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五十五章 潛入血池  
   
第五十五章 潛入血池

血吻花在修仙界是赫赫有名,每個修仙者都可以說對它知之甚詳.

但不是因為它對于修士有什麼逆天作用,完全是因為血吻花每一次出現都代表著一場血雨腥風.

血吻花生長環境極為惡劣,需要在極死之地,以高階荒獸全身血肉精華供養,吸收陰氣十數年就可以成熟.

但是這並不是唯一條件,在一種情況下,血吻花會提前盛放,它可以在無數鮮血的灌溉下盛開.

它開花之時會發出一種極致誘惑的香味,至少對于荒獸來說能夠引起瘋狂,讓它們失去控制,只知道破壞與毀滅.

無生魔修,血吻花,血祭,墜龍山,百花城,這些事一聯系起來,這些人的陰謀就昭然若揭大白于天下了.

他們的目標是百花城!以血祭之力促使血吻花開放,引起墜龍山荒獸躁動,以突然爆發的獸潮毀滅百花城,照常血腥殺孽!

到時候,百花城毫無防備,也沒有時間及時請求救援,等到濟州修仙界其他勢力反應過來的時候,百花城的人也十不存一了.

而且墜龍山極為廣闊,荒獸多不勝數,甚至聽說還有修為相當于元嬰期大能的恐怖荒獸,若是它們傾巢而出,那麼不只是百花城,周邊所有的人都將遭受毀滅性打擊.

這將是一場恐怖至極的災難!

清秋這時才恍然,難怪那個魔修長老抓他們的時候還說什麼百花城就要毀滅什麼的,竟然不是說空話,是真的有陰謀.

所有的修士都被震驚了,魔修的胃口竟然這麼大,百花城作為一座修仙大城,這些無生道的人簡直是膽大包天.

一位築基修士忍不住開口:"你們這些魔修是瘋了嗎?!殺了百萬凡人抓了這麼多修士做惡毒的血祭還不算,竟然還想用獸潮進攻百花城,你們這是冒天下之大不韙!"

其余修士也是義憤填膺,紛紛喊道.

"對,你們趕快住手!"

"否則到時候生靈塗炭,你們魔修在濟州將沒有立足之地!"

"魔道逆天而行,必亡!"

……

赤練很是憤怒:"你們兩個鬼衛還在等什麼,還不把這些人投進血池!讓這些豬玀在這里大呼小叫侮辱聖女,你們是不想要命了嗎?!"

無生嵐抬手阻止了想要出手的赤練,冷笑道:"都說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你們這些正道修士死到臨頭還在這里看不清形勢,落在我手里,自然是我想如何就如何,以為這樣就能讓我放你們一馬?真是太可笑了!"

她轉身運氣注入落入池中的血吻花,說道:"讓這些祭品閉嘴吧.讓血祭成功,就是他們唯一的價值."

兩個黑衣人拖著所有的修士往血池走,領頭的黑衣人在和無生嵐擦肩而過的時候,異變突發.

"妖女,納命來!"

秦老怕再耽誤下去,時機就更不好了,血吻花已經進入血池,再晚開了花那就全完了.

他掀開黑衣,爆喝一聲用無比凌厲的快劍刺向無生嵐.

正道修士仿若得令一般,紛紛使出絕招攻向赤練和那四個抬棺人.

無生嵐想來是沒想到自己的人會突然反戈一擊,一時不備,秦老又站得極近,竟一擊得手.

劍刺進了無生嵐的腹部,血流如注,黑色紗裙被浸濕,顏色更加的深沉.

刺破的衣服,將里面的銀色軟甲顯露出來,上面一道深深的缺口,乃是劍痕.

若不是這件掌門給予的護身法器,她這次不死也要重傷!

無生嵐的眸中盛滿了毀天滅地的憤怒.

"你們這些渣滓,都該死!"

她一身姹女功已經煉入骨髓,根基極為深厚,劍傷看著恐怖,實際沒有多大的損害.

她雙手蓮花狀一轉,無數尖銳毒針射向修士,大部分對上秦老.

