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零五章 黃袍老祖和絕情谷主  
   
第一百零五章 黃袍老祖和絕情谷主

"這麼多修士……七夜這麼招人恨?不過話說回來,這次紅嫵她們是插翅難逃了吧,我還想著能夠找個活口查出他們再搞些什麼陰謀詭計來著."

甯清秋正在小小聲的和明遠咬耳朵,此時他們正在城主府內,不過不是昨日的待客正堂大廳,而是在右側的一處偏殿之中,周圍全是其他來參加此次計劃的修士.

不過這個時候他們還不知道"鬼刀"的隱匿地點已經被發現的事,只是百花城主匆匆忙忙的召集他們前來,所有的人都是躊躇志滿意氣風發的模樣,就想立下奇功,獲萬人敬仰.

不知道今天會死掉多少人?

清秋神色略有些怔然,卻很快不去想那些誤解的問題,在這個世界,不是殺人就是被殺,她又不是什麼能夠拯救天下的聖人,不過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罷了.

一切都是人們自己做的選擇.而做出了選擇勢必要付出代價.

明遠眉目間滿是笑意,劍眉飛揚神采奕奕,自從昨日見到奇異天象之後,他的心情一直非常非常好,並且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可見,帝流漿果真是對明遠非常重要的東西,不過明遠什麼好東西沒見過,太華確實是世人所求之物,但是卻極為鍾愛山川草木,飛鳥走獸等世間生靈,對于人類來說效力遠沒有荒獸那麼大.

所以每一次帝流漿出世之日,都是屬于荒獸的狂歡日,當然也會促使數不盡的奇珍異寶神藥仙草的成長,不過後者就是一個極為漫長的歲月了.

但是帝流漿份數不多,所以一直是僧多粥少的形勢,荒獸也往往會為占領更適合攫取帝流漿的高低,吸收著日月精華,它們倒是能夠輕易收取,蓋因為這是鐫刻在血脈伸出的傳承記憶,屬于荒獸的本能.

不知道明遠為什麼這麼渴望帝流漿?不過清秋並沒有問,作為朋友,不相疑,不相問,明遠告訴她她會認真聆聽,他不說,必然是有苦衷.

這個時候,一個身著白色修士袍服,外面罩著一層幻藍紗衣的男修向著他們走了過來,對著兩人一拱手道:"我乃是流云宗門下弟子云嵐,見兩位氣度不凡,邊想結識一番,不知道兩位道友可否賞臉?"

眾人的喧鬧議論聲驟然停頓,一道道視線全部聚焦于此,也不怪他們反映過大,在場的人能夠有勇氣來參加剿滅"鬼刀"的任務,自然不是簡單人,個個都有自己的底牌,不是名門弟子,就是絕強散修,雖說不可能憑借一己之力殺了鬼刀七夜,但是蟻多咬死象,這樣的盛事,怎麼可能不引起修士的踴躍參與?

更別說還有百花城主以內庫藏寶作為魚餌在前面吊著.

光是殺了七夜,那麼作為暗夜樓的十二夜之一,他的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寶貝……如此種種,怎麼可能不讓修士瘋狂?

清秋和明遠今日是被烏術親自領進偏殿的,並且對他們的態度格外的和顏悅色,極為重視,于是在場的天之驕子和心高氣傲的修士們就不服氣了,這里哪個背後沒點值得稱道的東西,怎麼就讓甯清秋和明遠占了風頭?

特別是甯清秋,一個接近練氣中期的女修,能抵什麼用?他們倒是把明遠當成了真正的不諳世事的大少爺,上戰場之前還要把美貌女修帶在身邊,這不是腦殘是什麼?

只是具體情況他們不清楚,現在有了云嵐頂上去,自然是個個抱著看好戲的態度要看明遠他們如何應對.

烏術是很看好木目的,作為青云宗的弟子,頭上還有一個跟城主一樣厲害的師父,雖說這個師父性子有點古怪,不過無傷大雅,強者從來都有理由任性,而只要有實力,尊重敬畏就永遠不會消失.

他是跟木起有點不對付,不過不是真的有仇,只是兩人同在城主手下做事,修為地位相差無幾,只是為人處世的方法原則都有些出入,自然而然會產生一點對立的敵意,但是這影響不到他們為城主府盡忠.

這也是百花城主對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原因,可以控制的范圍內,手下的良性競爭並不是一件壞事,反而是一件有利的事情.

但是烏術最討厭的一點就是木起總是想著法兒的給木家找利益,但是又沒有傷到城主的根本不好發作,一直對木家憋著一股氣.他是個孤兒,被城主救下栽培,是真正的有再造之恩,對他來說百花城主劍鋒所指,就是他奮戰之地.

木目雖然是木家人,但是給烏術的觀感非常好,年輕的天驕修士,卻並不傲慢,謙遜有加不失風度,最關鍵的是,一心為城主出謀劃策鏟除鬼刀那個可恨的仇人,烏術自然是待他不同.

今日便主動請纓去接的甯清秋一行人.

不過他倒是不知道為此引來了其他修士的敵意,他這個時候已經在城主候客大廳陪著木起一同守衛在城主身邊.

因為這個時候出現在正廳的幾位,每一個都是元嬰大能!

百花城主這次是出了血本,請動在場的人差點把他的老底兒都掏乾淨了,鬼刀可不是什麼一殺就倒的弱雞,他可是一個危險人物,元嬰期要出手,自然是不能做白工,無論最後七夜到底有沒有死,讓他們出手自然要給出讓人滿意的代價.

不過作為一城之主,百花搜刮積蓄了這麼多年,咬咬牙還是能夠做到的,他一共請了四位元嬰修士,至于說鄭長老的到來倒是意外之喜,現如今加上他自己一共有六位元嬰修士主持這次計劃,可謂是萬無一失!

他闡述了自己的詳細計劃,底下幾位元嬰修士略一沉吟,都是欣然同意,一位黃袍的中年男子聲音洪亮如鍾,氣息綿長:"城主既然已定下如此良計,我等自然是願助城主一臂之力的."

說話的乃是萬里沙塵中的黃袍老祖,屬性偏土,號稱立于大地之處便是不敗之姿,實力不凡,當然,七夜對這一點不置可否.

井底之蛙,坐井觀天,才敢自大的說一聲不敗之姿.世上哪有真正的不敗之人,只有擁有無敵之心的修士!

前者自負,後者自強!(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戰前准備,出世前兆     下篇:第一百零八章 這位師妹,想找什麼樣的道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