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隸販賣,傳說中的黑市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隸販賣,傳說中的黑市

于是甯清秋一行三人進門,哦,不對,踏入萬湖的附近區域,就已經被眾多修士行了注目禮.81中』Ω

實在是三個人無論是衣著,氣度乃至是相貌,都是萬中無一的存在,七夜那張臉更是像黑夜中的夜明珠一般,明亮極了,沒有任何人能夠忽視,甚至是都不能把眼光從他的身上移開.

平安毫無存在感的跟在後面,沉默的,像是一種山岩.

但是作為一個金丹修士,還是一個曾經的天才,後來被自己的家族大張旗鼓的廢了然後叛出家族的棄徒,實在是不得不引起眾人的注意.

對于他現在明確跟隨著的人,也就是甯清秋他們,自然受到了無數灼熱視線.

清秋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已經習慣了.

當然,沒有幾個人認為平安跟著的人是甯清秋,她也就是個練氣期的女修而已,即便是貌美傾城,也沒有資格讓一位金丹修士俯稱臣.

平安侍奉的人,必然是明遠或者是七夜兩個人之中的一個.

七夜今天為了明遠口中的低調,自我偽裝修飾成了一個築基期左右的修士,實力大概就和明遠不相上下的樣子.

他比起明遠更打眼的原因就不在于修為了,不是那種看不透的恐怖壓力,而是那張俊美絕倫世上無雙的臉了.

特別是女修們的目光,簡直是癡纏在了他的身上.

于是甯清秋半打趣說道:"嘖嘖,看起來七夜你倒是很受歡迎啊.看看,看看,這些女人的眼神……都快把你給吃了."

那語氣那表情,簡直不是幸災樂禍可以形容的.

七夜冷冷的睨她一眼:"怎麼,你也想試試?"

清秋一梗,假笑了兩聲,連聲道:不敢不敢.

明遠一直在旁邊保持沉默.

他們的相處狀態一向都是這樣.

安憐……基本上沒有人的注意力在她和安海身上.

林驚風和花英平日里都是極為引人注目的青年才俊,但是在這個時候卻是不起眼的.

甯清秋蓮步輕移,碧色波瀾一樣的裙擺緩緩綻開又合攏,就像是水蓮花一樣.

輕盈的美麗.

眾人不動聲色的觀察著周圍的修士,還有各家商行擺出的獨家展品,那簡直是包羅萬象.

甯清秋傳音道:"安憐,你說要進入陣法領域之內才能用你手上的信物讓妖弓感應到,現在就說說具體的方式方法吧."

安憐點點頭.

她們這種傳音入密的方法在這個場合其實並不突兀,大家都是這麼做的.

因為在場的人想要競拍物品,定然是要進行內部探討或者是商定價格的,有些能夠搏一搏,有些必須放棄,有些只能望洋興歎,有些那就是志在必得.

所以傳音的人很多,也沒有人會投來異樣的眼光.

別的人也會誤認為她們在競討價格方案.

吳用突然輕聲說道:"甯小姐,請問……你們是不是再找奴隸市場?"

所有人臉色一整,各種各樣的眼光就掃到了他的臉上.

吳用並不驚慌,他一直想著對著甯清秋他們投誠,但是卻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

現在,就是他閑魚翻身的時候了.

明遠眼神極為壓迫的看著他,倒是沒了什麼溫潤如玉的貴公子的模樣了.

"……你怎麼知道的?"

這話無疑是肯定了他的猜測.

吳用表情一松.

對的,他之前說得那麼肯定,其實不過是猜測推定而已.

林驚風還有花英無疑是兩個生面孔,不知道怎麼就突然加入了這個小團體.

吳用也知道,真正的核心其實就是明遠,七夜和甯清秋三人,他們這些完全是因為各種原因聚集在這幾位身邊的外圍人士,就是那種隨時可以被拋棄,也不會當做是自己人的那種身份定位.

只要越多的表現出自己的價值,即便最後只是論功行賞,他也會有不菲的好處.

最大的好處,無疑是給元嬰修士賣了個好,就像是甯清秋這樣的善良的女修,也會記著他的這個人情.

甯清秋要是覺得自己被吳用了一張好人卡說她是善良代言人的時候,定然會全身雞皮疙瘩掉滿地的.

還好她不知道.

吳用恭敬回答,斟酌著用詞,不敢說錯一分一毫.

"我看各位像是在找些什麼東西的樣子,這萬湖附近的商隊都把自己拿來壓箱底的東西都給掏了出來……幾位卻都是興致缺缺的樣子,便大膽猜測諸位是想要找不一般的東西."

"而這集市,唯一能夠在各位眼中稱得上一句不一般的生意,那就只有奴隸市場了."

甯清秋倒是真心覺著吳用是個人才,懂眼色,識時務,總是能夠在恰當的時候表現出自己的能力卻又不至于招人反感.

于是她很爽快的說:"對,我們要找進行奴隸交易販賣的地方,不是說集市上是有這麼一塊生意的嗎?怎麼就沒看見?"

吳用道:"奴隸交易畢竟不是什麼正經交易,大家做這件事還是比較避諱的,所以相對來說更為隱秘."

"我雖然以前沒有來過這樣的地方,不過我聽說甯姑娘你們的邀請函就來自珠光寶氣樓?"

甯清秋點頭:"沒錯.但這奴隸市場交易跟珠光寶氣樓有什麼關系?"

吳用便面色一喜,解釋道:"奴隸市場必須有大勢力撐腰才能辦得起來,我聽說這一帶的許多奴隸交易都跟珠光寶氣樓有關."

珠光寶氣樓……竟然做奴隸交易?!

難怪這家商行能夠這麼厲害.

做奴隸交易人口販賣的,從來都是無本萬利的買賣.

珠光寶氣樓……還真是不挑啊,什麼狗皮倒灶的事兒都在做.

這妥妥兒的黑心錢啊.

明遠止住了甯清秋的憤怒,他使了個稍安勿躁的眼色,搖頭道:"那些人應該不是珠光寶氣樓的人,他們要是親自捕捉'奴隸’,那就壞了聲譽,砸了自家的招牌,那就是自尋死路,所以是不可能的."

林驚風和花英都點頭同意.

花英說:"那些人這麼長的時間里,一句話也沒有提過珠光寶氣樓,甚至是身上也沒有任何和珠光寶氣樓有關的東西,應該就像是明公子說的那樣,不是他們."

吳用連連擺手,知道他們誤會了,"我不是說珠光寶氣樓做了奴隸販賣,而是它畢竟是頂級大商行之一,乃是這次集市和展覽會的東道主,即便是做奴隸販賣的,也會得到下面的人的上敬,幾位有著它們樓里的邀請函,自然就可以得到進入奴隸市場的,也就是黑市中的入場券."(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盛裝出席,淡極始知花更豔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焦急的安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