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二十章 三更半夜,不一樣的七夜  
   
第二百二十章 三更半夜,不一樣的七夜

甯清秋覺得在她的一句問話出口之後,周圍的空氣有一瞬間變得凝滯起來.8 1中文』網

七夜在她的上方,大概有半個手臂的距離.

他的後背擋住窗外的月光,整個面容都近乎陷入了深沉的黑暗.

不過因為修士的眼力確實出凡人,所以清秋能夠看清他英挺精致的輪廓.

不過這個時候他垂著眼,只能看到眼睫毛在眼部下方投射出了小小的扇影.

讓她幾乎以為剛才那只是錯覺.

甯清秋試探的推了推他,喊著他的名字:"……七夜?"

打破了這沉靜的氛圍.

男人低低的嗯了一聲,辨不出具體的情緒.

清秋有些遲疑,難道她剛才問錯了什麼?

或許……是因為眼睛?

"你……."

七夜突然俯下頭來,湊她更近了一點,同時抬起眼睫,漆黑深邃的宛若夜空一樣的眸子呈現在她的眼前,幾乎就要融入黑暗.

"我的眼睛……怎麼了?"

那是一雙狹長的眼眸,線條優美,像是畫師工筆畫做的精心制作的簡畫,眼珠子的顏色也是最為純正深邃的黑,沒有一絲雜質.

好像剛剛她看到的鎏金碎銀一樣的璀璨美麗的色澤,只不過是她一個人的錯覺.

甯清秋仔細觀察,默默與他對視.

然後……就有點扛不住了.

七夜的眸色很深,怎麼看都是一片黑,如同深淵,或是黑洞,神秘而未知.

冷淡時神秘漠然.

卻在這樣專注看人的時候,會顯得特別的深情.

清秋沒來由的臉一熱.

但是她也知道七夜不是故意撩她,這家伙其實完全是沒有這根筋.

之前還覺著七夜這天天粘著她,甚至展到了晚上睡同一張床,即便是出自開放的現代社會,但是甯姑娘本質上還是一個很保守的還留著初吻……

也不對,當年游泳課上學著緊急施救的時候,人工呼吸那一輪已經把自己的初吻奉獻了出去.

但是本質上還是一個基本上連和雄性動物手握手都沒有的純潔少女,如今驟然就被七夜突然之間就拉扯到了同睡一張床上的進度……

這不是輕易就能夠接受的事.

清秋覺得很糟心.

當然,是蓋著棉被純聊天,談著人生談理想的再清白不過的關系.

不管大家信不信,這是真的……

七夜嘴角抽了抽,虧他以為甯清秋看到了他的眼睛,已經認出或者說猜出他的身份來曆了,畢竟日月重瞳這樣鮮明的特征,那是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若是還要找到一個跟他有著一樣眼睛的修士,大概需要……去翻曆史典籍.

但是甯清秋這個狀態,怎麼看都在神啊……

虧他用了平生最快的施法度掩蓋自己的失誤,回來得匆匆忙忙,竟然連基本的准備工作都沒有做完全.

他以前從來不會犯這種錯誤.

這次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

甯清秋微微側過了頭,七夜有一瞬間就想著直接把她的頭轉過來.

他喜歡她看著他,而不是這樣刻意的躲避他的視線.

七夜今天驟然遭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魔氣魔性沖擊,之前借由甯清秋身上的氣息壓制得很好,本來以為這次還可以順利的度過.

沒想到,好像是更為嚴重了.

就像是彈簧,壓抑得越厲害,反彈也就越嚴重.

于是他匆匆一個人找了個隱蔽的地點,用意志力對抗這股子魔性沖擊.

七夜在這個過程中很容易喪失理智,並且嗜殺之心極為嚴重,一不小心就是大開殺戒的結果.

七夜不是怕殺人,他從來只顧自己高興,關鍵是他討厭不受自我控制的殺人,那是殺人機器,不是他七夜追求的道.

這個對抗過程是很艱難的,以前都要靠著自己扛,但是因為甯清秋的緣故,這次……他還以為會很輕松.

沒想到,過猶不及.

他的道心種魔之法,快要種魔大成了.

時間就在這三個月到半年不等.

具體的時間他自己也不確定.

這次在萬湖大草原的事完成之後,他一定要以最快的度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以方便自己度過這功法最大的困難之處.

從此便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大鵬展翅,魚躍化龍.

當然,他是一定要帶著她的.

七夜現在覺得,即便是甯清秋沒有琉璃火,沒有那股讓他著迷的像是從血液中散出來的能夠讓他鎮定舒適的香氣,他也是樂意帶著她的.

當然,也不介意保護她.

這麼一想,反正最後她都是要知道的,即便是現在現了他的日月重瞳,好像也沒有什麼關系.

于是七夜眼中流露丁點笑意,就像是萬年冰山頂上的雪花融化成了一點水.

清涼,卻柔軟.

"怎麼不說話?嗯?"

壓低的聲音低沉的很有磁性,有一點像是夜間獨自盛放的曇花,刹那之間的美麗,驚心動魄,暗香浮動.

因為少見,所以很珍貴.

因為驚豔不已,所以讓人怦然心動.

于是甯清秋像是被蠱惑了一般,轉頭看向他.

蕭蕭如松下風,高而徐引.

她伸出手來,輕輕碰觸他的眼睛,他像是受驚了一般,微微顫動了一下眼皮,睫毛撓在她的手上,癢癢的.

她看著他的眼睛,輕聲說道:"……沒什麼,就是覺得……很漂亮."

她這樣說,神情是純粹的欣賞和贊美.

然後……

七夜的臉色黑了.

他像是放棄般,直接把頭埋進了她的肩窩.

輕輕修了一口那種清淺冰涼的味道,終于平複了幾分複雜的心緒.

七夜其實一直知道自己長得好,這不是因為他自己的感覺,而是從有記憶的時候,他就是被贊美的目光和各種華麗詞句堆砌包圍.

他並不厭惡,但是同樣的沒有任何的歡喜.

到了後來,眾人都知道七夜對于話語追捧沒有任何的青睞,便也逐漸轉變了策略.

他們默默的跟著他,看著他打破一個又一個紀錄,練氣,築基,金丹,元嬰,而如今,就要正式進階化神.

他用二十幾年的時間,走完了世間修士們一生或者是幾輩子都走不到的路.

若是旁人敢說他一句漂亮,如今早就呼吸不到這人世間的氣息了,然而,說的那個人,變成了甯清秋……

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了.

七夜有點不習慣,但是知道自己心里並沒有怒氣.

清秋的身體有點僵硬,能夠感應到脖頸處若隱若現的溫熱呼吸,和感覺非常近只要輕輕一動,就會接觸到的薄涼的唇.

她低聲道:"你先起來."

黑夜掩蓋了她眸中的羞澀,男人低垂著頭,烏黑的絲十分的涼,他剛從外面回來,還帶著點細潤的水汽.

七夜懶洋洋的唔了一聲,沒有任何的動作.

這人……是在裝聽不到吧?

清秋眉角抽了抽.

只好就著這個姿勢,跟他說了林驚風和花英的事,七夜撐起頭,看她一眼:"隨你,高興怎麼做便怎麼做吧,有需要我的時候,說一聲就行."(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一十九章 七夜......你的眼睛?     下篇: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做得很好,甯清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