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六十一章 琉璃火顯威,鬼面的偷襲  
   
第一百六十一章 琉璃火顯威,鬼面的偷襲

清秋心念一動,煉心劍上面飛快的染上了一層淡淡的薄紅.

這紅色極薄,但顏色並不淺,它的紅,鮮豔奪目.

輕輕淺淺的火焰在劍上燃燒.

那就是分化出的琉璃火,不過已經經過了改頭換面,它不再是無色透明,它是紅色的火焰,溫度極高,散發出強力波動.

她橫劍一掃,前方立馬一片真空地帶.

很多尸毒蚊甚至沒有接近那層火焰,就被附帶著的氣息化作了灰燼.

不過那神聖之氣一閃而逝,波動幾乎沒有,所以鬼面壓根沒有看出什麼異常.

天地異火不是爛大街的東西,他一個破金丹還真的不知這眼前出現的是什麼恐怖東西.

明淨琉璃火,對于陰氣修士魔物鬼物毒物來說,都是極度恐怖的大殺器.

眾人都是震驚了,不過沒人多想,只以為這是一種極為厲害的火系術法,大概是哪家師門的不傳之秘之類的,竟然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力,幾乎能夠比得上安海之前那一掌給尸毒蚊造成的傷害了.

當然,這並不意味清秋這個時候就能夠單挑一位築基修士,只能說明這一招,對于尸毒蚊極為克制,殺傷力因此顯得可觀.

鬼面那邊早就按耐不住,臼嬰對他人來說恐怖惡心,但是那可真是他心肝寶貝,以往的資源他至少有三成傾斜在了臼嬰身上,配合著尸毒蚊簡直可以輕松橫掃一個小型家族.

比如說安家,就絕不可能逃過臼嬰的魔爪.

但是他沒有想到明遠竟然如此厲害,所以不得不親身上場了,只要把這些人全部殺光,魂魄都煉化了,那麼應該也沒人能夠查出來是他干的.

除非是那些專修因果道,甚至是天機閣的修士,他們能夠在天地之間利用星象或是其他的東西回溯一段時期的場景記憶,才能發現真相.

若是真的遇到這麼恐怖的追查,那他也只有自認倒黴了.

當然,鬼面並不認為自己真的就運氣差到這種程度.

他甚至還用冥陰氣設下陷阱,就是為了盡量少的引起別人的注意力.

時間拖久了,那就不太妙,萬一有其他的修士路過這里怎麼辦?即便是再偏僻,也是有修士足跡的,不然明遠他們也不會走這條道.

一道黑影從灰白色霧氣中掠出,身形極快,就直直沖著明遠的後心而去.

清秋瞳孔緊縮,想要提醒一無所知的明遠,他背對著那邊,正逗弄著傷痕累累的臼嬰.

明遠……

她還沒來得及喊出口,就看到那人即將把五根極度尖銳的三寸長的指甲插入明遠的後心,而萬分之一個刹那,明遠突然消失了身影.

"哈哈,來得好,等你很久了!"

鬼面面色大變.

怎麼可能,有這麼快的速度?還是說,剛才不過是幻影?

若真的是幻影,怎麼會如此以假亂真騙過他的眼睛?

若是他的速度能夠快若迅雷閃電,怎麼可能只是一個築基修士!

他百思不得其解.

但是下意識的飛退了幾步.

一道金光擦著他的面門而過,凌厲的殺氣讓他的毛孔都極具收縮起來.

明遠修長挺拓的身影就站在那個位置,仿若從未移動過.

鬼面是一個面色白若僵尸的中年人,他的眉毛幾乎沒有,眼珠子黑黢黢的,眼白處滿是血色紋路,唇是死人般的烏青色,手裸露在外,干癟彎曲,像是干尸一般.

倒是不愧這名字.

鬼,見,愁,啊!

清秋長長松了一口氣,七夜冷哼聲響起:"明遠那小子本事大著呢,用得著你這麼擔心?"

"明遠剛才用的是什麼招數?障眼法?"

清秋沒理會他的找茬,不幫忙就算了,還說風涼話,但是她還真的挺好奇的.

"移形換影,將自己與某一處的陰影呼喚,整個人仿佛瞬間消失在空間中,然後一瞬間換回去,原地躲避招式的一種身法."

"那豈不是無敵了!"

清秋驚歎不已,這不就是什麼無敵光環十秒之內的bug存在嘛,這讓別人怎麼活!

七夜頓了頓,氣笑了:"哪有那麼簡單.金丹期以下還好對付,確實是一種百試不爽的招數,但是遇到稍微厲害點的,能夠破空間的……等到你招式用完回轉道原本的位置,那個時候會怎麼樣?"

一股股涼氣冒了出來,清秋被腦補的場景嚇到了.

空間碎裂,毫無遮掩的過去,那不就是撕成渣渣的節奏?

她抖了抖,安海以為她是被剛才的驚險嚇壞了,因為他剛才也嚇得不輕,明遠可是他們的主力,若是有個好歹,所有的人就得跟著一起交代.

"甯姑娘勿憂,明公子實力卓絕,乃是天驕一類的人物,相比即便是對上金丹,也是能夠應付的."

安海這話很是驚歎,甯清秋一介練氣期,滅起來尸毒蚊甚至比他還要厲害,畢竟他是用著安家的虎咆,威力雖大,靈氣消耗也大.

正是捉襟見肘,力有不逮的時候,卻見甯清秋提著煉心劍,附帶上一種極為厲害的火系術法,砍瓜切菜般的解決著剩下的尸毒蚊.

眾修士精神一震,跟著出力,很快的就解決了所有的尸毒蚊,龐大的蚊群被殺了個七零八落,剩下的已然是殘兵敗將,沒有多少威脅了.

然後大家不緊不慢的消滅最後的小貓三兩只.

因此有了空余觀看那邊的比斗.

鬼面已經無暇注意自己的小寶貝們都差不多死絕了,他只是僵著一張死人臉,面色難看凝重的看著明遠:"你怎麼可能躲過我的攻擊?你到底是誰!"

明遠的身後,臼嬰已經斷氣.被切掉了脖子,上面一道又細又長的傷痕.

他廣袖寬袍,身姿俊朗,猶如修竹,右手提著一只筆,玉白筆身,鍍金紋路,青色尖銳的筆尖,上面滴答滴答的滴血落在地面上.

顯然這金玉之筆就是殺掉臼嬰的利器.

清秋有些訝異的挑挑眉,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明遠的武器,她一直以為這人是不用兵器的.

該說不愧是儒修嗎,殺人都要提一支筆.

此時鬼面已經心亂如麻,本來以為手到擒來,沒想到事情一波三折似的,冥陰氣,臼嬰,尸毒蚊,甚至是親自出手的五毒爪,都被人破了,他怎麼能甘心.

極度不祥的預感已然升起.

明遠冷冷一笑,嘲諷道:"堂堂金丹修士,鬼鬼祟祟不說,還暗中偷襲,實在是讓人不恥.不過我早就等著你上鉤,自然是能夠發現你的襲擊."(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六十章 持久的清秋,被虐哭的臼嬰     下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喪尸進化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