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七十九章 兩本功法  
   
第七十九章 兩本功法

這些丸藥到底有多貴呢?郎震說了,只鍛體丹,就是十塊銀元一枚.

以這個位面的物價來算,一個成年人在城市里一天的費用,差不多是在三四十枚銅板左右,這還是不買大件的情況下,若是加上添置衣物,就鐵鐵超標了.

那麼算下來,一個月差不多就是一枚銀元.

馮君換算成了自己比較容易理解的方式,一枚鍛體丹若是擱在地球界,相當于一個大學生十個月的生活費,最起碼也是一萬多塊吧.

鍛體丹是武者奠基階段吃的,甚至在踏入高階武者境界,也可以服用.

一般而言,武者三個階段,初階,中階和高階,各能服用三枚鍛體丹,一共是九枚,超過這個數量的話,丹藥會給人體帶來一些毒副作用.

當然,真要超劑量服用,也不是不行,可是若不想影響根基的話,最好還是再針對性地服用一些可以排毒的丸藥.

這麼算下來,九枚鍛體丹,就相當于地球界的十來萬塊.

反正這個位面的大戶人家,一般最多給每名子弟准備十二枚鍛體丹,再多的話,那些積累的丹毒,就真的不易驅除了.

至于培元丹,就更貴了,是鍛體丹的十倍到十五倍,具體情況要看當時的行情.

郎震當初能服用三枚鍛體丹,一枚是自己湊錢買的,另外兩枚是軍中功勞換取的.

至于他服用的培元丹是從哪里來的,他沒說,郎震也沒問.

一枚培元丹,價值就超過一兩黃金了,而通脈丸卻是黃金都買不到,這東西市面上就沒有賣的,想要得到它,必須通過特定的渠道獲得.

說起這個,郎震就氣憤異常,"我斷手之前一年,依照鏢局的規定,我已經獲得了購買通脈丸的資格,哪曾想後來他們不認賬了."

按照他的說辭,當年他走鏢,賺錢並不少,隨便捎上幾個小行商,讓他們跟在隊伍後面,就是一筆不小的收入,只不過當年他賺錢容易,花錢也沒啥計劃,攢錢不多.

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鏢局願意出售通脈丸,十來二十兩黃金,郎震就算借也能借得到.

遺憾的是,鏢局總部那一年需要大量的通脈丸,下面的份額銳減了九成,結果就導致郎震遲遲得不到通脈丸--鏢局其實也認賬,但是……當時沒貨!

撐了半年,新傷成了老傷,鏢局里又有多人受傷,就算有了通脈丸,肯定要是優先照顧新傷患,而郎震的手已經斷了,沒了什麼大用,他只得黯然離開.

看著郎震神色黯然,馮君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最後還是笑著發話,"你若沒有來到小湖村,也碰不到我,總是天無絕人之路."

獨狼此刻才露出了笑臉,他笑著點點頭,"原來還有些氣他們出爾反爾,現在一點都不生氣了……真的."

除了修煉的藥品之外,兩人還發現了兩瓶金瘡藥,于是他倆各取了一瓶.

郎震心里認為,些許小傷口,對修仙者來說不算什麼,但是他堅持將比較好的一瓶,讓給了馮君--那瓶是顧家十三少的包裹里的.

馮君最感興趣的,還是十三少身上藏著的兩本書.

他打開一看,上面都是小篆書就,不過他對書法一向比較感興趣,而且還身為文科僧,于是很輕松地認出,一本是《太極吐納》,一本是《玄元刀法》.

翻開太極吐納,第一頁是總綱,看起來比較費勁,第二頁卻是一幅人體經脈圖.

郎震不識字,只是側著頭看,但是看到第二頁的時候,他忍不住輕咦了一聲.

馮君側頭看他一眼,"怎麼?"

"這是……這是基礎吐納吧?"郎震看著書,有點不敢確定,"我修習的就是基礎吐納."

練武當然也是要有修煉功法的,據郎震說,在此東華大地上,武者的修煉法門極多,很多大家族都有自己獨特的功法,秘不示人.

而《基礎吐納》功法,是流傳得最廣的一種,普通的書店里都有的賣.

郎震修習的就是這門功法,在他進入軍營後,本來是要學軍中功法的,但是他這一門功法的基礎,打得十分牢靠,他的上官覺得,廢掉修為十分可惜,才沒有強行要他改修功法.

不過,能通過修習基礎吐納功法,修煉到武師,獨狼的天賦,也是很了不得了.

事實上,郎震對這一門功法,還是相當推崇的.

"別看這功法是大路貨,修煉起來進境比較慢,威力也一般,但是它中正平和,是最堂堂正正的吐納功法,也可以說是諸多功法的總綱和源頭,不可小覷……"

說著說著,他的眼睛猛地睜大了起來,"咦?"

