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眾怒  
   
第一百一十七章 眾怒

面對葉少的怒視,馮君並沒有以牙還牙地對視,不是不敢,而是不屑.

他伸出筷子去,夾起一顆花生米,在嘴里慢吞吞地咀嚼著.

看到他這個態度,葉少越發地惱了,他冷哼一聲,"馮老板這是……對竇公子有意見?"

"你這人說話,倒是奇怪,"馮君抬頭看他一眼,冷冷地發話,"我壓根兒就沒聽說過你說的這個人,哪里來的什麼意見?"

葉少終于意識到了,自己跟這貨就沒啥話好說,于是側頭看一眼梁海清,"梁總,還是你來說吧."

梁海清頭皮有點發麻,但還是要表現出一臉的鎮定,免得被人看了怯去.

他沖馮君點點頭,"馮總,竇公子和葉少在京城,能量很大,而且也是誠心購買玉石,你手里的貨,鄭**本吃不下,也該考慮一下省外的市場了,京城的需求,比伏牛大多了."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馮君也願意好好說話,見到梁總說話不擺譜,他才微微頷首,"省外市場,我當然要考慮,我想說的是,現在手邊沒貨,得稍微等一等."

葉少見他語氣有所放松,于是又出聲發話,"先拿一點出來,有幾塊算幾塊,你手里總不至于一點存貨都沒有吧?"

他這個邏輯是沒有錯的,單純從商業的角度來說,那些緊俏商品的供貨商,一般手里都會有一點壓箱底的貨物,萬一有那些有來頭的人張嘴,商家可以拿出來應急,這是生存之道.

然而,他並沒有想到,馮君是個另類,真的沒有一點存貨,而且馮老板非常討厭這種自以為是,哪怕他現在有貨,就沖對方這個態度,他都未必願意拿出來.

所以他淡淡地看對方一眼,"不管你信不信,我現在一點存貨都沒有."

葉少的臉也黑了,身為一個自視極高的主兒,他覺得自己主動上門拜訪,已經給對方太多的面子了,不成想這厮竟然如此地不開眼.

不過想一想自己的來意,他還是強壓怒火發話,"你若是能拿出來一些上好的玉石,京城周邊的玉石,我們可以幫你包銷."

聽明白沒有?是竇公子幫你包銷,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馮君卻是笑了,他怪怪地看著對方,"包銷?多謝閣下,不用了,我這買賣就是隨便做一做,沒打算打壓其他同行的生存空間."

包銷對他來說,是好事,也不是好事,好事就是那竇公子強力推銷的話,肯定會擠占其他玉石供貨商的市場,馮君自己的玉石,就能多賣一些.

壞事則是,渠道在對方手里掌握著,他的利潤未必能有多高,利潤的大頭肯定歸了渠道商.

到了最後,沒准是貨出的不少,錢賺的不多,還惡了其他供應玉石的人.

葉少聽到這話,卻是勃然大怒,合著你小子已經聽懂了我的話,卻不想照辦?

尤其令他惱怒的是,在他的計劃中,采購一批好的玉石,只是初始目標,如果對方的玉石確實又多又好,他就有壟斷這個渠道的打算.

現在見對方死活不買帳,他終于按捺不住火氣,陰森森地發話,"馮總,你別以為竇公子的勢力,只是在京城,我上門找你,已經是給足你面子了."

"是嗎?"馮君微微一笑,也不看他,而是又夾起一顆花生米來,咀嚼幾下,一伸脖子咽了下去,才慢條斯理地發話,"我沒逼著你上門,換句話說就是……其實你不需要給我面子."

"不需要嗎?"葉少獰笑一聲,側頭看一眼梁海清,"梁總你怎麼說?"

梁海清卻是知道,別看竇公子高高在上,在伏牛沒什麼根基,但人家真要決定在伏牛出手的話,也有的是人願意幫忙.

不說別人,就說痗帚漱j老板,那也是想上杆子巴結竇公子的.

不過同時,梁總也知道,小馮這人也相當不好惹.

于是他只能賠著笑臉和稀泥,"這樣吧,葉少,痗忿晹釣漍穭ˋ貜漸,你先拿去周轉,等馮總再弄來新玉,咱們再坐下來細談……既然是做生意,還是要和氣生財嘛."

葉少猶豫了一下,在來之前,他已經說了,不想動痗帚漸,他不願意出爾反爾.

但是眼下,他也沒有別的選擇了,能多帶回去幾塊玉,也算沒有白來一趟.

然而,這麼做的話,他終究是失言了,所以他點點頭之後,又看一眼馮君,冷冷地發話,"看在梁總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一般計較,要不然……"

葉少的威脅不是空口白話,他知道對方有玉石貨源,但是……似乎涉及了一些灰色地帶?

