔都不會叫?小畜生你找死是吧?"

賈家雖然有村長,但是丁家三兄弟都是青壯年,還是好獵手和農夫,是村里捕獵隊的主力,並不是很怕賈家.

賈興旺有點怵他,就在此刻,遠處走過來一條大漢,大聲地發話,"丁老二你咋說話呢?信不信我撕爛你的嘴巴?"

此人正是賈村長的侄兒,戰斗力能跟郎大妹抗衡的賈興全.

"來,你動手試試,"丁老二眼睛發紅,"老子正煩著呢,別來找死."

賈興全卻是不怕他,他大聲地嘲笑著,"你家小豆子本來未必會夭折,你卻來找這狗屁不通的異鄉人,你兒子的命,是被你葬送的!"

"嗯?"馮君被吵得不耐煩了,他抬起頭看一眼大漢,抬手就要去抓身旁的折疊弩.

你們難道不知道,醫生治療的時候,應該保持安靜嗎?

就在這時,郎大妹冷冷地出聲了,"興全哥,你不想死的話,給我閉嘴!"

賈興全不怕丁老二,但是他對郎大妹非常頭疼,他不使出全力的話,打不過她--就算使出全力,也未必打得過.

但他若是敢全力以赴,郎震絕對不會饒過他--要知道,賈興全不但是男人,歲數也比郎大妹大,這麼欺負女人,誰家的家長都不會答應.

賈興全聞言,頓時閉上了嘴巴.

見到他們終于安靜了下來,碗里的熱水也變溫了,馮君沖著小豆子微微一笑,"張嘴,吃藥了."

小豆子的嘴巴動一動,緩慢地張開,看他這副有氣無力的樣子,很讓人懷疑,他能不能有力氣,把藥吞咽下去.

馮君見狀,手里亮出一塊黑色的物事,笑著發話,"你要是把藥咽下去,我就給你半塊巧克力……想不想吃?"

小豆子見到巧克力,精神頓時就是一振,他緩緩地點頭,"想."

于是馮君摸出兩粒膠囊來,"張開嘴,不要咬,直接咽下去,記住了嗎?"

阿莫西林膠囊相當漂亮,一半是藍色一半是白色.

其他人只覺得漂亮,賈村長見到這膠囊,臉色卻是微微一變,暗道一聲"怪不得".

小豆子已經相當虛弱了,但是在巧克力的誘惑下,他還是吞咽下了兩顆膠囊,然後喜眉笑眼地吃起巧克力.

事實上,這一次他還想分給他的父母,不過丁二夫婦拒絕了,兩人找個借口,說你有病在身,萬一傳染給我們,那就不好了.

嚴格來說,馮君的這一次治療,存在著諸多的問題,但終究是青黴素在這個空間第一次亮相,而且山里的孩子都是放養出來的,身體底子相當棒.

丁二嫂一刻不停,為孩子擦拭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的酒精,眼瞅著最後一點酒精都用完了,孩子的精神越來越好,她正說該不該再要一點這種神藥,就聽到有人說,"娘親,我餓."

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干草上躺著的小豆子.

"餓了?"丁老二聽到這話,精神大振,轉頭就往村里跑,"老子給你弄飯去."

小豆子近三天,幾乎沒有吃什麼東西,最開始是沒有食欲,後來是連體力都不支了.

此刻他居然想吃飯了,丁老二夫婦就算再愚笨,也猜到兒子是有好轉了.

倒是賈興旺低聲嘀咕一句,"切,回光返照而已,也不知道高興什麼."

丁老二根本沒心情搭理他,一溜煙跑得不見了.

馮君在後面大喊一聲,"稀粥,不能吃干的."

丁老二的聲音遠遠地傳來,"知道啦."

不多時,小豆子就端著肉粥,美美地喝了起來,除了臉色有點發白,根本不像是剛才還差點掛掉的樣子,不得不說,這放養出來的孩子,真不是一般的皮實.

到了這時候,誰還能看不出來,這孩子已經大好了?

不過馮君還是拿了兩顆阿莫西林,遞給了丁二嫂,"子夜服用一顆,明早起來服用一顆,如果接下來沒有問題,那就是大好了."

丁二嫂遲疑一下,才待道謝,丁老二卻是已經將藥搶在手里,遞還給馮君,"馮哥兒,這樣的神藥,我們哪里能拿走?到時候帶著小豆子來服藥便是."

上篇:第六十四章 古怪的求助     下篇:第六十六章 神醫被傳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