馮君奇怪地看他一眼,"怎麼了?"

"好像……好像有點不一樣,"郎震抬手指一指那本書,"我能看一看嗎?"

他拿過《太極吐納》來,仔細翻看兩頁,神色逐漸地凝重了起來.

馮君也覺得,堂堂顧家的十三少,懷里揣一本最普通的大路貨,似乎也說不過去,"怎麼樣,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還果然……有點不一樣,"郎震抬手指一指,干笑一聲,"這功法……居然第一關就要修煉這里."

他指的是圖上的小人,而他手指的位置,正正位于小人的兩腿之間.

"這很正常吧?"馮君很無所謂地發話,他來自信息爆炸的地球界,雖然還不能達到"心中無碼"的境界,但是這簡陋的圖畫,令他生不出任何的尷尬.

"不算正常吧?"郎震伸出獨臂撓一撓頭,"武者入門,肯定要元陽元陰未失,如果一開始就修煉這里,豈不是太容易就……那啥?"

"這你就少見多怪了,"馮君一繃臉.

對于這種僵化的思想,他必須毫不留情地批判,"這不是基礎吐納,而是太極吐納……何謂太極?混沌是太極,陰陽也是太極,為何就不能修煉此處?"

郎震連字都不認識,哪里敢跟修仙者辯論功法的細節?他干笑一聲點點頭,"神醫所言極是,倒是我不學無術,對很多東西都不了解,還望神醫以後多多指點."

馮君大喇喇地點點頭,"看看還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郎震將書翻看一遍,又是倒吸一口涼氣,"還真是不一樣,基礎吐納一共九式十八圖,這書竟然是九式三十六圖,沒准……"

說到這里,他實在無法說下去了,取而代之的,是滿臉的驚訝,"沒准……"

馮君心里早就有了猜測,見狀頓時出聲,"沒准這才是真正的基礎吐納,你們修煉的都是簡易版……對吧?"

郎震沉默好一陣,豎起一個大拇指來,"神醫才思敏捷,我實在自愧不如……這真的很有可能是真相."

"呵呵,"馮君不以為意地笑一笑,才思敏捷……需要嗎?多看兩本網絡小說就都有了.

而且,我是擁有奇遇的主角啊,作者要是不給點主角光環,不是上杆子找仆街嗎?

下一刻,他的眼睛又是一亮,"老郎,你說這功法……我能修煉不?"

郎震的臉色,頓時變得奇怪了起來,就像打麻將把自摸牌打出去一般,神情異常複雜,簡直無法用筆墨來描寫.

其實他的表情,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你都修仙了,還學屁的修煉啊.

但是這話,他還不能直接說,瞠目結舌半天之後,他才出聲發話,"你要是想修煉,當然可以,不過……你確定自己需要嗎?"

"我當然需要,"馮君理所應當地回答,"此前我也沒有修煉過,你說一說,該注意點什麼?"

郎震是徹底地無語了,他真的想不到,一個修仙者,在修煉方面的常識,竟然跟個白癡類似.

不過……這才是神醫曆練的目的吧?身為習慣大開腦洞的他,很快就腦補出了理由.

"修煉這個吐納,最好配合鍛體丹使用,"郎震小心地為修仙者科普,"在你吐納找到氣感的時候,服用……喂喂喂,你給我打住,我沒讓你現在吃啊."

然而,他的話說得有點晚了,馮君聽說自己能修煉,早就按捺不住了,他手上正好把玩著一顆鍛體丹,毫不猶豫地丟進了嘴里.

聽到郎震出聲,他才含含糊糊地發話,"沒吃,噙著呢……能吐出來嗎?"

"唉,遇到了唾液,不吃也作廢了,"郎震心疼得直跺腳,這可是價值十塊銀元啊.

不過下一刻,他就意識到了,人家神醫可是修仙者,在乎什麼世俗錢財?

然而緊接著,他又傻眼了,"我說,你吃也不能全吃啊……三成就夠了!"

他說話的時候,馮君一伸脖子,剛艱難地將一顆鍛體丹咽下去--這玩意兒可是有桂圓大小,幸虧他的嗓子眼夠大.

他直著脖子愣了好一陣,才一撫胸口,沒好氣地看著對方,"老郎,你說話能一次說完嗎?咱不帶這麼大喘氣兒的."

郎震苦惱地一嘬牙花子,"是你老人家動作太快啊……趕快躺好,要疼好一陣兒呢."

(更新到,召喚點擊,推薦和收藏,元旦上架,只有一天了,大家抓緊時間,看出保底月票吧.)

上篇:第七十八章 何人敢稱仙     下篇:第八十章 玉之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