惹得竇公子生氣的話,能出手直接刨除這個貨源,然後將貨源掐斷,甚至是據為己有.

當然,竇公子真的這麼做的話,也要付出一些精力和代價,這就存在一個劃得來劃不來的問題--如果付出同樣多的東西,能得到更大收益的話,就沒必要在此事上糾纏.

他沒有把話說完,但是馮君不答應了,"要不然就怎麼?"

賣給痗帚漱T塊玉石,已經跟他無關了,梁海清願意拿給葉少,那是人家的選擇.

但他還是有點不開心--拿著我賣出去的玉石裝孫子,我臉上也無光.

"要不然?哼哼,"葉少輕哼兩聲,他本來想說斷了你小子的財路,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他不把馮君放在眼里,但是他也知道,對方可能有點黑,社會的背景.

京城出來的主兒,不會害怕道上人物,可沒做好准備就貿然挑釁對方,難免會吃眼前虧.

所以哼了兩聲之後,他輕描淡寫地說一句,"信不信我在鄭陽趕絕你?"

"趕絕?"馮君奇怪地看他一眼,眼中分明是在說:你丫是不是有病?

"呵呵,"見到這個眼神,葉少笑了起來,那是非常雍容,非常傲慢的笑容,淡淡的,但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笑容,"你可以不相信."

馮君就見不得這裝逼的樣子,你丫的譜也擺的太大了吧?

他就沒想,他的傲慢,比對方差不了多少,葉少心里也正咬牙切齒呢.

總之,對方既然這麼風輕云淡,馮君也沒興趣直接懟過去,好像我就沉不住氣似的.

所以他只是看一眼梁海清--老梁,我們好好的吃飯,你就領來這麼一個掃興玩意兒?

梁總也是一肚子的無奈,他才要說什麼,就聽得鴻捷的那位美女老總輕哼一聲,面無表情地發話,"兩位,我們還要喝酒,您二位請便吧."

紅姐也是有點惱了,不過此事不是針對她的,而且對方來頭明顯很大,所以她也沒有說出多麼難聽的話來--當然,有一張冷臉也就夠了.

葉少馬上就受不了啦,他今天如此強勢,有一小部分就是為了引起這美女的關注,眼見她出聲攆人,他終于不再淡定,眼中放出了咄咄逼人的光芒,"美女,這事跟你有關嗎?"

不等紅姐出聲,王海峰也發話了,他冷哼一聲,"我們喝酒喝得好好的,你上門來湊個熱鬧也就算了,沒想到這麼掃興,還不麻溜兒地從哪兒來回哪兒去?"

葉少不耐煩地看他一眼,"這兒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嘿,"王海峰氣得笑了,他知道對方的勢力大,但是王教練從小到大沒吃過什麼虧,心氣兒也不是一般的高,"我們吃飯吃得好好的,你跑進來裝逼,到底是誰沒資格說話?"

葉少氣得鼻子都快歪了,你一個小小的打工仔,也敢對我呲牙咧嘴?

不過,他也不會再跟這厮計較,太失身份了.

所以他站起身來,冷冷地看馮君一眼,面無表情地發話,"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既然不懂得珍惜,那就讓現實教你做人吧."

馮君眉頭一皺才待說話,徐雷剛實在受不了啦,"我說小子,再**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嘴?"

葉少側頭看他一眼,眉頭又是一皺,"你又是哪棵蔥?怎麼隨便一個阿貓阿狗,都有資格插嘴了?"

徐雷剛也氣得笑了,"老子就是徐雷剛,你不報的名字,進得來這里嗎?"

葉少先是一怔,然後不屑地笑一笑,"有套小別墅,就很牛逼了?你才見過多大的天?想架梁子嗎?我奉陪!"

"奉陪?你奉陪個茄子!"徐雷剛一拍桌子,就站了起來,"老子今天心情好,不弄你!什麼狗屁的葉少,還趕絕馮總,我倒要看看,伏牛哪個家伙敢動我朋友!"

葉少深深地看他一眼,轉身就走,出門的時候才哼一聲,"非要架梁子的話,那就不要怪我葉某人殃及無辜了."

"我去你瑪德,"徐雷剛抓起面前的煙灰缸,就狠狠扔了出去.

砰地一聲大響,煙灰缸在門框上炸開,還好葉少躲得快,饒是如此,身上也濺了幾片碎片.

"哈哈,"王海峰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在伏牛威脅朱司令的兒子,真是好膽量!"

"朱司令?"葉少有點呆滯,這貨不是姓徐嗎?

倒是梁總消息靈通,他訝異地發問,"你就是朱司令的小兒子?"

徐雷剛卻是連他也恨上了,一擺手,"快滾,別逼著我揍人!"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 窮追不舍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在他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