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在他鄉  
   
第一百一十八章 人在他鄉

梁海清和葉少狼狽不堪地從別墅里退了出來.

葉少上車之後,一臉悻悻之色,很不服氣地發問,"這朱司令是什麼人,省軍區的?"

梁總歎口氣,悶悶地回答,"副司令,鄭陽軍分區的司令,朱任俠……你沒聽說過?"

"朱任俠?"葉少愕然,他還真知道這個人,"就是那個……很晚才平反的家伙?"

這句話的信息量略大,別人早早就平反了,為啥朱司令晚了?肯定有原因的.

梁海清當然知道原因,事實上,朱司令之所以出名,跟這一點也有些關系--他跟為他平反的那位,政見一直不合.

現在看起來,葉少也知道這一點.

梁總只能微微頷首,"朱司令本來姓徐,他在伏牛很有人緣,不光是部隊,現在省里還有些老領導,是他當年保下來的."

葉少的嘴角抽動一下,半天才不可置信地發話,"可是,人在……人情才能在吧?"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朱任俠已經死了好幾十年,再大的恩情,也經不起時間長河的沖刷.

梁總緩緩搖頭,"那個年代的人,跟現在是不同的,沒有那麼市儈和功利."

葉少只覺得臉上一熱,你這不是說我功利嗎?"不過,朱任俠應該是反對改革開放的吧?"

梁海清歎口氣,說起這些高層辛秘,他肯定比不上葉少,但是朱任俠的情況,不少伏牛人還是知情的,"倒也不是反對改開吧,只是政見不合……他只是其中一員."

葉少也不傻,聽出了點名堂,"所以,這個姓徐的胖子,也是有人保護的?"

朱任俠是死了,但是他那個陣營的人又沒有死完,而且很明顯,非主流會更抱團.

"不光是徐雷剛不好對付,而是……他要護著馮總的話,你恐怕無法趕絕,"梁海清猶豫一下,還是實話實說,"在伏牛,朱司令的面子很大."

塚中枯骨罷了,葉少心里有點不屑,但是對方鄭重其事地勸誡,他也不便叫真.

所以他只是輕輕一哼,"我只是看不慣姓馮的那麼囂張,既然你這麼說,放過他也無所謂……說實話,趕絕他也不能創造任何收益,爭口閑氣而已."

不能創造收益?梁海清心里暗笑,這京城的人說話,也真夠不要臉的,你是想搶人家的收益,人家不買帳,你才用趕絕來威脅,這叫爭閑氣嗎?

他心中腹誹,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一毫,反而是笑著發話,"是啊,以葉少的局面,沒必要跟他們計較……贏了也不值當."

他倆坐在後面說話,卻沒有注意到,前面開車的司機撇一撇嘴:外省人在伏牛省,跟朱任俠的兒子斗?你起碼得有一個副國的老爹,還得對口才行.

與此同時,徐雷剛也在氣呼呼地表態,"馮總你放心,我老徐是沒錢,也沒能力活動什麼項目,但是咱保個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朱司令已經死了三十多年,居然還有這影響力,已經非常難得了,至于說跑項目,那是真的不可能,朱司令活著都未必能起作用,畢竟是經濟掛帥的年代.

馮君笑著點點頭,"今天是我不對,不該把這煞風景的家伙弄過來."

"這哪兒能怪你?"徐雷剛笑著搖搖頭,"你也說了不讓他們來,是他們上杆子要來,我這也算長見識了……這年頭不講究的人,真的是越來越多了."

王海峰卻是很湊趣地豎起一個大拇指來,"別人不說,雷剛兄是講究人."

"別誇我,"徐雷剛笑著擺擺手,"不是我講究,是馮總太講究,咱不能看著講究人吃虧."

四個人又聊一陣,馮君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咦,這貨還好意思給我打電話?"

王海峰探過頭來一看,"臥槽,這個梁海清就是痗帚滷衚`吧?別理他."

馮君也不想接這厮的電話,今天已經夠掃興了.

反正他也不擔心,姓梁的會在玉石的款項上動手腳,參與今天這場拍賣運作的,除了痗帚漱H,還有李大福.

不過,為什麼總覺得,還有什麼事情沒做?

梁海清也是有身份的,一個電話打過來,馮君不接,他就沒有再打第二次.

過了一陣之後,紅姐的電話響了,她拿起手機來一看,"呦,三個八,又是個風騷號."

"嗯?"馮君聞言,側頭一看她的手機,"我去,這是梁海清的手機號."

"別理他,"王海峰很干脆地表現出了自己的喜惡.

紅姐看他一眼,抬起白皙的小手,掠一下額前的發絲,不懷好意地一笑,"沒事,接起來逗逗他,看他要說什麼."

