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七十五章 福禍無門  
   
第七十五章 福禍無門

馮君聽說只是武師,才松了一口氣,"那你就說巔峰武師好了,說什麼先天高手."

郎震白他一眼,"不這麼說,能試探出他們的底細嗎?"

馮君聞言,無奈地一拍額頭,"何必試探呢?咱們又沒有招惹他們."

郎震深深地看他一眼,意味深長地發話,"你要知道,這里是野外,你我只有兩個人,而且……你攜帶了大量物資."

馮君的嘴角扯動一下,"這世道,還真是……不太平啊."

"沒錯,"郎震深以為然地點點頭,"是否對你出手,只在人家的一念間."

遭遇了這麼一幫人,馮君和郎震都沒心思休息了,過了片刻,兩人走過去,開始收拾行軍床和涼棚,打算動身.

地球界帶來的這些東西,都是便攜式的,輕易就能折疊得很小,他倆一動手,其他的騎士就看了過來.

看到這些東西如此精妙,藍衣年輕人的眼中掠過一絲貪婪,沖著老六使個眼色.

老六頓時心領神會,走上前大喝一聲,"住手,你們是要做什麼?"

馮君沒有吭聲,郎震賠著笑臉回答,"我們歇息得差不多了,要趁夜趕路了."

老六一指他們剛裝上去的東西,"你這輕榻和涼棚不錯,我們要了!"

"這不可能,"郎震斷然拒絕,臉上的笑容也瞬間消失,身上湧起一股強大的戰意來,"我們自問並未失禮,你們這是……打算搶劫嗎?"

他非常清楚,這時候半步都不能退了,退讓只會令對方得寸進尺.

他必須得讓對方明白:雖然我們打不過你,但是有一拼的決心.

那麼,你們就有必要考慮一下,搶劫的成本了.

老六感受到了他的氣勢,眉頭一皺,伸手探向腰間的短斧.

"慢著,"那藍衣年輕人懶洋洋地發話了,"我顧家沒有搶劫的習慣,也丟不起那人,老六……我讓你搶劫了嗎?"

老六從腰里摸出十幾枚銅板來,直接丟到了地上,"喏,這是賞你們的,把東西留下."

郎震見狀,也氣得不輕,買東西有往地上丟錢的嗎?

他冷笑一聲,"顧家……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自稱顧家的."

老六的下巴一揚,傲然發話,"我們是陽山顧家,除了陽山,誰還敢稱顧家?"

陽山縣緊鄰著陽甯,顧家是當地第一豪族,影響力也輻射到了陽甯,雖然只是在附近幾縣稱雄,但已經是周邊了不得的勢力.

而郎震本人的名頭,就連雙溪鎮,他都不敢說平趟.

他看一眼馮君,發現馮君沒有什麼反應,于是走上前,就要將裝上去的東西卸下來.

馮君想了一下,蹲下身子,面無表情地開始撿拾銅板.

騎士們則是一臉不屑地看著兩人,有的人嘴角還泛起了冷笑.

藍衣年輕人對這名奇裝異服的男子,原本是有一點警惕心,因為在他看來,那名斷臂的武者,明顯是在極力維護此人,能值得一名武者如此行事,此人應當是有點名堂的.

更別說,此人雖然一直沒有說話,但是臉上始終沒什麼屈服的表情,想必心中有所不忿.

直到此人屈辱地蹲下身子撿拾銅板,他才徹底放松下來.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一聲大喊,"那個異鄉人,是山賊的探子!"

喊話的是賈興旺,他很神奇地出現在了不遠處,一邊跑一邊喊.

"嗯?"老六聞言,側頭向馮君看了過來,臉一沉,"你是山賊?"

"興旺,你莫要亂說話,"郎震的臉色氣得鐵青,他沖著賈興旺大聲喊道,"你從何處得知,馮神醫是山賊?"

"他原本就來路不明,"賈興旺的眼睛瞪得老大,眼中滿是血絲,也在聲嘶力竭地大喊,"他那些東西,也是來路不明……大妹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郎震就算是久走江湖,此刻也氣得發抖,他真是沒有想到,一直對自己畢恭畢敬的賈興旺,會在關鍵時候來這麼一手.

虧得他還打算,自己的女兒沒有更好的選擇的話,就嫁給此人.

他還待怒罵,就見那老六扭頭看他一眼,惡狠狠地發話,"你閉嘴!"

呵斥完郎震,他又看向賈興旺,似笑非笑地發話,"你說此人可能是山賊的探子?"

賈興旺看一眼郎震,猶豫一下,還是非常干脆地點頭,"是極有可能……我父是小湖村的村正,他可以為我作證."

老六聽到這話,呲牙一笑,他其實也挺覬覦那兩輪車上的包裹,很想據為己有--那床和涼棚已經很神奇了,別的東西想必也差不到哪兒去吧?

