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零七章 珠光寶氣樓,八方云游齋  
   
第二百零七章 珠光寶氣樓,八方云游齋

接下來的日子很平靜,就像是一灘淺淺的湖水.

靜謐無聲,亦沒有什麼波瀾.

他們都在靜靜等待,等著展覽會的正式到來.

明遠說的果然沒有錯,當天傍晚,就有人把邀請函送上門來,姿態恭謙,請他們務必到場.

當時明遠灑然一笑,眼中透漏出的光就說明了一句話,怎麼樣我說得果然沒有錯你還是輸給了我好好想著怎麼付清賭注的事兒吧……

以上純屬腦補,沒有什麼具體的參考價值……

來送邀請函的這個勢力還不是什麼普通家族或者商家,乃是珠光寶氣樓,響當當的大商行,橫跨州際,至少在濟州那是大名鼎鼎,基本上可以和多寶閣一較高下.

當時不少其他住在旁邊的商隊也是聽說了這件事,因為人家來送邀請函的根本就沒藏著掖著,那叫一個光明正大,都恨不得敲鑼打鼓了.

這珠光寶氣樓不止是在濟州名聲很大,它在外州的實力,還要更為厲害,據說和傳說中的八方云游齋有著不小的關系,不過清秋只是一聽而過,實在是她對這些沒有什麼興趣.

即便是八方云游齋乃是響當當的聖地,她對于這個宗門也沒興趣,畢竟差距太遠,沒有什麼交集.

倒是七夜,表情略有一點微妙.

不過他聽說了明遠和清秋的賭局之後就很不高興,一改散漫事不關己的態度,只抱著一臉護食的態度對著明遠橫挑鼻子豎挑眼的:"呵,也就是你打量著甯清秋是個笨蛋好欺負,才提出這麼個賭局的吧?告訴你,別提什麼無理取鬧的要求啊."

清秋臉黑了:什麼叫做笨蛋?感情你心里面就是想我的?好吧,友誼的小船就這樣被掀翻了……

明遠:……

無理取鬧的那個人一直是你不是我好吧…..他簡直是無話可說.

清秋挑挑眉,決定不跟大齡兒童七夜同學計較:"你又知道了?那你說明遠是怎麼知道這個什麼珠光寶氣樓會給我們送邀請函的?"

然後隨便說了一句他們的賭注就是一頓靈膳,七夜瞬間切換了模式,還帶著點嫌棄的看他們倆一眼,顯然是覺著這也太沒有追求.

清秋和明遠一致忽略了他.

七夜不緊不慢有理有據的闡述了一番,倒是近些日子少見的端肅沉穩,一下子讓清秋有些陌生,感覺他已經回到了最開始初遇的那個七夜,強悍無比,高高在上.

她有一瞬間的陌生.

怎麼他突然正常了,她還不習慣了?

她晃晃頭,沒有多想.

七夜慢條斯理的說著話,節奏語調是很獨特的那種,就像是千萬種聲音與千萬種人之中,你一下就能夠輕易分辨.

"那個什麼平安的事兒想必這附近的一些人都是熟悉的,那個平家在我們眼里不算什麼但是在這片兒名聲定然是響亮,明遠竟然光明正大的把人帶了回來,自然是落進有心人的眼里."

"珠光寶氣樓確實是跟八方云游齋有點關系,類似于貯備下屬勢力吧,八方云游齋的修士最喜歡的就是下手投資,看菜下碟兒,我們當然是他們准備發展的潛力客戶,畢竟如果不懼平家將平安這個棄徒收入囊下,還治好了他能夠拿出極品丹藥的話,那麼絕對有資格參加這所謂的展覽會."

他甚至敢斷言,不只是有一家勢力盯上了他們,只不過是珠光寶氣樓的人更快而已.

明遠沒說話,表示默認,本就是這個道理.

清秋點點唇,還是有些想不通:"可是他們又怎麼知道我們是真的不怕平家而不是不知者無畏呢?或者說平安到底能不能被治好他們又是怎麼確定的,若是平安好轉了之後他們倒是可以確定,但是邀請函現在就送過來……"

摩挲著深紫色的請帖,上面有著優美的花紋和淺淡的香氣,邀請函上的字體全部是極品羊脂白玉雕成,若是放到凡人世界,那就是真正的價值連城奢靡無度.

即便是皇帝,都不敢這麼派發邀請函,除非這是個亡國昏君,這麼做的人,遲早要被掀翻政權.

但是修真界就不一樣了,靈氣的充足導致玉石礦脈那真的是多如牛毛,隨處可見,當然品質極好的玉石還是少見,極品羊脂白玉更是做丹藥玉瓶保存藥性的好東西,畢竟它心屬溫和,不會引來什麼雜質.

所以極品羊脂白玉還是很珍貴的東西,有幾個玉瓶就算是不錯,更遑論用它來刻字了,可見這次的集市展覽會還真的是大手筆.

七夜嗤笑了一聲,雙手撐在後腦,狹長的眼眸微眯,黑色瀲灩的波光綺麗難言,"這有什麼?若是我們真有能力,他們就押對了寶,若是沒那個實力,只不過是打腫臉充胖子,那麼自然有的是人收拾我們,比如說平家,自然是第一個不放過我們的."

"無論怎麼做,他們都是不會吃虧的,若是不送邀請函,那不就很可能和我們失之交臂?"

明遠只淡淡的接了一句:"我問過吳用了,這樣的展覽會規格極高,不只是對于賣家有著嚴格的要求,對于買家也是篩選嚴格,那些商隊商行手中攥著的入場資格名額那是很富余的,自然是拿得出來."

她徹底悟了,說白了就是沒到那個層次的人仰著脖子斷了都得不到入場名額難如登天,若是到了那個層次,想要幾個名額就有幾個名額,人家求著你去,這現實寫照……該說不愧是修仙界嗎?

甯清秋這幾天安靜的等著展覽會的到來,她並沒有忙著打坐修煉,她的修為已經到了一個瓶頸,單純的吸收靈氣已經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了.

她最近都在一片小竹林里面練劍.

那天七夜拉著她來了一場劍舞,她一直記憶猶新,對于那種手中劍宛若能通心意一般的揮灑自如的感覺極為念念不忘,所以一直在勤奮練劍,希望借著這個感悟還深的時候,多領悟一點東西.

她也不是沒想過再次請求七夜幫忙帶她體驗一番那種感覺,但是想想還是沒有厚著臉皮說出口,主要是因為還不知道七夜會提出什麼樣的要求,所以她還是老實一點,免得被人占了便宜還沒處說理去.(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你為她,賣命五十年!     下篇:第二百零八章 翩若驚鴻,婉若游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