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件件精品(二更)  
   
第一百一十三章 件件精品(二更)

李大福不愧是伏牛省珠寶行業的翹楚,一旦答應為馮君推廣,在短短的一個上午,相關的請柬就送到了各大珠寶行.

下面的地市里,也有一些有實力的本土珠寶行,對于這些同行,李大福采用了電話和傳真通知,至于正式的請柬,會在晚些時候送達.

憑良心說,這個請柬確實有點不倫不類,沒有說拍賣的玉石種類數量,也沒有關于產地和質地的介紹,只說有大量玉石出售,看起來,就是臨時舉辦的一場玉石交易會.

而且,發出請柬的雖然是李大福,場地卻是在痗帚熒|議室,怎麼看都透著古怪.

很多珠寶行在接到請柬之後,一開始摸不清頭腦,這是怎麼檔子事?

馮君雖然連續賣出了幾塊玉石,但是鄭陽珠寶行業太大了,有不少企業關注到了他,但也有一些公司,壓根兒就沒聽說過這件事.

當然,沒聽說過也不要緊,都是珠寶行業的,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直到這個時候,大多數珠寶商才反應過來,合著在鄭陽的地面兒上,又冒出一條強龍.

新人的貨源是否充足,這個大家都不確定,但是供應的玉石不錯,這是已經得到了認可,有了口碑.

當然,新人最有名的,還是他的不好惹,竟然直接硬杠聚寶齋,而且,他的玉石雖然都賣給了痗,但是卻跟李大福建立了很不錯的關系,也許……跟李大福有私下的交易?

不管怎麼說,馮君雖然是以新人姿態出現在鄭陽珠寶界的,但是他的出場還是很有氣勢的,很多業內的行家,都不能確定他的名字,但卻可以肯定,此人當得起"強龍"二字.

各大珠寶行里,不少都有自己的玉石進貨渠道,他們不能確定,馮君到底能提供多少貨源,同時,這個拍賣搞得不太正規,提前兩天才通知大家,不但倉促,而且有點兒戲的感覺.

所以,一些珠寶行對此次拍賣,不是特別地重視,倒不是人不來,而是來的人級別不夠,多是珠寶鑒定師之類的,鑒定的水平夠了,拍板決斷的能要差一些.

當然,也有對這次拍賣特別上心的.

拍賣的前一天晚上,馮君將八塊玉石樣品送到了痗,李大福等幾家的工作人員,瞬間就沖過去強勢圍觀.

這都是對馮君有信心的,所以提前就要拿到樣品的數據,好安排競價策略.

馮君也沒有讓他們失望,八塊樣品都是已經切出來的玉石,品相之類的先別說,首先這些玉料的個頭就不小.

前文說了,玉石不止看品相,還要看個頭.

八塊玉石,看得大家眼睛都直了,有性急的,已經開始琢磨,自家要拿下哪些玉石了.

李大福的職員仗著跟馮君關系尚可,出聲發問,"馮老板,其他的玉石,也是這個檔次的嗎?"

馮君笑眯眯地回答,"不能說同一個檔次,但是差不了太多,太差的我也拿不出手."

旁人一聽,還有很多同檔次的玉石,刷地就圍了過來--這年頭玉石的價格飛漲,如這八塊一般的精品,卻是很少出現了.

有人趁機出聲發問,"老板,你這玉全都是選過的正料,那些帶點雜色的呢?"

帶了雜色的玉,大多會影響品相,好的雕玉師傅,會巧妙地利用那些雜色,反而使雕件顯得更為生動,但是不可否認的是,有雜色的玉,比純色的玉確實差一點.

但是玉石是石頭里開出來的,相互浸染的現象是必然的,一大塊純色的玉真的很難得.

因為純色的玉石數量稀少,所以雜色的玉石就有了市場,尤其是到了現在,玉石的價格,可以說到了曆史最高點,雜色的玉石也就大行其道.

很多珠寶商也抓住了大家的心理,一個勁兒地強調玉石的天然造型,有些恰到好處的雜色,還能賣出令人吃驚的天價來.

然而,這不過是玉石稀少,大家別無選擇,只能這般炒作了.

打個比方說,帶了棕褐色的羊脂玉,本來是受了礦物浸染的,可是有些無良商家竟然敢說,帶了這種顏色的羊脂玉,才是好玉,並且美其名曰糖色.

但是事實上,這種顏色的玉,在以前被人稱為"髒玉"--還糖色,你怎麼不說屎色?

白玉無瑕說的是什麼?指的就是純白羊脂玉,沒有瑕疵!

不過這年頭,會買的不如會賣的,遇到貶低糖色的客戶,商家會解釋說,帶糖色的玉雖然貌似有瑕疵,但是貴在自然和真實,純白的羊脂玉,造假的可能性大.

