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一十一章 "故人重逢"(下)  
   
第二百一十一章 "故人重逢"(下)

花英正好好走著,打著腹稿,見到甯清秋的第一句話該說什麼,卻見眼前一花,突然跳出一個穿著青衣短打的修士.

那人容貌俊朗,修長眉目無波無瀾,兩鬢頭發灰白,為他的容顏增添了幾分滄桑.

這灰白發色是他故意留著的,提醒著自己忍辱負重以及甯清秋對他的恩德,矢志不忘.

雖然說療傷丹藥是明遠給他的,但是明遠也說了,讓平安為甯清秋賣命五十年,這個在修士生命中並不長的時間.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到底是該效忠誰,對誰殫精竭慮.

那就是甯清秋.

若不是因為她,想必明公子和那一位都不會對他青眼有加,用九轉東極丹這樣的丹藥贈予,還承諾救他的妹妹.

如此種種,都是林中練劍的少女帶給他的.

而花英……一看就是個小白臉的模樣,之前根本就不認識,定然是那個犄角旮旯冒出來的登徒子,平安立即就加以阻攔.

本來是站得遠遠的觀看,平安也不好做些什麼,以免打擾甯清秋練劍.

她最近廢寢忘食的練劍,無疑是希望自己能夠在劍道或者劍法之上更進一步,這樣的話對于她的修為突破也有著推進作用.

這個時候按部就班的吸收靈氣顯然是不可取的,若是有所領悟,甚至是遇到了頓悟之境,那麼成為築基修士就像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了.

小瓶頸靠修煉,積少成多,滴水穿石,需要堅韌不拔持之以;大瓶頸更多的就是看機緣和悟性了,天分,機遇,靈感甚至是運氣,缺一不可.

花英先是一愣,然後發現來人的修為他竟然看不透,心中暗驚,但是面上不露分毫,他行了個修士的禮節,笑容誠摯帶著些微的尷尬.

"這位道友有禮了.在下花英,途經此地,見這位姑娘劍法精妙,實在是讓人震撼不已,若是有什麼冒犯,還請見諒."

平安心中冷哼一聲,裝得再風度翩翩文質彬彬,還不是登徒子一個,沒看眼睛都亮了?

就這樣的,還敢和甯小姐搭訕?

他冷冰冰的道:"我家小姐在此練劍,不希望受人打擾.還請離開這里."

花英臉上笑容一僵.

林驚風也發現不對,快步走了過來,第一句話就聽到這類似于打發紈绔子弟風流公子的話語.

他一下就有些尷尬.

花英這人心不壞,看著風流薄情,但其實就是喜歡口花花而已,至少目前為止作為花英的朋友,他還真沒有看到過花英真的跟哪一位女修過從甚密.

青云宗的那些流言,大多不過以訛傳訛,花英又是個不在乎這些的人,向來我行我素,這次倒是吃癟了.

林驚風眼力非凡,一看就知道眼前這人是個高手,而有如此強大的修士作為守衛口稱小姐,果然是配得上那位少女的舞劍風采.

林驚風拱手道:"還請這位前輩不要誤會,不瞞前輩,我名林驚風,和花英乃是青云宗的弟子,這次外出游曆,偶然見到那位姑娘練劍,實在是讓人心折,這便過來希望結識一番,若有冒犯,還請海涵."

花英愣了愣,看向林驚風的眼神有點不贊同.

他們本就是秘密行事,自然是小心翼翼不能讓還在集市城鎮中的那些人販子修士發現他們的行蹤,沒想到林驚風就這樣大咧咧的自報家門.

林驚風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眼前的這個人和林中少女都不是簡單人物,他們身上滿是正道修士特有的氣息,想來應該和那些幾乎淪為魔修的邪惡修士沒有什麼關系.

那些修士眼中流露出的全是惡意,貪婪,**,看著就讓人心魔叢生一般,但是甯清秋……那個舞劍少女的一招一式,都是風華不二,這樣的劍法這樣的人,怎麼可能和邪惡黑暗有關?

他對于自己的辨認能力還是信任的.

再說了,眼前的人修為極高,對于他們很是不耐,林驚風這樣一說,也是為了起到一定的震懾作用.

花英對于他是極為信任的,暫時按耐住了心中的焦躁,沒開口,但是他突然又是轉念一想,等等,剛才林驚風開口喊眼前的人……前輩?

那麼這個人……難道是金丹修士?!

花英心中倒抽了一口涼氣,猶自不敢相信.

不是說他被一個金丹修士嚇到這個程度,而是因為金丹修士竟然稱呼那個舞劍少女為小姐,那幾乎就是奴隸和家仆的身份定位.

不論是哪一種,都說明了那個少女身份驚人.

他今個兒,還真的有些沖動了.

不過本就沒有什麼惡意,想必解釋清楚了之後就沒有什麼問題了.

平安心中微微一驚,眸色輕動.

青云宗?

六階宗門,濟州的修士聖地,那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他倒是沒想到,眼前這兩個人竟然有這樣的來頭,這倒是不好打發了,畢竟青云宗不好惹,他也不敢隨意做主,這件事大概還是需要甯清秋本人來做決定.

當然,無論甯清秋是什麼樣的決定,平安自然是全部支持,他可沒有忘記自己的身份.

"原來如此."平安點頭,臉上依然是冰封般的不動聲色,"在下平安,讓我去向我家小姐稟報一聲,煩請二位稍等."

他不卑不亢,即便是青云宗的修士又如何,他好歹也是金丹修士,自然是不會對這些人卑躬屈膝.

他態度緩和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林驚風是個劍修.

劍修向來是坦蕩無比,銳意進取,這樣的修士性情各異,卻基本上沒有壞人,否則的話,不可能在劍道一途有何大成就.

關鍵是林驚風雙眸澄澈,態度恭謙有禮,一看就知道不是花英那樣的花花公子,倒是可信幾分.

花英:……我招誰惹誰了我!

簡直是六月飛雪,比竇娥還冤枉啊我……

平安轉身便向著甯清秋的方向行去.

花英微微松了一口氣,然後有點哀怨的看著林驚風,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聲調一唱三歎的:"你說我難道真的長得……不像是好人?"

林驚風煞有介事的看他一眼,頓了頓,說:"……嗯.",

然後花英的臉就僵硬了,嘴巴幾乎是長成了o字形狀看著林驚風,簡直是不認識這個人一般.

剛沒聽錯吧?林瘋子他……在和他開玩笑?!(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章 "故人重逢" (上)     下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