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恐嚇,酷烈的搜魂之術  
   
第一百三十二章 恐嚇,酷烈的搜魂之術

龍馬背脊極為寬闊,就是在上面擺章桌子吃飯都使得,更不用說坐上兩個人.

虧百花城主還這等貼心的給他們准備了三匹,要甯清秋說就是大伙兒一起坐著也不打緊,就是稍微那麼寒磣了點兒.

甯清秋淡眼看著甯心蓮,這女人靈力被封,龍馬奔速極快,迎面而來的風那就跟刮骨鋼刀也差不離,不夠作為修士,淡淡一層靈氣護體也就跟吹面不寒楊柳風那溫溫柔柔沒什麼區別了.

甯心蓮除了築基修士經過錘煉的還勉強扛得住沒有受重傷,但是看她面色蒼白那樣兒也知道人不好受.

不過甯清秋見她還能一雙眼滿是怨毒的盯著她,就知道人還能撐得住,就不裝什麼聖母,讓她吹吹冷風也算是"關懷"了.

"有本事你就一劍殺了我,這麼折辱人算什麼本事,我看不起你!"

看看,這氣兒都喘不勻了,就放狠話了.

只可惜,這氣息太弱聲音太小後勁不足,這話本來是甯死不屈視死如歸來著,但是硬生生被這麼一說,聽在甯清秋耳朵里就跟蚊子嚶嚶似的,別提多搞笑.

于是她也就真的笑出聲來.

七夜一馬當先走在前頭,他多少年沒做過坐騎,這還別有一番滋味,沒有興致搭理甯心蓮這麼個小螻蟻.

明遠跟清秋的龍馬算是並駕齊驅,畢竟甯清秋修為最弱,他下意識總要看顧一二.

沒曾想聽到清秋這一聲冷笑,再看那個俘虜臉色死白死白立馬變成了通紅,而後轉為鐵青……他嘴角輕輕揚了揚,慢悠悠的綴在後面一點.

甯清秋露出一個淺淡的笑容,說出來的話卻讓甯心蓮不寒而栗:"你昨天說話避重就輕,我差點也被你忽悠過去了.你說你離開青云宗之後偶然加入的黃泉魔宗,那麼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是憑借什麼這麼快就在魔宗占領了一席之地?"

她知道甯心蓮大概恨她,但是絕不認為這個女人會把她當做是人生中最重要的目標之一.

進入黃泉魔宗,甯心蓮不把全部心思放在怎麼更進一步上,卻急著找人推算她的方位還帶著一大批殺手來殺她?

就連暗巷中的那些人全數死絕,她不冷靜冷靜,還是鼓動著紅嫵繼續追殺她?

怎麼看都有些不合常理.

而且,照理說鄭芸才是她真正應該恨之入骨的對象吧,作為邊凜名正言順的准道侶……當然現在是個"棄婦"了,鄭芸心狠手辣想要除掉她,甯心蓮說得輕巧想必當時也是九死一生,怎麼忍得了這口氣?

還有,她的這身修為是怎麼來的?

一個個疑問在她的腦海中鬧騰,這也是她讓七夜留下甯心蓮一條小命的原因,反正有得是時間,她可以慢慢了清自己心中的疑惑.

甯心蓮冷笑道:"怎麼,你見不得我備受重視?黃泉魔宗有能力者即可上位,我甯心蓮憑什麼不能得到重用!"

甯清秋一眼看出了她的色厲內荏.

她眼光一寒:"你別在這兒轉移重點,你就老實說,你殺我這件事…….是不是還有其他的幕後黑手!"

甯心蓮閉口不言,但是表情的些微動蕩甯清秋卻並沒有錯過,她心中一冷,看來是確有其事,她不過是詐了一詐,甯心蓮這擺明了是心虛.

見她還想追問,甯心蓮倒是破罐子破摔了:"我想殺你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一人做事一人當,沒必要往別人身上推.你若是不殺我,留下我的性命,往後若有了機會我殺你卻是不會心軟的."

明遠的聲音帶著點冷淡,在甯清秋背後響起.

"既然她一心求死,這種時候還大言不慚,清秋你干脆就好人做到底,給她一個了斷.至于說你想要知道的那些東西……"

"直接搜魂,哪來那麼麻煩?"

七夜不耐的聲音響起,這個甯心蓮都這境地還擺出這麼一副樣子給誰看?她該不會以為他們真的殺不了她吧?

清秋確實是動了殺心的.

甯心蓮是一條毒蛇,放任不管的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又要來害她,只有千日作賊沒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她對她的惡意已經是根深蒂固,甯清秋最好的辦法就是斬草除根以絕後患!

但是她覺得不對勁.

"在我的印象里面,你可不是把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她意味深長的說道,欣慰的看到甯心蓮的臉色大變.

果然沒錯,這個女人一定是又在玩什麼陰謀詭計,她可不上當.

主要是甯清秋打一開始就不相信甯心蓮這樣的女人會甘願赴死,即便是落在她的手里,怎麼也該"忍辱負重"以圖東山再起啊.

"放心,我暫時不會殺你,不過這個世上折磨人的手法很多,我腦子里面總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沒有人來讓我實踐,現在可好了.你可算是幫了我的大忙."

"對了明遠,我聽說凡人國度里面有什麼……十大酷刑來著?"

明遠知道她在嚇人,配合著點點頭.

剝皮,皸裂,削人棍……

光是聽著都讓人頭皮發麻.

甯心蓮的臉色更加慘白,就像是張紙片兒似的,沒有一點兒人色.

她是修士自然是不懼凡人手段,關鍵是被封了靈氣鎖了丹田的修士,跟凡人有什麼區別?最多也就比得上一些武林高手的.

血肉之軀,自然是害怕酷刑的.

修士也是人.

也怕疼.

甯心蓮更不是那種心志如鐵意志如鋼的真正修士,她不過是一個按部就班的普通修士罷了.

若非如此,她也不會走捷徑接受魔宗長老傳功直接三級跳成為築基修士,這都是她立下軍令狀要帶著甯清秋的人頭和那個魔宗必須找回的宗門至寶回歸提前預支的獎勵!

"實在不行."甯清秋慢悠悠的說道,"按照七……直接搜魂也不是不行,雖然手段酷烈了點,但是你不肯配合我也沒有辦法啊."

她有點長籲短歎.

把七夜的名字吞了回去,能少提到就少提到,即便甯心蓮沒有機會泄露七夜的消息.

甯心蓮驚恐地看著她.

搜魂,在修仙界一向是被視為魔道手段,不到萬不得已,沒有正道修士會使用這樣的手法,實在是因果業力太大,有礙修行.

度心魔劫的時候就尤為艱難.

被施展了搜魂的修士,輕則癡傻,重則死亡.

著實酷烈.(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三十一章 目光短淺的木家,一鞭     下篇:第一百三十三章 明遠挖心,獅鷲慘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