王海峰無奈地一翻白眼,"你這還真是閑得蛋……閑得淡定."

結果她才接起手機,那邊就發話了,"鴻捷的張總是吧?麻煩你跟馮君馮老板說一聲,我本來是想跟他說一聲王為民下落的,剛才沒顧上."

梁海清不想得罪葉少,但也不願意開罪馮君,所以只能送了葉少之後再打電話.

"哦,馮君喝多了,正在衛生間吐呢,"紅姐輕描淡寫地發話,"方便跟我說嗎?"

"方便,這有啥不方便的?"梁海清在那邊笑,"有人反映,他沒走遠,就在東麟市."

東麟是伏牛的一個地級市,距離鄭陽也就兩百公里.

馮君聽到這話,直接拿過了手機,"具體地方在哪兒?玉石我會兌現的."

"這個具體地方……爆料人也不是很清楚,"梁海清苦笑一聲,"好像是聚寶齋以前聘用過的一個模特,目前在東麟市……"

這個模特叫靜兒,基本上是野模的路子,為聚寶齋拍過一些宣傳照片,也參加過一些現場活動,當時的王為民就有點想法.

只不過這模特比較矜持,王為民那時事情也比較多,抽不出太多時間來哄她.

等他有時間的時候,靜兒辭職不干了,反正鄭陽這些不太正規的模特,整天東飄西蕩,留的個人信息不是很可靠,電話號碼一換,根本就聯系不上了.

前一陣,戴夢珠寶行一個小男孩玩斗牛直播,發現了一個不錯的女主播,總感覺她有點眼熟,後來通過聊天知道,這個女主播給聚寶齋做過模特.

珠寶行之間平時有聯系,小男孩兒遇到聚寶齋的人,說起這個女主播,又拿出截圖來,結果聚寶齋的員工說,這女孩兒叫靜兒,少東家曾經對她有點意思,你把她的信息給我.

王為民是不玩斗牛直播的,事實上,現實中的成功男性,玩直播的還真的不多,與其隔著屏幕砸錢,不如直接去夜總會,起碼還能挨挨擦擦地占點便宜.

當然,王海峰這種另類,不能算在其中--其實就算王教練,玩得更多的也是附近的人,雖然也是隔著屏幕,但是遇到良家的機會多一點,.

不過,王為民知道靜兒的消息之後,也充了錢上去捧場,聽說進展還不錯.

現在靜兒就在東麟市,前兩天還專門說了,貢獻榜榜一"喂哥哥"要來看她,所以直播的時間要有些變動.

小男孩直覺地感覺,這個喂哥哥就是王為民,他對此耿耿于懷: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當然,這只是孤證,但是梁海清做事比較地道,他又托人在警察局了解了一下,知道王為民跑路之後,還用手機打過幾個電話.

犯罪嫌疑人跑路,居然敢用手機打電話?別說,這種情況還真的不少見,這並不是他們沒有防范意識,而是他們非常確定,自己的犯的事兒,不值得警方銜尾直追.

警察辦案是需要經費的,跨地區的話還存在個合作問題.

就以王為民的事情為例,他逃離鄭陽之後,若是藏在伏牛省其他地級市,兩個市的警方之間溝通,就不會很通暢了--除非是省警察廳出面協調,

然而,馮君遇襲的案子,可能驚動省警察廳嗎?別逗了,犯罪嫌疑人不管是想搶劫還是想傷人,都是未遂,正經是馮君傷了對方三人.

類似于這種案子,都不夠資格驚動市警察局,分局能關注一下就算不錯了.

這種事,苦主想要請動省警察廳出面,那得搭進去不少的人情,而且效果都未必好--警力原本就有限,咱不帶這麼浪費的.

所以王為民打幾個電話,真的很正常.

警方無法出動警力抓人,但是掌握動態還是沒有問題的,根據對其手機的監控,他們確定,王為民是向東麟市逃竄的.

反正,就算有這個線索,他們也不能確定,王為民是藏在東麟市--你說他可能藏在那里,我還說他可能又悄悄潛回鄭陽呢,這事兒誰說得清楚?

不過對梁海清來說,有這兩個證據,他基本上就能斷定,王為民應該是在東麟市落腳,起碼是可能休息幾天,然後再跑路.

梁總的意思是,這事兒你不能指望警方自覺,你得充分發揮自己的主觀能動性,查清楚王為民藏身何處,然後你從鄭陽帶幾個警察過去抓捕,這才是正道.

什麼叫人民戰爭的汪洋大海,這就是了,身為苦主你都不動,還想指望別人?

(更新到,召喚推薦票和月票.)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 眾怒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 啥是斗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