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二十四章 盛裝出席,淡極始知花更豔  
   
第二百二十四章 盛裝出席,淡極始知花更豔

"怎麼,有好消息?"

甯清秋一見到明遠這設陣法的姿勢,兩只眼睛亮亮的,就像是嶄新的小燈泡突然就亮了起來.

七夜見著她這充滿著小期待的模樣,津津有味的欣賞,覺著實在是可愛,讓人百看不厭.

然後發現自己在想什麼的時候,愣了愣,態度變得有些高冷.

抱臂沉默,一言不發.

就清秋眼里看著,這人無疑是在那里裝深沉.

卻哪里知道七夜心中的驚濤駭浪.

有些發現就是那麼無意識的,甚至就是一個轉瞬之間的念頭,驟然發現了某些紮根埋藏進了心底深處的東西,以前沒有發現,卻在不知不覺中茁壯成長,等到知道的時候,已經變成了參天大樹.

明遠搖搖頭:"沒有.我旁敲側擊的問了許多人,萬湖大草原這麼大片兒地方,奇異之事實在是不少見,但是這麼些年下來,這里的集市彙聚了天南海北的人,東拼西湊的還真把這些奇異之事解析得差不多了."

"我聽著這麼多,倒是沒有多少跟妖弓有關的消息.這個元嬰修士擅長遠程攻擊,箭無虛發的神箭手,千里之外取人性命,比起一些飛劍之術也不遑多讓……"

"倒是有幾例不知名元嬰修士出手殺人或是滅荒獸群的事件,但是我覺著從那些細節判斷,應該和妖弓沒有多大的關系."

清秋臉色越發黯淡,唇角癟了癟:"搞什麼嘛,說這麼多,結果完全就沒有任何有用的信息.這個妖弓,藏得太深了,他可是一個大名鼎鼎的風云榜上的前位修士啊,不是應該傲然眾人之上,高調得不行嗎?即便是不喜外界打擾,也不可能消失得無影無蹤吧."

"你看,連只言片語的關于他的傳言都沒有,比如說妖弓在濟州江陰啊什麼的,但是真的很奇怪,除了安家人那里,都沒有任何人聽說過這樣一件事或者是相關的消息……"

她嘀咕了一句:"哪里像是在隱居嘛,完全是在躲人啊……"

明遠和七夜驟然對視了一眼,眼中精光乍現,沒錯!

就是這個!

妖弓在萬湖大草原,藏得這麼隱秘,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在躲什麼人,不想見或者是不敢見的人.

明遠說道:"你猜得有道理,我們對于妖弓此人並不清楚,但是傳聞此人性格孤傲,但是卻也絕不是離群索居之人,相反,妖弓無缺常常出現在多事之地,特別是有盛事出現的地方,特別喜歡找到高手進行戰斗切磋,照理不該是默默無聞的呆在這萬湖大草原的."

"所以可能正如你說,妖弓應該是在躲什麼人或事兒,當然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安憐順利的把人引出來,並且不能讓他對我們特別是七夜有所防備."

清秋傻愣愣的點點頭,沒想明白自己怎麼隨口一說,就被明遠和七夜當真了.

而且這話說得……怎麼覺著明遠對于七夜的實力簡直是迷之信任,照理說風云榜上一個身位可能就是天差地別.

何況妖弓比起鬼刀七夜來說不知道高了多少個名次,甯清秋其實是有點擔心真的遇上妖弓人對他們有惡意的話,那就是個悲劇了.

然而……好像只有她一個人在這里杞人憂天似的,人家兩大男人心大得不行,一點兒不擔心安全問題.

結果現在看來……

該不會七夜非要他們跟上安家一行人,來找這個妖弓,就是為了挑戰他,更新自己的排名?

七夜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

甯清秋一邊琢磨著七夜那摸不透的實力,一邊也沒有急著反駁明遠的話,說實話,對于風云榜她都不怎麼清楚,更是對于妖弓無缺比起另外兩個人來說得上是一無所知,自然是揚長避短,不評論他們想法的對錯,只要把自己的腦洞說出來就行了.

她點點頭,繼續說道:"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有了什麼巨大的秘密需要隱藏,或者說是他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而且多半就是在萬湖大草原上,所以他才到這里來隱居……"

七夜這次是真的驚訝了:"你怎麼知道的?"

甯清秋呵呵了一聲,笑而不語,這種事不是隨便猜猜就行了?

猜錯了又不犯法……

她很是坦然的想著,哦,對了,現在她已經是一個穿越人士,云荒修士中妥妥兒的也許還是唯一的黑戶,壓根就用不著遵循那一套所謂的法律,而是嶄新的規則.

甯清秋總結道:"總的來說,不論是因為什麼情況,妖弓無缺現在都是在一種不會輕易出現的狀況里,而我們要是想要在萬湖大草原找到一個故意隱藏起來的風云榜上的元嬰大修士,那簡直就是大海撈針."

明遠,七夜和甯清秋異口同聲的說道:"安家的信物!"

他們目前唯一的也是最有效最快捷的方法就是利用當年對于安夫人家族許下的承諾,讓妖弓自己送上門來……咳咳,是主動現身,現身!

……

萬湖大草原的展覽會,自然是盛況空前,但是來來往往的人,卻並不算是很多.

門檻兒還是設定得挺高的.

安憐今日換了一件黑色紗裙,蒙著面紗,她的外貌想必已經被陰家狗腿子們傳給了鬼澗愁的人,最近那些鬼澗愁的修士定然會對整個萬湖大草原進行暗地里的"排查".

他們自然是要提起提防心.

甯清秋一襲天水碧長裙,腰間長長的流蘇直直垂到腳邊,隨著動作像是水波一樣,微微的蕩漾.

她的耳朵上綴著明月珰,頭上一只白玉卷絲玲瓏簪子,從兩端都輕輕搖晃著一條細細的銀鏈,鏈子垂到耳邊,底端有著一顆小小的圓珠,與耳邊的明月耳珰相映成輝.

眉目如畫,眉心中間點綴著一朵花鈿,清透的水藍色,三瓣蓮花狀,更是讓她身上的那股靈氣都快要溢出來一般.

淡極始知花更豔.

今天是真真兒的盛裝出席了.

當然,這個也是天衣坊友情贊助,乃是他們所有的衣物也就是貨品中最最昂貴的一件.

壓軸之寶.

甯清秋選擇這個也是有原因的,因為不穿得非常的"好",怎麼敢冒充財大氣粗的大小姐?

他們今天,可是要上戰場的.

明遠就穿了一身月白色繡著青竹的長袍,七夜更是用不著"打扮",他就穿著一身玄色袍服,上面只是一片純然的黑,沒有半點兒裝飾,也就是燈光之下隱隱流轉著精致的暗紋.

就連修士也幾乎是看不見這些紋路的,如果是黑暗中僅憑肉眼的話.

別看七夜的衣服看似簡單,但是他這身無疑是最昂貴的,因為上面的那些紋路組成的是一個完成的組合陣法,將陣法精微的刻在了衣服上,那可是真正的巧奪天工.(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三章 明遠的小失落     下篇: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隸販賣,傳說中的黑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