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劃道(一更賀盟主冷血動物)  
   
第一百二十六章 劃道(一更賀盟主冷血動物)

精壯小伙子聽到馮君的話,眉頭一揚,看起來有點躍躍欲試的樣子.

不過最後,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只是側頭看一眼貌似標哥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面帶微笑,不過那笑容實在是假的可以,"馮老板,我找你談點生意."

"沒興趣,"馮君眉頭一皺,非常簡單粗暴地拒絕了.

只沖著對方的態度,他什麼生意都不會談,甚至沒興趣知道具體內容--我又不缺錢.

男人的臉上依舊帶笑,不過那笑容越發地假了,"馮老板,我主動上門,這可是很有誠意的,你連聽一聽的興趣都沒有?"

馮君自命講究人,聽到對方說起誠意,就知道得給出一個交待了.

所以他一指另外兩人,淡淡地發話,"在談話之前,先管住你的兩條狗,我不喜歡跟不懂規矩的人談話."

女人聞言,勃然大怒,"小子,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你竟然敢侮辱我?"

"有病!"馮君淡淡地看她一眼,轉頭就走,"不談了,我只跟人打交道."

他這麼離開,也沒說什麼"有種你就闖進來",沒必要,對方若是不信邪,真敢強行闖進來的話,他不介意出手懲治.

華夏的國情不同于美國,哪怕是在自家宅院里,主人也不具備無限開火權,甚至連有限開火權都沒有--槍都禁了,用啥開火?

總之,這種有中國特色的業主權利,為非法進入者,提供了相當程度的保護,但是馮君並不在意,要知道,這里是桃花谷,業主普遍強勢,而徐雷剛更是手眼通天.

只要對方敢強行闖入,他就敢出手.

見他毫不猶豫地轉身就走,男人歎口氣,"馮老板,我是王鐵臣,我是抱著很大的誠意,來跟閣下化干戈為玉帛的."

"王鐵臣?"馮君扭過頭來,似笑非笑地發話,"這次你不威脅我了?"

王鐵臣就是王為民的老爸,聚寶齋的董事長,上一次跟馮君通話,口氣相當托大.

那麼,那女人十有八九就是王為民的母親了,怪不得一張嘴,語氣就那麼沖.

王董事長聽他提及上一次通話,倒也沒表現出尷尬,只是笑著發話,"上一次,我還不知道閣下神通廣大,竟然能搭上朱司令的線,我為我的冒失表示道歉,還望馮老板海涵."

馮君不喜歡時下流行的那種"我弱我有理"的論調,但是同時,他也不服氣"我強我有理"的邏輯,所以只是冷冷一笑,"聚寶齋還真是有眼色,看人下菜啊."

"那是,"王鐵臣毫不猶豫地點點頭,"做珠寶生意,必須懂得看人下菜……"

別說,他還真有一套自己的理論,而且理直氣壯,"跟一個窮鬼嘮叨再多,買不起的還是買不起,沒准還會生出什麼意外,有句老話,叫'窮**計,富長良心’,說的就是這個."

馮君不屑地笑一笑,"我說王為民那破脾氣哪兒來的,原來是家傳,明明是欺軟怕硬,你居然能找出一套歪理邪說,也真夠無恥的."

風姿綽約的婦人聞言,再次惱怒了,她不能容忍對方侮辱了自己的兒子,還要侮辱自己的老公,"欺軟怕硬?切……你也算硬?"

"我當然很硬了,"馮君沖她擠一擠眼,然後淫笑一聲,"不信的話……你來試一試?"

能說出這種不要臉的話,他的口味實在夠重,不過對他而言,對方屢次三番來找碴,打了小的來了老的,一次又一次,每次態度還都那麼diao,真當他這講究人不會耍流氓?

女人卻是沒有太大的怒火,她的胸脯急促地起伏兩下,接著冷笑一聲,"看你這流氓德性,我兒子的年紀都比你大."

"年紀大又怎麼樣?"馮君冷笑一聲,他願意敬老,但是對那種倚老賣老的老不修,他也不缺難聽話,"指不定你兒子時不時找你滾床單,回一下爐呢,就是不知道夠不夠硬."

"回爐"一詞,是伏牛省罵人的方言,就像書面語里的"扒灰",不是指單純地扒開爐灰.

女人就算再沉得住氣,聞言也禁不住大怒,"混蛋,你是找死嗎?"

馮君根本懶得理她,倒是王鐵臣擺一下手,阻止自己的妻子再說下去,然後沉著臉發問,"馮老板這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了?"

此前他一直笑嘻嘻的,現在終于變臉,顯然是對馮君惡毒的話不滿了.

但是馮君哪里會在乎?他冷笑一聲,"我還當你只會笑呢,原來也有脾氣啊……給你面子?憑啥,就憑你臉上橫肉多?"