清秋跟著一部分修士在圍攻抬棺人,明遠帶頭對付赤練,築基修士和金丹修士修為差別天差地遠,明遠十分的危險.

不過好在他手中的那一支筆樣法器十分厲害,在其余的築基修士牽制下,倒也能和赤練周旋一時.

赤練臉色難看至極,當然他全身被黑衣籠罩,其余人也看不見,他打得十分憋屈,畢竟要顧著血吻花不被破壞,分心兩用之下就騰不出手來收拾圍攻他的修士.

無生嵐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竟然受傷了,事後他赤練絕對免不了懲罰,所以血吻花絕對不能毀,這花可不是什麼隨處可見的地攤貨,乃是宗門好不容易找到的奇花,這次也是和無生嵐合計以掌門的名義挪用出來的.

若是功成,百花城毀于一旦,以掌門對無生嵐的喜愛,那自然是無事,不但無過反而有功;但是血吻花一旦連作用都沒發揮就被毀,那他就罪加一等!

修士自然也知道血吻花的重要性,它多在血池呆一刻,眾人和百花城就危險一分,所以都拼命發出攻擊想要毀了血吻花.

甚至有修士直接上前自爆.

場面一時之間慘烈至極.

門外巡邏的魔兵早就被這麼大的動靜吸引過來,和殿內的修士打成一團,拼命向著無生嵐那邊靠攏.

救護主人,是他們的第一職責.被魔化之時,他們接到的指令和意念就是保護無生嵐.

這批魔兵就是掌門為了無生嵐的安全專門煉制的.

但是這次為了不引人注目,無生嵐一行人是偷偷摸摸潛入此地,意外發現了藥王殿這個遺跡,所以就放棄了原定計劃,在這里建了血池.

她留下一批人留在外面吸引注意力,畢竟抓這麼多人總會留下蛛絲馬跡,無生嵐不認為他們就可以做到天衣無縫,那未免小瞧了天下英雄.

所以為了逼真,一大批人和修為高的都被她留在外面.

在場的魔兵基本上都是些練氣初中期,和正道修士互相牽制著,暫時斗了個旗鼓相當.

場面混亂至極,沒有人注意有一個人偷偷潛入血池底部,往中央處的血吻花移動著.

所有的人關注的都是血池上方明面上轟向血吻花的攻擊,更何況,血池中的血液是人作為祭品凝練,里面不知道多少死人的怨念與執念.

沾上一絲,都能魂消骨融.簡單來說,血池中的血對修士而言是劇毒.

一隊魔兵已經突破包圍圈到了無生嵐的周圍,魔兵統領開口:"殿下,接下來要怎麼辦?不如讓屬下護送你先出去."

他面部僵硬,才不管什麼任務,最重要的,是無生嵐的安全.

無生嵐喘息一口氣,怒恨道:"走什麼走,不把這些人全殺了,我氣難平!"

"還有,過來干什麼,去保護血吻花啊!"

她的目光看向血吻花,在她看來,收拾這些人不過是時間問題而已,雖有麻煩不過是些烏合之眾,赤練金丹期的修為可不是吃素的.

無生嵐甚至還有掌門賜予的秘寶,所以她一點兒不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剛才不過是完全沒有防備才受了傷.

就在此時,血池底下突然伸出一只纖纖玉手,宛若初雪般的美麗,在血色映襯下更是觸目驚心的動人.

所有的人面色都變了.

那手上帶著靈氣的微光,微微一劃,血吻花從根莖處斷開,微微開了一點的花苞掉落,失去了生命力很快被血池融化.

無生嵐凝聚一身功力使出了一道肉眼可見的血色掌法,狠狠轟擊血池.

人影大口吐著鮮血被沖出池底,雪色小臉清麗妍妍,正是甯清秋.

她有琉璃火護體,自然是不怕血池之毒.只有毀了血吻花,她們才有一線生機.

上篇:第五十四章 藥王殿,血吻花     下篇:第五十六章 崩塌的藥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