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零四章 平安的故事  
   
第二百零四章 平安的故事

"下來,注意形象,沒看到我們有客人來嗎!"

她微笑著,咬牙21切齒.8 『1『中文『網

身後跟著的平安心中一動,有了點淡淡的暖意,她竟然說他是客人,卻是沒有一開始表現的那麼囂張跋扈,傲慢任性.

這還是他從平家脫離之後,所接受到的第一份善意.

平安並沒有察覺出七夜的任何氣息,甚至是人都出現在他的面前了,他抬眼去看或者是用氣息進行感應,都察覺不到這個人的存在,像是七夜並不是真實而是幻象一般,就連幻象,都應該有著組成的天地靈氣.

只有眼前這個俊美得過分的男人,就像是存在于虛幻與真實的共點,身周什麼都沒有,就像是一個……望不見底的深淵.

若是甯清秋知道他這個形容,一定會特別贊成,而且會更加形象的形容七夜,這個男人不瘋的時候,有點像是黑洞.

吞噬一切,包容一切的深邃,神秘,不可測.

當然,不是現在這個背包式掛件一樣的男人……

七夜松開她,只是肩並著肩站著,懶洋洋的抬眸瞟了一眼平安,慢吞吞的吐出兩個字:"……客人?"

那種漫不經心的態度最是刺傷人,但是他並不是在刻意羞辱平安,說實話,以他眼高于頂的性格,今天也算是難得的溫和了.

若是正常狀態的七夜,現在不知道抱著他的刀在那個犄角旮旯窩著呢,一個字都不會跟平安說.

也不只是他的性格,在修仙界以實力和修為等級作為區分人三六五等的論證,在元嬰大修士的眼中,不成元嬰,都是螻蟻.

人會浪費自己的時間去跟低階修士廢話?絕不可能.

有那個時間還不如多修煉修煉.

越到後期越是修煉困難,沒有哪個修士不想更進一步的,自然是爭分奪秒的修煉,不然的話終有一日也是黃土一捧.

每個踏上修仙路途的人,都曾有過野望,希望攀登上更高的峰巔,不過這個過程中有的人堅持有的人放棄,堅持的人也許成功了,也許就失敗了.

當然,更多人都已經死在了路上.

平安並沒有任何的負面表情,七夜他看不透,而強者,永遠都有著特權,他們想什麼做什麼都是旁人不能質疑的,若是針鋒相對,就要做好付出生命代價的准備.

強者尊嚴不允許隨意挑釁,這是云荒世界運行億萬年的不變的准則.

當然,要是有本事的話,你可以在選擇看不慣這樣的規則的時候,打破規則,更甚至你可以重新的制定規則,只要你有那樣的能力.

不然的話,還是洗洗睡吧……

堂內古香古色,金絲楠木顏色純正,散著沉郁的香味,應該是經過特殊熏制的,可以保持不腐爛永遠光潔如新的狀態.

堂上設了兩個上位,左右分放著八張椅子,一邊四張,兩兩對應.

清秋點點頭,招呼平安坐下,外面的人很有眼色的進門上了一壺靈茶,平安很有自知之明,謹慎選擇了坐在了最下,就在清秋和明遠的對面.

沒有人坐上位,他們都是不怎麼講究這些的人.

主要是七夜一定是要挨著甯清秋坐的,那麼明遠自然不可能放著兩個小伙伴在下面坐著,他一個人端坐在高位……況且他再狂還是對著實力比自己強大的七夜保持了一定的對于強者的尊重.

雖然說這種尊重平日里真心不好看出來.

明遠不喜歡廢話,直接開門見山:"說說你的事兒吧."

平安正襟危坐,雖然不知道這件事幾乎已經是人盡皆知,他們為什麼還要問,但是他這個時候有求于人,自然是有問必答,態度端正積極.

"我叫做平安,平家之人,父母早亡,因為有著出眾的天資,在家族里得到了重用.我有一個妹妹叫做平婉……她體質特殊,在三十年前便被家族送給了一個大勢力作為爐鼎以換取利益."

他說著表情就變了,神情變得悲慟而憤慨,清秋大大皺起了眉頭,作為一個女修,聽到這樣的事,總是容易引起共鳴和觸動的.

其實清秋這回還真不是因為平婉的事才有這麼大的反應,雖然生氣,但是來了修仙界這麼久了,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已經給她落下了深深烙印,知道這種事在修仙界簡直就是到處都在生.

她要是件件都要生氣都要管,現在也早就累死了.

有多大的能力就做相應的事.高估自己只會讓人變得疲憊.

她關注的重點在于三十年……修仙界這個張口閉口計算時間的單位量還真是讓人適應不了啊,她兩輩子加起來也就活了三十不到啊,這麼想想她還真的是年輕得過分啊.

還有,這個看起來也不過三十出頭的平安,到底是多少歲了啊?

平安沒有耍什麼心眼,他和妹妹相依為命,說的都是內心最真的感覺,他也正是因為想要救自己的妹妹,才會落到如今的下場,而他,至今沒有放棄.

大不了就是要命一條.

反正在這個世上除了平婉,他已經沒什麼好牽掛的了.

關于自己身受重傷的事兒,平安並沒有過多的贅述,他只是簡簡單單三言兩語便也帶過了,甯清秋自然知道這里面有著多少的驚心動魄,不過她沒有追問,她的好奇心不至于旺盛到要不斷的揭開人家的傷疤來滿足一己之欲.

平安簡單的講完這麼三十年的生活,驟逢大變,從此從云端跌落地底泥淖,他沒有自暴自棄,依然頑強的堅持下來,平家到底是心中有愧,不敢做得太恨,反正平安也活不了多久,也就聽之任之了.

不過今天就要有情況的轉變了.

平安對平家有怨有恨,當年他在外面幫助平家抵禦外敵打生打死,結果後面就瞞著他把平婉給賣了,等他回來的時候已然是音訊渺茫,他還是一怒之下拔槍殺人,連續傷了數十位平家的修士,才得到關于平婉的去向.

可是得到了確定的答案之後,他的心徹底沉了下去,若是別的人他還可以想著把妹妹搶回來,可若是那個人……

還真的是惹不起的大人物啊,難怪平家這麼不要臉皮的貼了上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三章 輝煌與落魄     下篇:第二百零五章 她讓你說,你就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