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一十三章 煉心vs九煉  
   
第二百一十三章 煉心vs九煉

甯清秋一臉懵逼.

萬萬沒有想到,竟然開口就被人……挑釁了?

嗯,話說得更准確一點,就是挑戰?

莫非這位冰山男還是一個戰斗狂不成?!

花英已經用自己的骨扇抵住了自己的額頭,嘴角抽搐不已.

他就知道,林驚風不會正常多久.

虧得他以為是鐵樹開花,結果一上來就要跟人姑娘打架.

活該注孤生!

花英便補救道:"甯姑娘還請不要誤會,我等二人並沒什麼惡意,我的這位師兄,外號林瘋子,堪稱是劍中癡狂,所以見到姑娘劍道精深,就忍不住想要一試高下."

甯清秋的眉挑了挑.

這話……確定不是挑釁嗎?

林驚風其實有點尷尬,花英就這麼快抖露出他的那個外號,還是在甯清秋這樣交淺言深的姑娘面前,實在是太輕薄了些……

不過他端得住,倒是沒讓兩個人看出來他的不自在.

都不知道這個瘋子的外號是怎麼傳出去的,他自認端肅持重,就是酷愛練劍了一些,但是師父都說了,那是他道心堅定,所以林驚風向來是引以為傲,如今卻……

林驚風在心中自我反省了一下,而後一本正經的搖搖頭,糾正道:"不是比高下,我只是想要和甯姑娘切磋一下,互相印證所學."

這話聽起來就讓人舒坦了.

花英說完就覺得這話有點不對,結果還沒來得及收回來,就被林驚風大喇喇的批判了一番……

這次花英的眉角都不住的跳了起來.

他為了兄弟那是兩肋插刀,兄弟倒好,順手擦了他兩刀……

還被一個美人兒在旁邊看了笑話.

他默默站在一邊,閉了嘴.

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甯清秋確實笑了,她也對于林驚風的這個提議很是心動.

畢竟修仙最忌諱的就是閉門造車.

若只是想靠著打坐,把修為和段位煉上去就可以的話,那麼修道也未免太簡單了些.

修士之間互相爭斗,是實力提升最快也是最好的辦法.

但是生死之間有大恐怖.

可能是一朝頓悟,突破成功;卻也可能遭遇滑鐵盧,就此敗北.

若只是輸了還好,修士爭斗刀劍無眼,一不小心,不是重傷就是殘疾,嚴重的就是這樣死了也是常事.

所以,這種方法有效,但是不可取.

甯清秋本就是處于一個瓶頸之中,而且不只是劍法修為,包括自身靈氣的增長都到了一個壁壘之前.

若是不突破,那就只能等著壽命耗盡.

雖然說甯清秋倒是不用擔心自己的壽命很快就耗盡,畢竟才十幾歲的少女,真真兒嫩,跟個花骨朵似的.

還有漫長的時間讓她揮霍.

然而甯清秋是等不起的.

她只是想快一點,更快一點.

當然,操之過急也不可取,但是她希望自己能夠用最快的速度達到更高的層次.

目標可以定得更遠大嘛.

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

只要努力堅持,定然是會得到回報的.

要說她身邊也不是沒有高手,明遠,七夜和身邊新走馬上任的平安都是比她厲害許多的高手.

但是他們都不適合和她對招啊.

清秋現在最需要的是一個和自己實力相仿,特別是劍道成就不相上下的那種修士.

這樣的對戰切磋才能讓她得到更多的收獲.

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明遠是築基修士,但是他的招數境界比她高多了,而且人家走的是暴力路線,清秋顯然是想要提升劍法精秒,所以不合適.

七夜……直接pass,她目前覺得能夠"自由"多久,還是自由的玩耍多久吧,只要兩個人靠近十米,他們下一秒就要變成連體嬰.

清秋覺著很郁卒.

嗯,若是放在封建古代,她這個時候已經全然可以去浸豬籠了.

即便是相對開放的現代社會,也定然是流言蜚語不絕于耳,她甯清秋就打上標簽,從此就擺脫不了七夜的陰影了.

但是云荒世界不一樣啊.

這片天地太大,廣袤無垠.

修士這一生都不可能踏遍每一寸的土地,所以打一槍換個地方……咳咳,到時候只要拍拍屁股走人,她甯清秋還是一朵清白純潔的好菇涼.

說起來簡直是讓人想哭.

最後,就是平安了.

人家的傷才好了沒兩天,就讓人動手,感覺有點不人道啊.

關鍵是他是一個金丹修士,除非壓低實力和她打,否則甯清秋就可以直接認輸了.

而且這位是練槍的,適合打群架,並且才剛突破對于實力掌控不到位,平安自己也怕一不小心傷到甯清秋,之前過了兩招,那都是畏首畏尾,甯清秋只能擺擺手,讓他在一邊守著,自己一個人練劍.

還是林驚風這個剛冒出來的修士更適合.

築基修為,卻也不過是初期,她甯清秋練氣期大圓滿,卻經過了月之精華和琉璃火的多次淬煉,雖然是潛移默化,但是每一次積少成多,如今倒是敢于和築基修士拼上一拼.

再說,甯清秋還想看看自己這個只是掛著名的青云弟子跟林驚風這樣一看就是宗門重點培養的弟子比起來,不知道孰強孰弱,又相差了多少?

她收回心神,對著林驚風粲然一笑.

"那好,就請林道友這位青云高徒指教一二!"

她轉身跳入林中,煉心劍出鞘,挽了一個既漂亮的劍花.

林驚風一反常態,長聲朗笑了一聲,極為的開闊舒朗,英氣勃勃,倒是沖淡了眉目間的冷淡孤傲.

說到底,也不過是年輕氣盛的天才修士,平日里端著也是因為師弟師妹太熱情,就是些師姐也是不甘示弱,林驚風實在是怕了.

他向著腰帶一抹,一縷雪光乍現,瞬間由軟帶變作堅硬冷冽的寒芒.

他的劍氣帶著淡淡的青色,蓋因為他是風屬性.

築基之時接引的真氣就是風屬性,所以劍法走的是輕靈快的路子,比起甯清秋的劍法,少了兩分冷冽鋒利,多了兩分飄逸靈動.

清秋眼睛一亮:"好劍!"

她沒想到林驚風的劍竟然是柄軟劍,還是上好的軟劍,灌入真氣便是無匹鋒利.

林驚風劍橫于身前,眼中的光和劍身上的光交相輝映.

他盯著自己的劍也是目光專注:"甯姑娘過獎,我這劍,名為九煉,乃是師長所贈,乃是經過颶風捶打的劍,堅硬程度與一般的劍不可同日而語,倒是占了便宜."

清秋傲然一笑:"別多想,我的煉心劍也不差!手底下見真章吧!"(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二章 富貴不還鄉,如錦衣夜行     下篇:第二百一十四章 輸還是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