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臼嬰,哭笑兩張臉  
   
第一百五十九章 臼嬰,哭笑兩張臉

"臭小子,你找死!"

尖銳刺耳的聲音響起,幾乎要穿透人的耳膜.

清秋甚至懷疑這是不是什麼新的音波功之類的,難聽至極,駭人聽聞.

而且那個什麼鬼澗愁的人,作為一個金丹修士,設下陷阱也就罷了,他到這個時候竟然還躲躲藏藏,不敢露出真身,這是有多麼膽小啊?

他又不知道頭上還有個七夜在上面飄著,面對著一隊只有兩個築基修士的隊伍,都能這麼畏首畏尾,這膽子小的,也是沒誰了.

鬼面其實不能說膽小,當然,更不能說他膽大,他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主兒,在修仙界最常見的那種毫無特色的修士.

他不過是不想露出自己的面容,萬一安家修士身上有什麼特殊的物品,讓知情的人逃過這一劫,留得性命,那他就死定了.

暗地里下手,才是最完美的方案.

他們有著妖弓的信物不說,還有著能夠遮掩氣息的法器,要不是他是金丹修士,就被這些人躲過去了,所以鬼面不能保證這些人身上還有沒有什麼可以翻盤的好東西.

就是這樣的謹慎,救了他無數次的性命,獅子搏兔亦用全力,這是歲月帶給他的實際經驗.

小看任何一個人,都可能讓你在陰溝里翻船.

但是明遠真的是惹怒了他,鬼面也自認為看出了這些人底氣,最厲害的應該就是這個築基期的小子,其他的人則是不足為慮.

里面還有兩個美貌的女修,一個應該就是安家的那個什麼小姐,另外一個不知道是誰,資質容貌都還要勝過那位安小姐幾分,兩個人用來做爐鼎倒是最好不過.

他最喜歡女子陰氣.

嘿嘿嘿……

前提是殺了這些男人!

特別是明遠,鬼面自身走的是邪門歪道費勁了千辛萬苦才僥幸成為一個金丹修士,最恨的就是那些天資出眾的天才修士,他們只要按部就班就能輕輕松松取得別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成就.

這樣的人,怎麼能不惹人恨?

特別是這種還沒有長成的,扼殺起來才有更多快感.

鬼面的殺招很快就到了,他一身修為,最厲害的除了冥陰氣,就是另一樣東西.

淒厲的哭叫聲響了起來,那是嬰兒的哭叫,卻詭異無比,像是無數的嬰兒摻雜在一起的哭聲,讓人一陣陣泛嘔,精神海也不斷動蕩.

神魂都像是要被震出體外.

"注意防護靈魂意識,這是聲波攻擊!"明遠反應最快,伸手就給自己和清秋施展了一道薄薄的熒光屏障.

一陣陣漣漪在蛋殼似的光幕上亮起.

灰白色的霧氣將他們困死在這里,前方走出來一個小嬰兒……不,應該說是一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生物.

它長著嬰兒的身體,不過卻有兩張臉,一張哭一張笑,眼眸血紅,張開的嘴巴占了一半臉的大小,弧度直接拉到了耳朵邊,牙齒十分尖銳,像是荒獸的牙齒.

身體上滿布血色紋路,還有一道道黑色的筋脈鼓動,像是有什麼東西藏在里面,要猙獰的撕裂它,跳出來.

它又哭又笑,聲音詭異駭人,知道自己的攻擊被擋住,四個眼珠子一起朝著甯清秋和明遠看過來.

安家的修士齊齊倒退一步,清秋也忍不住拉住了明遠的袖子,低聲問道:"這是什麼鬼東西啊?"

她從沒有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恐怖又惡心的東西.

明遠神色冰冷至極,雙眼直視著那只詭異的嬰孩:"是臼嬰.用數十個生辰在陰時的孩童凝練而成,即便是最純潔的嬰靈,在這個煉化的過程中承受了地獄般的痛苦,也會惡化成最最邪惡的陰鬼,這便是臼嬰."

"而這霧氣……應該是冥陰氣,這是修煉陰氣的修士才能熔煉的一種邪惡的氣體,本就是臼嬰這些鬼物養成的食物和居所,傷修士根基,損耗天地靈氣,所過之處,寸草不生,堪稱是毒物."

"我之前並沒有怎麼接觸過修煉陰氣的修士,是以一時之間並沒有認出來."

清秋眉頭大皺,對于這種慘絕人寰的煉制方式不論聽到多少次都是理解不了的,她反感至極,強制壓抑自己的惡心.

"這就是鬼澗愁的修士修煉的方式?這和那些無生道的魔修有什麼區別?"

正道修士怎麼可能會容忍這樣一個門派占據濟州大宗門的位置?每一個修士都有自己不能修仙的親眷屬于凡人,而且誰也不能保證這些背棄了天道正統的修士,會不會把屠刀舉向其他的修士,來促使自己在修為上更進一步,而且修士的身軀如金似鐵,用修士的身體煉化的東西絕對比起依靠凡人煉制的更為厲害.

安海沉聲回答了她的問題,畢竟是九州本土修士,而且他們正好處在鬼澗愁的勢力范圍內,堪稱是苦不堪言.

"沒有那麼嚴重,如果鬼澗愁的修士個個都像是這樣逆天而行走旁門左道,那早就被其他的大宗門大世家群起而攻之了.他們畢竟不是魔道修士,就連魔修都有善有惡,修煉陰氣的修士也不是全然如同這人一般傷心病狂."

明遠很是不屑,冷笑道.

"這人,應該也是瞞著鬼澗愁的人,用這種陰毒至極的法子修煉自身,凝練鬼物,已經是近乎走火入魔了.終有一日,必將心魔至,生死道消,因果孽報."

修士殺人不可恥,但是對于弱小的嬰孩行如此殘忍詭譎之事,已然超出了能夠容忍的底線.

"哈哈,這話倒是好笑,這修仙界本就是實力為尊,何必道貌岸然的說這些大話,若不是這些法子,我如何能夠修煉到如今的地步,成為金丹修士?又怎麼能輕而易舉的殺掉你們?"

鬼面已然不耐煩,他的心態早就已經扭曲,一聲令下,臼嬰嚎哭一聲,眾人皆是汗毛倒豎.

它兩張大口一張,無數的血色的毒蚊從它的口中飛出,鼓脹的的肚腹也漸漸消散下去,干癟如皮包骨頭.

原來里面塞滿的全是這種眼珠子大小,全身血色流膿的毒蚊,它們的口器是一根黑色的毒針,一看就知道是見血封喉之物.(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五十八章 鬼澗愁的鬼面修士     下篇:第一百六十章 持久的清秋,被虐哭的臼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