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零三章 輝煌與落魄  
   
第二百零三章 輝煌與落魄

明遠聽了她的疑問,卻只是笑而不語,背負著手當先進了商隊駐紮的客?33??之中.

他擺擺手,姿態少有的瀟灑.

自然是不會告訴她,這是因為他聽到了.

作為一個氣度不凡,敢于自己帶走平家棄徒的人,自然是可以得到足夠的重視,明遠雖然沒怎麼聽過這個平家,但是從周圍的人的反應來看,這個平家不是個普通的家族,至少在這周圍一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平安就更是不簡單了,當然,這個不簡單建立在不跟諸如七夜這樣的變態相比較的前提之下.

當然,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落魄的修士,那種時日無多的小人物.

這大概也是平家暫時對他放任自流的原因之一吧,畢竟是家族曾經的代表性天才人物,如今沒有派人趕盡殺絕,一個就是因為本就是要死的人,沒必要為此寒了其他族人的心,雖說平安有過,但是當初也是為了家族立下過汗馬功勞的;第二嘛,這也是警示的作用,敢跟平家作對,平安現在的樣子就是前車之鑒.

當初的風流人物,如今卻聲名狼藉,親人背叛,朋友離棄,每個人都生怕自己和他扯上一星半點兒關系,可謂是真正的孤家寡人.

當皇帝的孤家寡人好歹還是有著權力的,而平安如今的狀態,那是比喪家之犬還不如了.

這也是他老老實實的聽著明遠一句跟上來就跟著走人的主要原因,因為現在的他,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的了.

他一路上都在觀察著明遠,甯清秋,當然,這個觀察隱晦極了,就是遠遠看著他們的做派,以探清楚他們到底有沒有足夠的能力保住他.

至于說吳用……一眼就能看出這個人就是個小跟班,當年的平安,意氣風發,自然是不會太多的關注類似于吳用這樣的築基修士,金丹修士壽命是驚人的兩千歲,他不過是五百歲之齡,就已經成功的突破築基,有生之年有望元嬰,這是一個光榮的成就,所以平家當年也是將平安眾星捧月.

不過未來的元嬰修士總是比不上一個已經成名多年的元嬰大能的,所以他就這樣輕易的被出賣,就連他視若珍寶的妹妹,美麗善良的小婉,都被族人當做是禮物送了出去,最後竟然要淪落到一堆畜生手上!

他好恨!

平安周身翻滾著一種壓抑的戾氣,和他身上有如實質的死氣摻雜在一起,極為晦澀,吳用走在旁邊都有些不舒服,但是他並沒有走遠,而是小心翼翼的在周圍打量著身邊的這個三十歲左右青年模樣的人.

這個人……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平安?

他當年也曾經遠遠見過這人一樣,一杆紅纓槍,舞起來簡直是萬軍辟易,神魔難近,那等風姿威儀簡直是撼人心神.

卻沒想到,落到如今這樣的下場.

關于平安叛出家族且被族中長輩打傷一事,短時間內就傳遍了半個江陰,不過修仙界的大消息天天有,改朝換代快得很,所以只是等了一段時間這件事的熱度就降了下去.

但是這並不意味著吳用不知道,他當時還感歎了一句,世事變幻無常,卻沒想到今天出個門竟然就遇上了真人.

平安跟著明遠他們進了客棧,他有些心驚,不是驚訝于他們實力非凡,而是因為這支商隊比他以為的要弱小很多.

就連金丹修士都只有三個,其中一個氣息極為微弱.

這樣的實力,這樣的小勢力,怎麼都配不上明遠的內斂和甯清秋的那份張揚.

他心中存疑,卻是不動聲色.

這里是專門為了商隊派駐建立的客棧,所以和其他地方的格局規劃和風格有點不一樣.

他們並不是在一層樓上劃分數個房間,而是有一個獨立的大院子,有著單獨的院落和大片的空白地方,方便存放一些體積較大又並不是太昂貴的東西.

這也是為了方便別的修士路過看貨,所以並不會存放在暗無天日的儲物戒指里面,東西都藏起來,人家都沒有看到,還談何買賣?

所以大院的門從來是不關的,就像是他們一路走來都路過了好幾家商隊的院子,貨物琳琅滿目,靈藥,功法,法器還有珍惜少見的溫順荒獸幼崽……

總之就是極為吸引人的購買欲望的東西.

甯清秋和明遠余光都沒有怎麼往這些地方看,倒是吳用一直在仔細觀察,在心里的小本本上記著各家的特色貨物已經本次預備的貨量和品質,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畢竟能夠住在同一家客棧,怎麼說都是差不多一個層次的商隊了,如果是頂級的幾個大商行的隊伍,他們有人有財有物,自然是在城鎮中心區域自己建造地方住.

樓閣高聳,直入云霄.

這也是為了氣勢,建一個幾百層的高樓,讓人望而怯步,所謂先聲奪人,從氣勢上壓住別人,不論是客人還是競爭對手,都要想留下一個強勢的印象.

清秋倒是覺著這個做法並不完全准確,要是在她們那個世界,哪個商家不思考著怎麼親民怎麼來,而是想著要嚇到顧客……那只能說明那家公司的主事者腦子有病.

修仙界自然是大不相同,這里是一個武力值論成敗的世界,有實力的修士能夠壽命綿延,大勢力能夠千秋萬載,而其他普通修士,大多數碌碌無為,活著這一生,存在的時間還沒有人家的零頭大小,一茬兒一茬兒的換人,所以不存在大商行遷就消費者的可能.

兩邊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

但是清秋對于這種方式卻是嗤之以鼻的,當年也是個學過陋室銘的人,開篇就說了: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所以說,真正的強大是沉默無聲的,不需要外物的烘托.

嗯,就比如說這個住在一層小院子里面的,一見到她就變成了一坨掛在她身上當掛件的人.

甯清秋甚至能夠感覺出身後兩道異樣的視線,那樣的驚奇……應該是第一次來的平安小同學.

看來是被七夜的"奔放"嚇到了.

甯清秋的額角,蹦出了一個青筋.(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給七夜找點麻煩和打賭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平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