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至高主宰 第175章 命運枷鎖  
   
第175章 命運枷鎖

秦易久久無法消化這個事實,顯然即便作為穿越者,他一時之間,也是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他萬萬想不到,偌大煙羅域,竟然是外界的一個流放之地,是無數流放罪人衍生出來的一個地方.

每一個人從出生開始,便自帶罪孽枷鎖,便被罪族的身份綁定.這重身份將每個人都死死綁定在煙羅域.

哪怕幸運走出去煙羅域,這層身份也將如陰霾一樣,永遠籠罩著.只要暴露,便會被人恥笑,被人輕賤,甚至被人打殺.

換句話,對于外面更大的世界而言,煙羅域的人,天生便低人一等,甚至低人三等五等.

"老爺子,照你這麼,七國學宮的宮主,高高在上的身份,也同樣是戴罪之身嗎?"

邵鵬舉表情黯然道:"其實,現在掌控七國的掌權者,大部分都不是第一代的流放罪族.現在的所有人,也都是當年流放罪人的後裔罷了.只是,一代為罪,代代為罪.這是一個固執和充滿偏見的世界.唯有天賦和實力,才能改變命運的漩渦.秦易,你是青羅國陰陽學宮個這幾百年來,唯一表現出能夠打破命運枷鎖的天才.姜魁不行,甯千城不行,姜心月恐怕也不行.但是你,老夫看到的希望,還有宮主,他同樣在你身上,寄托了極大的希望."

忽然間,秦易想通了許多.

他忽然想通了,為什麼青羅宮主會那麼器重他,會送他一套隱身和飛行符裝.這個待遇,甚至連姜魁和甯千城都沒有享受到.

這一切疑團,在這一刻都有了答案.

"老爺子,這個機密,年輕一輩,其他人都知道嗎?"

"年輕一輩,沒人知道.便是老一輩之間,也是諱莫如深的話題.老夫若非機緣巧合知道了這個秘密,恐怕也會蒙在鼓里.在煙羅域,七國的高層都努力制造出一副太平盛世的樣子.實際上,高層之間都很清楚,煙羅域的命運,早就注定了.對于外界而言,這就是一個流放之地,一個荒蠻,落後,弱,低賤的地方.不管煙羅域如何掙紮,在外面的世界里,也撲騰不出多大的浪花.而對于神棄之地而言,煙羅域就是一塊肥肉,是他們沖出神棄之地,進入外面世界的一個跳板."

老爺子的語氣,充滿了低沉.

"所以,我們就像在夾板中間,兩頭都不討好,對麼?"

"是的.外面的大世界對煙羅域有偏見,而神棄之地的罪孽生靈,則對煙羅域虎視眈眈."

"其實,對外面的大世界而言,或許煙羅域的修士,在他們眼里,也是罪孽生靈吧?"

邵鵬舉的語氣帶著幾分自嘲和蕭瑟的意味.

秦易徹底傻眼了.

罪孽生靈!

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堂堂七尺男兒,在別人眼里,竟然有可能是罪孽生靈?

前世秦易生活的地球,未必沒有種族之間的歧視.但是,那種矛盾,跟這個世界一比,簡直是太溫和了.

要知道,一旦被列為罪孽生靈,那意味著什麼?意味著人家隨時可以對你喊打喊殺!

就跟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在這一刻,秦易才真正明白,邵鵬舉所的改變命運的真正含義.

如果煙羅域真的只是一個流放之地的話,對于外面的世界來,任何修士的命運,確實便如風中落葉一般,不能自主.

邵鵬舉顯然也能理解秦易此刻的心情,任何人忽然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心情都不會好.

他自己當年得知這個消息時,都已經步入中年了.也是同樣根本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秦易,事實很殘酷,但正如你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煙羅域有史以來,走出去的人物,也並非沒有.只是不多罷了.我們青羅國陰陽學宮的曆代前輩中,便有豪傑人物,順利離開煙羅域.只是,他們離開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過.命運何去何從,無人知曉."

秦易道:"會不會是他們以煙羅域為恥,不願意走回頭路,不願意再背負罪族的罵名?所以,不願意回來?"

"不!任何一個學宮的前輩,他們能夠走到巔峰,都是學宮花費無數心血培養的.這種傳承的香火之情,絕不可能抹殺.他們不回來的原因,七國學宮都曾推測過,要麼是在外面混的不如意,未能有衣錦還鄉的心思;要麼便是在外面遭遇了意外,身死道消."

邵鵬舉的一席話,讓秦易的心情多少有些郁郁.

回到前面的位置上,望著窗外的大好河山,美麗景色,完全無法跟流放之地,沉淪之地聯系在一起.

"煙羅域大好河山,並沒有錯,錯的是人心.所謂的流放之地,沉淪之地,無非是外界形成的一種慣性偏見罷了."

秦易心思如潮,很快,他便拋開了那些紛亂複雜的情緒:"如果這一切是命運安排,至少,這命運的方向脈絡,必須由我自己掌控.戴罪之身又如何?罪族後裔又如何?當我的實力足夠壓倒外界,命運自然而然扭轉.我卻沒必要自怨自艾,而是應該發奮修煉!"

秦易是個豁達之人.

這次神棄之地一行,他得到了蕭黯然前輩的傳承,讓他底氣更加足了.

"煙羅域的命運枷鎖再牢固,也休想將我秦某人終身禁錮!"

秦易臉上,恢複了之前的自信和雍容.

他的情緒變化,旁邊的姜心月一直看在眼里,柔聲問道:"怎麼了?看你心情似乎不太好?"

秦易灑脫一笑:"沒什麼,只是奔波幾個月,心里略有些疲倦罷了."

這一行,倒是十分順利,一直回到青羅國陰陽學宮,再也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顯然,青羅宮主也早知道神棄之地發生的一切,對遠道而回的隊伍,也是擺開陣勢,隆重迎接.

雖然談不上凱旋而歸,但毫無疑問,青羅國陰陽學宮在這次圍剿行動中,損失是最的.

在一定層面上,這就是一種勝利.

秦易對這種迎接儀式,卻是完全沒有興趣.勉強應酬了一番,便返回自家洞府了.

上篇:第174章 驚天秘聞     下篇:第176章 清點戰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