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六十七章 交易  
   
第六十七章 交易

清秋雖然也是第一次聽說這化霧尸解,不過光看無生嵐能夠用這一招逃出藥王殿,躲過器靈的追捕,也知道器靈這話所言不虛.

更何況,他也沒必要騙他們.

木雨這個時候才算是反應過來個七七八八,雖說不知道具體發生什麼事,但是一看魔修全部身首異處,而只有他們三個人還好端端的站在器靈面前,就明白多半是傳承已經落在清秋或者是明遠手上.

她先是松了一口氣,知道至少小命是保住了,但是內心深處掠過一絲複雜.

要知道藥王殿在百花城流傳了多少年,在木家又有多少人以找到藥王殿接受傳承為追逐目標,卻這樣輕而易舉的落在了外來人的手上.

沒錯,他們是救過她,可是比起家族利益來說,又好像沒什麼重要的,畢竟她木雨對于家族來說本就無足輕重,如果能夠以她一個人換來木家百年千年的繁榮昌盛,她一定會做出正確的選擇.

因為她從小所受的教育就是這樣.

旁邊的甯清秋根本沒發現木雨的複雜想法,她面向器靈問道:"外面的人來了多少,現在在哪里了?"

她又轉頭對明遠說道:"我們現在第一要務就是要抓緊時間離開."

器靈掃過晶壁,上面閃現出藥王殿前殿的情況,也就是清秋他們之前通過赤毒沙蠍群之後進入的大殿,也是在那里遇到的器靈.

"你們也看到了,他們來了不少人,之前我設置了藥王殿自帶的幻境把他們暫時困在了前殿,讓他們無頭蒼蠅般的轉了這麼久,但是剛才給你接受傳承的時候已經消耗了藥王殿大部分的力量,幻境維持不了多久就會破滅."

幾人都看向晶壁,修士們都在前殿原地打著轉,確實是身處幻境之中,再耽擱下去,不只是這些人脫離幻境,後續的人也會收到藥王殿出世的消息趕來的.

木雨突然驚呼道:"二叔!"

她向著清秋他們說道:"帶頭的那位金丹修士是我的二叔,他在木家位高權重,還是城主府禁軍統領,在百花城是一呼百應,有他在,我們可以安然無恙的出去."

明遠和清秋卻沒有露出欣喜的神色,他們只是微微沉默,對視了一眼,沒有回應木雨的話.

木雨也像是明白了什麼,微微咬了咬下唇,沒再說什麼,倒退了一步,安安靜靜站在一邊.

器靈神色頓了頓,探究的看向明遠:"這些人是打著救援你們這些破壞了魔修計劃的英雄的名號來的,你是怎麼想的?是出去打個照面還是說直接離開呢?"

明遠點頭:"清秋說得沒錯,器靈你打開藥王殿出去的通道,我們避開那些前來藥王殿的人吧,這里不能再呆了."

木雨臉色暗沉,她本來以為他們會相信她,可惜……

不過也對,現在這個情況,無論是誰得到了傳承,大概都不會輕易的相信別人,否則會有滅頂之災也說不定.

修仙界,不能有僥幸.

除非是她本人得了傳承,才會選擇告訴二叔,然後在整個木家的庇佑下才能利用藥王傳承的一切資源,讓利益得到最大化.

因為她是木家家主嫡親的女兒,她的爺爺是木家修為最高的人,是元嬰期的大能,才能庇護她,若是其他的木家人,說不定……

木雨搖搖頭,不再多想.

"木道友,你是否跟我們一起?或者說,你想要留下來等你的那位二叔一起?"清秋問道.

木雨思考了一下,說道:"我還是和你們一起吧."

清秋和明遠松了一口氣,器靈也收斂了眼底暗藏的殺意.

這個回答才是最好的,他們可不想把一個知道了傳承落在明遠手上的人留給外面那群人,到時候等著他們的說不定就是眾多修士無休無止的追殺了.

木雨也知道他們現在的關系其實是很薄弱的,信任危機隨時可能發生,而且畢竟他們也救過她,不到萬不得已,木雨不願意跟他們拔刀相向兵戎相見.

但是一旦二叔知道了她第一批進入藥王殿,必定會追問她傳承花落誰家,到時候她說不說都是錯,所以還是決定暫時和清秋他們一起.

分開的時候至少清秋和明遠已經安然離開百花城.

這樣最好.

器靈也知道時間沒多少了,那些人很快就能追到內殿來,他向著旁邊的小型陣法打出一道道靈氣,對著他們說道:

"站到法陣中央去,法陣一發動我們就會被這個小傳送陣送到墜龍山脈外圍一個隱秘峽谷,到時候就可以出去了,這個法陣耗費靈石極多,也不能頻繁使用,下一次使用就是一個月之後,到時候只有再來一次才能把藥王殿帶走."

他們這也是之前就想好了的,這個時候帶走藥王殿只會引起軒然大波,到時候附近都會被翻個底朝天,那些修士也要找到藥王傳承的幸運兒.

明遠已經控制了中樞,藥王殿已經有主,他們即便離開,藥王殿放在這里也不會被人奪走.

反而能夠很好地幫助他們爭取時間,因為所有的人都會忙著爭奪傳承,矛頭就不會集中在他們身上了.

法陣光輝一閃,器靈鑽進了縮小的晶壁中,落在明遠手里,大概只有成人半個巴掌大小,剛好能夠一握.

三人瞬間消失不見.

藥王殿中的其他人一無所知,沒多久幻境一破,所有的修士都拼命的往旁邊的附殿搜尋寶貝,這也是器靈經過明遠同意故意留下來的一部分,畢竟想要魚上鉤還是要有魚餌.

不然藥王殿都空了,這傳承地也太不符合常理,會引起懷疑.

木起帶頭領著更多的人往內殿走,畢竟旁枝末節都是小東西,只要得到了藥王傳承,那整個藥王殿不就是跟自家後花園似的,什麼都唾手可得,誰輕誰重,作為木家舉足輕重的人物,一位金丹期大修士,這個道理他當然再清楚不過了.

峽谷內,明遠三人正在坐地分贓,咳,不對……應該說是收買或是利益共享恰當一點.

"木道友,我們想要與你做一個交易."

上篇:第六十六章 藥王鼎,丹經和半卷殘圖     下篇:第六十八章 和木家結成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