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七夜......你的眼睛?  
   
第二百一十九章 七夜......你的眼睛?

林驚風和花英准備告辭了.81

後日便是展覽會,所以兩人也得做點准備,就當做是正式比賽前的熱身.

他們已經回去調整狀態去了.

這次的行動還是有著不小的危險的,要知道那些人可是能夠認得出林驚風和花英的臉,不說他們乃是青云修士的身份一旦泄露出去,青云宗極為護短,定然是不會放過這些人的.

而最能夠保證不亂開口說話的,不泄露秘密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死人.

所以那些人一定會竭盡全力的想要殺人滅口.

他們也提醒過甯清秋和明遠小心,即便是他們也是天才修士,甚至能夠同級之中難逢對手,身邊還跟著一個平安,也是個金丹,而且不是什麼簡單的金丹修士,但是那邊卻是有著十幾個金丹修士.

他們要從那些人手里救人加報仇,無疑是以卵擊石.

也不知道那個時候青云宗的前輩趕不趕得及.

不過只要小心一點,應該還是不容易被現的.

等到他們離開的時候,七夜都沒有回來,所以兩人一直也沒有見過這神秘的第三個人.

甯清秋他們做好了決定,跟明遠商量了一下,他們得到了三張邀請函,其實就是她,明遠還有當日的平安,這就是珠光寶氣樓給了三張邀請函的原因.

不過這倒是正合他們的意.

你看啊,甯清秋,明遠還有平安相當于每個人各有一張邀請函,一張邀請函可以帶上兩個人一同進去.

這就要說到那些商行的精明之處了.

也不是不能每個有資格人都做一張邀請函,但是運用現在的方式,卻可以價值最大化.

每個人頭破血流的搶到一張邀請函,還可以帶上兩個人,這就是一個賣人情出去的好機會,或者說有貪生怕死的覺著危險的還可以帶上兩個保鏢.

雖然原則上是說不能帶著保護自己的修士進入展覽會,但是你以客人的名義將人帶進去,也是沒有人會來查你的.

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甯清秋對于這些具體的背後暗湧沒有什麼關心,只知道這樣說來的話,他們三個人每人兩個名額,就可以帶上六個人走.

七夜是強大的武力保障,定然是要跟著他們一起去的,安憐是找妖弓的關鍵,自然是不可或缺,安海也跟著一起去,其余兩個安家人就只有靜靜在商隊這邊等著消息了.

本來是打算帶著他們去的,畢竟他們的名額還空缺著,自然是不介意行個方便,可是如今林驚風和花英的突然加入,占掉了兩個位置,所以就只能委屈一下安石和安平了.

最後,就帶上吳用,他跟著他們這麼久,還是想著要出去見見世面,甯清秋對他的觀感不錯,自然是願意順手帶上他一把.

吳用知道消息的時候高興得一蹦三尺高.

參加了這次的集市展覽會,那不是普通的看過就算,這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吹噓的資本.

說不定他就能借此機會,走得更高更遠,也為吳家的未來找到一個更好的承載平台.

云荒修士,宗門世家都是依符從屬的,大宗門世家養著小宗門小世家,下面的低階宗門和小世家甚至是散修就為上面的人做事,以求更多的資源和庇護.

若是沒有靠山後台,那就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的節奏,被人滅了也無人為你多說一句.

月兔東升,明月光輝皎潔.

甯清秋有點暴躁.

七夜還沒有回來.

這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都說是二十一天養成一個習慣,然後就很難戒掉了,她已經有二十一天習慣了這麼個人無處不在的出現在眼前身邊,現在……

耶?他不回來她不是應該感到高興嗎?怎麼還糾結上了?

這人念頭一單通達,那叫一個神清氣爽.

甯清秋愉快的現,自己好像沒受到多大的影響,決定犒勞自己晚上就不打坐修煉了,還是養精蓄銳一下,畢竟接下來還有一連串的事情要處理.

于是她倒頭就睡了.

最近天天晚上被七夜纏著,根本就沒有打坐的機會,人家還美其名曰反正你現在到了一個瓶頸,靈氣量已經充沛足夠,不過就是到築基的感悟還不夠罷了.

冰屬性真氣的接引需要靠著靈種一步一步的推進,急是急不來的.

當然,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也不過是為了光明正大的霸占她的時間,還要手腳並用的纏著人睡覺……

清秋安慰著自己就當做是放個假了,沒想到啊沒想到,遇到一個樹袋熊一樣的男人,呵呵噠,就不要妄想著自己能夠睡個好覺了.

即便是修士,也是忍受不了的.

畢竟意識還是清醒的.

今晚上倒是可以好好休息一下,這都多久沒有睡個囫圇覺了?

雖說修士用不著睡覺來補充體力和精神,但是真要閉眼休息也沒什麼害處.

君不見那些高階修士,特別是有些妖族,就喜歡蒙頭大睡,不到昏天黑地不罷休,比如說冬眠的那些荒獸群體,那不是成片的不見蹤影?

到了半夜,甯清秋覺得身上特別重,她惱怒的睜開眼,果不其然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那張精致絕倫的臉.

每看一次,都有被閃瞎眼的感覺.

果然是七夜.

清秋也不會懷疑在明遠親手設下的防護陣法中能夠悄無聲息進門的人,會是除了七夜這個王八蛋之外的人.

若是真有……人家大修士也不屑于欺負她這麼個小修士,真的要是有這樣的大能修士懷著歹意,那甯清秋……也沒有什麼辦法啊……

話說,這人三更半夜的回來干什麼?偷雞摸狗?還是說殺人放火?

不過……

他的眼睛……怎麼會這麼奇怪?

"吵醒你了?繼續睡吧,我累了."

他的聲音帶著倦怠,眼皮耷拉下來一半,烏瞳閃爍著流光.

"……你的眼睛?"

她緊緊盯著他,疑惑還帶著點驚訝.

七夜呼吸一窒,糟糕,剛才抵抗了一陣魔性沖擊,好不容易自己控制住了才回來的,卻對于眼睛的障眼法給忘了!

七夜的日月重瞳太具有代表性,而且屬于天道賜予,不可遮掩.

他就是在眼睛上施了個簡單的障眼法,在甯清秋他們的眼里其實是能夠看到他的異瞳的,不過是因為障眼法給他們一種視覺錯覺,讓他們眼里的他的眼睛,是純粹的烏黑色.

當然,這點子障眼法瞞不過高階的元嬰修士,然而,七夜周圍的人,都距離大能修士太過遙遠,所以瞞得很好.

就連明遠都沒有看出來,若是他見到了黑中赤金,黑中流銀的一雙日月重瞳,定然會認出這是大名鼎鼎的十大先天道體之一,而七夜的身份,也差不多瞞不住了.(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青云雙驕:林驚風和邊凜     下篇:第二百二十章 三更半夜,不一樣的七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