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七十四章 鮮衣怒馬膽氣豪  
   
第七十四章 鮮衣怒馬膽氣豪

我不認識路?馮君長笑一聲回答,"我已經問過人了,問了幾十個人,早就把路記住了."

他這話還真不是吹牛,雖然是第一次來集市,他那奇裝異服和怪異的口音,也比較令人排斥,但是架不住的是,他狂散了那麼多香煙出去.

那些抽免費煙的主兒,很願意向馮君表達一些善意,反正就是指一指路,又不需要付出什麼成本,這樣的人情惠而不費.

甚至有些本地人還因此相互吵得臉紅脖子粗,原因就是大家對路況的記憶不同,而且誰也說服不了誰,吵到最後,就發展到了人身攻擊,幾乎要打起來.

起碼馮君對獨自去府城,還是比較有把握的.

然而,他的話剛說完,他的前方就多了一個人出來,"你真要走?"

發問的是郎震,馮君沒好氣地看他一眼,"不走,我還等著過年不成?麻煩你管一管你家大妹,年齡不小了,該穩重點了."

郎震默然,半天才出聲,"我認為,你需要一個向導--知道路該怎麼走,和知道如何才能走到,完全是兩件事."

馮君對此人的跳躍性思維,也是相當無語了,我在說啥,你在說啥?

他干笑一聲,"然後你不會告訴我說,最合適的向導是大妹吧?"

"她?不夠格,"郎震看一眼自家的女兒,很干脆地搖搖頭,"她總共也才出過兩次陽甯縣,根本沒接觸夠外面的世界,她當向導,我擔心你倆都丟了."

這就是獨狼,說話一針見血格外傷人,做事卻又有板有眼,評價起自家的女兒來,也是一副冷嘲熱諷的態度,跟對外人一般無二.

不是大妹做導游……向導就好,馮君聽得暗暗松了口氣,他對她真的是一點感覺也沒有.,

他很隨意地點點頭,"這個我知道了,明天路上我就請個向導."

郎震一拍胸脯,大喇喇地發話,"除了我,誰更有資格給你當向導?"

馮君再次怔住了,高手你這麼卑躬屈膝,真的好嗎?

當然,必須承認,郎震還真有資格說這個話,他昔年可是走過鏢的,不但熟悉很多道路和風土人情,對江湖上的種種勾當也門兒清,更兼武力超群,除了向導,還可以客串保鏢.

馮君愣了一愣,才回過神來,"你當向導,肯定是最好的,不過……我請不起."

郎震一擺手,很豪邁地表示,"不用你出錢,我也有我的追求,幫你就是幫我."

聽到"追求"二字,馮君就忍不住想吐槽,"你老人家這不方便那也不行,追求什麼的,你自己努力好了,我也不指望你太多."

郎震一聽這話就知道,自己終于是把他惹得有點毛了.

哪里毛了?當然還是石頭的事情,今天馮君要買石球,他一開始是阻止的,後來見小家伙很執拗,郎某人一氣之下,表示自己不管了,你愛咋就咋.

而馮君的表現也很強硬,直接出十倍的價錢,買下了兩顆石球.

郎震哪里還體會不出,馮神醫是惱火自己了?

--你丫說要告訴我石頭產地,一直也沒說,現在又阻止我買石頭,真當我必須聽你的?

對不起,我還就是不聽了,大不了多花一點錢買,你也少再跟我唧唧歪歪.

其實憑良心說,郎震很希望能跟他搞好關系,但是陰差陽錯的,這關系怎麼都好不了.

獨狼知道自己成了神醫眼中的礙物兒,肯定要積極表現,他不想讓誤會加深下去.

那麼,他做免費的向導,也是必然的了,而且還是非常地積極主動.

就這個節骨眼上,他很干脆地表態,"你是想找石頭,對吧?正好你也要離開小湖村了,我帶你去找……這附近是真的沒有."

馮君聽到這話,知道自己不能再給對方臉色看了,他目前在這個位面最想收獲的,就是三種東西:玉石,靈石,以及可能的修仙功法.

玉石在這個位面很便宜,但是拿到地球界,就是價值驚人了.

馮君做夢都想在現實生活中出人頭地,這大概是因為,此前他遭遇的不如意的事太多了,總是渴望上演一出驚天逆轉,在人前揚眉吐氣.

他也不指望那些曾經小看他的人,能幡然醒悟甚至跪舔.

那些人能默默地後悔,他就可以滿足了了.

而且說句良心話,他之所以將玉石排在第一位,還是有一種隱隱的擔憂.

他生怕自己所擁有的奇遇,在某個時刻不翼而飛.

這種擔心多余嗎?對于小心謹慎,習慣了未雨綢繆的馮君來說,真的一點都不多余,這奇遇來得是如此突兀,如此不講理,根本沒有什麼邏輯能解釋得通.

