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十六章 藥王鼎,丹經和半卷殘圖  
   
第六十六章 藥王鼎,丹經和半卷殘圖

器靈的眼珠子盯著他們轉了兩圈.

"很有效率嘛,也好,既然做出了決定那就過來吧,傳承者."

明遠說道:"在接受傳承之前,我還有一個要求."

器靈饒有興趣,他一開始最看好的是無生嵐和甯清秋兩個人,明遠這個人身上貌似有一股詭異的力量守護,他雖然不清楚具體是什麼東西,但是對他有威脅這一點毋庸置疑.

所以一開始並不把明遠列為傳承者的目標,即使他很優秀.畢竟器靈還是喜歡更有把握一點的事和更好掌控的人,但是現在明遠成為傳承者,好像也不錯.

"說說看,什麼要求?如果不是太過分,看在我們馬上就要成為同伴的面子上,我考慮看看."

明遠不以為意,定定的看著器靈,眼神透著決心.

"我要你發下心魔誓言,確保你絕不傷害甯清秋,在藥王殿內,你要讓我和她平安無恙,包括還在迷宮中的木雨木道友."

器靈眼神一下子變得冰冷.

清秋也是震驚.

明遠這樣雖說是為了他們的安全,但是這樣直接萬一惹怒了器靈,說不定他們立馬就交代在這里.

太莽撞了.

不過以明遠的性格,想來應該是胸有成竹才對,應該是有什麼憑仗吧?即便是器靈翻臉也能保他們無事的東西或者是力量.

器靈本來該勃然大怒的,但是他也在第一時間同樣想到了一樣的事,明遠身上那股詭異力量,于是器靈臉色一變,爽快的發了心魔誓言.

明遠上前把手放在了晶壁之上,心神在控制中樞的核心中銘刻著獨屬于自己的精神紋路,眉心靈光攢動.

清秋全神貫注的觀察著明遠,以防突發情況可以隨時出手,卻發現器靈的目光一直縈繞著她.

眉心一擰,秀美絕倫的臉上卻帶著一片冰冷的漠然,她眸光如劍,冷冷回視.

器靈詭異一笑,清秋捏著劍的指尖微微發白.

這笑容黏膩惡心,跟個癩蛤蟆似的,清秋突然有一種感覺,這明遠接受傳承和這藥王綁在一起,是不是個錯誤?

但是他們好像也沒有什麼別的選擇.

現在這個情況可以說前有虎狼後有追兵,器靈這邊也不是什麼好相與的,一旦不答應他的要求隨時可能翻臉,而外面不知道多少修士對于藥王傳承虎視眈眈.

即便是他們能夠拒絕器靈,但是作為第一批進入藥王殿的人,他們真的能夠活著走出去嗎?在沒有取得藥王殿的控制權的時候.

那些被貪婪蒙蔽雙眼的人也不會信他們,為了傳承,大概是什麼都能夠做得出來的,這一點,清秋深信不疑.

殺人奪寶,在修仙界實在是太常見了.

接受傳承這回事,說快也快,說慢也慢,慢是對于當事人來說,不知道短短的時間接收了多少信息,紛念雜亂繁如大海,無數的傳承知識,記憶這些東西毫無保留的注入傳承者的意識海里.

對于外界時間,和清秋他們來說,其實也不過是短短一瞬,明遠身體一抖,大殿內靈氣湧動翻滾,他驟然睜開雙眼,晶壁大亮,一道道光線在表面流轉,像是活了過來.

明遠收回手,對著清秋點了點頭.

器靈哈哈一笑,顯得很是興奮,畢竟待在藥王殿,在這黑暗地底不知道過了多少年,早就已經急不可耐的想要離開了.

如今一朝夢成,再等不下去.

他袍袖一揮,三個閃爍著彩光的拳頭大小的東西出現在清秋和明遠面前.

"這藥王殿最重要的,當然是這控制中樞,明遠你已經能夠自驅使一部分藥王殿的結構了,當然要全部操控,還是要等到你的修為達到藥王的那個程度才能做到."

"除此之外,藥王殿有三樣至寶,是藥王修煉的窮極一生的精髓,乃是你們眼前的藥王鼎,丹經還有半卷殘圖."

"我們簽訂契約之後,這東西就是你的了,整個藥王傳承才算是全部得到."

明遠沒有多話,意念掃過器靈給出來的玉簡,發現並沒有什麼陷阱,滴出指尖血,器靈同樣如此,玉簡一分為二,落入兩人的眉心消失不見,契約已成.

明遠招手把三樣東西收入囊中.

器靈問道:"現在打算怎麼辦,外面的人都進入了大殿前殿,外面估計有更多的人在等著,需要立刻離開嗎?還是說把這些人都滅殺掉."

他說著舔了舔猩紅的唇.

說話間迷宮全破,魔修們一瞬間成了尸體落在地面上,只有木雨還傻愣愣站在原地,像是沒有回過神.

無生嵐的身體驟然化作一團霧氣,又變作無數細小的霧氣條,朝著四面電射而出.

清秋喊道:"不能讓她跑了!"

清秋等人紛紛出手攔截,器靈也是撒下了天羅地網.

那些霧氣卻甚是靈活,彎曲如小蛇,速度極快,即便是滅殺了九成九,但是唯一剩下的那點霧氣還是脫離了眾人視線.

器靈臉色極其陰沉,暗恨道:"竟然是化霧尸解,這魔教的小丫頭竟然習得這魔道無上遁法,讓她給跑了!"

清秋不解道:"化霧尸解?"

器靈被一個築基期小輩,在自己的地盤上跑了一事深覺大丟臉面,便解釋道:"化霧尸解是天下間有數的頂尖遁法,非天資驚世背景深厚之人不可習得,像那小妮子大概就是魔道的聖女級別的人物,才能學這化霧尸解."

"學了此種遁法,可以燃燒全身大量精血,化為一團霧氣,每一縷霧氣都可以說是本人的一個分身,即便是出逃一星半點,都可以由霧化人,生命無礙,不要說是我了,即便是元嬰期也可能圍堵不了,首屈一指的保命之法."

"不過這遁法也不是沒有限制,否則豈不是太逆天了?此法損傷精血氣脈,乃是以傷換命的秘法,那丫頭雖沒死卻也是身受重傷,恢複起來還有得等."

意思是不是他沒有盡心力,而是這魔道遁法著實是厲害非凡.

上篇:第六十五章 共同通關,選擇     下篇:第六十七章 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