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五十七章 誤入陷阱,灰白霧氣  
   
第一百五十七章 誤入陷阱,灰白霧氣

七夜的聲音猛然在耳邊炸響:"你們還有心思在這里說些無病呻吟的情情愛愛,自己都走到什麼地方也不看看!"

清秋和明遠倏然抬頭,目光驚訝的看向前方.

原來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進了一片霧蒙蒙的地區,灰白色的霧氣彌漫在四周,漸漸包圍他們,無聲無息,竟然沒有引起他們的警覺.

明遠神情凝重,將甯清秋先護在身後:"大家都圍過來,形成一個圈兒,這霧氣有古怪!"

安家修士也是猛然回神,安海急忙著急眾人圍在一起,盡量保持著冷靜:"明公子,這是怎麼一回事?"

明遠搖頭:"不清楚,不過我們竟然無知無覺的陷入了這霧氣中,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不對,若不是什麼天然生成的古怪之地,那必定是有人故意布局,引我們前來."

甕中捉鱉.

清秋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個詞語.

之前看著前方,一直是光華明媚,一景一物纖毫畢現,沒有任何的不對勁兒的地方,而現在卻是四面八方都是霧氣,看不清十丈之外的地方,對于修士來說,幾乎已經成了睜眼瞎.

若不是七夜提醒……

想起頭頂上還有個人,她心中就稍微放心了一點,雖然說他們抬頭只能看見霧氣,而不見藍天碧空,但是這霧氣再詭異也不可能彌漫到高處,七夜所在的地方.

他們還有一個強力的後援.

清秋提起手中的煉心劍,和明遠背靠背站著,旁邊的是安海,而後的安家修士圍成了一圈兒,安憐就在圈子中央.

她和明遠都沒有說話.

屏息靜氣的等著暗中的危機出現.

她可不認為這霧氣是看著好玩兒的,一股子死氣隱約嗅到,身邊溫度驟降,陰冷冷的.

這個時候就格外的懷念防毒面罩之類的,這味道真的是要熏死人啊!

七夜端坐云端,冷冷的看著下方,肉眼可見的那一片區域已經成了濃霧包裹的地方,人畜勿近.

一些小動物低階荒獸,都已經死去,他們的身體干癟,像是被那霧氣吸食了精氣血液一般,生命活力蕩然無存.

四周的草地也枯萎,轉眼變作荒地.

薄唇勾起一個冷冽的弧度,眸光深寒:"呵,看來是一些不入流的煉化陰氣的渣滓."

應該就是那鬼澗愁的人吧.

不會是安家人口中的陰家人,若不是金丹期的修士,弄不出這麼大范圍的陰氣領域.

放在膝蓋上的雪月彎刀輕輕震動起來,七夜笑著拍了拍它的刀身,嗓音溫柔而凜冽:"別著急,再等等,讓他們玩一會兒我就讓你吃個夠,管飽."

這麼多的陰氣,還是和魔氣混煉過才形成的高階陰氣,冥陰氣,對于他的幽冥煉獄刀來說,可以好好的補上一補.

這冥陰氣並不算太難煉,關鍵是它的提煉需要無數冤死的人,並且將尸體埋葬在極陰之地,而魂魄萬般折磨後,最終讓他們形成僵尸和厲鬼,讓他們兩廂厮殺之後融為一體,提煉出冥陰氣.

七夜:太麻煩.

所以他從不動手煉化,不過眼下這就是現成的,他自然不介意收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明遠沉聲喝道:"何方神聖,出來一見,不用裝神弄鬼,倒是讓人瞧不起了!"

陰慘慘的笑聲響起,不男不女的聲音說道:"呵呵……安家的人是吧,識相的就把信物交出來,不然的話,就在這里喂我的寶貝兒們吧……"

眾人臉色一變,雖有預料,但是沒想到竟然真的是沖著他們來的.

"閣下到底是誰?"安海驅使著靈氣讓它阻擋著不斷靠近的灰白色霧氣,那股子陰冷讓他一個築基修士也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那人倒是憤怒起來,像是很不高興他的不識趣:"別以為能夠殺了陰家的那些小蝦米就可以跟我講條件了,你們只有兩個選擇,第一,交出信物,第二,我讓你們極度痛苦的死去,然後抽取出魂魄練成鬼魂供我驅使奴役,東西自然便是我的."

"你們只有三個呼吸的時間做決定."

他的態度冰冷高傲,沒有把在場的人放在眼里.

明遠已經猜到了,這人多半實力達到了金丹期,不然不會讓他和安海悄然無息的陷入這霧氣中.

而且星羅盤的效果可不是吹的,他們自從用了此物用來遮掩氣息,沒有任何一個陰家人追上來,過了幾天平靜日子,距離萬湖大草原的目的地也不過是剩下一兩天的路程了,這個時候卻半路殺出這麼一個金丹修士來.

若不是金丹,他怎麼可能輕易發現他們並且出手?要知道這幾天遇到的修士,大多數都沒有對他們動手,畢竟能夠遮掩身上的氣息,若不是有高階法器便是來曆不凡,座下還是血脈極度純淨的龍馬,自然是不可小覷.

沒有絕對的把握,沒有足夠的實力,不會輕易打他們一行人的主意.

"一,二……"

"動手!"

明遠沒等人數完,直接開了大招.

"乾指東坤,點!"

一道金色的光柱從他的食指尖射出,宛若通天徹地一般,直接就把他前面射出了一個十數米的洞,霧氣在這道光柱下簡直沒有絲毫的抵抗能力.

輕而易舉被撕裂,貫穿.

一道光從外面透了進來.

場面一時有些寂靜,不只是那個隱藏在霧氣中的人,大家都愣住了,明遠橫眉冷對,喝道:"還不動手!"

他都快被氣死了,敢情是他剛才白喊了口號?這些人一個個都沒動靜,傻看著他干什麼,這樣就能解決對方了嗎?

真是豬隊友!

清秋嘴角一抽,開始劈砍眼前的霧氣,然而人家紋絲不動,一點兒沒少.

即便是她的實力比較弱,但是也不至于是這樣的差距吧?

那個人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你竟然敢先出手,一個小小的築基修士竟然敢挑釁一位金丹修士,我要殺了你!"

典型的惱羞成怒.

這樣的情況之下,戰斗力必然爆表.

所以這些霧氣是加強版的,被那位自稱金丹修士的人灌注了靈氣,顯然已經由"一吹既散"的氣體變成了銅牆鐵壁.(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五十六章 落花有意,流水無情     下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澗愁的鬼面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