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零五章 她讓你說,你就說  
   
第二百零五章 她讓你說,你就說

這就是平家為什麼要驅逐他的原因,平安的個人情感已經強烈到可以對?31??家族人出手狠辣的地步,因為傷勢過重,所以有幾個練氣修士已經不治身亡.

若只是這樣,平安還不至于遭受這樣的對待,畢竟比起幾個死了的練氣修士,自然是一位年輕的有著無限可能的金丹修士更加的重要.

所以平安只是被家族長老們制服,送到地牢里面去關了緊閉.

當天晚上他就跑了,知道自己去找那個人搶回平婉的希望渺茫,但是他依然是一往無回.

平安清楚的記得,當年他爹娘閉眼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要他保護好平婉,他唯一的妹妹,他指天發誓,任何人想要傷害她都要踏過他的尸體,爹娘才安心去了.

他抱著一團小小的嬰兒,內心滿是柔軟,說是哥哥,還不如說他像是當父親一樣的把妹妹養大的,結果他給平家賣命,卻被家里人暗地的將他視為生命的妹妹給轉手賣給了大人物作為爐鼎使用.

即便是性命無憂,但平安的丹田氣海受了重創,當時他的修為都已經跌落到練氣期,經過三十年的修整沒日沒夜的努力,終于修補了丹田,重回築基期,只不過是回到金丹期是沒有可能的了,當年他的金丹被人震破,丹氣從金丹中全部溢出,現在丹田中的那顆金丹已經是全然的廢丹.

所以他命不久矣時日無多,因為耗費了生命潛力去重修,並且付出這麼多,就連築基期都突破不了.

因為舊時的金丹橫亙在那里,所以想要破而後立成就新的金丹,那無疑是極為困難的,就當做是在平安的巔峰時期,也不見得能夠做到,更不用說現在這樣拆東牆補西牆的境況了.

他還活著,就已經是一個奇跡了.

清秋看向平安的額角鬢發,那里已經微微有些霜白.

一個修士,到底有憔悴落魄到什麼樣的地步,才能還在壯年之時便就白了頭?

"你對你的妹妹這麼好,值得嗎?"

她喃喃說道,像是在問他,也像是自言自語.

她想起了自己,也有這樣一個好的哥哥.從小到大,什麼事兒都是一肩抗,而現在,她和他遠隔不知道多少時間與空間的距離,她活著的時候,到底還能不能見到他呢……

眼中浮現了薄薄的淚光.

平安只是微微笑著,沒有任何的後悔:"哪來的值不值得,這世上的事就只有願不願意一說,我願意為小婉付出一切,那是我的妹妹."

這就是平家為什麼要驅逐他的原因,平安的個人情感已經強烈到可以對自家族人出手狠辣的地步,因為傷勢過重,所以有幾個練氣修士已經不治身亡.

若只是這樣,平安還不至于遭受這樣的對待,畢竟比起幾個死了的練氣修士,自然是一位年輕的有著無限可能的金丹修士更加的重要.

所以平安只是被家族長老們制服,送到地牢里面去關了緊閉.

當天晚上他就跑了,知道自己去找那個人搶回平婉的希望渺茫,但是他依然是一往無回.

平安清楚的記得,當年他爹娘閉眼的時候千叮嚀萬囑咐,要他保護好平婉,他唯一的妹妹,他指天發誓,任何人想要傷害她都要踏過他的尸體,爹娘才安心去了.

他抱著一團小小的嬰兒,內心滿是柔軟,說是哥哥,還不如說他像是當父親一樣的把妹妹養大的,結果他給平家賣命,卻被家里人暗地的將他視為生命的妹妹給轉手賣給了大人物作為爐鼎使用.

平安當時是追上了那個人的座駕的,不過根本連妹妹和那個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就這樣直接被他的手下廢了,那人太過自信,沒有仔細檢查他的狀況,大概以為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給弄死了.

結果沒想到平安也是有所奇遇的人,因為一件大能墓地中挖出的護心鏡,他僥幸逃得一命.

七夜捏了捏她的肩膀,低聲道:"喂,別人說兩句,你就這麼感同身受?"

她不像是這麼容易傷春悲秋的人啊.他聽著就毫無感覺,女孩子是要細膩一點,七夜承認,可是也沒有必要這麼……感動吧.

說來他對她也不賴啊,救了她好幾次,要什麼給什麼,有什麼送什麼,出手幫她救人,親自傳授自己引以為傲的自成一家的刀法……

怎麼也沒見著她對他感激涕零的?

這聽別人的故事就這麼情緒敏感?

甯清秋那點子感傷立馬就去了九霄云外,她肩膀一抖,冷冷看他一眼,懶得搭理他.

"平安,那個人是誰?"

這話一出,明遠立馬明悟,甯清秋這是要管閑事的狀態了啊.

嘖嘖,這小子倒是好運氣.

其實清秋也是想著能幫就幫,不能幫的話她也不會強求,自不量力螳臂當車的事她從來不做,正好七夜一天閑著骨頭都是軟的,找點正事兒讓他做,也算是多積兩分功德,免得以後渡劫的時候被雷劈死……

然後她端著靈茶喝了一口,掩飾自己嘴角的陰險笑容.

七夜默默的移開了眼,想了想還是不揭穿她,話說他最近是有點懶散,可是並不意味著他的腦子也去睡覺了.

他也在計量著,這件事里面能不能有什麼樣的好處.

明遠溫文爾雅的笑著,看著眼前的暗潮洶湧.

七夜吃癟的話,他表示喜聞樂見,若是甯清秋吃虧了的話……他不會放任不管,七夜要是過分了,他不會坐視不理.

人心嘛,就是這麼偏.

平安一愣,深深的看了一眼甯清秋,然後沉聲說道:"這是我自己的事,甯姑娘,只要你們願意給我極品療傷丹藥,我平安救了妹妹之後你就是讓我去死我也不會皺一下眉頭……這件事,是絕對不會牽扯到你們身上的,請放心."

"她讓你說,你就說."

七夜淡漠開口,姿態居高臨下,懶懶散散靠在木椅上,就這破木椅被他這麼一襯,看起來竟然跟個神座似的,平安下意識的就聽從了他的話.

輕描淡寫中有著不可抗拒的力道和威儀,久居高位的天然的命令語氣,不會讓人反感,而是毫不猶豫的聽從.(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平安的故事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你為她,賣命五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