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重點更新 女劍仙 第二百二十八章 草木皆兵,禁絕九耀  
   
第二百二十八章 草木皆兵,禁絕九耀

眾人皆在沉默.81Δ 中文Ω網

林驚風的手已經摸上了腰間束縛著的九煉,隨時能夠劍出鞘,商量不好,那就只有最後一個辦法了,那就是硬闖,他就不信事情真的鬧大了,這些人都還能藏得住.

可恨沒有高的絕強修為,否則的話這些人不知道還有沒有膽子在這里和他們打太極?

兩邊人一時之間盡皆沉默.

七夜突然出聲道:"帶路."

中年修士一梗,到底還是沒有忍住,本來是出口質問的話到了嘴邊完全變成了相對委婉的拒絕,主要是對著那個男人黑暗的眸子實在是說不出什麼大話.

"這位公子,您可能剛才並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我的意思是......"

七夜不耐煩的蹙眉,他嘖了一聲:"我看是你沒有弄清楚才對,現在重要的是我的意思而不是你的想法,我說,帶路!"

甯清秋在一邊已經完全的看傻了眼,那個霸氣側漏的駕駛......該說真不愧是風云榜上的元嬰修士嗎?

這段時間這個人實在是太好說話且懶散了.讓她都快忘了七夜本質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他霸道,唯我獨尊,殺人如麻.

這麼一說,好像是沒有什麼優點來著.

但是在修士的世界,他這樣的男人卻是難能可貴很是稀缺的.

畢竟無數的修士都是在背叛和厮殺中鍛煉進化的,愚蠢的,懦弱的,都在路上都已經死亡了.

為了往上爬,所有的人都是無所不用其極.

而七夜,這樣的男人大概是永遠不用擔心他會在背後捅你一刀的問題.

人家要是想殺人,那就是當面一下的問題.

不存在背後的陰招.

明遠和七夜向來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的標准搭配.

即便是兩個人都沒有特意的進行過什麼樣的排練,但是怎麼說呢......或許是天生的對手?

不對付是有的,默契卻也不缺!

明遠這個人不火的時候,外皮還是很能唬唬人的,溫文爾雅,一看就是有禮貌的好青年,跟七夜這種開不開口都像是在嘲諷的男人那完全不是同一種類型的人.

而這樣的對比,往往會讓人對于明遠的觀感飛快的上漲.

至于說七夜會不會在意......呵呵噠,誰會在乎這個,也不看看人是誰.

七夜哎,他會在乎別人怎麼想他?

大象是不會在乎螞蟻的,就像是眼高于頂的七夜不會在乎旁人.

傲慢得近乎是理所當然.

明遠踏前一步,態度溫雅,卻是軟中帶硬:"我們不辭辛苦遠道而來,就是為了看看這次黑市交易的盛況,如今卻要我們空手而歸,那就未免太不近人情了吧?我一直對于珠光寶氣樓的印象還不錯,聽說是八方游云齋的下屬勢力?那作為負責人,你就更不應該阻攔我們了,那不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了?"

中年修士當即就有些色變.

這話說得好聽,但實質上就是威脅.

不過既然早知道珠光寶氣樓和八方游云齋的關系,還敢如此大放厥詞......說不定還真的是心中有底.

中年修士眼珠子轉了一轉,轉瞬之間就換了一種態度.

"既然各位都這麼說了,我若是還拒絕未免就不近人情了,還請各位跟我來吧."

黑市這既然做得這麼大,也不是沒有遇到過風風雨雨,不知道多少修士想要摧毀這個藏汙納垢之地,但是這里的實力是很強的,不是隨便一說就能夠鏟除乾淨的.

而且,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兩者相輔相成,是不可能只存在一個的.

孤陰不生,獨陽不長,故天地以配陰陽.

黑市這種東西,那就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

而這個根,存在于修士的內心,存在在一切行為准則之中,甚至其本身就屬于天地至理的一部分.又要怎麼除?

而且,這個過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利益相關者對這些黑暗汙垢保駕護航,這個斗爭是殘酷的,長久的.

眾人的腳輕輕踩踏在暗紅色的地板上,隨著前面中年修士帶路,一拐二拐的,漸漸遠離了外人的視線,進了一條黑暗深邃的通道.

中年修士側過頭,他的臉在兩側架子燈的映照下,顯得有些陰森.

"眾位,黑市就在下方,如果要去的話,請跟我來.對了,若是想要進入黑市,還需要一點兒東西."

甯清秋:......

她怎麼覺得這句話說完接下來就該翻臉了?

若這是按照電視劇的套路,那麼這所謂的一點兒東西,就是指的他們的命.

電視劇里面不是一向都是帶路的或憨厚老實或是平凡猥瑣的懦弱男人,都會一個轉臉變成了反派boss,說一些,比如我帶你進去,不過需要借你們的人頭一用......等等諸如此類的話.

事實證明,是她想多了.

中年修士在一旁的一架壁燈上輕輕扭轉,周圍一塊石壁突然凹陷下去.

眾人一驚,安憐小小的驚呼了一聲,下意識的就把自己的身體向著明遠靠了過去.

黑暗中的男人眉目不耐煩的一簇,陰暗的火光在眼中一閃即逝.

明遠不耐煩的將人推遠了一點,後側方的安海接住了自家的小姐,低聲道:"沒事吧?"

實則是在提醒她不要作死,他們需要仰仗著甯清秋他們的地方還很多.

即便是心急如焚,也要等著他們把想要辦的事辦完才行,畢竟靠著他們自己,在這個地方可謂是寸步難行.

林驚風的劍當真是快若疾風,已經架在了中年修士的脖子上.

"老實點,不要玩什麼花樣!"

中年修士確實是驚訝了一下,他面上不動聲色,只是將兩手一攤,說道:"放輕松,你們誤會我了,我就一個人,敢在這里襲擊你們?我只是想要給各位每人配上一套禁絕九耀服."

吳用已經驚呼出聲.

"禁絕九耀?!"

什麼東西?

甯清秋不解其意的皺著眉頭,但是也知道是他們草木皆兵了,也是,他們人多勢眾,那人再腦殘也不至于在眾人都盯著他的時候做什麼勾當,一不小心被抓住就是死得難看的節奏.

吳用便低聲解釋了起來.

眾人這才知道,這就是珠光寶氣樓提供的一種極為高級的具有掩蓋人的樣貌,氣息等作用的服飾,想想穿上這個去黑市才能更加有力的掩飾著自己的身份呢,黑市中,誰都不敢露出自己的真容.(未完待續.)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 焦急的安憐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 變態的黑市守門人