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想要找個什麼樣的道侶?  
   
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想要找個什麼樣的道侶?

"明遠,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甯清秋的臉上帶著一股莫名的悲壯.

明遠手一擺,順滑的衣袍淺淺拂過桌面,意思很明顯,請便.

她清了清嗓子,總有種莫名的羞恥:"咳,就是你有沒有想過要找一個什麼樣的道侶啊?"

明遠這次是真的驚住了,訝異的挑眉,眼中帶著綺麗的流光.

清秋在他這樣的注視下,臉色緋紅,慌忙的擺手道:"你別誤會別誤會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好奇,好奇."

"所以,不想說也沒關系."

然後她看著的他的表情,糯糯的補上最後一句.

心里面已經把丫丫罵了個狗血淋頭,恨不得把小胖丫頭搓圓捏扁,要不是她纏著她,非要林淺淺幫忙問問心目中的男神喜歡什麼樣的女修,她重塑身體後好努力往那個方向長……

但是一般這樣'你想找個什麼樣的道侶’這樣的問題,都是隱晦的表白,後面一般跟著你看我怎麼樣這樣的後續.

簡直是修仙界爛大街的十大情話金句之一,反正就是問出來很有歧義的那種,特別是女修問男修,差不多就是明示了.

也怪不得人誤會.

明遠卻是笑著說:"別著急,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不過那個意思到底是哪個意思?"

說著他自己也憋不住笑了.

清秋惱羞成怒瞪他一眼,知道人是在逗她玩兒呢,趕緊正經臉:"喂喂喂,嚴肅點,我這是認真的再問你呢."

怎麼著,也得有個理想型吧?男人的夢中女神啥的.

甯清秋打死也不承認自己也很好奇,這一切都是因為丫丫的'逼迫’而不得已為之的,她才不是這麼八卦的人!

義正言辭臉.

明遠便也仔細想了想,然後說道:"沒怎麼認真想過,道侶之事是要看緣分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不可強求."

"別打馬虎眼兒,快說,總要有個要求什麼的吧?"

清秋支棱著耳朵.

明遠便也直截了當的說:"至少要漂亮."

甯清秋傻眼了,簡直懷疑這樣的話是不是明遠口中說出來的:"……啊?"

"我沒聽錯吧?你竟然……是個這麼膚淺的人?"

明遠煞有介事的點頭:"嗯,我就是這麼膚淺."

"哎,我還真是看錯了你,本以為是光風霽月,原來是天下烏鴉一般黑."

她長籲短歎的,挺有那麼點傷春悲秋識人不清的味道.

明遠沒忍住,彈了她腦門一下,清秋捂頭跳腳大呼小叫:"好啊,敢做不敢當,還不讓人說實話了."

他便說:"你這看法不對,人本來就是追求美好事物的,我要求自己心目中的理想道侶賞心悅目何錯之有?難不曾要對著一個讓我吃不下飯的人?"

其實修士就很少有丑陋的,除非是那種受了創傷醫不好或者是劇毒侵蝕的,修士就沒有丑成食不下咽的.

清秋被他這形容逗笑了.

確實是,比如說一見鍾情這回事兒,首先鍾情的不就是臉?

不說是傾國傾城絕世無雙,至少有著自己獨有的韻味美麗才有讓人一眼傾心的資本.

這一點,其實並沒有什麼好指摘的,人本就是視覺動物.

清秋點頭:"好,我錯了,其實你這想法是正確的."

明遠的眼神柔和下來,"話是這麼說,但是真要遇上對的那個人了,即便是丑陋不堪又如何,在我眼里她說不定就是最好的那一個.其他人,不過是紅顏枯骨,一捧黃沙罷了."

就比如說安憐,也是美人一個,但是入不了明遠的眼,更不用說他的心.

清秋一聽,這不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明遠版本嘛.

沒看出,這人還是個情聖模子啊.

"你呢?"他問.

清秋歪歪頭,一臉呆相,你說什麼,我聽不懂的樣子.

明遠難得破功,盯著她眼也不眨.

"別裝了,禮尚往來,你既然問了我,那麼為了以示公平,你也說說你想要找一個什麼樣的道侶,我幫你參考參考."

清秋想了想,理直氣壯地說道:"我也沒怎麼想過……至少要長得好看吧."

說完自己也不免有點臉紅,即便是臉皮厚如城牆,這種剛剛才抨擊了別人,然後自己就上了,怎麼也有點當面打臉的感覺啊.

自己把自己扇得啪啪的.

明遠目瞪口呆的看著她,然後也笑了,笑彎了腰,他朗聲大笑,吸引得遠一點的吳用安憐等人全部看了過來.

他們談話都是傳音,這一笑當然是直接出聲,根本沒掩飾.

清秋維持面部表情沒動,咬牙切齒的說:"明師兄……適可而止哈."

但是其實她自己是真這麼想的,甯清秋從小就是個顏控,本來嘛,大家不是都認為顏即正義?

她也是這個說法的支持者,有臉走遍天下,無臉寸步難行!

反正想想,又不犯法!

明遠收了笑,但是眼中還有隱隱笑意,倒映著窗外晚霞.

天邊火燒云一般,夕陽即將落下,整片天空就像是被披上了一層紅紗,豔麗至極,巍巍壯麗,動人心魄的美.

兩個人都靜靜的觀賞這大自然饋贈的美景,哦,在修仙界應該說是天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不過是殊途同歸罷了.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清秋自然而然的就念出這一句.

明遠轉眸看她,輕聲說道:"詩句很好,但是這意境……不適合你."

他修的是儒家,自然是知道甯清秋這句詩造詣不低,關鍵是意境深遠,借景喻人,擴大一點,還可以說是比照萬物.

若是一位儒學大家,用浩然正氣寫出,必將是頂尖的意境之法,但是其中的衰落之意,怎麼都不像是甯清秋的性格.

清秋嘴一抽,見明遠的神色有驚歎也有不贊同,她便莞爾一笑:"這還真不是我說的,這是前人詩句,見到這景色,有感而發罷了."

"我們劍修,那可是在黑暗中都要尋找光明的奮斗者,怎麼可能傷春悲秋不思進取嘛……"

"嗤--"

慵懶冷淡的聲音輕輕笑了一聲,很嘲諷.

但是甯清秋卻並沒有生氣,而是問道:"七夜,你回來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性別相同,要怎麼在一起?     下篇:第一百七十五章 爹不疼娘不愛的半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