說實話,他只欠缺一個出手的借口,而對面這傻小子,竟然是如此地配合,倒是省得他費心去找借口了.

于是他側頭看一眼馮君,冷冷地發話,"現在有村正之子舉報你,你若不是山賊的探子,拿出足夠的證據來."

這話就實在太欺負人了,別說馮君了,就是本位面的良善人家,也拿不出自己不是山賊探子的證據--有身份證明都沒有用,誰知道你是不是私通山賊呢?

所以馮君很干脆地搖頭,"拿不出來,沒誰會有這種證據."

"呦呵,你還有理了?"老六臉一沉,抖手一鞭子就抽向了馮君.

馮君也沒躲閃,只是身子微微側了一下,任由馬鞭抽向自己的背脊.

他這個動作,卻是越發地激怒了老六,他再次一揚手,打算抽第二鞭.

郎震卻是不干了,他手一抖,就掣出了腰間的短刀,陰森森地發話,"你顧家還能代替官府執法不成?"

"好了老六,"一名壯碩的漢子出聲了,"將此人帶到陽山縣衙去問詢好了,也省得旁人說咱顧家不懂規矩."

他的話說得好聽,但此處明顯是陽甯縣地界,他卻要將人帶到隔壁的陽山,其心思不問可知.

然後他側過頭,看一眼郎震,"看你身手,不像個沒名氣的……報個字號吧."

"天雄軍郎震,"郎震面無表情地回答,他不說走鏢的身份,而是扯出了軍方的大旗.

"唔,我知道你,"壯碩漢子點點頭,似笑非笑地發話,"獨狼是吧?那只手是走鏢的時候丟的,然後急流勇退了."

郎震聽到這話,不喜反憂,不過臉上倒是沒表現出什麼,他不動聲色地回答,"區區賤名,沒想到竟然能被顧家得知,真是榮幸得很."

壯碩漢子的嘴角扯動一下,皮笑肉不笑地發話,"從你的表情上,我可是一點看不出來,你感覺有多麼榮幸."

郎震也不說話,斜著眼狠狠瞪賈興旺一眼.

"好了,"壯碩漢子輕咳一聲,看向馮君,"你的來曆,自己也報一下,省得自誤."

馮君淡淡地吐出四個字,"無可奉告."

賈興旺又叫了起來,"此人的包裹里,還有靈猬的刺……估計是偷的."

靈猬的刺?壯碩漢子聞言,臉色微微一變,扭頭去看藍衣年輕人,"十三少?"

顧家的十三少聞言,眉頭也皺了一下,"此話當真?"

賈興旺哪里敢說出"當真"二字?只能硬著頭皮回答,"是獨狼說的."

十三少看向馮君,緩緩發話,"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靈猬的刺哪兒來的?"

馮君面無表情地回答,"你會後悔聽到答案的,真的."

"握草,找打是吧?"老六眼睛一瞪,又揚起了鞭子.

"夠了,"這次是十三少出聲喝止,他饒有興致地打量一眼馮君,"你覺得我顧家是怕事之人?"

郎震這時也忍不住了,"神醫,那咱就看看,顧家怕事不怕!"

馮君眨巴一下眼睛,然後緩緩地搖頭,"老郎,你不用再說了."

老六聞言,很不屑地吐口唾沫,"呸,裝神弄鬼……嚇唬誰呢?"

十三少原本正在琢磨,此人可能是什麼身份,竟然敢這麼說話,聽到老六的話之後,他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來:我也真是的,越活越回去了.

于是他下巴一揚,懶洋洋地發話,"去,檢查一下對方的包裹,看看有什麼東西."

他的話剛說完,馮君就眯起了眼睛,"你可知,士可殺不可辱?"

"嗤,"十三少不屑地冷哼一聲,"老六……還不動手?"

搜查他人行囊,按說這是官府才有資格做的,不過,連這種事都不敢做的話,顧家也就枉稱豪強了.

就算對方真有什麼了不得的身份,顧家也不怕,無非就是看了一些東西,有啥呢?

這世道,只要有點手段的,誰不這麼做?

不過下一刻,十三少覺得哪里有點不對,仔細看一看,又沒有發現什麼不妥.

奇怪,我怎麼覺得……什麼東西晃了一下?

老六拎著馬鞭走上前,看到那個怪人倉皇地離開兩輪車,他的嘴角,泛起一絲不屑的笑容.

對方兩輪車上的包裹,還真的不少,不過這些包裹都封得死死的,老六翻看一下,發現搞不明白這些包裹如何打開,于是直接暴力撕開.

包裹里的東西,頓時掉落了出來.

(強推期間,召喚點擊,推薦和收藏……下個月初上架,沒有看出保底月票的朋友們,是時候出手了.)

上篇:第七十四章 鮮衣怒馬膽氣豪     下篇:第七十六章 你負責補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