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十二章 煉心劍  
   
第五十二章 煉心劍

"開了開了,真的有用,姐,我們有救了!"木晴情難自禁,捏著木雨的手都在發抖.

木晴從出生以來一直是一帆風順,即便是外出獵殺荒獸的時候也有家長長輩護持,頭一次偷偷跑出來想要證明自己的能力,卻被魔修抓了還要當做祭品.

實在是不怪她害怕.

木雨點頭:"這都要多謝這位道友."

黃量面上也滿是喜色,沉聲道:"天無絕人之路.不過我們還是要小心一些,雖說沒什麼人看管,但是萬一動靜太大把魔修招過來那就得不償失了."

甯清秋切斷烏靈木自然不可能靠的是"無堅不摧"的匕首,她把琉璃火從丹田中抽出一部分包裹著匕首刃尖,自然是能破壞烏靈木了.

不過也是因為修煉的太陰真解對于靈氣運用法門獨樹一幟,她才能瞞過這麼多修士的眼睛,不將琉璃火暴露出去.

不然這些人大概就不是感謝她,而是群起而攻之.畢竟寶物動人心,甯清秋從來不高估人性.

萬事開頭難,這頭一開,後面就簡單了,很快就破開了這個牢籠,一群修士喜出望外,沒想山窮水盡之時,卻遇柳暗花明.

能活著,誰願意死?

更不用說修仙者大概是天地間最不怕死卻又最怕死的一群人了.

很快,所有的修士都成功被解救,而清秋手中的匕首也終于完成任務,烏光黯淡,匕首上滿是裂紋,所有的人都能看出,它已經耗盡靈氣,甚至是損傷了根本.

正如之前所說,破了烏靈木,自身也毀滅了.

其實如果在場有眼界高明或者是煉器大師在場的話,自然能看出這匕首雖然是不錯的法器,通體由珍貴的天外隕石打造,這材料名為烏光星隕石,但是卻無法切斷烏靈木,並無克制之功.

但是在場的人先入為主,眼力也不夠,自然是信以為真.

接下來就是演技時刻了,甯清秋很是配合的露出一絲黯然,畢竟是好寶貝嘛,若是毀了一點兒不心疼,那不是明擺著告訴人這里面有貓膩?

說來要不是情勢危急,甯清秋也不想做這個出頭鳥,但是若是現在不動手,等到魔修直接押送他們前去血祭就晚了,到時候想跑更是難上加難,還不如有心算無心,搶占先機為佳.

眾多修士見此忙紛紛道謝,感激之情溢于言表,雖說甯清秋也算是為了自救,但是這並不意味能夠抹殺他們也得到好處這個事實.

築基期的那個白發老者說道:"這位小友,多謝相助.若不是小友,我等此次怕是在劫難逃.這柄飛劍乃是秦某機緣巧合之下所得,雖無特別之處,但勝在屬性均衡,尤為鋒銳.它能夠一直用到築基期,足夠小友使用了.雖比不上你這能切烏靈木的傳家之寶,卻也是我一片心意."

他手中一抹,一柄通體淺青色的長劍出現在眾人眼前,鋒芒之氣吞吐不定.

清秋眼睛一亮,她本就是劍修,自然是見獵心喜,但是還是搖頭拒絕到:"秦前輩,你這話就嚴重了.我這是救人亦自救,怎麼好意思在接受這份大禮?"

築基期能有的飛劍法器在市面上價值一直居高不下,而且這老者手中的劍一看就知品相不俗,她確實缺一把趁手的劍,卻也不是非要人家的饋贈.

畢竟她也不是什麼大無私的人,救這些人更多的是順手為之,更何況,魔修把這里大概經營得鐵桶一般,要想逃出去,大概需要眾人合力為之,不然單是她和明遠,實在是力有不逮.

秦老面上一沉:"你這是哪里的話?救了老夫的命就是救了,不管別人如何做想,你的寶物已毀,老夫心中有愧,不願白白承你這份人情.這劍比不上你的寶匕,但是卻是老夫能拿出最好的東西.你要是不收下這柄劍,那就是看不起秦某人!"

話到這等地步,甯清秋再拒絕那就不合適了,她接過長劍,目光流連歡喜:"不知這劍可有名字?"

秦老頭見她收下劍,心中高興,摸摸自己的長胡須,笑道:"劍贈有緣人.這劍來曆莫名,老夫也不是用劍的,一直塵封不見天日,今日得遇小友,也算是佳話一場,你就給它起個名字吧."

清秋沉吟半響:"練劍即煉心,這劍以後就叫做煉心劍吧!"

秦老拍手:"這名字好,好啊!小友果然是心有溝壑,于練劍一途日後必將大放光彩."

眾人也是心中驚歎,雖不說是個個劍修,但是殊途同歸,光聽這名字就知道甯清秋道心堅定了.

裂天劍派的黃家兩兄弟更是目光驚歎,沒想到這嬌嬌弱弱的姑娘竟然有如此氣魄!

清秋把煉心劍附在身後,問道:"我們要離開,必然要突破外面魔修的包圍,但是現在具體有多少魔修,他們的實力如何我們都不清楚,不知秦老可有良策?"

更何況,清秋看了對面滿臉殷切的凡人,這些人要怎麼辦呢?毫無修為,在修士面前比螻蟻還不如,她想救他們,卻有心無力.

這些修士一脫困,為避免魔修過來,就給凡人囚籠那邊施了禁音陣,讓他們的聲音根本沒辦法傳遞.

秦老是在場修為最高的人,修仙界實力為尊,眾人自然隱隱以他為主.

"難啊."他長歎一聲,"之前那個赤長老,就已經是金丹修為,跟著他一起抓人的四個抬棺人都是築基期修為,其他的我們也不得而知.我們只能智取不能力敵,若是能夠不驚動魔修偷偷出去就好,到時候召集正道修士,把這些魔修鏟除得一干二淨才叫痛快!"

眾人皆是一籌莫展.

實力懸殊,外邊的情況又是兩眼一抹黑,還真是為難.

那最開始和甯清秋他們搭話的靈通突然開口:"總位聽我一計如何?"

秦老大喜,追問道:"這位道友可有辦法?快快說來!"

靈通不緊不慢的笑了笑:"目前的情況是我們對外是兩眼一抹瞎對吧?就是現在出去也很難從魔修手下逃走.但是各位道友有沒有發現一件事……"

木晴跺腳:"這都什麼時候,還賣什麼關子,快說啊!"

靈通尷尬的笑了笑:"咳,我見他們三天一次,讓兩個築基期魔修帶著萬毒索過來領人去血祭,明日正好隔上一次整三天,且又是月圓之時,大開,必然是血祭完成的最佳日期."

眾人深以為然,紛紛點頭,等他繼續說.

"我們不如假裝還是困于烏靈木中,明日派來領人的魔修應該和往常一樣,不過兩個築基期.我們有十幾個築基期,接近百位練氣修士,到時候突起發難,制住他們不費吹灰之力,不就可以從他們口中得到一些信息嗎?到時候隨機應變,不論是逃跑還是將計就計,都是輕而易舉,說不定運氣好能夠一舉毀了這次的血祭!"

上篇:第五十一章 家傳寶匕,糊弄人     下篇:第五十三章 無生嵐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