既然來得不講理,那麼,離去的時候,也可以不講理的.

在這一點上,馮君非常缺乏安全感,他希望起碼能在奇遇離去之後,自己還能擁有足夠的財富,不再重新回到從前.

至于靈石和修仙功法意味著什麼,那自然不用說了,馮君肯定更加渴望,但是在自身實力沒有達到之前,盲目惦記一些不該惦記的東西,那叫好高騖遠.

總之,既然郎震挑明,要引他到有玉石的地方了,他就不能再叫真了.

于是他很干脆地發問,"那你現在,跟我一起走嗎?"

郎震猶豫一下,然後苦笑一聲,"大妹他們買了一百多斤糧食,她姐弟倆需要幫忙."

馮君想一想,然後微微頷首,"那行,我跟你們走到山口,等你把糧食帶回家,咱們再離開."

郎震對自己的交涉結果,還是比較滿意的,神醫對他沒有了偏見,也同意他跟隨.

郎大妹對這個結果,卻還是有點失望,她真的很希望,馮君能留在村子里.

不過,既然她的父親也要跟著馮君離開,她就知道,自己的意見不會再受到重視了.

第二天午初時分,三個村子的人抵達了山口的歇腳處,待到申末,太陽已經不那麼毒辣的時候,才開始進山.

馮君則是留在了當地,等待郎震再度出來.

夜里的時候,此處只剩下了他一人,不過他在這個空間里,曾經獨自過了三個多月,倒是一點都不覺得害怕.

郎震是在次日下午申正時分出來的,看得出來,他趕得比較急,在家都沒怎麼歇息.

他是擔心萬一馮君不等自己,那就又錯失了機緣.

兩人商量一下,決定在此地再逗留半個晚上,等到明天天亮再趕路.

郎震主動接過了燒水做飯的重任,哪怕他只有一只手.

還沒到天黑,遠處響起一陣馬蹄聲,緊接著,一支十余人的馬隊出現了.

在這個位面,能騎得起馬的,都不是一般人,馮君和郎震站起身來,警惕地看著對方.

十余名騎士,都是彪悍的漢子,他們一陣風一般刮過來,打頭的壯漢一揚馬鞭,指向馮君,大喇喇地發話,"快燒點水!"

馮君聞言,側頭看一眼郎震--你怎麼看?

郎震微微搖頭,遞給他一個"小心"的眼神,然後笑著迎上去,"我來燒好了."

"那你快點,"漢子毫不客氣地發話,"敢耽誤爺的事兒,小心鞭子抽你!"

他是看郎震是殘疾,才指派馮君,不過這殘廢一定要動手,他也就懶得管了.

郎震卻是沒有出聲,徑自去燒水.

就在這時,一名男子一邊翻身下馬,一邊笑著發話,"老六小心,此人的武力不差于你."

此人三十出頭,一身的藍色勁裝,器宇軒昂,一看就是一行人里主事的.

被喚作老六的漢子,狐疑地看了一眼郎震,"不是吧,就他?"

"就是他,"藍衣男子笑一笑,輕描淡寫地回答,"別不服氣,此人當過兵,估計還是個軍官,手上應該有過人命."

郎震就像沒聽到這話一樣,低眉順眼地燒水.

老六看他一眼,很是有點不服氣的樣子,不過最終還是控制了自己的脾氣,只是不屑地笑一聲,"殺過人又如何,還不是乖乖地給咱們燒水?"

馮君聞言,好奇地看一眼郎震:這種恥辱你也受得了?

郎震依舊沒有什麼反應,而那十余名騎士,也明顯地沒有將兩人放在眼里,有人開始喂馬,有人則是走到樹蔭下歇息.

郎震找個空子,走到馮君身邊低聲發話,"可能是先天高手,咱們不要多事."

馮君聞言,頓時嚇了一大跳,"先天高手?"

先天高手是武道中最頂尖的存在,可以跟靈獸對戰,而郎震不過是個區區的武者,武者之上還有武師,巔峰武師之上,才是先天高手.

怪不得以他的桀驁不馴,也得乖乖地聽從對方吩咐.

那藍衣年輕人的耳力極好,居然聽到了這話,他冷笑一聲,"先天高手?憑你們還不夠資格見到,不過你這殘廢倒也有幾分眼力."

他這言語頗為輕佻,但是郎震依舊不敢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地給了馮君一個眼神.

等到這十幾個人開始沖茶喝水,郎震才悄悄地將馮君拽到一邊,"總算試探出來了,那個藍色勁裝的家伙,應該是巔峰武師."

上篇:第七十三章 占什麼便宜     下篇:第七十五章 福禍無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