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做得很好,甯清秋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做得很好,甯清秋

甯清秋長大了嘴巴,這……

七夜這麼好說話,她都開始懷疑這是不是哪里又出來什麼問題.81

這話要是明遠來說,還比較符合人設.

七夜想著甯清秋既然沒有真的看到重瞳,那也沒必要單獨拿出來說,等到了時候,她不就知道了?

于是他把人往懷里一攬,在柔軟的錦被中翻滾了一圈.

調整好了跟舒服的姿勢.

當然,這是對他自己而言.

甯清秋現在感覺就和被大型抱熊死死纏住了,手腳都動彈不得.

就連臉都被深深埋進了男人的胸膛.

她的聲音悶悶的傳出來:"喂……你確定要保持這個姿勢睡覺?"

七夜不說話,把人抱得更緊.

今天離開她一天,簡直是非常的不習慣不舒服.

所以在路上的時候還順便宰殺了兩支狼群,因為想著那天和甯清秋一起殺狼的時候的場景……

他略有點興奮.

所以場面一時就……咳咳,血腥了些.

不過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這麼大的狼群,不知道禍害了多少修士.

即便是有些狼的等階不高,但是狼本就是群居動物,還聰明狡猾,擅長團體合作,更是奔襲追蹤的一把好手,不知道多少修士就是在這些狼族手里喪生的.

當然,以上都是官方的形容說法,粉飾修辭而已.

只能說那些狼倒黴的遇到了剛剛壓制魔性,心情和脾氣都不算太好的狀態.

若是遇上的是不長眼的修士,這個時候說不定也是全軍覆沒了.

夜色已沉,有人孤枕難眠,有人相擁熟睡.

日升月落,便又是嶄新的一天.

甯清秋早早地起來,一如既往的跑到了竹林練劍.

七夜慢悠悠的跟了上來.

他抱著手臂,森羅刀貼著小臂放在袍袖中.

七夜這個人跟平常的修士放置武器的位置不同,特別是練刀的修士,他們要不就把刀放在儲物戒指中,要不然就隨身攜帶.

比如說細刀刺刀長刀這些刀一般都被人插在腰間,若是寬刀重刀斬馬刀之類的大型刀器,都是斜插在背後.

跟練劍的人差不多.

但是七夜的森羅刀弧度優美,刀身雪亮,上面有著深深的凹槽,一看就知道是殺人的利器,美麗的凶器.

清秋私以為,這是他的惡趣味使然.

哪有把鋒利的刀連刀鞘都沒有,就貼身放在手臂上.

想著那冰冰涼涼的凶器貼著自己的皮膚……

甯清秋表示實在是理解不能.

不過這是不是七夜的獨門秘法之類的?

這樣做了能夠提高刀劍的靈性或者說和主人的切合度?

甯清秋一邊想著,一邊旋身練劍.

今日換的是天水碧的練功服,上面繡著片片精致的竹葉,顯得格外的孤清,滿是那堅忍不拔的傲然.

頭上系著綠色的絲帶,在風中不斷纏繞,就像是翩飛的綠蝴蝶.

七夜坐在一棵竹子上的一根枝丫上,那麼細的地方,他卻能穩穩地坐在上面.

他一條腿半支起,一條腿就這樣直直垂下,從甯清秋這個角度看過去,簡直是長得沒邊兒了,特別的修長筆直,好看極了.

七夜看著散漫的視線其實基本上全部聚焦在了她的身上,一看就知道她沒有用心練劍,伸手摘下一片竹葉直直的朝著人襲過去.

沒有動用半點兒靈氣.

乍一眼看來,簡直就像是個凡人隨便扔了一片葉子一樣.

軟綿綿,輕飄飄,毫無威脅.

甯清秋臉色驟然一變.

七情劍直接起手式.

那片竹葉突然之間就開始加,甚至就連周圍的空氣都被那鋒芒切割開來,那葉片邊緣甚至閃現著淡淡的金光,那是具象化的鋒芒之氣.

清秋都還來不及贊歎于七夜這出神入化的**投擲技巧,就已經被迎面而來的鋒芒逼得有點捉襟見肘.

竹葉就像是一把煉器師精心煉制的碧玉小劍,直接撞上了她的煉心劍.

甯清秋面色湧上一層紅.

龐大充沛的力量從她的劍上傳到了全身上下.

甯清秋死死在原地站了幾個眨眼的時間,然後就被竹葉一直逼得後退.

腳在地面下拖行,拉出兩條長長的痕跡.

甯清秋一退再退,眼看著就要退出竹林.

即便是隔得很遠,也能看到七夜眼中漫不經心的笑意.

她纖眉微揚,心中狠狠的哼了一聲.

就這麼隨隨便便就跟他認輸?

想得美!

做他的白日夢去吧!

余光向後一瞟,看到了一棵極為挺直的竹子,她腳向後提起,蹭蹭蹭的幾步上了竹子的枝干.

竹子不堪重負的向著後方彎曲.

已經到了最低點.

甯清秋眼睛一亮,就是現在!

她借著彎曲的竹子承載的力道,腳用力一蹬,整個竹子瞬間反彈,她在空中翻滾了兩圈,最後飄然落地.

她微微喘了一口氣.

剛才看著簡單,其實殊為不易.

這片竹林也不是什麼名貴的品種,不過是修仙界最常見的那種青竹,但是比起凡間的還是要堅硬柔韌上許多,比起修士的力道和靈氣來說就格外的脆弱了.

她剛才蹬的時候,太輕的話來不及離開足夠遠的距離,太重的話,竹子早就斷了.

到時候就更不用說還可以借力起跳.那片竹葉葉尖深深刺進了彈起的直立的竹子的枝干上.

然後,轟然破碎,整個竹子瞬間就化成一團碎片,就像是短暫的煙花.

甯清秋眸子一縮,看著七夜就有點來氣,這人還當真是沒有留手啊.

剛才那片竹葉絕對是灌注了刀氣沒錯!

七夜拍拍手,笑道:"很不錯.再來!"

這一次,是兩片竹葉.

度比起剛才還要快.

甯清秋面色一變,就連說七夜都來不及,就被迫開始自衛.

煉心劍碰上了一片竹葉,現力道比起剛才的那一片要小,但是飛快的度帶來的沖擊力,顯然也是不可小覷的.

甯清秋半點不敢放松心弦.

她其實知道,七夜這是在幫她.

手中的劍越的快,靈氣運轉更加的靈活,她的身形步伐也漸漸變得更加的簡短直接,或者是變化無端.

因為這些竹葉壓根就不走尋常路,它們開始像是遠程安裝了遙控器一般,靈活的像是小魚兒在水里暢游一樣,在甯清秋的身周翻滾.

況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樣的小竹葉越來越多,甯清秋到後來簡直像是裹進了一片青綠色的薄毯.

不知道過了多久,漫天飛舞的竹葉全部驟然落地,甯清秋煉心劍撐著地,整個人都快癱軟在地.

她的汗水都快滴進眼睛,她大口大口喘氣,像是能夠聽到心口劇烈的心跳聲.

多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就像是當年讀大學的時候大太陽之下冒著滾滾暑熱,在萬眾一心的呼喊加油聲中,奔跑了三千米.

七夜在她的身旁蹲下,海瀾長袍青金色繡線,整個人就像是芝蘭玉樹,哪像是她,全身汗淋漓的,就像是剛從水里撈出來的一樣.

他說:"做得很好,清秋."(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三更半夜,不一樣的七夜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走不動?動手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