這話……沒毛病!雖然帶糖色的玉也可能造假,但是邏輯上說得通.

啰啰嗦嗦寫了這麼多,不光是說明馮君手上的純色玉石多麼牛叉,而且還延伸出一個問題來,很多商家想要知道--你的尾料是怎麼處理的?

你把純色的玉芯取了,取得還這麼乾淨,這樣的大手筆,周邊不可能沒有雜色碎玉.

什麼?你看不上那些碎玉?看不上好啊,我們看得上.

馮君也不解釋那麼多,就是乾淨利落的兩個字,"沒有!"

他沒辦法解釋啊,怎麼解釋?說雜色玉石在我們那里就是破爛,砌牆都嫌不夠美觀?

不管怎麼說,這八塊玉石一亮相,鎮住了好些人,大家對明天的拍賣,也生出了極大的期待,有兩家公司的老總聽說之後,連夜往回趕.

但是最終,還是有三家企業的老總得到消息晚了,趕不回來了.

第二天一大早,馮君將剩下的九塊玉石也拉了過來,用那輛剛剛到貨的輝騰.

此番他從手機空間帶來的玉石,體積差異不算小,但這還是他特地控制了一下,沒有將那邊太大和太小的玉石弄過來,基本上都偏向于中不溜.

沒辦法,要說大塊玉石,止戈山那里並不少,馮君不敢弄過來.

他收的兩塊最大的玉石,一塊有九百多公斤,馬上就接近一噸了,小一點的那塊,也有近六百多公斤,還全是羊脂玉.

他要是敢把這兩塊弄過來,別說伏牛省了,全國都得驚動了,上當天的網絡頭條肯定沒跑--如果娛樂圈不蹦出什麼幺蛾子的話.

而止戈山上,鐵定還有更大的玉石沒有開采出來.

光馮君知道的,就有一塊十幾噸重的玉石,正在切削中,對方已經在跟他談價格了,並且表示,這塊石頭實在太大,搬運起來麻煩得很.價格不合適的話,他們可能暫時停止加工.

簡而言之,這一批玉石可以稱得上件件精品,進入這個世紀以來,鄭陽市還沒有一次性出現過這麼多質量上乘的玉石,也算是創造了一個記錄.

玉石好,拍賣的價格也不錯,一個上午的時間,就拍賣了八塊玉石.

這個效率聽起來很一般,實則不然,因為買家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對玉石的鑒定上了.

每一塊玉石真正喊價的時間,不會超過五分鍾.

在場的全是同行,對玉石的估價都很清楚,而且他們也能通過其他人的反應速度和價格,分析出對方是否有必得之心,一旦有人喊到比較高的價位,基本上就不會再有人加價了.

這種訂貨會形式的拍賣,一般都不會有太不合理的價位出現--大家買玉石,不是為了炫富,也不存在什麼限量版的說法,是純粹的商業行為,買玉石就是為了雕琢好了之後賣玉器.

既然是做生意,意氣之爭就要不得了.

反正今天的玉石不少,買不到這一塊,還可以指望下一塊.

上午賣出的八塊玉石里,李大福和痗岫U拍下了兩塊,可見他們的准備還是很充分的.

李大福還想再拍第三塊,但是另一家名叫明瑞的珠寶公司咬得很緊.

到最後,這家公司的老總還出面,跟李大福的職員商量,"現在價格已經偏高不少了,我們私企這麼花錢無所謂,但是你們國企,真的敢亂花錢,然後坐等上級檢查嗎?"

拍賣途中,場下做這種交流,其實會令物主遭受經濟損失--交流雙方一旦形成統一意見,達成價格同盟,拍賣價格就很難上去了.

不過馮君也沒有在意這兩人的私下接觸.

他今天搞的,本質上就不是什麼拍賣會,更像是一個可以競價的玉石市場,只要沒有人惡意圍標,賣出去的價格低點也能接受.

而現在這塊玉石喊出的價格,已經遠遠地超出了他的底線.

那麼,兩個競爭者想在私下談判,他就直接無視了.

最終,還是明瑞公司將這塊玉石拍下了,用該公司老總的話來說就是,他們儲備的玉石還有不少,但是青玉斷貨,只能到處調貨,而珠寶行品種不全的話,會有損公司的口碑.

所以,他們能接受更高一點的價格.

而李大福不能無限制喊價,他們對成本控制,看得還是很重的.

中午時候,大家去痗帚滬僭騔H便吃了點自助餐,然後來到現場繼續戰斗.

上午八塊玉石,痗帘M李大福加起來,占了半壁江山,已經可以滿足了,不過其他珠寶行並沒有想到,下午痗帚熙艭,依舊咄咄逼人.

上篇:第一百一十二章 找錢(一更賀yhhqiu1)     下篇:第三百一十四章 圈里圈外(三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