王鐵臣被這話噎得有點受不了,他的妻子卻是憤怒地叫了起來,"我們是給你臉,你別不要臉,京城有人放話了,要趕絕你……你真想自尋死路嗎?"

馮君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淡淡地說一句,"我不跟瘋狗說話."

女人氣得就要往前沖,被王鐵臣一把拽住了.

然後王董事長怪怪地看著馮君,"小伙子,你想好了……真要跟我聚寶齋為敵?"

"是王為民先選擇與我為敵,"馮君淡淡地回答,"沒道理你兒子可以找我的碴兒,我只能跟你和解……做錯事情,就得付出代價."

"我願意付出代價,"見到他說起代價,王鐵臣的臉色好了一些,"今天就是來跟你談合作的."

"我沒興趣跟你合作,以前沒興趣,以後也不會有,"馮君面無表情地發話,毫無商量余地的口氣,"我的東西不愁賣,也不想買你任何東西……你要是不服氣,只管沖著我來好了."

"鐵臣,我早就說了,不用來找這小兔崽子,"女人高聲叫著,一雙美目隱約有點充血,"看看,自取其辱了吧?"

王鐵臣卻是波瀾不驚地回答,"不試一試,怎麼知道不行呢?咱們做事,總是要先禮後兵……馮老板,你說是這個道理吧?"

"先禮後兵?"馮君氣得笑了,"你們一來就張牙舞爪的,也算是先禮後兵?"

他當然知道,對方是為了身陷囹圄的王為民而來,可是在一開始的溝通中,王為民的母親就表現得異常高調,這算是處理問題的態度嗎?

莫非……你的兒子是充話費送的?

王鐵臣卻是一攤雙手,很不以為然地回答,"這也沒什麼不好吧?我們只是想告訴你,雖然為民被關進了看守所,但聚寶閣並不是毫無還手之力."

"你需要考慮一下……跟我們為敵,可能會付出的代價."

要不說,強勢的人,腦回路跟一般人都不一樣,聚寶閣雖然是來求馮君高抬貴手的,但他們並不是一味地懇求,反而是再次展示他們的傲慢.

這個邏輯也不是毫無道理,現實社會中,很多糾紛之所以能被調解,就是因為沖突雙方意識到了,繼續糾纏下去,結果可能是兩敗俱傷,毫無意義.

所以,王為民母親的態度就能理解了,她想通過自己的強勢提醒對方--別看你現在占了上風,我聚寶閣要是不買帳,以後你會麻煩不斷.

不過馮君哪里會怕這個?他不以為然地笑一笑,"是你聚寶齋先選擇跟我為敵,既然是你們開始的,那麼什麼時候結束,你們說了不算."

王鐵臣黑著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那好,我等著你說結束."

說完之後,他轉身就走,對方不接受和解,他甚至連威脅的話都沒興趣說,各憑本事吧.

倒是他的妻子狠狠地瞪了馮君一眼,不無挑釁地發話,"我現在就去保我兒子出來,保外就醫……讓你這混蛋看一看,我聚寶齋在鄭陽的能量!"

馮君不以為然地笑一笑,然後拿起手里的手機,沖著她晃一晃,然後嬉皮笑臉地發話,"那我倒是有點害怕了,不知道你們打算用什麼病的名義,讓他保外就醫?"

王為民母親的臉色,在瞬間就變了,她只顧著生氣了,卻是忘了,對方手里的攝像一直開著的,"你……你還真是無恥!"

馮君呲牙一笑,"我開著攝像機記錄事情經過是無恥,那你們公然玩法,又算什麼?"

"好了,"王鐵臣扭頭過來,呵斥自己的夫人,"別跟他廢話,咱兒子從小到大,精神就有點不正常,你這當媽的又不是不知道."

王董事長的態度,也相當不含糊,你想知道我們用什麼名義保外就醫?可以啊,就是"精神病"的名義,有種你攔住了.

馮君聽到這話,也忍不住微微一眯眼睛,聚寶齋果然不是一般的狂妄,竟然敢當著攝像機,就公然跟自己叫板.

說實話,精神病還真是一個明智的選擇,有多少人就借著這個名義,逃脫了法律的制裁.

馮君知道,對方在鄭陽市根深蒂固,人脈之廣,不是他可以相比的,真要出具了精神病的相關證明,他也沒有什麼好的手段去阻止.

然而,他又怎麼能容忍對方在公然挑釁之後,大搖大擺地離開?

所以他冷冷地發話,"你要玩,我奉陪到底,不過我這人不喜歡不教而誅,就把難聽話說在前面,如果王為民真的保外就醫了,你聚寶齋就等著陪葬吧."

(第一更,賀盟主冷血動物之水母,召喚月票和推薦票)

上篇:第一百二十五章 巴結的機會(三更求月票)     下篇: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一樣的自拍(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